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虎口脱险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302  |  更新时间:2021-08-01 21:12:24 全文阅读

西王母快速的瞬移到了云雀身前,强横的神力从体内爆发而出,云雀以为他死定了,满眼的不甘和错愕。哪里知道她突然落入了一个冰冰凉凉的怀抱,一股比西王母更强大的神力从阿雪体内透体而出,带着蒙蒙的五彩霞光。

“命书!”西王母不敢置信的瞅着这个小姑娘,眼中杀气更盛,人还没动作,一个温温和和的声音响彻在了她耳边。“西王母想动我崔某的弟子,是我崔某眼睛瞎了,还是耳朵聋了?变得如此好欺了!”

好嘛!

又一位不速之客!

来人仙风道骨,眸中透着清明,给人一种超然物外的感觉,正是崔先生。他一来,抬手间整个战场上的人都定住了。只几位高手,还有阿雪活动自如。

崔先生拉着小徒弟的手,一步步走近西王母,微笑着替她们介绍,“丫头,这位是西王母!”

西王母关她何事?

手被再次拽了一下,阿雪瞬间无语,尴尬的向她行了一个晚辈礼,同样尴尬的还有西王母。因为崔先生出口的话,恨不能让她找个地缝钻进去,“以后她欺负你你只管还手,打不过就回来告状,告一次老朽就削她千年修行!”

换作别人,西王母铁定出手打死他了。可这位爷,手掌命书,她还真就最怵他了。

云雀乐的直捂肚子,这方法好啊!还要大大提倡,他看热闹不怕事情大,在后面怂恿阿雪,“听见没,你以后有好玩儿的了!没事儿告她一状,她千年修行就没了!”

今日真是出师不利!

烛龙瞧见这姓崔的就头大,儿子被千山关进山玺都不管了,一味后退,它退,那崔先生进,明明烛龙更快,这崔先生的脚步却不紧不慢的跟着它。

“喂,你不会真要扒了它的皮做鞋垫儿吧!”应龙的脸黑如锅底,毕竟那是同类。

绿萍可不管这个,刚才他们九死一生,如今来了救命的了,管他要吃龙肉还是拔龙筋,那可都不关他们的事。

崔先生呢不紧不忙,手握命书,道道五彩霞光从命书中飞射而出,看的不少人心生觊觎。他却根本没拿那些跳梁小丑的贪婪眼神当回事儿,几亿年了,这命书若是易主早易主了。

“小烛龙!”崔先生一出口,云雀和鹤影直接笑喷了,也就在他这个老怪物面前,那么大一只烛龙被称之为“小烛龙”!

丢龙丢大了!

烛龙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那老不死的当着这么多后辈的面如此唤它,它威严何在?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这烛龙一恼,张开血盆大口发出了一阵愤怒的龙吼,无数冰刃迎风飞射向崔先生,看的所有人呼吸都凝固了,谁知道光芒一闪,那些冰刃还没近身呢,就如雪花般簌簌落下了。瞧的所有人都懵在了那里,不愧是老怪物啊,今日开眼了!

手指轻轻的在命书上画了两画,这倒霉的烛龙身躯瞬间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缩小着,看着就如同吹满的气球在漏气一般。

“小龙知错了……”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本想开骂的,可随着神力的减弱、龙源的流失,它是越来越惊恐。

瞧着这场面,西王母和两位大巫同时冒汗,赶紧将这位瘟神送走的好。否则,他一个不高兴,削去她们千年修行跟玩儿似的,她们哭都没地方哭去。

“看着皮光水滑,越发可人了!”崔先生瞧着眼前长几十米、身子也细了一圈儿的烛龙,分外的满意。

所有在场的诸位仙神都沉默了,这姓崔的心也忒黑了!

“鬼域正好缺一个看门的,老夫看你挺合适的!”崔先生打量了一番这烛龙,笑眯眯的样子看着很是亲切,与刚才那威严的样子大相径庭。

“它可是钟山之神!”可怜的烛龙瞥了一眼西王母,念在多年相交的份上,西王母还是替它说了一句话。

“那老夫可不管,天帝和黄帝抢了我徒弟去送死,我抢他条小蛇去看门,老夫还亏了呢!”什么叫蛮不讲理,这就是!

实力就是底气!

这位崔先生也不废话,抬手打出了一道神力,直接将烛龙变成了迷你小龙,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好歹塞到了自己的袖子里。

“丫头,走!”他带路,这西王母的人想阻止却没一个有那个胆子的,刚才见到的事情匪夷所思。这世间怎么会有神强大到这种地步?这时候上去拦路,无异于找死。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了昆仑山的地盘,瞥了眼那两个藏头藏尾的大巫,崔先生拍了拍徒弟的肩膀,“保重!”

