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昔日之情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21-07-03 21:09:28 全文阅读

再次踏上蜀国旧地,看到那一眼望不到头的桃花林,千山心中百感交集。昔日伊人不再,空留树树桃花、缕缕牵挂。

“奇怪,这才开春!”飞鹰满脑子问号,一脸呆萌的模样逗得鹤影抬手就拍了他后脑勺一下,“你这小东西哪里知道这里的底细?这桃树若是凡品,如何压制鬼域之内的魑魅魍魉?”

得,这人家活的长,知道的多,飞鹰翻着白眼儿叹了口气,本想听听这地方的来历,偏偏这鹤影卖起了官司,装起了哑巴。再看看那鹿王吧,那厮耸耸肩膀,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弄的这飞鹰心里跟被小猫爪子挠了一般——痒痒的。

一步一步走向这片烂漫桃花的海洋,封印了许久的回忆如开了闸的洪水,纷至沓来,冲的千山心续纷乱,又是甜蜜又是痛惜。

这片桃花林乃开天辟地时先天灵气所化,又得夸父鲜血浇灌,一年四季桃花盛放,像极了天边的云霞,远远望去如梦似幻,美的飘渺而虚无。

他记得,他当日被东方山脉的主神——青欢追杀,受了伤又慌不择路的他不敢显露真身,幻化成了一只小鹿,一头扎进了这片桃花林。他跑着跑着听到了动听的歌声,如黄鹂出谷,他登时就被迷住了。顺着歌声走过去,他看到了他今生今世都无法忘记的美景。灼灼桃花中,一袭碧色衣裙的女孩子在桃枝上起舞,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桃花纷飞,香风阵阵,歌声婉转,舞姿动人,仿佛一副画儿般。

“公主像仙子一般!”一众桃花精满眼崇拜的欣赏着歌舞,云绽、惊云等少年看的都痴了,直到那人儿从桃花树上飞下,落到了小鹿身前,青葱似的的手指摸了摸它的皮毛,一双眼睛满是善意的瞅着小鹿,一边安抚它,一边拿了疗伤的药出来给它抹到了伤处,“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出于爱屋及乌,那些少年们也都友善的过来投喂小鹿,可惜,这小鹿一不吃花草,二不吃生的野味。

“送上门的野味,不如今夜烤了它加菜的好!”星儿扯着自己的两条辫子,走向了他们,恨的千山当时真想扔出一座山来压扁她。然而,这死丫头没什么自觉,还在喋喋不休,“抹上香料和盐巴,定然香飘十里,吃的你们啊停不下来!”

关键是她不说还好,这一提,几个少年也开始咽口水了,烤肉的滋味尝过之后,就再难拒绝。尤其还是这样小的一头小鹿,烤出来一定肥美多 汁。

“公主,要不我用这两只野鸽子和你换吧!”云绽提着野鸽子送到了梅舞身边,一副要塞给她的模样,还言辞凿凿,“这两只鸽子还不够咱们打牙祭呢,这只小鹿刚好够咱们填五脏庙。”在他看来,公主不过是想要个玩意儿解闷而已,两只换一只,公主还赚了呢!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刚出虎口,又入羊窝。”千山偷偷摸摸抬起腿刚要离开,那美丽的梅舞公主就挡在了它身前。她小嘴一撅,白了他们几个一眼,青葱似的手指指着他们一顿数落,“你们几个男子汉还猎不来一头野猪或是几只野鸡?它都伤成这样了,你们还想吃它?”转头看向小鹿,见它身上擦伤的地方还有血迹,那个心疼。

暖心的两个桃花妖抬手打出了丝丝灵气,在灵气的滋养和治愈下,这小鹿当时就精神了许多。

四目相对,一双大眼睛清澈如溪,一双鹿眼满是感激和痴迷。

“本公主要养着,谁敢烤了,本公主就找他算账!”女孩儿长的明艳动人,如这枝上桃花。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星儿眼中那嫉妒的小火苗正一点一点儿的疯长开去。梅舞没注意,那几个少年也没发现,人人一副蔫头耷脑的模样,还有的跟着起哄,“公主啊公主,你可真是有了宠物就不要我们这些朋友了!”

“就是,一头小畜生而已!”

可梅舞不干,她抱着小鹿的脖子死不撒手,“本公主说不准吃它就不准吃它,你们谁敢动它,我就跟谁绝交!”

