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试着了解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351  |  更新时间:2021-08-03 22:47:17 全文阅读

“我怎么感觉有点儿亮?”柳儿瞧着那边倒在桌子上的云雀,还有终于喝倒了对方,踹了云雀一脚的绿萍,再瞧瞧那边的欲言又止,她顿时恍然,煞有其事的倒在了绿萍旁边装醉,逗的绿萍嘴角直抽抽。哪儿有一点酒没喝,说倒就倒的?

这丫头可真憨,哪里是醉酒?这是醉空气!

大善人绿萍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抬手间点点灵力飞进了柳儿眉心。她还是晕着好,省的碍事!自己喝的实在太多了,眼皮往死里掐架,反正死人一个,睡哪里不是睡?随意一倒,闭上了眼睛。

一段感情的开始,永远有人要迈出那一步,可能是跟飞鹰、鹤影、鹿王几个待久了,他的脸皮也厚了很多。“外面的雨不知道要下到何时?”

阿雪随着他的步子,走出条案,与他并肩而立,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雨景。她的纤纤素手伸到雨中,接了两滴在白皙的掌心,看着它们融为一体,体会着潮湿的感觉。“鬼域从来不下雨!原来雨水可大、可小,大时如这般。”她有些搞混了,认为下的越久,雨越大。

“这还算小雨?”望着那张纯净的脸,满是好奇的眼,清澈的眸光,千山唇角微微上扬,等她问了他才告诉她,“大雨下起来很吓人,瓢泼一般,一晚上就能淹农田和街道。”

阿雪受教的听着,千山津津有味的说着。

“雨下的大时,凡人一米开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她微微颔首,低眉浅笑的模样,仿若一卷古画,散发着独特的气息和古老神秘的光芒。

“人界什么都有,估计明日我们就该动身了,到时候带你看人间美景,日升日落!”千山从没体会过那种被关在一个地方几十年的感觉,她什么都不说,可其中寂寞他感同身受。

阿雪颔首,她虽是女子,可见识一点儿不比男子差,那几位的小把戏,她心里早门清了。以他们的本事,瞬间万里,他们想回去谁拦得住?一场雨,太小儿科了。他们不过是不想给家人徒增烦恼,顺势而为罢了。

一个不想拿这些破事儿破坏气氛,一个心中通透,都没拿明天以后的事情当回事儿。他们很清楚,自从踏上这所谓的查案之路,他们的一切都在那几位的掌握之中了。要想恢复自由,要么查清此事,要么想办法让他们无法舍弃他们。因为知道的越多,命越短,他们背后的势力想保他们,都一个字“难”!

这人世间,最不缺的就是杀人的刀。

这把刀破了,自有第二把出现!

翌日清晨,艳阳高照,空气中迷漫着淡淡的青草香和淡淡的桃香。巡逻的侍卫来来往往,侍女们轻手轻脚的来来回回收拾着大殿的食物残渣,而这一屋子人那是依旧睡的东倒西歪。

只有一红一白两个身影,不染纤尘的坐在一旁打坐,淡淡的红色神力在千山体内来回游走,白色光芒在阿雪周身进进出出,看的那些侍女大气儿都不敢喘。

“起来了……”醒的最早的是澈儿,人蹬蹬蹬的跑进来,直奔千山就去了,“千山哥哥,你帮澈儿求求二哥好不好,澈儿要回家!”可怜兮兮的瞅着他,摇着他的手臂一阵撒赖。

宿醉刚醒,这云雀那个没好气,“小傻子,你有完没完?你不知道扰人清梦等于谋财害命吗?”

偏偏某个小傻子当真了,拍着自己胸脯给自己正名,“千山哥哥,澈儿没谋财害命,澈儿乖的,好人!”

几个侍女憋笑憋的辛苦,皇宫里什么时候这么热闹过,难得!

听到这里,阿雪收了体内运转的灵力。给了千山一个让他安心的眼神,他们的确在演,演给那些侍女看。从她们进入这座大殿开始,阿雪就察觉出了她们体内涌动的半神之力和妖力。她失去老鬼主的那部分鬼力,在床上躺着的十年里,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不能比肩顶尖的仙神,她的修为却不比千山他们弱,从某些方面来讲,反而在他们之上。

可怜的娃!

千山老父亲一般帮他整理着因为奔跑有些微乱的衣裳,目光深沉如水,他也想澈儿能远离这场纷争。他这样心性单纯的孩子,不适合去跟他们趟这浑水。

“这事儿你不问你那个好大哥和好二哥,难为他干什么?”云雀白了这小傻子一眼,突然良心发现,觉得这山神也够不容易的。既要护着他自己和阿雪,还要看孩子,索性就把那话给点透了,“他一个山神,做的了你大哥和二哥的主?”

鹤影从没有哪一刻觉得这云雀如此深明大义过,对着他那是连连作揖,直夸得云雀北都找不到了。“不愧是十巫的高徒,英明神武……”

英明神武个毛线?

