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血战鬼域 3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438  |  更新时间:2021-07-07 20:31:26 全文阅读

飞鹰颔首,他感觉他全身的骨头碎了般的疼,五脏六腑灼烧难耐,身体越发的沉重,眼前越发的模糊。他好害怕,好想一直这样陪着他们,他还没活够。

身后的温暖、肩膀上的手,还有手中传来的温度让他的不安多少减轻了些,随着听力的消失,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飞鹰……”任他们怎么叫,他都再也没有清醒。

千山狠了狠心,抬手将飞鹰体内的魂魄收入了掌心,在他们满是不舍的目光中,他将魂魄收入了自己本体的那座雪峰中。

“我来送他最后一程吧!”鹤影打出了一道火焰,片刻的功夫,飞鹰的尸身就燃烧了起来。

没人阻止他,他们都清楚,任这具尸体留在这里,只会再添一只僵尸。他们不能让他死了都死不清净。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刚才还并肩作战的同伴,转瞬间就没了性命。

沮丧,前路漫漫、危险重重。

伤心,没了那个爱闹腾的,以后生活该多单调!

可让他们就此返回,又没一个甘心的,他们就这样一步一步的继续继续前行着……

“哪里来的小毛孩儿,从什么地方来的滚回什么地方去!”声若洪钟,震的人耳朵嗡嗡作响。

“什么东西?”飞飞毛燥,桃花钉在手,目光凌厉的扫向声音来处。

一声冷哼传来,“胆子不小,敢说老子是东西!”

迷雾深处,一条像龙一般的怪物飞向了他们,只看的清他头有小山般大,身子粗壮灵活。

“是魑!”香儿知道这怪物的可怕,“逃啊!”拽着飞飞就往回跑。

魑是一种像龙的妖怪,常常在山林之中隐藏,时不时的出来害人。长得像龙,所以一开始这家伙也被叫做“若螭”。后来被人界之中的能人异士传送进了鬼域,它仗着自己修为高深、身具蛮力,成了这些因为各种原因进入鬼域避祸的妖怪之首。

“轰轰轰!”几座山峰蓦地落下,仿佛凭空出现一般。

还没等她们跑出多远呢,就听到一阵狼嚎鬼叫,“你……”所有的话都被压在了几座高山底下,“大爷的,谁在坑老子?”自己都虎落平阳了,还不忘摆它山大王的架子。

两个姑娘被身后的动静拽住了脚步,回头一看不禁瞠目结舌。这位山主,看上去文文弱弱,比女孩子美,比男孩子帅,却不料是个人狠话不多,直接下死手的。 一句话逗得这两只桃花精登时就笑喷了,“老子是你小祖宗!”

今天那真是出门没看黄历,以前这位魑大爷在鬼域横着走,除了鬼主就没向哪个低过头。他要知道擅闯鬼域的是山神,他老实在老巢待着呗,何苦出来被砸的鼻青脸肿,压的五脏六腑都快从嗓子眼儿里蹦出来了。

此时此刻,它只想活命!

“您是哪方山神?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过小妖吧!”刚才还中气十足,气势十足,转瞬间就变小可怜了。“是小妖有眼不识泰山……小妖知错……”

鹤影和鹿王跟了千山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这么怂的妖怪,一个个忍俊不禁。倒是千山,一如既往的沉稳有度,“这里离鬼域内部还有多远?还有哪些不好招惹的对象?”

“这……”魑大眼珠子一转,顿时就蔫了。让他出卖兄弟?在这里是被压成肉饼,出去了是被砍成八瓣儿,合着他今日注定不得好死了呗!

正当这位魑大爷伤春悲秋之时,一股冷香从他们背后传来。正是从人界都城回来的碧丝,她坐在一顶由四个轿夫抬的软轿上,目光中满是兴味。

“鬼……鬼主!”说到底这位鬼主出身桃林,桃林中有她的画像,她们桃林之人自然认得。

碧丝望着这两只小花精,唇角溢出一抹淡笑,然后就不再搭理她们了,直奔千山而去。

这次麻烦大了!

一枚小小的山玺从袖子中滑落出来,正是烈阳临行前塞给鹤影的,让他遇到无法解决的麻烦时交给千山。他将山玺塞到了千山手里,传音道:“山神让属下告诉您,您只管折腾,烂摊子有他呢!敢少根头发回去,他剥了……您的皮,还有我们的!”

摸着手中那方雪白的印玺,千山心里那个震撼。他一直知道烈阳待他好,没想到他拿整个西方山脉的权柄给他。这山玺就如同人界帝王的玉玺一样,那是地位和权利的象征。有了它,就是最好的身份证明,天上地下,都要给山族几分薄面的。

一道暖流从心底流过,他知道烈阳已经认定他是自己的传人了。那个嘴硬心软的男人啊,只为他遇到危险时能调动更多的山川为他所用;被擒获时有西方山脉主神的名头保着。

身为一个继父,他能做的、不能做的,都做了!