小姑娘嘛,同情心泛滥起来就蛮不讲理。

几个男孩子都知道这位小祖宗惹不起,她只要掉一滴眼泪,别说他们蜀王心疼,就是他们家中的老爹都会狠狠揍上他们一顿。

于是,秋至带头,“好了好了,鹿肉也吃过这么多回了,今天我们也换换口味!”接过小花精递过来的弓箭,一边带护腕,一边向外走。

“那你负责围堵啊!”星儿剜了他一眼,秋至知道自己惹这位大小姐不高兴了,无奈的应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桃林,至于他们去那里祸害去了,千山不知道,公主也不知道。只记得当天傍晚时,这群少年拖回了一头狼,夜色降临,星光熠熠时,整个桃林都充斥着烤肉的香气。

千山记得,当日青欢找遍周围都没发现千山,这才将目光投向了桃林。也不知道这桃林之主——桃夭是如何处理的,反正他是再没找上门来。

当晚,化身小鹿的千山住在了梅舞的竹楼里。闻着梅舞身上散发的桃花香,即便是睡在她床下的地板上,千山心里也是高兴的。床上躺着的人儿睡的香甜,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唇畔的小酒窝都笑了出来,看着这样纯净的睡颜,千山的心里如同揣了只小兔子,几乎蹦出了他的嗓子眼儿,四肢不受控制的走向床边。

白皙的小手调皮的伸出了被窝,搭在床边上,小鹿伸出小鼻子蹭了蹭那香软的小手,感觉到痒痒的梅舞翻了个身,那只小手也跟着搭在了床里侧。

“睡个觉都这样可爱!”见她真的睡熟了,千山幻化成了人形,坐在他的床边静静的看着她,哪怕只是个背影,他心中也是欢喜的。

“何人擅闯桃林?”一声娇呵由远及近,几个红衣飘飘,翩翩若仙的女子从桃花深处飞来,为首的正是当年他见过的其中两个桃花精。

飞鹰登时就看痴了……

鹿王和鹤影担心那憨货给他们主子丢脸,一左一右将他挡在了身后,开始时这飞鹰还沉醉在花香醉人、美人如画中。待他面前被两堵肉墙堵上,视线无法延伸出去时,心里那个苦,“真是误交损友!”径自挪了两步,总算是能侧身看见那几个美美的桃花精了。他脸上很快开出一朵花儿来,满眼小星星的瞅着她们。

“北方山主千山!”自报家门后,几个女子恼怒的神情立刻收敛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无奈和矛盾,大大方方的向千山行了一礼。自家的三位旧主都与这位山主有不解之缘,一个亡故多多少少有些他的原因;一位受了他几次恩惠;一位又是他的救命恩人……

“你来干什么?还嫌害的我们桃林不够吗?”飞飞模样清秀,嘴巴最毒,虽然对方是北方山主,可她是一点儿面子不想给他。

香儿妩媚,性子温柔一些,说话细声细气,“若是来拜祭我家主人,这里拜一拜即可。历代桃林之主死后精元、肉身都会化进这百里桃林。”

听到这里飞鹰他们仿佛明白为何梅舞公主的尸身之旁会长出那样一树桃花?在初春的雪地上都是桃花朵朵,开的艳丽。原来,那是梅舞的精元、皮肉所化,幸好她有一半的人族血统,否则他们到哪里去找这位公主的影子?

听了这话,千山心里升腾起一股子愧疚之情,他退了一步,面对着前后左右的树树桃花,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祭祀大礼。

见他如此恭敬,飞飞别过了身子,又恼又恨,翻着白眼儿别过了脸去。

护主心切的鹿王刚要过去教训一下飞飞,就被鹤影拉回了自己身边,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坏了主子的事情,鹿王瞬间无语,气鼓鼓的抬手摘下了一支桃花,怎么瞧怎么觉得它也没刚才看到的那么美好了。

他们的小动作自然无法瞒过千山,他不但不恼,还觉得挺有意思的,跟看人界的小孩子生闷气似的。只警淡淡告了他们一句,“要丢脸回去丟!”一句话,说的几个跟班顿时低眉敛目,老实的跟只猫儿似的。

冰儿比她们睿智,眼神警告身侧那两个不省心的,见她们收到了,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霎时无语了。她不再费精神在她们身上,微微浅笑着看向千山,“不知山主今日为何而来?”一句话问到了点子上。

“三位姑娘放心,我们此来绝无恶意!”一个说的真诚,一个听的长舒了口气,奈何卖相好的那个说话大喘气,“只为借路去鬼域!”一句话落地,三个姑娘的脸色都变了。

“就凭你们,还不够魑魅魍魉塞牙缝的呢!”飞飞话说的最难听,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那是我们的事!”刚才还被美色迷惑的飞鹰总算是拔回了心神,分清敌我了。

香儿讥讽一笑,话说的再明白不过了,“你们要去送死我们姐妹不管,可别连累了我们桃林被山族问罪。”

看样子也知道要想借路并非易事,为了减少无畏的麻烦,千山一语惊众人,“若本山主说,或许梅舞的生机在那里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