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吵架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2021-08-01 23:12:17 全文阅读

德王制止住金生道:“这婚是在你的蒙骗下去求的,我上了你的圈套。”金生道:“这婚如何而来,你我心知肚明,若我真的给你下圈套,那你也是心甘情愿的上钩,此事怨不得人。今日除非你将奶茶这限令给改了,同时你必须给我亲自做两杯奶茶,以后我要是想喝了,你也必须随叫随到做给我喝,后则我就将你这不轨的心思上奏皇帝,告知天下百姓,我倒要看看以后你这个王爷怎么当!”

德王冷静了下来,心中思索着,如果这件事被她这样捅到父皇那,为了防止他继续觊觎着阿眠,父皇只会将他们的婚事提前办了,这样既能不损皇室颜面,又能堵住悠悠众口,也算是给皇兄和天下百姓一个交代,这不行,坚决不能让父皇知晓。“好,本王答应你为你做奶茶。”德王冷冷道。其实现在阿眠嫁给皇兄,他是替她高兴的,因为他自从回来后看到的都是阿眠和皇兄在一起的笑容,那是和他在一起时不会出现的神情,他替她祝福,他早就想把这奶茶的限令给换了,只是一直忙着张彦右的事给忘了,另外也没想到这奶茶会引起今天的轩然大波。

金生满意的点了点头,眼睛看向德王的腰间时并没有看到自己送给他的那个玉佩,便直接问道:“今早我送你的新年礼,你为何没佩戴?”德王道:“你那玉佩玉料低劣,我是王爷,佩戴此物又是身份。”金生道:“那烦请王爷把它还给我吧。”德王不愿意还,虽然玉料不好,但这样的玉佩实属少见,而且挺和他心意的,他实在不愿再还回去,硬着头皮道:“找不到了,被我砸碎了。”金生道:“你!你无耻,不喜欢就不喜欢何必砸碎它,我看你是一点教养都没有!”德王看着金生闹,也不发火,这个玉佩他长这么大就见过一回这样的图案,看见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他坚决不会还回去的。

金生见自己发那么大的火,吐了那么多唾沫,对方无动于衷,就好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软趴趴的。看着德王,独自站了一小会道:“你现在就去做奶茶吧,我现在就要喝,有劳王爷了,两杯哦。”说完坐在阿碧边上静静的等候奶茶的到来。

厨房中德王以非常优雅地姿势做着奶茶,心中很平静的想着自己的事,虽然现在他的确还是无法忘却阿眠,可他相比之前已经看开了很多,就拿他自己手上的奶茶来说,以前他是绝对不会为旁人做奶茶的,可是现在他也破例了,只是没想到破例的对象是金生而已。

一刻钟后德王端着两杯奶茶来到了金生和阿碧的面前,金生对阿碧道:“快尝尝,很好喝的。”阿碧在金生和德王的注视下喝了一口,一股甜甜的茶味和奶香味在口中蔓延开来,不由自主的道:“好喝。”金生笑了笑道:“好喝的话,我这杯也给你喝。”阿碧道:“可以吗?”金生道:“没事,你尽管喝就是了。”德王冰冷的眼神一直盯着金生,这人费那么大劲让自己做两杯奶茶,结果一口没喝,全给了边上的姑娘喝了,她想干什么啊。金生这次看向德王,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谢谢你的奶茶。”说完领着阿碧离开了。

逸轩斋里所有能摔的都已经四分五裂了,德王、掌柜和小二都静静站着,看着这个场面。德王道:“最近一段日子歇业,挂出牌子就说我们在研制新品,酒楼在重新装修。”掌柜道:“是,那以后这姑娘还来该怎么办啊?”德王邪魅一笑道:“随她吧。”掌柜又问道:“那新品和布置该怎么解决?”德王一记眼刀看下掌柜:“这种事还要我教你吗,新品我会去想办法,重新装修将一楼用屏风一间一间隔开,中间偏后的地方弄个台子,不管是比武还是跳舞还是干什么都可以,其他的部分我让楚让跟你详说。”掌柜恭恭敬敬道:“是”

当天傍晚,逸轩斋就挂出了歇业的告示,并承诺大家半个月后重新开张,会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逸轩斋,希望大家能多多捧场。金生躺在罗汉床上小憩,想着刚刚从阿刚那得来的这个消息,就有些好笑。明明是逸轩斋被自己给砸了,居然对外宣称装修、研发新菜,今日也有不少民众看到了,难道他德王就一点也不担心这些人会说出去吗,想着想着,在暖炉温热的火焰中睡着了。

