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劫持
作者:青羽墨  |  字数:3061  |  更新时间:2021-08-18 22:54:17 全文阅读

古代医疗条件差,要想研制多么厉害的瘟疫也不太可能,研制的人为了保护自己中招,肯定有治疗的方法,如果自己中的是瘟疫,可是为何自己一点症状都没有,哪怕下的药并不多,可多多少少总该有点反应啊,可自己安然无事,这个瘟疫在自己身上好像起不了什么作用。金生看了眼德王道:“你再帮我把把脉,看看跟昨日有什么不同。”德王不发一语,安静的给金生把脉,说来也奇怪,那个异常的脉好像在渐渐消失,已经没有昨天严重了。

德王道:“你的脉相比昨日好了不少,似乎那个药效被解了。”金生嘀咕道:“果然如此。”下的不是毒,很大可能是瘟疫,但这个瘟疫对自己没有效果,自己有免疫能力,可以把它免疫掉。金生道:“可能是我今日没有被那个香熏到,导致昨日在我体内下的药没有办法发挥功效,自己也就慢慢消散掉了。如果我日日被这种香熏一次,我肯定难逃死劫。”德王还是有点赞同金生的想法道:“果然傻人有傻福”金生撇嘴道:“谁是傻子啊,你才傻呢。”

德王道:“吃完了吗?我们去延王府看看阿眠的情况,你这个傻子现在是没事了,阿眠那不知道怎样呢。”金生爽快的答应了:“好,等一下我再吃几口肉。”

从庭轩楼出来金生和德王便出发前往延王府了。

延王府门口的侍卫一见是德王府的马车,早就上前迎接把马车带下去喂草了,德王和金生毫无阻拦的就进到了延王卧室,卧室中,张锦眠躺在床上,有气无力,面色发白。德王上前把了脉道:“情况跟昨日差不多,阿言可有找到解药?”延王看着张锦眠中毒神情很是痛苦道:“没有。”德王接着问道:“今日那个黑衣人可有前来?”延王道:“也没有。”兄弟二人看着躺在床上的张锦眠,束手无策。

金生这个时候还是有点吃醋的,进了这延王府后德王的注意力全在张锦眠身上,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存在。金生故意咳嗽了两声道:“不能把毒逼到一处,再排出来吗?”德王道:“能做到这样医术的人,世上寥寥无几,你以为单凭我能有这样的手法?”金生道:“别这么凶吗,我又不是跟你吵架,我知道你担心,不要弄的大家都不担心似的。我问你,如果不医治会怎样?会死吗?”延王关切的看着德王,他也想知道,德王道:“我不知道,但应该不会死。”金生无所谓的道:“不会死就行。”德王皱眉冷言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金生冷笑了一声,解释道:“字面意思,我们不是神仙,天下的病其实有很多种,我们能力有限并不是所有的病都能治得了,所以凡是不涉及生命安危的病都是可喜可贺的,只要自己注意点,都是可控的。”

金生看了看德王道:“我知道我说的话你们可能无法理解,但我觉得此刻值得庆幸的是阿眠她并无生命危险。至于如何恢复健康的身体我们就一起想办法。我们可以分工,延王专门守着阿眠,防止他们突袭,可以让阿梓和阁主专门负责研制解药,我和德王可以去打探消息看看张彦右到底想要做什么。”

德王和延王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金生,没想到这个时候最冷静的是她。张锦眠猛烈的咳嗽着,嘴里说着:“我不同意,阿生没有武功,去打探消息太危险了。”又是一阵猛烈的咳嗽,好像都要把肺给咳出来了。

金生皱起右眉,有些怀疑的看着张锦眠的症状,问道:“阿眠你身体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张锦眠有气无力的答道:“浑身无力,咳嗽发热,别的好像也没什么。”金生心里嘀咕着,这些症状和瘟疫差不多啊,那黑衣人给自己下的药其实和张锦眠的一样,只是症状不同,那个药在自己的身体内没有产生效果,就说嘛,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不同的药给大家试,那自己对此药的免疫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

“阿生,听说昨日你出事了?”张锦眠道,金生道:“哪有,我啊好的很,昨天那是我跟德王赌气呢,谁叫他眼里心里都没我,是吧,王爷?”德王看着金生睁眼说瞎话都不带打草稿的,但也知道她并不想让大家知道她也遇险的事,便顺着金生的话一字一句的应承着:“是的,昨天 某人就是个赖皮膏药,甩都甩不掉。”张锦眠扑哧的笑出了声,延王看着张锦眠笑了,也跟着一起笑了。

