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隐秘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200  |  更新时间:2021-07-02 19:03:40 全文阅读

趁着千山陪香露四处溜达的时间,烈阳将鹤影叫来盘问。面前的是真正的山神,浑身上下散发着威严和强大的神力,压的鹤影浑身上下都在发抖,偏偏人家自顾自喝茶,风轻云淡。

“您有事只管吩咐!”这精神威压足足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鹤影实在扛不住了,直接就跪了,整个后背都被汗水浸透了,额头上淌下豆大的汗珠儿,啪嗒一声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瞧着这只小仙鹤视死如归的模样,烈阳觉得有趣极了,唇角微微上扬,温和问他:“千山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和他母亲?”都说人老成精,他活了无数岁月,看人看的还是很准的。

这可怎么回答?

鹤影犯了难,让他悖主那是不可能的,骨子里的忠诚不允许他这样做!

“这孩子命运多舛,有你们这些衷心的精怪跟着我和香露都是放心的!”既然问不出来,烈阳也不好责备他,毕竟这鹤影是千山的属下,孩子的面子还是要顾及的。

就在鹤影大松了口气时,那温和的声音又再次在头顶响起,“可你们也要谨记一条!”寒凉的目光盯在鹤影的脊背上,鹤影只觉得整个后背都被冻住了似的,彻骨的冷,心下越发的忐忑难安。“在威胁千山生命的事情上,你们如有隐瞒,本神就是追到天边去,也能让你们魂飞魄散。”

说还是不说?

不说的话,以这位山神爷爱屋及乌的性子,他们主子若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整个北方山脉的精怪都会被迁怒,那可是上千条性命!

白皙的手指端起白玉桌上的青玉杯,抿了口茶,静静的等着这只小仙鹤开口,茶杯刚落下,鹤影就叛变了,“主子要去鬼界!”

真是不争气啊!

鹤影想给自己一巴掌,可说出的话泼出的水,再想收回去晚了!

一句话惊的烈阳登时就从座位上站起来了,“你细细说来!”

反正都叛变了,鹤影眉头一皱,眼睛一闭,就全给秃噜了出来,听的烈阳那是又气又心疼。那鬼域不是善地,千年来全靠那片桃林镇着,群鬼才没有杀出鬼域危害世人。这小子要去那里,这不是找死吗?

“你听着,想保住你们的脑袋,在千山胡闹的差不多时,你们就给我想方设法的将他诓骗回来!”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方法,他了解那兔崽子,倔强的很,你拦着他不让他去,拦的了一时,拦不了一世。

“啊?”鹤影整张脸犹如菜色,他是仙鹤,脑容量实在有限!“您……我们……怎么诓骗?”话都说不利落了。

“哈哈哈……”人未至,笑声已经传进了这座大殿。瞧着这里千年不变的清雅装饰,来人嘴角勾起,“小仙鹤,你求求本帝,本帝教教你!烈阳君子惯了,不懂这些花花肠子!”

来的这位大神正是东岳大帝,鹤影顿时就懵了,怎么哪儿都有这位爷?他有这么闲吗?

“又来我这府邸顺什么?大前年,我最得力的属下被你坑走了,去年是两株珊瑚树,今年初,你见我那玉石棋盘和棋子不错,第二天招呼不打就给搬走了,现下我穷酸的就差去要饭了!”烈阳黑着一张脸,对这位笑的贱兮兮的大帝头疼至极,什么叫误交损友,他就是最好的典范。

来到这里,东岳大帝像是到了自己家似的,一屁股坐在了另一侧的玉石凳子上,给自己满了杯茶。入口的茶香让他回味无穷,忍不住砸吧了下嘴,一脸的意犹未尽,刚要再给自己满一杯吧,鼻子闻到了一股浓香的烤肉味儿,茶杯一放就要往厨房奔去,被这烈阳一把给拽了回来。现下若是让他跑了,一会儿开饭时他们都得饿肚子。

“午饭做的什么?好香啊!”东岳大帝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肚子里的馋虫已经开始大闹五脏庙了。

“我这里养不起那么多闲人!”烈阳这话一语双关,你不是要蹭饭吗?那就给想个办法!

这位的脸皮厚,不仅没生气,反而蹭了过去,奈何烈阳一个转身躲开了他,他觉得无趣,又将目光移向了鹤影,逗小孩儿一般的逗着鹤影,“你想知道?”

鹤影憨憨的点着头,完全是一副死马当活马医的样子。

“黄帝和我那个哥哥邀请了各方势力的一把手,明天都城开会。”不让吃饭这里的果子也是好的,都是受山脉灵气精华滋养而生长的,他顺手从盘子里捞了个晶莹剔透的紫色果实,直接就往嘴里送,咔嚓咔嚓啃的那叫一个香甜。

“那些派去查窫窳大神之死的神官又死了?”烈阳似乎摸到了点儿与众不同的脉络。事情发展到今日,这神官和半神没折损一百也有八十了,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瘾。

东岳大帝颔首,他哥打的什么主意他似乎是猜到大概了,还有黄帝那个狡诈的,真不知道到最后他们俩是谁算计了谁?“鬼主也会去,到时你那千山就少了一个有力的对手!”

