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睿智的鬼域少主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324  |  更新时间:2021-07-08 19:10:42 全文阅读

香儿和飞飞都听懵了……

然而冰儿却懒得管这个,抓着她们的肩膀问,“那位鬼域少主是何模样?”

飞飞摇头,这鬼域少主长什么样子,她哪里知道?

冰儿侧头看向香儿,看的香儿半晌才回道:“鬼主拦着,没让那位少主露面!”

听了这话,冰儿顿时大喜,没错了,她若猜的不错,那位鬼域少主很可能就是他们的少主。传说那位鬼域少主生来就是死胎,即便老鬼主强行褪去了她身上的死气,以她另一半先天灵气所化的血统,凡魂怎可进入她体内?没有魂魄的活死人,又如何突然复活,十年来修为精进?

“冰儿姐姐……”两个丫头脑中一阵混乱,想问个清楚吧,冰儿却赶人了,“你们赶紧去洗洗吧,熏死人了!”话毕, 她转身就去寻其它长老了,这是大事,必须知会她们。

你闻闻我,我闻闻你,的确是臭气熏天!从来没这么狼狈过的两只桃花妖顿时就受不了了,一只往外呕,什么都没呕出来;一只皱着小鼻子,立刻就往小溪那边跑了。

“喂,等等我!”脚下是一片残红,空中花雨漫天,不时还有一些小的桃花精在枝头笑,好不热闹。

送走了那群不速之客,母女俩回了鬼域大殿。那魑也不趴在地上装死了,在地上滚了几滚,活动了番筋骨。总算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整的这片大地跟发生地震似的,晃来晃去。“老子自由了……”

女儿的闺房这十年来,碧丝去了无数次。每每进来,都觉得这闺房布置的太寒酸了,“你可还缺什么?母亲让它们去找。”

“女儿这里已经很好了!”鬼域少主与她只一桌之隔,明明眼前的女子就是自己的生母,她却觉得有几分陌生。

瞧着这疏离的母女俩,柳儿就觉得胸口闷得慌。她记得,她见过许多全家一起进了鬼域的,他们之间都是亲密的。可她们少主和鬼主,不像母女,倒向是主家与客人的关系。

“可我看这里还是缺少了女儿家闺房该有的精致。”碧丝总是拿她当年在桃林的闺房和这里的比,奈何这俩地方哪儿有可比性,一个无时无刻不是鲜花环绕,处处桃香、阳光明媚;一个阴冷、潮湿,活人都见不到一个,更见不到太阳。

“母亲!”这位鬼域少主虽长到至今都未踏出过鬼域,但她冰雪聪慧。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她那颗七窍玲珑心,她接过柳儿端上的果子送到了碧丝面前,只问她:“东华帝君和黄帝可是也选中女儿了?”

柳儿登时惊的目瞪口呆,“鬼……主……”他们少主该不会如此倒霉吧?

“母亲会想到办法替你挡去这差事的!”鬼主起身,抬手抚摸着女儿的脸,柔软的发,又是愧疚又是心疼道:“大不了我们将鬼域交给他们便是!”

关键是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鬼域少主很快意识到这一点,“怕是他们想要鬼域是真,想要炸干鬼域最后一丝利用价值也是真!”

如今人界多了个泰山府,乃天界扶持;鬼域虽有千年历史,却不过是只困兽。

碧丝汗颜,女儿说的何尝不是她最害怕的。

听着她们母女的谈话,柳儿头皮发麻,太可怕了。

“一个窫窳大神之死的真相都查不明白,他们的面子不好看,凶手更会肆无忌惮。真是一招好棋啊,母亲!”她话未说完,握着碧心的手,继续道:“看着吧!趁着这件事情,人界、鬼界、神界,要大洗牌了。”

十年来,她闲来无事翻遍了鬼域的书,对这三界之中的事情可以说是了若指掌。人界黄帝眼里不揉沙子,赤地还在黑巫医手里,就如同国土少了一角,他怎会甘心?

还有那位东岳大帝,他既让自己的兄弟成了泰山府君,就等于是插手了人界的轮回,黄帝怎会甘心?

碧丝惊讶于女儿的聪慧,又是安慰又是担忧,她想要照顾她一世,让她一世无忧的。可为什么?命运连补偿的机会都不给她?

“或许我跟着这群纨绔,才是最安全的!”既然他们选了一群惹不得的人物出来,那混在其中也许不失为保命之道。

“你真这样认为?”此刻的碧丝满脑子浆糊,竟不知不觉间让女儿给说服了。

“嗯!”

见她点头,碧丝的心更乱了,连连挥手,“你让母亲再斟酌斟酌!”

碧丝不知道怎么走出的女儿寝殿,临出门时,甚至撞了门框一下,她们立刻奔过去扶她,反而被她挥退了。

寝殿安静的落针可闻。

“少主……”柳儿可怜巴巴的瞅着她家少主,一双小爪子紧紧的握着她家少主的手,“不要去好不好?”

“傻丫头!”鬼域少主叹了口气,“人界帝王和神界之主点名,你以为我鬼域拼的过他们?”

