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蓬城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28  |  更新时间:2021-08-05 19:42:24 全文阅读

延王和德王对视了一下,深思熟虑后对上官梓和张锦眠道:“这件事你两不要插手,康王和怀远王那边交给我和阿得去打探。”上官梓想了想道:“怀远王那边可以交给我吗?”三人不赞同看着上官梓,上官梓接着道:“他不会伤害我的,我去问他,比你们得到的消息要靠谱。”张锦眠似乎想到了什么道:“你...你们之间莫非...”上官梓对张锦眠露出了一个少女怀春的笑容,看着这个笑容,张锦眠败了下来道:“就交给你吧,但有一点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能跟我们说,不要自己一个人抗,我们帮你想办法。”上官梓开心的笑了。

当日午后,上官梓怀远王府找了怀远王楚谦,楚谦依旧一副冷冰冰和邪魅的样子,眼睛像个毒蛇似的看着上官梓。由于王府中没有王妃只有张春一个侧妃,内务之事便都由张春负责。张春给上官梓上了茶,自然而然地走到楚谦身边的位置坐下道:“郡主今日大驾光临,有何贵干?”上官梓看了看张春又看了看楚谦道:“王爷还没开口说话,张侧妃倒是先说话了,看样子阁老家中的规矩并不怎样啊。”“你...”张春本想给上官梓一点颜色看看,偏偏楚谦就在边上,她发作不了。

“郡主找本王何事?”楚谦直接切入正题,冷冷地道。上官梓看着他调皮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吗?”楚谦邪魅一笑道:可以,你先下去吧。”张春心不甘地看着楚谦,想留下来听他们讲什么,被楚谦寒冰一样的眼神一瞪,乖乖地退了下去。

两刻钟过后,在确定门口没有人偷听时,上官梓打算开口了,被楚谦一个手势给打住了,楚谦直接牵着上官梓的手进入了书架后的密室中。上官梓是第一次进入楚谦的密室,没想到他这么大大方方地给她看密室。楚谦拉着她的手一直往里走,走到一个小桌前让她坐下,顺便给她倒了一杯今年的新茶,声音很是温柔道:“怎么了?”

上官梓被这样温柔的楚谦弄蒙,楚谦看着呆呆萌萌地上官梓轻笑出了声。上官梓道:“你好温柔啊,和平常的你不一样。”楚谦道:“嗯,我知道,我只对你一个温柔。”上官梓的心被这句话弄的怦怦直跳,脸色发红,赶紧转移注意力道:“你喜欢张侧妃吗?”楚谦道:“不喜欢,她不过是张彦右那个老狐狸放在我这监视我的。”上官梓听到这话坦然道:“能帮我一个忙吗?给张彦右制造点麻烦。”

楚谦盯着上官梓一双棕色的眼眸道:“可以,不过我有条件。”“条件是什么?”上官梓道,楚谦道:“亲你”说完楚谦就吻上了上官梓的双唇,上官梓彻底呆住了,待楚谦离开她的唇后痴笑地看着眼前他这个深爱的姑娘。上官梓回神看着楚谦道:“你喜欢我吗?”楚谦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傻丫头,自是喜欢的。”上官梓开心的笑了,道:“我也是,喜欢。”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内心,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暗恋着自己的这个大哥哥楚谦,可是楚谦一向都不怎么理她,她就一直不敢跟他表明心意。后来大家都长大了,他和她最亲的哥哥争夺太子之位,他的母妃被关入冷宫,她去找他,他不见,她以为他们之间就这样淡了,没想到今日在这个密室中,还能互表心意,原来他也一直喜欢着自己。

两人彼此相拥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分开,上官梓道:“你还要争抢太子之位吗?”楚谦摇摇头道:“自从母妃被关入冷宫后,我在寝殿中想了几天几夜,这太子之位再怎么好,也不如母妃和你在我身边重要,可是现在我虽无心争夺那个位置了,但我只有在那个位置上才能保证母妃和你的安全。”上官梓脸颊略微发红,害羞地低下头道:“我自己能保护自己,我到不希望你登上那个位置,希望将来我们能浪迹天涯。”楚谦刮了刮上官梓的鼻子道:“我这辈子算是栽在你手上了。”上官梓很是自豪的笑了笑道:“我们出去吧,马上你的侧妃进来看不到人就不好了。”楚谦靠近上官梓的耳边低声道:“吃醋啦,怀远王府的女主人永远只有你一个,她给你提鞋都不配。”没聊一会,因上官梓实在是担心张春随时进来,他们就出去了。上官梓临走时,楚谦给了她一个会意的眼神,表示他会想办法给张彦右增加难处的。