晚饭点金生还在睡着,梦中总能看到德王正皱着眉头高高在上的盯着自己,一脸嫌弃。不一会感觉鼻子有些痒,用手挠了挠,稍微睁开一条缝迷迷糊糊地看到阿碧坐在自己的床前,后面还站了一个人,那个人是谁看不清楚,不过金生也没在意他是谁,翻了一个身子闭着眼睛边睡边对阿碧道:“你去吃饭吧,我不吃了,我要睡觉。”阿碧不太好意思地看了一眼身后站着的德王,又推了推床上的人,凑近金生的耳朵道:“德王来了”

金生揉着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些道:“他来就来吧,关我什么事。”阿碧压低声音在金生的耳边道:“王爷现在就在这,他来找你的。”金生蹭的一下睁大了眼睛,转过身定睛看了看之前忽视的模糊的人影,真的是德王。金生对德王道:“你不会是来找我要钱的吧,我可事先说明,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德王道:“给你一刻钟,收拾好了我们细谈。”说完走出了金生的房间站在幽居阁的院子中等着。

金生在阿碧的帮助下以最快的速度穿衣打扮,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收拾好了,对着门外的德王道:“王爷请进吧。”阿碧此时非常乖巧的给两位上了茶水退了下去,还好心的关上了门。

金生喝了一口茶道:“王爷,这大晚上的来找我到底为了何事?”德王说:“你把逸轩斋砸成那样,我跟你要点修理的费用,不足为过吧。即使我再怎么得最你,你也不能把逸轩斋砸的什么都不能用了,我现在可是不光损失这半个月经营的收入,还有所有家具物品都得重新添置。”金生道:“添置就添置呗,谁叫你们先欺负人的,上梁不正下梁歪,怪不得逸轩斋的掌柜和小二是这副嘴脸,原来正版在这呢。”德王道:“这些个物品是简单,我也不差钱,重新添置就是,只是里面有几件是御赐之物,都是当年逸轩斋开张时,那些个叔叔伯伯,哥哥姐姐相送的,推拒不得,只能将它摆在逸轩斋的架子上了,只是你那天将那些东西一起砸了,那些我可没办法重新修补添置啊,你说该怎么办?最近父皇还问过我那个青竹釉里红还喜欢吗?有没有摆在酒楼中,那可是父皇私库里的宝贝,楚国这样的瓷器可以说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

金生低头沉重的思索着,当时太气愤,的确也没想过这个问题,忘了古人最喜欢将御赐之物摆出来装饰,彰显富贵,抬眼看了看德王那得瑟的翘起的眼角道:“那实在是不好意思,若真有御赐之物,我明日便向皇帝亲自请罪,所以这点就不劳王爷担心了。”德王没想到金生居然是这样的,别人都是别人挖坑,拼命的躲开,她倒好,别人挖坑,她在边上拍手鼓掌,完了后自己主动往里跳,怎么这世上还有这种人。见金生特别淡定喝茶的模样,心中不由的想问一句,她真的不怕死吗。

金生一直能感受到德王打量她的目光,对德王道:“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德王道:“这笔账我先记在这了,以后你有的是时间来偿还,一下子到父皇面前解决了此事,就不好玩了,你说呢?”金生哼了一下道:“一切听凭王爷吩咐。”

德王变得认真起来,递了一个紫金漆盒给金生,金生狐疑的看了看德王,打开了盒子,里面放的是足有小臂那么长那么大的千年人参,金生道:“你这是......?”德王道:“帮我把这个给阿眠,她自从中了牵心毒后,就不停地生病,毒虽解了,可能也捞下了病根,这个千年人参对她有益。”

金生拿起人参把玩了两下道:“人参我可以收,但我不送。这样的人参,整个楚国怕是也找不出两棵来吧。”德王道:“阿眠可是把你当好友,你怎么能这么没有良心。”金生将手中的扔回盒子里道:“我很有良心,没有良心的是你。你别忘了她可是延王妃,你的嫂嫂,她身体怎样自有延王操心,用不着你在这多此一举。另外还请你记住今年二月二十四我们就成亲了,我才是你的王妃,凡事也请你多想想我,不要越举,我可不介意休夫的!呵呵!”

德王立即否定金生的理论道:“休夫!滑天下之大稽,只有男子休女子,从无女子休男子。”金生道:“你这话敢跟你心尖上的阿眠讲吗?若这事从古至今无一女子敢这么做,那我今日就开创这个先河,你看我敢不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