绿萍翻了个白眼儿,瞥了那得意忘形的某人,继续歪在原地,指手画脚的吩咐侍女,“给我准备几件干净的衣裳,太花哨的不要!”她心里比谁都明白,今日只是一个开始,做好了行万里路的准备。

“是!”侍女领命而去。

“他说的是真的?”澈儿撇着嘴,眼睛中满是委屈和泪水,在千山和鹤影中来回徘徊,见他们不说话,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直接就冲出了这大殿。

瞧着还有两个侍女磨磨蹭蹭的样子,绿萍脸色一寒,唇角微微上扬,端起了他公主的架子,“怎么没见过你们?”

一个登时就跪了下去,另一个边行礼边打马虎眼,“宫里侍女众多,您没见过也属正常!”

几位没想到绿萍会对自己人发难,有一脸懵逼的,有饶有兴致看热闹的,还有暗中权衡猜测她到底是哪边儿的?

“别让我动手!”绿萍登时黑了脸,模样慵懒,可谁都不会怀疑她的话,那股子来自上位者的气势压的两个侍女心理防线一阵大乱,“我没轻没重,在这里把你们杀了,就打他的脸了!”

杀人!

柳儿后脊一阵发毛,这位看着和和气气的公主,好大的威风!咽了咽口水,她一出溜就到了阿雪身侧,“少主!”阿雪点了点她的小鼻子,瞧着她那受了惊吓一般无辜的小模样,顿时就乐了,气的柳儿直跺脚,少主还笑她,她更委屈了。阿雪知道她在作妖,也不点破,由着她闹。侍女嘛,有时还是要宠着的。

绿萍口中的“他”,她们心里明镜似的,说实话,她们毫不怀疑公主的话,因为公主在这皇宫中一贯是个特例。

权衡了一番,两个宫女默默退出了大殿。

瞧着她们走远了,阿雪告诉千山,“三个侍女中,只有第一个离开的是修行的女子;第二个是男子,半神之体,修为在三百年左右;第三个是猫妖,修为在千年以上。”

“他很挑剔的,他的耳朵、眼睛,修为都不会太差!”绿萍破罐子破摔,静静的等着他们审她。“看来,他小瞧你们了!”

可等了许久,那两个她希望开口的没开口,反而是那个讨厌的开口了。“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算哪边的?”事出反常必有妖,云雀觉得这女人有问题。

“我说我是你们这边的你们信吗?”绿萍一句话怼的云雀哑口无言,瞧着他们一个个或是打量或是不可置信的模样,她又乐了。第一件事继续喝酒,喝了两口整个人仿佛活过来了,“你们不必防着我,我呢,只要能给我那个爹和兄弟们添堵,怎么着都行!”

这算是剥白吗?

怎么突然这么猝不及防!

阿雪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副不死不活的样子?可她直觉绿萍不是坏人。

她走了过去,抬手去拉她起来,“去洗洗吧,换身干净衣衫,一会儿好出发!”

“阿雪,你不能信她!”云雀扶额,活像一个女儿即将被骗走的老母亲,“她根本就不单纯!”

“你单纯?”绿萍再怼。

云雀被怼懵了,半晌说不出一句连贯的话,“我……”目送着她们走远,心都揪了起来,“千山,她关在鬼域二十年了,是井底之蛙,你赶紧跟着,小心她别被人利用!”

千山摇头啊,这里的几位,哪位是单纯角色?

他只是实话实说,“你觉得崔先生教出的弟子是白痴?”

某人摇头。

“那你觉得鬼主是废物,会教出一个随便就能被人骗死骗活得窝囊废?”

某人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思忖了片刻,尴尬的起身,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顿时嫌弃的皱眉,“臭死了,我洗洗去!”麻溜的跑了。

鹤影张大了嘴巴,呆傻如木头。鹤祖宗们呐,主子这是跟一群什么人出生入死?怎么一个个都那么复杂!

鹤生以来,他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能力,瞧着自家主子移步离开,他后面嘴就没停过,“主子,要不你换鹿王来护您吧,我回去给您看山!”

“怕死了!”千山逗他。

鹤影那个委屈,就差没哭给他看了,“鹤影不怕死,怕护不住您!”

他觉得他在这群纨绔中,算是智力最低下的,只稍稍比澈儿强点儿。以前有多瞧不上他们,现在就有多打脸。“他们一个个的猴精猴精的,鹤影……笨……”

掏掏耳朵,没耳鸣。

千山唇角微微上扬,有生以来,第一次听他承认自己笨,难得,难得!

“鹿王脑子好使,能帮到您!”前后左右一阵打量,不见有人偷听,鹤影声音如蚊子哼哼,脸上愁云惨淡,“不像我,有心无力!”

千山忍俊不禁,很不客气的告诉他,“没关系,我聪明就行!你留在这里还能跑跑腿,回去了就彻底没用了!”

这话好狠!

什么叫他回去就没用了?

“主子……”鹤影真哭了,气的。“我也能照顾神女和烈阳山神,给您开疆拓土!”

“可你嘴贱更会得罪人,还是鹿王办事圆滑、仔细。”千山封死了鹤影的回路,“最重要的是,他没你腿长,上的了天,跑的了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