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起疑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86  |  更新时间:2021-08-13 15:23:02 全文阅读

上菜速度之快,金生正准备倒第二杯白水喝时,烤肉、特色菜和陈皮普洱都已经上上来了。看着石盘上嗞嗞烤着的肉,金生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准备夹了。陈念知看着这样的金生好笑道:“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你看这次都不用我们动手,有人替我们烤,我们负责吃就行了。”在金生心中,烤肉的嗞嗞声早就盖过了陈念知的说话声,只知道有人说话,点头应和就是。

小二烤肉的速度真是一绝,不仅快,肉烤的还刚刚好,没有生一分,也没有焦一分。撒在肉上的调料不多不少正好能显现出肉的香甜,又能掩盖住肉腥味。金生一筷接一筷的吃,丝毫没有停下来过。

当几人吃的正欢时,大营中的一个士兵急匆匆地前来汇报:“将军,夏军进攻了!”三人立刻放下手中的碗筷,站起身,陈念知道:“立刻备战!”陈念知和金生即刻前往战场,德王却没有跟上去。

这是金生第一次看见古代的战场,当金生和陈念知赶到时,双方已经交战,陈念知立刻换上军装,询问副将:“现在战况如何?”副将道:“我军略站上筹,但有一点很奇怪,末将觉得夏军好像并没有专心打仗,而是在拖延时间,我军进时,他们退,我军退他们,至始至终都保持着一种焦灼又不焦灼的一个状态,末将猜测会不会和夏国皇室有关啊?”陈念知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密切关注夏军的行动,一丝都不要放过,我们静观其变,先和他们这么僵持着,另外派一小路人马,去敌军打探,到底是什么原因。”副将道:“末将遵命。”说完人就告退了。

城楼上的屋中只剩金生和陈念知了,金生在刚上城楼时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夏军的人马黑压压的一片,每个士兵非常有序的排成方阵,一眼望过去看不到尽头。我军士兵分别在蓬城的东南西北四个城楼下进行守护,我军士兵被分散了,此刻人数上就不敌夏军。由于在金生和陈念知来前就一机构开战了,虽然不激烈,但也四处弥漫着黑色的浓烟,浓烟滚滚直冲云霄,看着这一幕,金生暗叹道:“果然诗句里没有骗我,黑云压城城欲摧是真的存在的。”

陈念知看着金生有些恍惚的模样道:“你是不是有些害怕?要是害怕,你先回去吧。”金生收回思绪道:“我没事,只是第一次见这样的场面,有些震撼。”陈念知以为金生是见到战场上的鲜血有些害怕,安慰道:“第一次见都是这样,我是军人,习惯了,战场上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金生知道陈念知理解错了她现在的状态,没有再解释,只是笑笑点点头。

金生对陈念知道:“刚副将说夏军今日的打法可能跟夏国皇室有关,你怎么看?”陈念知道:“我也有同感,但他们这么打到底是为了什么?”“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金生打开门,是陈县令和刘师爷。金生问道:“你们怎么来了?”陈县令和刘师爷对陈念知行了一礼道:“臣乃蓬城父母官,虽然臣平日有些糊涂,但在城破人亡这种大事上,臣和师爷是不会退缩的,必以身作则。”金生和陈念知打量着两人,实在难以想象这和她们第一次见到的睡的糊里糊涂的县令是同一个人。

陈念知道:“那你说说你有什么想法?”陈县令道:“臣听说夏军和我军一直处于僵持状态,不进不退,臣觉得可能和城内武林势力有关。”陈念知想到了苏四楼和亡,看向金生。金生则一直看着县令和师爷,没有注意到陈念知看过来的眼神。

“你是苏四楼的人吧。”金生突然冒出一句,让在场的人都惊的说不出话来。陈县令和刘师爷也没想到金生会这么直截了当的发问,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金生道:“陈县令,现在也没有必要隐瞒,不管你是不是苏四楼的人,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都是为了解决蓬城的危机而聚在这里的,我们是谁你心里早就清楚,那为何不坦诚一点呢。”金生这话的最后一句只戳戳的戳进陈县令的心里。

陈县令知道陈念知是缘善公主,金生是德王妃,他担心害怕的是金生德王妃的身份,只能坦白道:“是,我们是苏四楼的人。楼主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绝对会守住蓬城。”陈念知这时候开口道:“苏四楼倒是上下一心啊,那本将军就看看楼主要如何让夏军退兵!”金生没有什么想说的,走到一旁的座椅上坐下。

听陈县令说话时,金生注意到德王并没有跟过来,他身为一国王爷战事发生没有跟过来实在是有点奇怪,而且他来蓬城就是因为担忧自己和陈念知对付不了夏军,那他现在不在,是唉做什么呢?