阿雪向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晚辈礼,看的崔先生眉眼弯弯,几个瞬移的功夫,人已经看不见了。

两位大巫心情很糟糕,徒弟也没时间搭理了,崔先生前脚刚离开,她们后脚就不见了踪影。

这案子查到这里,有了一个质的飞跃。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了人界都城,千山把那两个嫌疑犯往地上一丢,少昊主审。他们呢,第一次住进了皇宫,睡大觉的、看风景的……外面捅破天都不关他们的事了。

神被五花大绑,这看热闹的侍女、侍卫们瞠目结舌。不敢近距离的观看,远远的看着也是长见识的事情。

“人面龙身,真的是神!”

“看那个,人脸狮身!”

……

经过这神、人两方势力的审问,真相渐渐浮出水面。

“葆江大神死于你们之手,说,窫窳大神可是你们杀的?”黄帝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他在算计着后面的事情,担心这窫窳大神真是被他们所杀,那以后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鼓和钦被河流捆着的同时也要承受水的重量,还得面对这群人的审问,那是气不打一处来。让他们回话,做梦!

“磅!”的一声,少昊拍响了惊堂木,眯眼打量着这一对狼狈为奸的犯人,呵斥声响彻整个大殿,“不要以为你们是神族,孤就拿你们没辙。东岳大帝可在这里呢!”

磕着瓜子,看热闹看了半晌的某人,出了条案,一步一步走近他们,尽管唇角的笑一直在,却是看的他们背脊发凉。“两位放心,你们弑杀同族,必死无疑!”

他们同时打了个寒颤,鼓立刻动之以情,“大帝,凡人三灾六难,小神实在看不过,只想逼葆江大神交出长生药的药方,造福于民,从未想过弑神!”

“是啊,大帝。”钦眼珠子一动,也跟叫起冤枉来,“真的,大帝!我俩从未有过害人之心。”

这话说的一个比一个漂亮,弑杀同族,还标榜自己从未有过害人之心。这东岳大帝气笑了,他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少昊的心动了一瞬,越听越是心惊,还好他没上当。相较之下,黄帝就镇定的多了,有东岳大帝在,少操一分心是一分心。

“二位既然如此博爱善行,想必没少做那助人为乐之事。”东岳大帝手一抬,一本细细密密的账簿出现在了他手里,正是人们常说的功劳簿。这一翻,他忍俊不禁,“呵,本帝从不知道吃人也是心善之举!”

当他提着账本给他们看时,他们的脸顿时惨白如纸。上面记载的很是详尽,哪一日、用了何方法、吃了几个人,零零总总,翻过了一页,还有几页。

打脸来的太快了!

人族不仅半颗不死药没见到,还担了个虚名,冤!

“这俩东西,本帝明日带走!”累了一日了,望着天边的璀璨星空,这东岳大帝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少昊巴不得这位赶紧把他们带走,恭敬的行了一礼。

那边,见到二哥的澈儿欢快的像只刚出笼子的小鸟,一晚上围着他是叽叽喳喳。

“二哥,昆仑山为什么那么多雷电?我们几个差点儿被劈死,你知不知道?”

“还有,大巫好厉害,又打烛龙又打西王母。那烛龙好大的,让一个老头儿给变小带走了!”

“我还见到了应龙,它一直在暗中保护绿萍姐姐呢……”

他一直处在兴奋之中,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久,东岳大帝一直耐心的听着,直到这澈儿趴在一旁睡了过去。东岳大帝才无奈的摇着头,将他拖回了床上,放好、盖上被子,这才回了自己的卧榻,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翌日,东岳大帝一早就押着鼓和钦上了天。天界的人,由天界处置,少昊落了个无事一身轻。

一个人走在景色宜人的小路上,绿萍给自己灌了两口酒,入口的冰凉舒爽让她很是受用。“不错,回头再和阿雪要几坛子!”

“皇姐!”白发苍苍的少昊赶了上来,恭敬的朝着她行了一礼。

绿萍的脸登时就黑了,头都没回,“陛下不在勤政殿处理国事,倒来向我这村妇问安,好没道理!”

就知道她没好话留给自己,少昊无奈叹了口气,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见到来人,深施一礼离开了此地。

“你可还好?”黄帝关切的问。

还好?

她早就不好了!

女儿不搭理他,黄帝继续找话题,“你可是见过那崔先生了?”

长生!

她这个父亲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现在想要的更多了。

“他用了命书?”又是试探。

绿萍扯了扯嘴角,勉强一笑,“是啊,他用了,一下子就削去了烛龙几万年的修为!”她想看看,她这个父亲的胃口有多大。这一看之下,发现他白头发少了,脸上的沟壑也不见了,人看着年轻了十岁不止。她有一瞬间的茫然,担心自己看错了。

“那是件天宝!”黄帝满脸的可惜之色,即便他得到了命书,也无法掌控它。

果然没错,他变年轻了,背部挺拔,眼神明亮,声音依旧,野心依旧。绿萍越看越觉得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对他,心里除了放不下的恨,就只剩下了眼里望不到尽头的怨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