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庆功宴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180  |  更新时间:2021-08-13 21:19:09 全文阅读

南门口已经停了好多辆奢华的马车,从车上走下的都是盛装打扮过的夫人小姐。金生从马车上走下来,告诉做车夫的阿刚道:“你先回去吧,结束后我自己一个人回去,这场盛宴我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要开多久也不一定。你回去后跟阿碧说不用为我准备吃食了,让她不用等我,早点休息。”阿刚道:“我知道了,你注意安全。”金生点点头,朝着南门走去。

身为皇帝钦定的唯一一个平民王妃,金生即使乞丐打扮也会惹人注意。走南门的途中,那些夫人小姐的目光就一直追随这金生,当然这些目光中有好奇,有不屑,也有羡慕,自然也有憎恨。金生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调整一下状态,抬头挺胸继续向前走去。

一道清脆的声音叫住了金生,“金姑娘你怎么来了?”说话的就是康王的表妹王婷婷,在她十岁时因是皇后唯一的亲侄女,被破例封为县主,无封号。对没有封号,但能在十岁就被封为县主,可见已经很受皇帝皇后的喜欢了,很多人都说她是皇后认定的儿媳人选,可直到如今,康王妃的人选也不是她。

王婷婷自小喜欢的人是德王,虽然德王从不给过她正眼,可她就跟着了魔似的一心想嫁给德王,这一点让王守成夫妇也很是苦恼。

金生对着王婷婷笑了笑道:“我有请帖,当然要来了。”王婷婷看了看金生的穿着,嘲讽道:“哎呀,是真的吗?要不是金姑娘说我都以为你是这里某个小姐的丫鬟呢,哦,不对,连丫鬟都知道进宫面圣要如何穿戴,金姑娘这个礼仪学的真的不到位啊,果然和世家小姐真的比不了。”

金生耐着性子听她哔哔叨叨的说了一长串道:“我有没有失礼数我不知道,但是皇帝看中的县主的品性是怎样的,我倒是看出来了。我才不过说了一句话,县主就前后不饶人的说了十句都不止,在场知道的是县主性情如此,不知道的还以为王家借着国舅爷的身份欺压平民呢,我觉得县主以后说话还是得三思啊。”

站在后面本身一动不动的王夫人,听了金生的话,左右看了看聚拢过来的人,意识到不妙立刻走上前道:“金姑娘误会了,婷婷这孩子被我们骄纵惯了,还请金姑娘饶了她这一次吧。”果然厉害,三言两语的就把矛头指向了自己,金生心中思索着道:“王夫人哪里的话,不过是我们平常姑娘家间的斗嘴,王夫人爱女心切,怕是想多了吧。”

王夫人和金生在这僵持中,一辆简单却又尊贵无比的马车过来了,从车下下来的是长公主,上官梓则是从一旁的马上跳下,朝着被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金生道:“阿生!阿生!阿生!”

众人回头见长公主来了,纷纷向两边撤去给长公主留一条路。当长公主和上官梓走到王婷婷和金生的面前时,金生笑了笑行了一礼道:“见多长公主,见过郡主。”长公主亲手扶起金生道:“孩子,跟我还客气,不用行礼。阿得没陪你来吗?我回去后帮你好好说说看。”金生解释道:“多谢长公主,王爷事情繁多,只是进宫而已,这点小事就不麻烦他了。”上官梓道:“四哥是挺忙的,他要是没空陪你,以后你跟着我和阿娘一起来。”金生笑笑,看了看长公主点点头道:“好。”

王夫人和王婷婷此刻终于有机会插上嘴了,俯身行礼道:“长公主安好,郡主安好。”长公主冷眼看了看,冷声道:“王夫人贵为国舅爷夫人,贵府小姐又是皇兄钦定的县主,我只是一位公主而言,有幸跟皇帝同胞,小女这个郡主也是她阿爹用命换来的,夫人实在是客气了,我们母女二人可是受不得的。”

金生在一旁听的,心中暗自叫爽。王夫人这话一听更是吓得带着王府一众小姐丫鬟跪了下来,对着长公主磕头道:“公主饶命,都是臣妇管教不严,冲撞了公主,回去后臣妇定严加管教,还请公主高抬贵手。”长公主道:“有劳王夫人说话算话了。”说完便带着金生和上官梓离开了。

走出几步远后金生还能听到王婷婷的说话声:“她算什么东西,她以为有皇上钦定的王妃头衔就行了,她也不瞧瞧自己,德王都不想瞧见她,不然干嘛不陪同一起来,可见德王根部不喜欢她。”王夫人大声怒喝道:“你给我住嘴,皇家的事情,哪容你我在这多说半个字,你要是再口不择言,回去后你爹绝对饶不了你。”王婷婷这下乖乖闭上了嘴。