金生提醒陈念知道:“德王呢?”陈念知四周看了看道:“不知道。”金生道:“这里交给你了,我去看看德王那边。”陈念知道:“好,小心。”

金生赶回蓬莱客栈后,德王并没有待在蓬莱客栈,已经离开了。金生问小二道:“你们主子去哪了?”小二支支吾吾的道:“主子的事情,小的哪管的了。金姑娘要不稍等一下,主子应该马上就会回来了。”金生道:“那我在这等他吧。”小二道:“好的,姑娘稍等。”

金生在他们之前离开的房间静静等着,小二给金生上了一些糕点和果汁。金生叫住小二:“等一下,你们这怎么有果汁卖?”小二道:“有的,姑娘。”金生道:“那刚才看你们这并没有人点啊。”小二道:“这果汁只有在主子来的时候才有,主子临走前嘱咐过,若你们回来了,让你们喝果汁。”金生低声自语道:“算他还有良心。”

等了两个时辰,德王才回来,同时捷报也过来了,夏国退兵了。金生听着这则消息,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似乎他的眼窝比上午见到时更深了,眉毛也皱了起来,他似乎很疲惫,金生心中嘀咕着,脚步不自觉地走上前,担忧的看着他:“你怎么了?小二你备点清淡点的食物到他的房间。”德王摆摆手,此时他非常累,一句话也不想说,直接往楼上屋中走去。

金生紧随德王上楼,待进屋后,德王直接瘫坐在床上。在金生的印象中,德王不会在外人面前卸下如此的防备。走过去看着已经闭上眼睛的德王,伸手向他的额头摸去,好烫,原来他也会生病啊,可是他怎么会感冒的?

金生开门叫小二送来温水和毛巾,再上点白粥和小菜,再熬一碗姜汤。拧干毛巾将德王的脸、手擦了擦,用被子给他盖好。德王勉强睁开眼看了看金生道:“你怎么在这?”金生道:“我在这当然是有事询问,再说我不能在这吗?你先好好休息一下,马上你可要一一回答我的问题。”德王实在没有力气,头疼的厉害,直接睡了过去。

德王这一觉睡了足足一个时辰,可能是他习武的原因,一觉后烧退了,精神也恢复了。金生先拿着一碗姜汤给他道:“先把这喝了”德王并没有接过姜汤碗,金生见他没反应,直接将碗递到他的嘴边,将姜汤灌了下去。等到姜汤喝完后,金生扶着德王起身道:“你要不要去洗个澡,你应该除了一身的汗,洗个澡会舒服很多,我已经帮你把衣服放在后面的池子旁了,等你洗完后把白粥给喝了,我让小二去热了,马上就好。”德王不知是不是因为发烧烧坏了脑子,就这么的呆呆地看着金生,任凭她把自己推到浴池边。待金生离开后,才回过神。德王自嘲道:“自己这是怎么了?脑子烧坏了。”

待德王洗完澡,粥已经热好了,德王默不作声地走到桌边坐下,静静的优雅的喝着粥。金生见德王饭也吃上了,便道:“你为什么要在蓬城这个地方开一家客栈?”有趣,金生再一次的让德王对她刮目相看。“我高兴”德王轻飘飘的回了三个字。金生道:“你下午去哪了?怎么会把自己弄的那么疲惫还生病了?”德王一噎,这点他还没想好该怎么掩饰。金生道:“你不用回答我,我说,你看是不是这样的。”

金生清了清嗓子道:“你是苏四楼的楼主吧。”德王睁大了眼睛看着金生,只见金生接着道:“蓬城归苏四楼管,连陈县令都是苏四楼的人,蓬莱客栈在这开的这么大,背后的人肯定是苏四楼,可小二他们称你为主子,一般的客栈不会这么称呼的,这种称呼倒有点像皇室或者江湖中人的说法,你正好是皇室中人,而且十分在意蓬城的存亡,在蓬城说话又如此有分量,还有你跟我们说,怕我们解决不了来帮我们。从这些方面我猜测你在蓬城的势力应该是很大的,不然你不会这么有信心。通过这些林林总总的方面我断定你就是苏四楼楼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