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黑夜里的隐者
作者:郦小芊  |  字数:3678  |  更新时间:2021-08-18 09:21:00 全文阅读

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电脑的微光照亮桌面的方寸之地,纤长白净的手指敲击桌面,一声一声颇有节奏。

仔细一看桌面的镜子里竟然出现盛锦和秋拥抱在一起的画面,“那就先来看看你好了。”手指拂过镜面,镜面如水面泛起涟漪。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面镜子竟然像电视机一样播放起一个画面。

镜子里先是出现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小男孩站在一死人堆里明亮的眼睛泪流不止。

随后男孩出现在戏班子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端茶倒水打杂。男孩长大后的某一日,日本人冲进来一通扫射,戏班子里的人死了一大半。画面断断续续,最后是一个少女给那些人收了尸体,而男子在死人堆里躲过一劫。

那个女子转头看向在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浴血男人微微吃惊:“你还活着?”

镜子外的人也露出诧异表情,竟然是她!

画面突然像接收不到信号的老旧电视机,断断续续闪个不停,最后竟是男子浑身是血的躺在少女脚边,深情的眸子满是痛苦,他伸出鲜血淋漓的手抓住她的衣裙,悲恸万分:“我说过,等我活着回来就要娶你……你,你没有拒绝……”

“你不该去的。”少女抓住他的手。

“我不后悔。”男子摇头,山洞地势难测,虽然做了万全准备,但凡胎肉体的他却还是中了好几枪。仇报了,任务也就完成了,只心里却还有一个执念叫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

最后拖着残破不堪的身子忍着最后一口气来见她了,“这辈子做不到了,下辈子……下辈子我来娶你,你一定要嫁给我……”

“别说了。”少女扶起男子,让他靠在自己腿上,手心不停擦拭他嘴角涌出的大口大口鲜血,“保存体力,我可以救你。”少女眸子染上雾气,不多时竟有眼泪流下来,一滴一滴打在男子脸颊上。

“答应我,答应我……”他忍住心头翻涌的血气,定定的痴痴的看着她绝美脸庞,固执的要一个承诺,“我舍不得你,微叶……”他舍不得她哭,更舍不得离开她,可是做不到了,这辈子就这样结束了,只要闭上眼睛就再也见不到她了,他真的好想留在她身边。

“答应我……”男子好看的眉峰绞成一团,看得出他是强忍着痛,强撑着最后一口气。

……

“好……”她犹豫着却还是做出了这样的承诺。那淡淡的声音似云雾中飘渺的仙乐,轻飘飘的,却异常清晰地穿过一切落入耳中。

男子心满意足微笑着闭上眼睛,得了她的承诺,死也瞑目了。

画面最后是女子无声的哭泣……

“皇杞觅儿?皇杞家族最后一个人这么神秘的吗?连通天眼也看不到你的未来和过去?不过看你看不到,看你身边的人却让我大吃一惊呢。”男人的声音低沉又充满诱惑,伸手拂过镜面,水波淡去一切回归平静和普通镜子无异。

“既然前世做了承诺今生就该守约,不是吗?”

男子的声音带着意味深长的低沉和兴奋。

――――分割线――――

看着门口笑眯眯从容的男子朱鱼有些不自然的让开门。

“连心那小不点儿呢?”沈梦白一身白衣,笑容温柔,当他看着一个人的时候会让你觉得他眼里只有你。

“连心还没放学,觅儿也不在,嗯……他们都不在。”朱鱼想了想说道,那话里的意思就差直接说:他们都不在家,我不欢迎你。真不知道这个人怎么突然跑来了,还在觅儿他们去学校的这段时间。

“这么说就你一个人在家?”沈梦白突然回头,这个小家伙好像有点怕他。

“你要干嘛?我可是有身份的妖,不是黑户!”朱鱼抱着门眸子闪过一抹红光,一脸的防备,眸子里既有害怕也有强势。

“把你的妖气藏好,我不是来找你的。”沈梦白感应到刚刚朱鱼一闪而过的妖气,好笑的开口,“我去后院等他们。”

朱鱼定了定心神,“那我给你泡茶。”虽说这人有点讨厌,但毕竟是灵异调查科的人,巴结讨好一下应该也没有坏处。

于是屁颠颠跑去找茶叶。

圣心学院。

课后觅儿往教室走,经过走廊时路过B班门口,一个长相好看的男生拿着牛奶和面包与她错身而过,随后一声哄笑声中她听到一个女生胆小又软弱的声音响起:“我……我……谢谢。”

“你胃不好,吃完面包,就喝这盒热奶。”好听又磁性的声音在人群叽叽喳喳的声音里格外清晰。

觅儿回头,男子帅气逼人,女生又矮又黑一副黑框眼睛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直叫人看了都觉刺眼。

觅儿诧异,这可就奇怪了。

“谢淮都送你一个月牛奶了,他这么贴心你还不答应交往吗?”旁边的男生怪笑着起哄,而女生有羡慕,有嫉妒也有鄙视的。

“很奇怪吧,谢淮这家伙肯定憋着坏心眼儿。”耳边一股热气,传来文超的声音。

文超见觅儿看着那群人发呆,低头在她耳边轻语,她耳垂小小透着莹白的光,低头时发丝扫过鼻尖,混合淡淡香味直挠的心痒痒。

觅儿蹙眉,退了半步拉开两人距离,看了看他笑容灿烂的脸走了。

文超叹息,怎么还是这样冷淡?她的秘密他都知道了啊!

