第四十一章 要户籍文书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21-07-27 21:46:57 全文阅读

阁主从金生一进门就在默默地关注着她,见她一时眉头紧皱,一时低头神游,现在却舒展了眉头,便好奇的问道:“阿生,你怎么样?这次有没有受伤?”金生被突然点名,一时看着阁主呆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回道:“我又没冲锋陷阵,没事,我好的很。”阁主见金生还能开玩笑,放下心,关心道:“敌在暗,你在明,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

金生听阁主说话,越来越心慌,阁主好像知道了自己的来龙去脉,也知晓自己身份公开后处境艰难,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自己来这一年了,虽然日常生活并无影响,可现在的自己就是个黑户,并没有户籍文书,被有心人查一下,就能拿来利用一下,得先想个办法弄到户籍文书。

陈念知奇怪道:“她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我刚才说的是阿眠,阿眠都被盯上了,我们应该想想怎么保护她,只要金姑娘待在救济阁,不出去,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张彦右也不认识她。”长公主撑着脑袋,叹了口气,摇摇头:“我和阁主想到一块去了,总之阿生你自己多注意安全,有什么危险找阿梓,她呀武功是没话说的,若有什么事她都解决不了,就来长公主府找我。”金生道:“多谢长公主。”

其实想来也奇怪,金生和陈念知第一次见面彼此心里就有隐隐的隔阂,不太喜欢对方,或许这个隔阂是因为德王,也或许是因为性格。金生听刚才陈念知的话闻到了一股酸味,不知这公主平常讲话是不是就是这样,总让金生觉得她对自己有敌意,想击败自己,金生顿时欲哭无泪,自己这什么破体质,静静的待在一边也能招惹到是非,该说老天爷对自己是太好呢还是太好呢。

金生忽视掉陈念知有些怨愤的眼神道:“阁主、长公主我能否和德王单独讲几句话?”长公主大笑道:“哈哈哈...这有何不可,你两本就是要做夫妻的,多交流交流才好,你看阿眠和阿言现在不就是非常好吗。”得了长公主这话,金生走到德王面前道:“烦请德王跟我出来一趟”德王想直接拒绝,觉得自己和她之间也没什么话不能当着众人说的,一转眼看到长公主的眼神,立马乖乖跟金生出门了。

“说吧”门外走廊下,德王不耐烦的问道。金生道:“请王爷帮我做一份户籍文书,小女子不需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只要一份普普通通的户籍文书即可。”德王哼了一声道:“户籍文书?你当我做户籍文书信手拈来?你一个没有户籍文书,不明不白的人也敢肖想本王王妃之位。”肖想,金生没想到德王会说出这么伤人的话,抬头挺胸语气坚硬道:“我就肖想了如何,如今我也肖想到了,此事已昭告天下,圣旨也不会收回,你有空在这责怪我,不如帮我造份户籍文书,我告诉你,这户籍文书不光是为了我自己,也是为了你们,你想想,若是哪个看你们不爽的人,拿我的户籍文书做文章,你觉得你以及屋里的人能逃的了干系吗,再说张锦眠当初也是个没有户籍文书的人,你不是照样屁颠屁颠的帮人家做了一份,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终究你两有缘无分,你对待别人都能如此小心翼翼呵护,对待马上成为你夫人的人,你怎么就这么没耐心啊。记住,我才是你的王妃!”

德王被金生这一连串的话插不上一句嘴,好不容易等她说话了,又被气的不想说一句话,转身回到了屋中,金生叹了口气,跟着回去了。

两人回到屋中,会也结束了,上官梓贼嘻嘻的跑到金生面前小声道:“阿生,你跟四哥说什么啦?”看上官梓这样金生就没好笑的用食指点了点她的额头:“没讲什么,你要是想知道问你四哥去”上官梓噘着嘴道:“要是四哥能告诉我我还会问你吗”金生撇了撇嘴:“要想我告诉你也行,等我成为你真正的四嫂”说完金生走到德王面前说了句“别忘了那个东西哦”就离开了。德王甩了下衣袖也走了。

