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夜谈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67  |  更新时间:2021-08-15 17:10:40 全文阅读

“世界上人的性格千千万万,他张彦右怎么能保证皇帝喜欢的就不是这两人之外的美人风格呢?”金生问道。德王道:“所以他一定使了什么手段,可以让父皇喜欢上她们。”金生闭着眼仔细的想着有什么手段可以得到皇帝的喜爱,脑子灵光一闪,这,这个场景简直太像赵飞燕和赵合德姐妹二人了,张秋和张冬也是姐妹二人,那手段无非是让皇帝见了她们便会兴致勃勃,让皇帝不断依赖她们的毒药。

金生对德王道:“有什么毒可以让男子和女子发生亲密关系,并让男子逐渐迷恋上那个女子的吗?”德王有些羞赧道:“合欢散是可以让男女二人欢好的。”金生道:“如果在合欢散中加入能致幻的药可不可以达到这个效果?”德王想了想道:“或许可以。”金生道:“王爷最好让楚让进宫一趟,关照一下你母妃远离她们姐妹二人,同时吃的,闻得,用的都得当心。”德王想到母妃在宫中,面对张彦右送进来的两个棋子,随时都有危险便有些担心道:“楚让,把金姑娘说的话一字不差的传达给母妃,我不方便进宫,此时张彦右一定在随处盯着我们,我不方便露面。”门外的楚让道:“是,王爷,属下这就去。”

金生有一个想法,看了看德王,觉得还是说出来好:“王爷,张彦右弄一个假张秋入宫,该不会是想直接对皇上下杀手吧。”德王道:“他不敢”金生问道:“为什么?”德王道:“没有原因,他绝对不敢。”金生很冷静道:“又有什么不敢的,他又不是真心害怕你们皇室中人,若说抓住把柄又怎样,你们敢公开吗?或许在公开前他就已经想好法子整死你们了,就算公开了,或许朝堂之上有一半的人都在帮他说话,那样即使有把柄也等于无,因为你治不了他的罪。”

金生说的一番话让德王有些震惊,这些话让他从另一个角度看到了这个事情的另一面,他有些呆呆的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金生看了看有些呆滞的德王,知道他一定是被自己的话给吓着了道:“你是做王爷做惯了,自然觉得只要报出自己皇室的身份,天下人都不敢动你们。换个角度想,天下人觉得你们能给这个国家带来美好的未来才拥护你们为王,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你们的这个身份是天下百姓给你们的,若你们太过看中这个身份,那总有人会篡位,成为这个国家的下一个王,那你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呢,从这个角度说张彦右只是不满现在这个国家的人之一而已。”

德王摇摇头道:“你说的我不理解,但我真的能保证他不敢,他若想有命活着做皇帝的话,他就不该动父皇。”金生看着如此坚定的德王想到一个问题道:“他知道你是苏四楼的楼主吗?”德王道:“当然不知道。”

提到苏四楼,金生突然想到在蓬城时听到的与苏四楼楼主交好的叫亡的暗杀组织,心里盘算着能和德王交好的有谁呢,金生提出了自己心中大胆的猜测:“亡是不是延王的?”德王被突然这么一问,脑子有些迟钝还没有反应过来,声音已经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嗯”说完德王意识到不妙,紧紧盯着金生睡觉的地方,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金生很淡定的回答道:“果然如此”然后翻个身面朝德王的方向准备接着说些什么,没想到一转身便看到了德王早已坐了起来,两眼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看,金生觉得有些无语道:“你干嘛?”德王声音变得如寒冰道:“你从何得知的?”金生“啊?”的一声,什么意思啊,心里嘀咕着,想到自己说的话,终于知道德王是因为自己知道了延王就是亡的领头人的事,现在才会有这么一副凶狠的面孔,幸好是夜晚,借着月光只能模糊的看到一点样子,否则在大白天自己应该会被吓的腿都软了。

金生对德王道:“能和你这么个冷冰冰的人是知己好友的男的,而且很在意你生死的,除了延王我还真的想不到第二人。那样一个强大的杀手组织,他们的领袖总不至于是个女的吧,女的和杀人这件事我总觉得不匹配。”德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你这也算是鬼才了,还好你不是敌人,你说的都对,阿言就是成立亡的人。在亡的内部,他们尊称他为主子,在外,大家都称他为亡主。”金生道:“这称呼比你楼主的名字霸气多了,但我还是喜欢楼主这个称呼。”金生重重的打了一个哈欠,实在是太困了,没有脑容量去思考这些问题了,背对德王道:“快睡吧,一切等明天天亮了再说。”话音刚落,金生就沉沉地睡过去了。

