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又生病了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29  |  更新时间:2021-08-07 23:26:41 全文阅读

躺在床上的金生甚是难受也觉得自己可笑,来到楚国后就出了两次远门,每次都生病,上次发热,这次水土不服,真的服了自己了。

半夜三更,德王悄悄地打开了金生的房门,看着床上睡的跟死猪一样的女人,不禁失笑。仔细想想他们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她好像吃了不少苦,看到她蜡黄的脸时,帮她盖好被子,离开了。

金生并没有睡的太死,隐隐约约中能感受到有人帮自己拉了拉被子,很温柔,并没有太在意,又睡过去了。

德王离开了金生的房间后又去了陈念知的房间,陈念知是习武之人,警觉性一向很高。当德王走进床边时,便一个飞身起了床,立刻一击手刀斩过去。德王的武功更胜一筹,一下子便抓住了陈念知的手腕,将她的行动给锁住了。借着从窗户透过来的月光,看到钳住自己的是德王,立马放下戒备,送了手。

德王道:“警觉性可以”陈念知问道:“你怎么从君陵城赶过来了?那边可安排妥当?”德王道:“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转念一想到金生蜡黄的脸,再定睛看了看陈念知的脸色,发现都不是很好,又道:“你们不要太委屈自己了,银子不够花,找我拿,平日里多买点吃的好好补补。”陈念知摸摸了自己的脸,又对着镜子左右瞧了瞧道:“我觉得还行啊,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我也一定不会让你的王妃出事的。”

听到陈念知的这声调侃,德王只能冷笑两声,便走了:“我住在街另一边的蓬莱客栈,有事去那找我。”陈念知朝着德王挥挥手道:“好咧。”

第二日清晨当陈念知意味深长地问金生:“昨晚睡的怎么样?”金生道:“很好啊”陈念知道:“昨晚你一夜睡到天亮,没发生什么事?”金生奇怪地看着陈念知道:“你干嘛?我昨夜睡的很香,一夜到天亮,没发生任何事。昨夜是发生了什么吗?”陈念知立马否定道:“没有,没有,昨夜我做了个噩梦,现在还没缓过来呢。”金生“哦”了一声去吃早饭了。陈念知心道:“金生还不知道昨夜阿得来过,这件事阿得也没说,我还是先保密吧。”对已经走了几步远的金生道:“等等我。”

经过一夜的休养,金生精力充沛,长久的劳累后,睡一觉,全身感觉放松了。来到古代后,金生真的感觉比在现代开心多了,或许是老天可怜,在现代受的委屈太多太大了,如今到了古代,给了自己值得信任的朋友和想要的爱情,她真的喜欢上了这个世界这个朝代。

金生嘴里咬着肉包子,思绪飘向了老远,陈念知的思绪也在远方。二人各有所思,金生看着陈念知问道:“你在想什么?”陈念知道:“我在想如何能见到夏淼?我想了解清楚夏国现在的情况,这样我们才能里外合作。”金生听的头晕,这种政治的事情最枯燥了:“行吧,那待会我自己一个人逛一逛,我会注意安全的。”陈念知想了想觉得也没什么危险点了点头。

陈念知的考虑的事情很多,对于蓬城她还不是完全了解,对于包围她们的夏国军队,她也不是很清楚,双方的实力到底如何,她也需要好好考量一下,不知道能不能在战事严峻前完成能有个周密的部署。

金生吃过早饭后就回到屋中,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准备睡觉。不一会,金生就睡着了,当陈念知敲门进来告知她要出去时,看到床上熟睡的金生,失声地笑了,轻手轻脚的关上门离开了。金生这一觉睡的真是昏天黑地,一睁眼天已经黑了。金生恍惚间还在昨日夜晚,揉了揉眼睛,走到陈念知的房门前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又敲了敲,还是没有人应,金生喊道:“念知,在吗?是我”过了一会,依旧没有人应。金生瞬间清醒,想着陈念知会去的几个地方,准备先去县衙问问。

走出客栈,金生才知道现在已经是戌时三刻了,街上人影幢幢,灯红酒绿。恍惚间,金生好像看见前面有个人的背影像极了德王,金生低头摇了摇,自嘲道:“怎么可能,我这是疯了吧,德王现在应该在君陵城,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又摇了摇头,加快脚步向县衙走去。