一左一右两个跟班将千山护在了身后,他们看着千山长大,他既是主,也是他们的半个孩子。关键时刻,他们宁愿拿自己的命换他的。

“晚辈见过鬼主!”有了山玺,千山的自信就来了。两手搭在他们肩膀上,给自己分开了一条路来,不疾不徐的上前,行了一个晚辈礼。

“主子!”他们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这位小山神,你不在人界好好享福,来我这鸟不拉屎的鬼域做什么?”伸手不打笑脸人,碧丝唇角上扬,目光扫到狼狈不已的魑,狠狠地剜了它一眼,见它垂下头去,一副知错的模样,心里舒服了不少。

再细瞧这位山神,一身红衣似火,头戴玉冠,剩下的墨发披散在身后,随风飞扬,宛若一个玉人儿。能把一身红色穿的如此仙气飘飘,也算是少见了。

“晚辈有要事相求,还请前辈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恕晚辈冒昧打扰之罪!”

“哦!”碧丝乐了,“阁下杀到这里,怕是本族损失惨重,轻飘飘一句道歉就能解决,也太显得我鬼族软弱可欺了。”像是说笑,实则问罪。

正当千山理亏一筹莫展之时,一顶罩着青色纱帘的软轿飞向了这里,碧丝瞧见她来了,登时就变了脸色,直接迎了过去。

这顶软轿停在他们十米之外,外面站着一个俏生生的小丫鬟,正是柳儿。

“母亲!”如泉水般清澈的声音传了出来,带着三七欢喜,三分忧郁。里面的人刚要起身下来,就被碧丝隔着纱帘摁住了手背,示意她待在里面。

“鬼域少主!”所有人都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不知道为什么,千山总觉得这位少主的气息很熟悉,又有些陌生。可究竟在哪里见过这位少主,他遍寻记忆却一无所获。

其余人则在看热闹,好奇这位鬼族少主为何不下轿子?更想一窥这位少主的容貌,奈何鬼主不让,他们只能眼巴巴的望着,别无他法。

“好像是我桃林的灵气,又好像不是!”飞飞心里没底了,凑近同样震惊的香儿耳边,用只有她俩能听到的声音说着悄悄话。

“这位鬼主出身桃林!”香儿提醒她,“她的女儿是与上一任鬼主所生。”在她看来,她们少主肉身已毁,若在鬼域,定是以魂体的形式存在的。

飞飞这才想起这茬,当年为了救回碧丝这位活祖宗,她们桃林可没少损兵折将。想想她都觉得有趣,嫁给了死敌,又给死敌生了孩子,最后还手刃了孩子的爹。这位鬼主的人生经历还真是相当精彩呢!

“这位小山神可是香露之子千山?”此刻的碧丝只想赶紧赶走他们?任何威胁到她女儿的事情,她都不想发生。她急着回去想办法怎么帮女儿推掉那个差事,没时间在这里和他们这些小娃娃蘑菇。

“正是!”四方山神只有他一个小辈,这点只需稍加打探就能知晓,千山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同是天下可怜人,碧丝心软了一分,说话不再夹枪带棒,甚至还特意带了外面的消息给他。“你还是快回去吧!黄帝和东华帝君指了你和几个孩子去查窫窳大神被害的真相。你那母亲怕是接受不了……”她话未说尽,可千山还是心中一震,他倒不惧死,怕的是母亲因此大受打击再次犯病。

“该死的!”鹤影直接就骂出了口,“那两个老东西怎么不派自家孩子去?”

就连飞飞和香儿听到这个消息,都一脸同情的望着千山。天上地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这个差事就是送人头的!

“已经派了!”碧丝叹了口气,一股无名的绝望溢出了眼角,虽然只有一刹那,可轿子里的人还是捕捉到了,一股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

“黄帝那老匹夫派了女儿,东华派了自家养大的那个傻子!”

太好了!

不用找借口骗主子回去了。此刻的鹤影都想给碧丝磕头了,这位真是活菩萨呀,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了。

毫不知情的鹿王登时就变脸了,满眼阴森,杀气透骨,“这是担心别家不出人吗?堵嘴倒堵的快!”

傻子都丢出去了,卑鄙!

“我们走!”千山急着回去,抬手打出了手中烈阳送的那块山玺,这前方的山腹上突然之间出现了一个黑洞,他直接跨进了黑洞,后面的几人立刻跟上。

片刻的功夫,他们一行人出现在了桃林中一座不起眼的小山旁,感觉到有外来者的闯入,冰儿带着人立刻就到了,看到一身脏污不堪的他们,又是心疼又是期盼,“如何了?少主呢?”她在人群里没见到人,也没见到魂,那叫一个心焦。

“别提了!”香儿按下这件事,冰儿也是知道分寸的,立刻转移话题,“左边有条小溪,右边有条小河,你们先去清理一番再说!”

可千山急着回去,拒绝了她的好意,“千山还有要事在身,日后定登门拜访,以谢各位援手之恩。”话闭,没等冰儿说什么呢,他利用山玺打开了一条通道,带着他的人瞬间消失了。

“这……”冰儿不解的望向香儿和飞飞,飞飞是个心里搁不住事情的,将这一路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冰儿,听了她的讲述,她脑中灵光一闪,捶胸顿足道:“长老说帝君说了,桃林和鬼域派一位去就可以。难道,这位鬼族少主就是我们的少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