德王叫了几遍金生的名字,金生都没有任何回应,想必是彻底睡着了,德王也就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换了一个睡觉地方,睡的也不是床,金生有些不适应,睡了一个时辰不到就被噩梦惊醒了。看着外面的天还黑着,床榻上的人也没有什么动静,再次闭上眼睛酝酿困意,直到公鸡打鸣,金生也只是浅浅的睡了一会。实在睡不着,金生便起床了,这么早丫鬟还没起来,金生独自一人打水、烧水洗脸刷牙。一切弄好时,丫鬟也已经过来了,准备在门外候着等吩咐。看到已经起床什么都收拾好的金生,吓的直接扑通一跪,带着哭腔道:“姑娘饶命,都是女婢不好,起晚了,让姑娘一个人收拾,请姑娘责罚。”

金生对着丫鬟举起手指,放在嘴边“嘘”了一声道:“王爷还在睡,小点声。”丫鬟意识到自己又犯了一个大错误,立马闭嘴。金生用气息对她说道:“快起来吧,我没有怪罪你。”金生把丫鬟扶了起来,侧着耳朵听了听门内的声音,见门内没有一点声音,德王肯定还在睡,拉着丫鬟的手走到一边道:“你叫什么名字?”丫鬟道:“奴婢晓诗。”

金生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丫鬟,虽然看起来胆子很小,但感觉为人应该还好,继续道:“这名字是王爷取的?”晓诗道:“是”金生道:“你想做王爷的通房吗?”“啊”晓诗被金生这一问吓得啊了一声,飞快的摇着脑袋道:“姑娘,奴婢绝无此心,请您相信奴婢,奴婢虽为丫鬟,也有自己的傲骨,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奴婢也想不与他人共侍一夫。”金生道:“真的?你有这样的想法我会成全你的,我若遇到不错的小伙,一定给你牵线。”晓诗道:“千真万确,绝无二心。”

金生道:“在王府中你还有亲人吗?”晓诗道:“还有一个妹妹也在王府做事,不过做什么奴婢也不知,她一直都是王爷直接吩咐的。”金生意识到这样的话,那这名女子做的应该是暗卫一类的,不能暴露身份,要是真的是暗卫,从德王那边要过来,自己也有人保护了,也不用害怕将来真正身份揭晓的时候遇到危险了。

晓诗还不知道金生的心中已经在谋划着怎么从德王手中要到她的妹妹当保镖呢,以为金生还在顾虑着她想爬王爷床的事,对金生特别诚恳道:“金姑娘,你放心,王爷一向洁身自好,招我们进来时都是严格把关,并且明明确确的说过不能有非分之想的,如果有这种想法会直接被王爷卖给青楼的,所以姑娘完全可以放心。”金生觉得晓诗这个丫鬟太老实了道:“这些话你对我说说也就算了,对别人只要不是王爷你一个字都不能提,知道吗?”晓诗再此知道自己犯了大忌,立马叩谢道:“多谢姑娘提醒。”金生道:“好了,我想问的问完了,你赶紧去候着吧,王爷应该也要起了。”晓诗给金生行了一礼便站回到门口,等里面的人吩咐。

德王在金生起床时就醒了,一直都在静静地听着金生与晓诗的谈话,见两人说完话了道:“更衣”晓诗立马进去了。金生站在门外看着晓诗急急忙忙地进去,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一个人往王府的前厅走去了。

前厅的桌上已经摆了一双碗筷、油条、包子、米粥、烧饼。金生一看那个位置,就知道那双碗筷是给德王准备的。金生一屁股直接坐在了那个位置的边上,对着站在一边的丫鬟道:“给我上一副碗筷”站着的丫鬟有些为难道:“金,金姑娘王爷吃饭的时候一向不喜欢有人在一旁一起吃。”金生想着在庭轩楼时不是都是一起吃的吗,怎么在自己家中,他还有这样的规矩,真的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丫鬟看着金生多变的奇怪色神情,害怕她理解错了道:“这是规矩主子吃饭,我们是不能一起进食的。”金生了然道:“没事,你尽管去帮我拿,王爷要是怪罪,我帮你担着。”丫鬟在金生的话语中将信将疑的去拿碗筷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