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香露清醒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402  |  更新时间:2022-03-14 10:34:36 全文阅读

被一个扁毛畜生给鄙视了,星儿顿时心头火起,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鹿王瞬间无语,给自己这位同伴竖起了大拇指,有才!他直到今天才发现飞鹰这吃货还是有点儿用处的。没等飞鹰反应过来,这邪帝已经用长矛挑着星儿的身子飞向了远空,只留下一句,“代孤谢过你家主子!”随后人就消失在了那一片有些泛着鱼肚白的星空中。

出于爱屋及乌,这位泰山府君——东岳大帝详详细细的查了一遍他幽冥府中的群鬼册,就是不见梅舞的半丝踪迹,他吊儿郎当的靠在了自己的主位上,扯了扯嘴角,笑的那叫一个不好意思,“叔叔可是让人仔仔细细的筛了一遍这泰山府,没有你说的那位公主!”

人家进门时说的大话越想越觉得闪了舌头,暗骂自己一声,“完了,自夸的过火了,若是旁人,丢脸都丢到姥姥家了!”他起身给身侧的秋藤使眼色,秋藤走近他,附耳过去听他心虚的问了一句,“那个刑牢里看了没有?”

秋藤那个无语,刑牢关的都是罪大恶极的鬼,还有人界的负心汉,哪儿有地方关那娇滴滴的姑娘?他轻轻摇了摇头,在他们大帝彻底松了口气后,大大方方的回了白虎身侧站定。

没关错鬼就好!

木头一般杵在他们身侧的几个跟班脸色那个精彩,却没一个提出异议,显然对这位的不着调已经习惯成自然了。

“没有!”千山心里那个失望,勉强维持着他北方山主的仪态,眼眶还是忍不住有些红了。“梅舞,你到底在哪里?”

瞧着人家孩子满心期待的来,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东岳大帝登时就心软了。他人长的美,就是经常不带脑子。“你也别难过,叔叔这里有好几个公主呢,让他们带你随便挑如何?”没尝过情爱滋味的东岳大帝,认为普天之下的女子都一样。除了身份高贵些的,就是长的好看的和长的不好看的。

他一撩深蓝色的衣摆,坐了下来,墨发如云披散在身后,十足一个富家公子哥儿模样。

随便挑!

千山紧了紧怀中的骸骨,那些公主再美丽多情又如何?她们不是梅舞……

为了将功折罪,这东岳大帝还真就打发人去将那几位鬼公主带过来了,他自己拉开了鹤影,坐到了千山身侧,见千山如此宝贝这具骸骨,又是心疼又是无奈,“既然人都死了,你还是让她入土为安吧!”

入土……为安……

白皙的手指抚摸着那具骸骨,唇畔溢出一抹苦涩的笑。他定会为梅舞寻一个好地方,用上好的水晶做一副棺木下葬的。他的梅舞值得最好的一切。

思及此,千山坐不住了,人刚要起来,就被东岳大帝给摁下了,“别走啊,叔叔还有好东西没送你呢!”一句话说的千山不明所以。

就在这时,一阵冷香传进了大厅里,一排身穿各族华服的美丽女子进了大厅,东岳大帝总算是找回了点场子,拍着千山的手臂道:“看看,叔叔没骗你吧!”一脸的得瑟,仿佛做了天大的好事儿一般。

“您看蓝色衣裳的那个,长的有三分像公主!”鹤影万盼着他们主子能看上其中一个,甚至抬手给他们主子指了一个与梅舞长相相似的女子。只希望这女子能慰籍他们主子的相思之苦。奈何他们主子倔强的很,瞪了这鹤影一眼,鹤影顿时就老实了。

算是给东岳大帝面子,他只扫了她们一眼就垂下了眼睑,“多谢叔叔,千山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起身行了一礼,转身刚要离开,就听到东岳大帝的叹息声,“孩子,你这是何苦呢?”

是啊!

他这是何苦呢?

可他骗不了自己,也说服不了自己,心里已经被那个人装的满满的。一眼见她,万物不及。

“叔叔,我只要她!长的像她不行,性格像她不行,不是她就不行!人死有魂在,我一定能找到她!”说罢,他带着蔫头耷脑的鹤影离开了这座大厅。

“得,又来一个傻子!”东岳大帝叹了口气,抬头瞥了一眼秋藤和白虎,那眼神盯的他们毛毛的,白虎那么大一块儿直接后退了半步,半边身子都隐藏在了秋藤身后。

就在他们憋闷不已时,这位东岳大帝开口了,“您们觉不觉得千山越来越像烈阳了?”

秋藤颔首,的确越来越像,尤其是喜欢一个人的傻劲儿,简直如出一辙。

“不行,我得去问问,这千山会不会是他烈阳的种,他一时糊涂给记错了!”说干什么就干什么,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这位东岳大帝就不见了踪影。留下一脸懵逼的白虎,傻傻的拍着秋藤的肩膀问他,“秋藤,你说,东岳大帝说的会不会是真的?”