回到德王府的楚子得直接进了书房并吩咐身边的楚让不准任何人打扰,楚让是楚子得的心腹,德王府上的一切事宜皆是楚让在打点,楚让也是德王府暗卫首领,可以说楚让在德王府是非常重要的人。德王吩咐道:“你仔细去查查金生的身份,从大事到小事一件都不要落下,派人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另外再去做一份户籍文书”楚让毕恭毕敬的问道:“户籍文书?是给金姑娘做的吗?”德王看了楚让一眼,楚让心领神会:“王爷,该给她怎样的一个身份?”德王把玩着手中的扇子,想了片刻道:“蓬城县令之女。”楚让有点蒙了,王爷到底是想帮金姑娘还是不想帮啊,相帮她为什么给她选了一个这样的身份。

众所周知蓬城位于楚国和夏国的交界处,那里虽然处于我国的东南边,虽没有西北部的荒漠荒凉,可那里正因为气候宜人,环境极好,常常是各国争抢的土地,那里经常发生战乱,除了一个夏国还有周边的小国皆虎视眈眈的盯着,总而言之是没有人愿意去那个地方的,在这的人尤其是大户人家对蓬城来的人都是瞧不起的,金姑娘将来成了王妃,在这些人中该如何自处啊。楚让小声地询问着:“王,王爷,金姑娘将来是您的王妃,您给她安排这个户籍会不会......”楚让没说完,被德王的一记眼刀给打住了。德王道:“王妃的位置本就不好做,她既有本事谋得这王妃的位置,那就该承受这一切。本王倒要看看她如何处理,哼”楚让不吭声,行了一礼退了下去,办任务去了。

临近小年夜,德王派人将户籍文书送给了金生。

幽居阁内,金生小心翼翼地将户籍文书打开,上面赫然写着蓬城县令之女金生,父金然。蓬城?金生对这个地方有些疑惑将户籍文书收起来放在怀中,走到阿碧的门口,敲了敲门道:“阿碧,在吗?我是金生,有事想请教。”阿碧道:“来了。”

屋中金生问阿碧道:“阿碧,那个蓬城在哪里啊?”阿碧疑惑地看了看金生道:“你连蓬城都不知道?”金生摇了摇头。阿碧道:“蓬城是个风景秀丽之地,但却是个人人不愿意去,更是世家小姐厌弃之地。蓬城在我朝的东南边,那里紧邻夏国,年年征战。”金生问道:“那里是荒漠吗?为什么会厌弃那里的人?”阿碧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懂,只知道那里不是荒漠,至于为什么人人厌弃,或许就是因为那里年年开战,那里的百姓都很穷,所以这些小姐们都不喜欢那里,对了,那里还是好多囚犯的监禁之地,他们生生世世都在那里,所以凡是从那里过来的人,祖上多多少少都是犯过错的。”金生接着问道:“年年开战?是跟夏国吗?”阿碧摇摇头道:“只是夏国开战,我朝未必打不过,我听阿刚讲过那里周边小国很多,周边的国家和夏国都会来攻城的。”

金生听完这些心里有些堵,闷闷不乐的道:“谢谢你,阿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回到自己屋中,金生拿出户籍文书,看着它发呆。金生并不怀疑这户籍文书的真假,德王办事不可能造一份假的,只是没想到德王会在这个户籍上给她使绊子,自己还是太嫩了。有了这样的身份,嫁给德王后自己的道路不定有多艰难呢,唉,金生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借食物浇愁的金生从吃斋带走了卤鸭掌,青菜,豆腐,百叶,羊肉,牛肉等等,还顺带了一个小锅和一个小小的炉子。金生毕竟是副阁主,没有人敢说什么,吃斋的厨师们一个一个被点了穴似的,木讷地看着金生一点一点地搬这些食材和锅子炉子等。等到金生走的已经看不到人影时,他们才回过神来。

    金生将锅、菜、肉洗了洗,用碳烧好火,锅中倒入开水,放入大葱,红枣,枸杞,少许盐,盖上锅盖等。这个时候拿出小碗倒入油,盐,醋,辣椒,胡椒,野蘑菇粉,最后放上蒜泥,浇上热油,调料就做好了。正好锅也开了,把肉和菜往里面倒。等到都煮熟后就可以蘸着调料慢慢享用了,这就是现代的火锅。

    金生独自一人涮菜吃着,知道了德王特地安排自己的户籍在蓬城,心里就堵的慌,情绪也一下子降到了谷底,自己就这么令人讨厌,这该死的楚子得怎么就不能对自己稍微好点呢,害的现在都不敢直视他的眼睛了。

    吃了一小半嘴巴有些干,想吃点水果,冬季寒冷也没有什么好吃的水果,喝水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