课上觅儿一直想着盛锦的事情,虽然看着黑板目光却恍恍惚惚看的很远。

“觅儿,银阙说他要离开几天,他去哪里了?”蓝时末偏头小声开口。

“不知道。”觅儿抬手撑着脑袋,百无聊赖。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蓝时末又问。

“不知道。”

“你不关心他吗?”蓝时末继续问。

“不关心。”

…………

蓝时末无语,她受伤时银阙总是表现的很难过很担心,然而她的表现却让人捉摸不透。

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下课铃声突然响起。

“我回家了。”伊臣刚刚离开觅儿就起身对蓝时末眨眼。

“这才上午第二节课。”蓝时末小声提醒。

“嘘――”觅儿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刚刚走出教室文超便拦住她的去路,“你去哪儿?”

觅儿一怔。

“你管不着。”觅儿不理他,从旁边走过。

文超看她迫不及待要走的样子,无奈又好笑:“你走不了的。”

觅儿没理会身后传来的声音,自顾自离开。

校门口。

依旧是那个位置,依旧是那辆车。

盛锦啊……

“我说的没错吧,你走不了。”没想到文超也跟着来了。

觅儿心中郁闷,转身往图书馆去。

文超的眸子盯着那辆车眼中带上一抹昏暗,想起觅儿的那句话:盛锦,你已经给我造成了困扰。

看来这个困扰还不小,不仅每天都来校门口,有时还会去她家门口,这样死皮赖脸纠缠的人真的很讨厌。

随手拿了一本历史书觅儿倚靠在书架旁边看了起来。

文超也拿了本书翻来后捂着嘴靠近觅儿,神神秘秘开口:“你想出去我知道一个地方,保证你可以完美的避开那个人。”

觅儿白他一眼,心道:只要你不跟着,我有一百种方法回家!

“你去不去?”文超露出书本的眼眸狡黠不已。

“不去!”觅儿转过身背对他没好气开口。

沉默了一会儿文超合上书的同时也拿走觅儿的书,并在她不悦的目光中若无其事将两本书胡乱塞进书架。邪邪一笑,拖着她往外走。

不多时文超带着觅儿站在一处矮墙下,“怎么样这里可以翻出去。”他得意的指了指墙壁。

觅儿心道,原来这就是他翻墙逃课的通道,“那有监控。”觅儿指了指不远处。

“放心,早处理好了!”文超拍拍胸脯,信誓旦旦保证,“你放心出去,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

“文超,你最近好像和我走的有点近了。”觅儿沉声,一双好看的眸子不停打量他。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帮了我,我自然要帮你!”文超见她赤裸裸打量的目光,有些心虚,难道她发现了?发现他喜欢她了吗?她那么聪明的人。

“只是这样?”觅儿上前两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将他看了个遍。

文超强制镇定,藏着的右手狠狠掐了一把大腿,剧烈的疼痛让他心思百转,“你放心,我是不可能喜欢你的,我可是有喜欢的人,比你漂亮多了!”文超心扑通扑通乱跳,世界上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在喜欢的人面前昧着良心说不喜欢。

“真的?她是谁,叫什么名字?”觅儿再次追问。

“她呀。”文超挠头目光闪烁,“她……她叫程紫涵!”想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这样一个名字。他知道,只要他在觅儿面前露出一点点对她的喜欢她一定会像躲盛锦一样躲着他。那样他连和她这样平常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了,甚至可能像盛锦一样见都见不到一面。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总有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十分微妙。

“哎呀,你废话真多!来,你踩我肩膀上,我托你上去。”文超不耐烦的挥手,随后蹲在墙角,拍拍肩膀示意觅儿踩上去。

觅儿收起打量目光,这样莫名其妙的靠近她突然害怕会出现第二个盛锦。此时她听见文超的话无声地叹息,她明明可以正大光明的走出去,却偏偏被这么个傻子耽误。

“你确定?我可是穿的裙子。”觅儿提醒。

文超一愣,这一点他确实没有想到。

“你放心,我不会偷看。”文超保证,心中却嘀咕:一会儿就算偷偷看一眼她肯定也不会知道,嘿嘿。

“那不行。”觅儿摇头。

“那你想怎么样?”文超问。

“我们两个换一下衣服。”觅儿想了想。

“啊?”文超站在原地呆愣三秒钟,让他穿裙子吗?他拨浪鼓似的摇头,“我已经三天没换衣服了,很脏的!”

“我不介意。”觅儿一副我可以忍受,我不在乎的表情。

“你!”文超指着觅儿怀疑,“你是不是在整我?”

觅儿摊手摇头,随后忧伤的开口:“你还帮不帮我?”

文超咬牙,为了不让她被盛锦纠缠,他豁出去了!

两人又去不远处的卫生间换了衣服。

文超个子高,短裙穿在他身上更加短了,一双腿又直又白连女生见了恐怕也是自愧不如。原来他并不是黑,只是长年打球让他脸上晒了太多太阳,这身上还是挺白净的。

觅儿摸着下巴似乎在欣赏一位美女,文超不自然的将短裙扯了又扯,却怎么也盖不住大腿。

“别遮了,里面又不是没穿。”觅儿沉下眸子,忍住笑意。

“你!”文超指着觅儿,气的说不出话来。她穿他的衣服除了宽松一点反倒有几分飒爽之气,而他这身打扮这简直让人无法直视,他何时受过这种气了?他一个堂堂正正的男人竟然穿女生的校裙,这传出去他年级老大的面子还要不要了?他身为直男的尊严还要不要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