听了这话,鹤影那个欢喜,可惜,他还没欢喜多久,就被东岳大帝泼了一盆冷水下来,“不过你放心,鬼域高手众多,就是本帝都不敢轻易踏足。他们最多会绑了你主子,毕竟还有四方山神这名头在,给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杀了你主子。”淋的他是透心的凉。

怎么听这话怎么别扭的烈阳踹了东岳大帝一脚,“吓唬小动物算什么本事!”

东岳大帝叹了口气,摸着心口那个嚎叫,“真是有了老婆孩子,就不要兄弟了!烈阳啊烈阳,你见色忘义!”

鹤影一个趔趄,直接倒在了地上,尴尬的就差没找地缝钻进去了。

世人若是知道这堂堂东岳大帝是这么个逗比,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烈阳被他嚎的脑仁疼,一手摁着突突直跳的额角,一手打发周围忍俊不禁的山精树怪,直到他们都走光了,他才叫住一脸抽搐的鹤影,咳嗽了半晌才道:“就说山玺现世,让他速来见我!”

“是!”鹤影得了主意,立刻溜了,担心溜晚了会被东岳大帝杀鹤灭口。毕竟,在世人心中东岳大帝是杀伐果断的冷面神,他是见过这位大帝真面目的,与世人心中所想那是大相径庭。

没人碍着他们谈事情了,东岳大帝理了理衣衫,正色道:“兄长的意思是希望从各族强者中挑出他们的后代来,让他们来查清事情真相。”

该死的!

烈阳握紧了拳头,他们山族这边就千山一个晚辈!

黄帝就更别问了,他巴不得赶紧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他们打的一手好算盘,谁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后代去死?这是要让我们暗中相助,也警醒那些下杀手的人,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烈阳有些恼怒的望着东岳大帝,明知道他是来通风报信,让自己早些有心理准备的,还是不免对他心生怨气。一拳头就捶在了对方的肩头上,捶的对方满脸无奈。

此时的烈阳万万没想到,这乃是一个局中局。东岳大帝性子活泼,东华帝君担心他无意中泄密,话只和他说了一半,更没想到后来会出现那么多的变数。

这顿饭很丰盛,荤素搭配,五颜六色,有烤的金黄的乳猪、白斩鸡、清炒菜心、凉拌菌菇,还有红红火火的红烧鱼。吃的他们是宾主尽欢,满嘴流油。

烈阳装作不知道千山的打算,看着他们母子相处的其乐融融,径自找了东岳大帝去下棋。

瞧着打磨的光洁的汉白玉棋子和黑曜石棋子,还有一幅雕刻的勉勉强强的木制棋盘,东岳大帝满脸的不情愿,一边落座一边抱怨,“小气吧啦的!”

“没办法,我的好东西都被强盗掳走了!”烈阳此话一出,东岳大帝没词了,捏起黑子落在了棋盘最中央,打算用实力来让对方闭嘴。

烈阳白棋跟上,就落在黑棋的身侧,招来了东岳大帝一个大白眼儿,烈阳手一伸,不客气的道:“再瞪还本神的人,还有东西。”

“你幼不幼稚?”东岳大帝转变策略,下棋如神助。这下,烈阳只能将全副心神都集中在了这盘棋上,二位你来我往,很快就杀的天昏地暗,不知今夕何夕了。

锦鲤池旁,香露坐在石阶上,千山埋首在她膝头,母子俩一边欣赏着鱼儿在水中嬉戏玩耍,一边闲聊着天。

“千山,山玺还没找回来吗?”

千山心里一咯噔,装作不以为然道:“母亲放心,它在咱们府邸镇宅,我只是没带它出来而已。”母亲刚刚苏醒,他不想她操心。

香露苦涩一笑,心里已经有了计较,她记得鹿王和飞鹰来时叫儿子山主,而不是山神。若是儿子山玺在手,他们怎么可能不改变称呼?都是她的错,她错信了那个人,被骗去了山玺,为他未婚生子、为他成了一个疯女人。

“儿子瞧着烈阳叔叔爱极了母亲,这里的一草一木无一不精致,无一不是母亲喜欢的。”千山转移着话题,把母亲交给烈阳照顾,他很放心。心里突然升腾起一股愧疚之感,他就要去冒险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出鬼域?因此,孩子似的搂着香露的腰,只想好好记住母亲的温暖。

“是母亲命好!”一提起烈阳,香露眉眼弯弯,她没想到烈阳不仅不计较她未婚生子,还对这个孩子视如己出。爱她如命,她所求无所不依。要是早点爱上他多好,可惜啊,造化弄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