这番话如当头泼下的凉水,淋的柳儿手脚发寒。

柳儿欲言又止,可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照顾了少主二十载,她不想少主去送死,这个秘密一旦出口,是不是就能让少主改变心意?可少主也说了,这件事是人界帝王和神界之主牵头,他们无力改变。一旦她说了,那后果不是她一个小丫鬟能承受的。

“怎么了?”一句话,拉回了柳儿的神志,小丫头“啊”了一声,逗得她家少主抬手给了她一记爆栗子,“人小鬼大!”

“人家本来就是鬼嘛!”柳儿嘟囔了一阵,理了理自己的刘海儿,矫情起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两条小胳膊抱住了她家少主的大腿,“反正我不管,你去人间不带着我,我就拽着您大腿,不让您出这寝殿。”

十年来,头一次瞧见这丫头如此撒泼,既刁钻又可爱。她无奈一笑,刹那间整座大殿都亮了,“你不怕光?”

“人家可以晚上陪你嘛!”柳儿摇着她大腿一阵撒娇,弄的她鸡皮疙瘩掉一地,怕了她了,“行……跟着……”

此话落地,柳儿眼珠子蓦地亮了亮,狡黠无比,一蹦三尺高啊,围着她家少主就一阵陪小心,“少主你不知道,不是柳儿不懂事,是您离不开柳儿伺候。你的衣食住行,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柳儿安排的……”

鬼域少主觉得身边跟着个小尼姑念经,虽然烦了些,倒也挺享受这种聒噪的。

再说男主千山一行人,回到烈阳府邸,他们找了一圈儿不见烈阳和香露,千山的心顿时就慌乱起来。

“他们人呢?”鹿王他们从殿外抓了香露的贴身侍女杜鹃和紫苏,直接带他们进了大殿,与出来寻人的千山撞个正着,那两个丫头见到千山二话不说直接就跪了,神情忐忑。

“说不说!”鹤影是他们北方山脉资格最老、修行最高的一只精怪,在这些小精怪的面前还是有威严的。

“我……”紫苏第一个犹豫了,瞥了眼同伴,见她同样这样瞅着自己,更没主意了。

鹤影可没功夫跟她们蘑菇,“你们俩可想好了,你们的亲族可都在鹤爷爷眼皮子底下修行呢!”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鹿王心里吐槽着这家伙的暴力,“真是,都不会怜香惜玉。怪不得他一直光棍!”

两个丫头楚楚可怜,为了眼不见心不烦,鹿王别过了身去。

得,这次鹿王明摆着不帮她们,她们互视了一眼,一闭眼,索性把千山走的这一日光景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这千山他们离开没多久,香露就感觉到了她北方山玺的灵气波动。这头发才梳了一半,人就冲出了这山府。烈阳自然带了这山府大部分精怪去寻,所以他们一回来看到的是空落落的景象。

“他还敢回来!”千山的指甲陷入了肉里,睚眦欲裂的模样吓坏了两个丫头,“滴答滴答”鲜红的血珠子落在地面上,刹那间开出了一串红色的花儿。

心念一动,千山消失在了这山府里。

“少主……”鹤影还傻傻的喊呢,鹿王一把拽着他出了大殿,“赶紧变身,我们去人界都城!”

“啊?”鹤影懵了一瞬。

鹿王扶额,他这是倒了八辈子霉了,一个两个的都不带脑子。“这群大佬刚坑完人,自然得有信得过的人护着。”

经过鹿王这一点拨,鹤影茅塞顿开,也不管继续驮这小辈丢面了,还没幻化成本体就催开了,“你快点儿!”驮着这只鹿王就飞上了空中,速度发挥到了极致,有好几次险些没把鹿王给摔下去。

今日的都城格外热闹,黄帝的寝宫中莫名进入了几只毒蛇,恰巧被刚回来的女儿给撞见了,她抬手打出了一串指甲大的玛瑙原石,三下五除二就将几条蛇的舌头给打爆了。

“杀戮太重,遭报应了吧!活该!”说这话的女子三十几岁模样,一身麻布粗衣,难掩俊俏眉眼,头发利落的盘在脑后,用一只木簪别着,满脸不屑的瞅着他这个手拿宝剑临危不乱,正打算和毒蛇大战一场的亲爹。

“珍珠!”见到女儿,黄帝眉开眼笑,剑入剑鞘,随手扔给赶来救驾的护卫们,抬起大手刚要拍拍女儿肩膀,人家却不领情,躲开了。黄帝知道女儿还在恨他,只道:“回来就好……”

“不是你让我回来送死的吗?”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看黄帝。

“我……”黄帝想解释,却也知道这次的任务九死一生,他不知道如何解释。

“既然做了枭雄,就别跟这里假仁假义,我看着想吐。”人说走就走,留下一句,“记住我叫绿萍,您的女儿早在十年前就死了!”

如此顶撞君上,那些护卫觉得这女人简直疯了,一个个的武器朝向绿萍,刚要拿下她,黄帝开口了,“大胆,这是孤的女儿,你们公主殿下!”

这话传进绿萍耳里,她仿佛听到了这世上最好笑的笑话,公主?那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