上官梓一回到公主府就给张锦眠他们去了信表示怀远王这边已经搞定了,德王拿着信,看向窗外天空中自由自在飞翔的信鸽,心里惦记着陈念知和金生到哪了。

金生和陈念知跟随大军花了半个月的时间才到达蓬城,蓬城果然是个好地方,山清水秀,海路交通都很便利。进入城中陈念知就派兵队四周扎营,金生问道:“我们不用去找这里的县太爷吗?”陈念知道:“这里的官是形同虚设的,找他们没有用,这里负责的是江湖中人,在江湖中,苏四楼是人人敬畏的帮派,总部就在这,因此管理这座县城的是苏四楼而非县衙,当然县衙也还是要去的。”

金生跟着陈念知来到了县衙,县衙门口连个捕块都没,县令打着哈欠出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道:“是谁打扰本官的好梦啊,都说了有什么事找苏四楼,本官可做不了主。”突然眼前银光一闪,县令一个激灵清醒了,看到陈念知一身戎装,手握宝剑直指自己,立马认怂地跪了下来。

陈念知随手将圣旨扔给县令,县令颤抖的打开圣旨,扫了一眼,大惊,立刻朝陈念知拼命磕头,嘴里还嘟嘟囔囔道:“臣听从公主安排,还请公主饶了臣失敬之罪。”金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县令明显是安逸日子过惯了,没想到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能在边城被公主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自知是没好日子过了。陈念知不理会县令,大步走进了县衙,坐在了上头的椅子上,拍了拍惊堂木道:“把县衙里的人通通给本将军叫过来,若有不从者,杖责二十。”

听到这个命令,县令跑的比兔子还快,亲自召集人去了。过了一个时辰,县衙里的人才来齐。陈念知坐在上头无声地“哒,哒”敲击着惊堂木。县令胆战心惊地上前道:“公主”刚喊了一句,就被陈念知一记眼刀送过来,县令想了想立马改口道:“将军,将军,臣姓陈,这位是蓬城的师爷,姓刘,县衙现在共8人,目前都在你面前了。”

陈念知微皱眉头,看了看台下的人,揉了揉太阳穴道:“蓬城的地理志给本将军拿过来,陈县令,刘师爷,你们先来说一下蓬城现具体的情况,其他人通通站到大门口头顶一盆水罚站,谁的水要是撒了出来,一律按军规处置,带下去!”

陈县令一五一十道:“蓬城自开国来就是有罪的皇室和三品以上官员流放之地,这里还是武林中人喜欢的地方,我么县衙在这真的说不上一句话。这里的老大当属苏四楼,听闻苏四楼楼主小小年纪,就已经文武双全,且足智多谋,不费一兵一卒就打败了江湖上的大派,后来楼主结交了暗杀阁亡,与其首领成了知己,这个杀手组织亡更是在多方面的保护苏四楼,至此苏四楼成了黑白两道通吃的唯一一个江湖帮派。”

金生打断道:“这些事日后你们可以慢慢告知,现在城内城外的情况是怎样的?”刘师爷道:“最近两个月,夏国出兵想收了我城,幸好有苏四楼和亡,保住了全城百姓的安危。如今夏国在一百里开外扎营安寨。”金生问道:“如何才能见到楼主?”陈县令和刘师爷摇摇头道:“不可能。”金生道:“一点办法都没有。”陈县令道:“实在不是臣不想帮,而是真的见不到,自苏四楼成立以来就没有人见过楼主长什么样子,其实大家都只知道苏四楼的总部在这,但具体在哪也无人知晓,曾经臣也派人掘地三尺地找过,可一点踪迹都没有,凭空消失了一样。”

陈念知道:“那亡呢?”陈县令道:“亡这个组织更是神秘,无人知晓成立时间,组织规模、地点等等。”金生道:“那楼主是如何打理这座城的?”陈县令道:“遇到大事时不用我们找,楼主会派人来解决事情的。”金生嘀咕道:“神乎其神,装神弄鬼。”陈念知见也打探不到什么对陈县令道:“派人加强城内巡逻,你们下去吧。”陈县令犹豫了下问道:“要给二位准备客房吗?”陈念知道:“不用,我们随大军一起,更方便。你这有什么情况记得随时通知本将军。”陈县令道:“是”说完和刘师爷一起下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