金生道:“出来这么长时间也打扰你休息了,要是没什么意见就按照我提的想法做了。阿梓那边就你们自己通知,这样她知道的情况更准确。”延王道:“好,你们注意安全,有什么危险就放信号弹,我一定赶到。”德王收了延王递过来的信号弹,挥挥手带着金生离开了。

马车上德王问道:“为什么不告诉他们?”金生道:“你傻吗?如果你给一个人下了药,那个人不光一点事都没有,身体还能解了那个药性,你说你会怎样?”德王道:“查到底”金生道:“就是啊,我才不想到时候危机四伏的。”德王道:“你现在就不危机四伏了?”金生道:“现在最起码张彦右他们只是对我有疑心,并未把主要火力放在我身上,我才不想成为你们的靶子呢。还有查探消息的时候,你可得保护我,否则我让你当鳏夫,而且永生永世不可再娶。”德王道:“你好狠毒。”金生不理会德王,看向车窗外的景色。

回到德王府,金生直接在王府门口跟德王交代了一下道:“我要回去拿点东西,你派人暗中保护,我走回救济阁就行。”也不等德王反应,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楚让躬身道:“王爷,这......”德王道:“进府”书房中,德王已经换了一身黑色侍卫服,带了一定面具,对着楚让道,你也带着面具,我们去救济阁。楚让迟疑道:“王爷,其实您没必要亲自前去,我去守着金姑娘,你千金之躯,不能有闪失。”德王道:“没事,本王想会会那个人。”她都说了她要是死了本王要做鳏夫,本王能不去吗,德王心中不停地腹诽着。

金生回到救济阁直接去了幽兰苑找了刘阁主和上官梓,金生道:“阁主,我的毒应该解了,但是阿眠的好像没解,研制解药的事情就麻烦你们二位了。”刘阁主道:“孩子你真的没事?”金生点点头道:“放心,我没事,可能是我当时闭了一会的气,吸入的烟并不多,所以这两天下来在身体里就散掉了。”刘阁主虽然还是很怀疑,但刚才她握着金生手的时候,特地摸了一下她的脉,比昨日的脉相是要好很多,即使心村怀疑也放下心了。

上官梓道:“阿生那我今日便去看望一下阿眠,去了解一下阿眠的病况。”金生道:“这样最好不过了。”刘阁主道:“你还是一直住在德王府吧,你们本就是皇帝亲自指定认可的,皇帝也说了即使没成婚也要把你当德王府看待,所以你住在他府上应该是不会有礼节上的问题的。”金生道:“阁主放心,我也是这么打算的,我本就是德王妃,德王府就是我未来的家,现在提前去适应适应挺好的,合不合规矩,应该也没有哪位大臣敢说,毕竟连皇帝都是默许的。好了,我先回去收拾东西了,至于毒的事,你们两个人再仔细研究研究吧。”

金生沿着熟悉的路一路小跑到幽居阁,幽居阁并无什么变化,金生打开自己的房门,四处看了看,突然间一双手从暗处直接捂住了金生的口鼻,金生瞳孔睁大,眼泪不由自主的在眼眶中打着圈。当金生微微抬眼看那个人时,一惊,是一名男子,是那个黑衣人。黑衣人拿出一把匕首抵着金生的脖子,右手放开金生的口鼻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我的药对你无效!?”

金生第一反应就是装傻道:“大侠饶命啊,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啊。”那个人坚决道:“不可能,师傅的手札中写过这个是没有人能解的。不可能,不可能。”金生道:“你这个疯子,你在说什么啊,我哪知道什么可不可能你师傅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所有的事情都料的准。”黑衣人凶狠道:“你给我闭嘴!”

也就是因为黑衣人的这句,躲在房梁上的德王知道屋里金生出事了,和楚让交换了一个眼神,轻轻的拿掉房顶的两片瓦,查看里面的情况。只见黑衣人用匕首死死的抵着金生的脖子,德王右手握拳,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把匕首。楚让做了一个手势想询问德王是否要下去,德王握紧拳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架在金生脖子上的那把刀,小声对楚让道:“等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