从小看着千山长大,大抵因为他们主子深爱千山之母——香露的缘故,他也就爱屋及乌的对千山格外有好感。今日东岳大帝的话如同醍醐灌顶,他越看千山越觉得他长的像自家主子,尤其是这股子深情不悔的劲头,那简直是一模一样。

对方手劲儿太大,秋藤一个趔趄,横了这怂虎一眼,“你以为主子跟这位爷一样不靠谱?”

这怂虎顿时又懵圈了,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信东岳大帝所言,还是信他主子的人品。

瞧着那只怂虎憨憨的模样,秋藤瞬间无语,原来智商这东西真是修不来的。

呆一起呆久了,白虎也习惯了这秋藤的反射弧过长,“你倒是回个话啊!”

回答他的只有秋藤无奈的叹息,“你还是赶紧让他们把那些女鬼送走的好!”跟这憨货说话,有时太侮辱智商了。

望着好友离开的背影,再回头瞧瞧那些女鬼,白虎那个不乐意啊,“又支使我干活儿。”他不耐烦的瞥了一眼那些女鬼,指着几个阴差吩咐道:“去给她们找个好人家,让它们投胎去,别在这里碍老子的眼!”

一听自己可以再世为人,那几位公主顿时欢喜不已,有礼的向他们行了一礼,“多谢……”跟着那几个阴差袅袅婷婷的出了这大厅。

千山这一生,唯爱梅舞。

他不甘心梅舞就这样香消玉损在这个世界上,那么善良可爱的人,应该活在五彩斑斓的阳光下,而不是一片黑暗的鬼域。因此,他有了个极为冒险的想法,可在实施它之前,他还有一件事必须得做。

西方山脉雄浑壮丽,连绵不绝,除了几座格外光秃秃的外,其余不是一片碧色、就是白茫茫的一片。千山很喜欢这里,因为母亲在这里。有她的地方,总是能带给他一种莫名的归属感。

“恭迎少主回家!”迎接他们的是一只山鹰,它那褐色的翅膀,几乎擦着了山巅上飘动的朵朵白云,盘旋着落在千山面前,化作一个一身褐色校服的伟岸男子,恭恭敬敬的半跪在了山石上。

家!

多么温暖的字眼啊!

他本来该有一个真正的家,可惜都被人界那个负心汉给毁了。象征着山神身份的山玺被骗走,母亲疯了,留下年幼的他努力的挣扎在这人世间,还要时时听着她的疯言疯语。幸亏有烈阳,若不是他的庇护,他们母子早被这世上的魑魅魍魉给撕成碎片了。

“叔叔和母亲呢?”千山唇角微微上扬,一股温暖的感觉扑面而来。他大步走进了透明的结界之中,再出现时已经到了气派的山神府邸。那里雕梁画栋,灵气袅袅,各色的奇花异草在山间竞相开放。

穿过小木桥,各种花香混合着奇草的芬芳钻入了人的鼻孔里,闻着就让人舒坦。一碧衣男子揽着一藕荷色衣裳的女子正俯身望着小池塘中的锦鲤,女子手中捏着几颗鱼食,随着鱼群的移动而移动,一张妩媚动人的小脸上尽是欢喜。

瞧着母亲高兴,千山心里也是开心的,大抵是母子连心,她比烈阳发现千山更早一些,丟了鱼食就小跑了过去,“千山,你回来了,母亲好想你!”踮着脚就将儿子抱在了怀里。虽然刚才没看清他的模样,可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告诉她,怀里的男子就是自己儿子。

“她昨日才清醒!”烈阳传音给千山,目光柔和的望着这对饱经风霜抱在一起的母子,他爱香露,不管她是疯着的,还是醒着的。大抵是千山和香露有八分相像吧,烈阳对这个孩子也是视如己出。

同样,千山对烈阳,既有对长辈的尊敬,也有同为男人的惺惺相惜。他们都深爱同一个女人,为她的不幸肝肠寸断,为她的遭遇愤恨不已,他们小心翼翼的呵护着这个可怜的女子,只为给她撑起一片祥和、湛蓝的天空,让她无忧无虑的过完下半生。

“千山也想你们!”他喜欢待在这里,喜欢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这片大山都是烈阳叔叔的属地,山中精怪唯他马首是瞻。没人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做出伤害母亲的事来,这里比在他的属地好上许多。他没有山玺,名不正,言不顺,一些修为高深的老古董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因此,那些精怪才叫他山主,而不是山神。它们奉他为主,其中几分真心几分假意,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香露将儿子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遍,这才惊觉儿子长高了,她记得上次见儿子时,他明明只有自己胸口高的,比划了一阵,又仔细的看了看儿子的脸,见他生的跟自己如此相似,心底的疑惑才略放下些。

“不用怀疑,他就是你的千山!”烈阳走近他们,心酸不已,强笑着给香露解释,“是你迷糊太久,孩子长大了、长高了!”心疼的握着香露的手,另一只手臂拍在千山肩膀上,满脸的欣慰,“看他长的多像你!”

“烈阳叔叔!”千山鼻子有些发酸,一切尽在不言中了,抬手也拍在了烈阳的肩膀上,他觉得烈阳更像一个父亲。自己体内流着那个人肮脏的血,不配叫他父亲。因此,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唤烈阳叔叔。可心里,他早已经把烈阳当成了父亲。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