宴清宫是皇帝宴请宾客的地方,金生跟着长公主来到宫殿门前,金生快步走到长公主面前道:“刚才多谢长公主帮我解围。”长公主和蔼道:“傻孩子,我能不帮你,你是个好孩子,以后受了委屈尽管和我说,我帮你讨回来。”金生并没有把长公主的话当真,这世上没有谁欠了谁,没有谁是一定要帮助某人的,人生这一路多半是靠的自己。金生道:“多谢长公主。”

上官梓在一旁向长公主撒娇道:“阿娘,你都从没对我说过这些话。”长公主捏捏上官梓的脸道:“就你这霸道脾气,全君陵城有几个敢得罪你。”上官梓吐吐舌头,对着长公主傻笑。长公主道:“好了,时辰也不早了我们该进去了,阿梓你就和阿生一起进去吧,阿娘就不陪你们了,阿生就靠你照顾了。”上官梓道:“没问题,阿娘。”说完长公主便进入了宴清宫。

上官梓问金生道:“阿生,为什么没有叫四哥陪你啊?”金生道:“为什么要叫他?”上官梓道:“以前不管四哥对你态度如何,你都是缠着他的,这次要是四哥陪你一起,王婷婷才不敢那样说呢。”金生暗叹了口气道:“人生哪有这么简单,你四哥又不喜欢我,要是跟他一起,王婷婷在欺负我的时候,他没有上前帮我,那我岂不是比刚才的局面更惨。某些事情方面没必要麻烦他,我自己也能解决。”上官梓像见了另外一个人似的道:“阿生,你还是你吗?说的我都听不太懂了,但好像很有道理。”金生道:“你啊,不用懂,当我发泄就行了。”

上官梓和金生便走进宴清宫便说的火热,只听后方一群人热情地喊道:“德王殿下、延王殿下、缘善公主、延王妃安好。”听着这称呼金生就知道是谁来了,回头看去,四人在众位大臣、夫人和小姐的簇拥下进了宫殿。相比于自己刚才在宫门口的场景,突然觉得自己是真的有些可怜。

金生还在自己的沉思中没有回神,德王一步一步地向金生走了过来,走到近前发现金生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重重的咳了一声。金生回神,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德王道:“见过德王。”德王道:“发什么呆呢,连我走过来都不知道。”金生瞥了德王一眼道:“要你管!”德王想开口说什么,操着尖尖嗓音的太监喊道:“皇上驾到,皇后娘娘、皇贵妃娘娘驾到!”众人立刻安静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站着,低头俯身迎接皇上皇后和皇贵妃的到来。当皇上、皇后和皇贵妃都落座后,众人才依次坐下。

说实话金生并不知道自己该坐在哪,但也知晓在这样的宴会中要当个透明人,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都不要冒头,就静静的坐着耐心的等待宴会的结束就行,可是我不惹敌敌却偏来惹我。金生挑了一个最靠后的座位坐下了,坐在一旁的锦衣小姐见金生穿着及其朴素,想当然以为是哪位官阶较小的大人家的小姐,看她一个人没有人和她说话,感觉也挺可怜的,便主动凑到金生面前,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金生说着话。

锦衣小姐道:“你看张姑娘好厉害,她是众多女子的楷模,年纪轻轻就是当朝官员了,破获了好几总大案,同时还是皇上钦定的延王妃,和那个德王妃简直不能比。”金生疑惑的看着她,锦衣姑娘道:“你别看我,你想啊,同样是钦定的王妃,为什么张姑娘就能坐在延王身边以王妃自居,而德王妃不能啊,这次她有没有被邀请都还不知道呢,可怜啊。”

被她这么一提醒,金生看了看自己和张锦眠的座位,果真如此,看样子自己是被忽视了。王婷婷从一开始就注意到金生的座次了,看到金生坐在后面,眉眼笑开了花似的,见没有人主动找金生,嘴角更是咧到了耳后。她起身问德王道:“德王,怎么不见德王妃啊?”

德王拿起一杯酒下肚,嘴角微微扬了起来道:“本王也正疑惑呢,本王还在找王妃呢,不知王小姐可有看到本王的王妃?”王婷婷自诩对德王了解很深,她以为德王会说,这个疯女人管他什么事,她来不来与他无关。可事情偏偏和她料想的不一样,她现在骑虎难下,指不指明金生的位置都不行,现在不能让德王知道金生坐在哪里。王婷婷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道:“臣女也不知,臣女要是看到了一定会告知王爷的。”德王道:“可本王看王姑娘即使看到了也不会告知本王的,不过本王的王妃自己就能找到不麻烦王姑娘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