县衙此时早已大门紧闭,金生用力的敲打大门,喊道:“有人吗?有人吗?”一位看守的仆从打着哈欠,举着灯笼打开门道:“谁啊,大晚上的敲什么门,不知道县衙晚上不办公吗?”当仆从举起灯笼照亮面前的人后,立马端正态度道:“金姑娘怎么来了?可是来找将军的?”金生点点头,仆从接着道:“将军白日里是来过,后来就去了大营了,将军还没回去吗?”金生笑笑不做回答,仆从心知:“要不你去大营找找,将军许是公务忙的忘记了。”金生道:“多谢。”

大营在城外二十里地的地方,金生走在路上看到一位女子蒙着面纱,从马车上下来对身边的丫鬟耳语了两句便进入了蓬莱客栈。金生在路过客栈时伸头往里面瞧了瞧,这家客栈比自己住的要文雅很多,里面的东西一看就是高档品,住在这里肯定比自己住的那个客栈要舒服。

金生看了一眼向城外赶去,城外的夜晚一片漆黑,没有一点人烟和一丝光亮,相比于城内的烟火气,城外黑的深不见底,犹如黑洞一般要把人吞噬。金生由于走的匆忙忘记带灯笼,这个时候已经身处黑暗中才发现。看着面前漆黑一片,也不敢往前迈开脚步,站在城门下耐心地等着,直到黑暗中有一丝光亮出现,金生瞪大眼睛仔细瞧着,待来人完全走进时,金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陈念知看着在城门下等自己的金生,心中一暖道:“忙的忘了时辰,临走前想跟你说的,见你睡着,就没吵醒你。”金生道:“下次叫醒我好了,没事的,我们去吃饭吧,醒了到现在我还没吃晚饭呢。”此时,肚子很争气的“咕——咕——”叫了,金生有些尴尬地笑着看着陈念知。陈念知笑道:“走吧。”

经过蓬莱客栈时,金生不由自主地抬头看了看客栈的二楼,此时本站在窗边看着街景的德王,立马侧身躲避了。不知为什么,金生对这家客栈就是有些异样的感觉,具体是什么也说不上来。

德王靠着墙,手上一下一下地敲击扇子,房间中的一女子道:“王爷这是怎么了,跟见了鬼似的。”德王摇摇头不说话,走到椅子边坐下,接着道:“那夏国现在是夏幽被囚禁,此时派兵围住蓬城的是夏国二皇子的兵马,那你是怎么出来的?”夏淼道:“现在他们还不敢把我们兄妹二人全部扣押,毕竟各位皇兄也不是一条心。”德王道:“那你出来见我,可有被人发现或跟踪。”夏淼摇摇头道:“没有,我很注意的。”德王道:“好,多谢公主前来送信,为了公主安危考虑,还是早点回宫吧。”夏淼一直看着德王,她本想留在这的,可德王说出了这句话,她不走不行,可自己又舍不得走。见德王眼神坚定,心意已决,夏淼只能打消了心里的念头,起身告辞回了夏国皇宫。

回到蓬城客栈,正在吃着满桌菜的金生道:“好想吃烤肉啊,等咱们回去了再吃一次烤肉吧。”金生可怜兮兮地看着陈念知,陈念知像哄小孩似的道:“好,回去一定满足你。”

金生在蓬城过的日子可谓是逍遥的很,才三天的时间,就已经把蓬城地地道道的美食给尝了个遍,蓬城的主城区也逛完了,只差那些人烟罕迹之地了。所以在第四天的时候她真的觉得有些无聊了,想起那天晚上看到的蓬莱客栈,跑到陈念知面前问道:“我们为什么不住蓬莱客栈?我看那里比这里好。”陈念知眼珠转了转道:“那里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陈念知自己对蓬莱客栈也好奇,每次经过那时也想进去看一眼,她对这个也好奇,从那些进出的人穿着打扮,她知道进这里不是那么容易的。

金生嘴里啃着一只鸭腿,脑子里回想了一下那个蒙着面纱从马车上走下来的女子,对陈念知道:“今天我在那家店门口看到一位女子,面带纱帘,脚步轻盈,头戴夏国皇室饰品,现在想来这人和我们那天在皇宫中看到的那个夏国四公主到是有些神似。”陈念知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金生,按照金生说的,那女子应该是夏淼了,那夏淼要见的应该是阿得,舒了一口气心道:“还好,没让阿生看到夏幽见的是阿得,要不然那场面......”陈念知猛烈的要了摇头,把自己想的那个场景给打散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