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深夜偷袭 反被修理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21-08-05 22:28:34 全文阅读

日暮西垂,它们到了一座位于山上的宅子,周围景色很美,翠竹悠悠,小溪环绕,三间茅草屋整齐的矗立在篱笆小院内,仿若仙境一般。

“这里好美!”本来只想一饱眼福就走的,奈何空气中都是翠竹的芬芳和野花的香气,妖精一般的勾了澈儿的魂,他说什么都不走了。“我要住这里……”

人傻,眼光倒是好!

“这里是我家!”绿萍剜了一眼澈儿,一句话出口,惊呆了一群人,“放心住就是!”口嫌体直,还是邀请他们在这里休整一夜。

皇宫虽大,别说他们了,就是她住的都不踏实。各方势力的眼线都集中在那里,她那个爹和弟弟又精于算计,哪里如这里逍遥自在。

某人扔下马,酒葫芦往腰间一别,满脸疲累道:“今天心情不佳,休息一晚再走!”

累的不是身,不是心,是魂。她得理一理,静一静。

“好啊好啊!”最开心的、跑的最快的是澈儿,他们才进院子,他已经开了门,将这三间茅屋看了个遍。

小院和屋子收拾的很干净,一看就是长有人收拾。闻到一股子腥气,云雀忍不住吐槽,“大手笔,人家收拾家用下人,她家用头老龙!”

千山笑笑,谁说不是呢?想必,这应龙就隐身这里了。果然是灯下黑,这地方离都城这么近,怪不得黄帝找不到,天下人也找不到它的行踪。

“后山有笋,溪里有鱼,你们自便!”说罢,绿萍进了其中一间茅屋,一共三间屋子,阿雪自然得跟她一起,也就跟着进去了。

澈儿自然有鹤影看着,只是可惜了那一溪的游鱼,那是死伤无数。这鹤呢,吃生的吃了个撑;祸害们享受惯了,鱼自然要吃熟的。

“又糊了,怎么吃啊?”小祖宗一旁又哭又闹,这云雀本身就烦他,瞪着一双眼睛,凶神恶煞,头痛不已的嚷嚷,“我怎么知道?要吃自己烤,不然别废话!”一句话就怼的小祖宗再不敢言声了。

“老龙的院子!”应龙远远的看着他们折腾,肉疼的紧,那是一脸的无奈,拍着大腿就差没现身一口吞了他们解气了。这等仙境一般的美景,算是糟蹋在这几个小霸王手里了。

应龙不现身,几个小霸王原以为它是出门溜达了。只有阿雪感应到了隐匿的龙气,她灵觉敏锐,延展了灵识,正巧听到老龙那一番嚎叫。收回灵识后,抬手将柳儿唤了出来,“你呀赶紧去帮忙弄点儿吃的。”

“您不是不食人间烟火吗?”柳儿可不想伺候那几个难缠的主儿,一张小脸皱成一团,满眼祈求的赖在她家少主膝头撒赖。

阿雪拍了拍她的头,虽然一直忍着,可还是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完全是给烟呛出来的。她瞥了一眼如坠云端的小院,“你不出马,凭他们的本事,院子烧了,这顿饭都别想做熟。”

她是心疼这精致的院子。

“也是!”柳儿瞧了一眼这周围的黑烟,还有主子以袖掩着口的难受模样,麻溜的起身就出去了。

“云公子,您烤鱼呢还是点房子呢?”鹤影展开双翅,翅膀一煽,整片竹林烟雾缭绕。不多时,这边的烟味儿就散了大半儿,呛的山顶的老龙咳嗽不已。这里待不下去了,竹林外或许还可容身。

果然,下厨这种事情还得她来。柳儿直接上手,挤走了糊了一脸黑烟的云雀,“您还是交给我来吧!”动作娴熟的收拾了场地,插了两条鱼放到火上烤,不时给鱼翻个身,撒点儿盐巴和香料。

“主子给你们下厨还挑嘴!”几天间都混熟了,也不端什么架子了,云雀拿竹叶丢那鹤影。鹤影知道,这位也就看着凶,若真用了修为,他早变筛子了。“是小鹤我的荣幸……”

大的在闹,小的在笑,“好香啊!”一幅其乐融融的景象。

吃饱喝足,整片小院陷入了寂静之中。夜朗星稀,竹影绰绰,听着小溪的流水声,美哉、妙哉!

突然,两团黑影从远方飞来,所过之处连蜘蛛这样的小虫子都化作了飞灰。它们仿佛两个饿了千年的老妖,贪婪的吸食着猎物的生命力。它们还没进入小院,就被竹林外休息的应龙给丢出去了。

这么好的报仇机会,竟然被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给破坏了,可恶!

两团黑影不多时就折返了回来,一个出口比一个狂。

“谁敢阻我报仇?”

“找死!”

有生以来,头一次听到这么可笑的话,应龙在它们惊惧的目光中现了真身,声若洪钟,“小崽子,我是你祖宗!”一个神龙大摆尾,将这两团黑影给抽散了,出了口恶气,胸口舒服多了。

这老不死的竟然在这里!

不跑还等什么?

它们快速的重组了身形,遁的那叫一个飞快。

麻烦有麻烦的祖宗给解决了,接着睡!外面的动静瞒不过千山他们,有条修为高深的老龙看门,不休息干什么去?

翌日一早,食物的香味叫醒了睡梦中的诸位。柳儿和鹤影端着美味的小菜、白米饭、还有一盆香喷喷的鱼汤,摆了一桌子。

“哇,好吃的!”澈儿第一个接过饭碗,夹着菜那是狼吞虎咽。

能吃的都坐了下来,柳儿瞧着外面的太阳就浑身不舒服,“少主,衣服放屋里了。”然后转身飞进了阿雪的手镯之中躲避。

“你们慢慢吃!”和他们颔首告别后,阿雪径自回了屋子里换衣裳,瞧见床上摆着的那一身渐变的淡粉色衣裙,她有些愣怔,桃林的东西为何送到了她的手上?

“柳儿,我这衣裳哪里来的?”阿雪问。

镯子中传出了柳儿的声音,“鬼主给的,她说您穿着它就又多一重保障,她等您平安回鬼域团圆。”

摸着这与众不同的衣料,闻着空气中淡淡的花香,瞧着那精致的花囊和刺绣,阿雪有一瞬间觉得既陌生又熟悉,“你们在皇宫时见过面?”

鬼嘛,哪里都可以栖息。皇宫也不例外,虽然殿宇楼台多了些,地方大了些,人多了些。最不缺的就是半神和修士,却也有他们无法触摸到的地方。

“是送到紫风手上的,奴婢不是很清楚。”柳儿实话实说。那日,她可是被公主殿下打晕了呢。“少主,您就听话吧!如今为了您,鬼主都和桃林摒弃前嫌了,她真的只想您平安回去!”

这点阿雪又何尝不知道,可她自己没有前世的记忆,贸然接受别人的东西……

“少主,你穿嘛!”柳儿撒娇有一套。

“衣服上有桃林长老的加持,我穿上它,她们就能第一时间找到我!”说着,她将衣服收到了小小的花囊中。抬手召出了一件寻常穿的衣裳,脏衣服如天上云朵飘啊飘的落到了柳儿头上。她警告她,“再多嘴,我就把你送回鬼域去。”

她是喜欢柳儿,可有些事情还轮不到她替自己做主。尤其是关于桃林的,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那么在乎那个地方?

是因为梅舞,还是千山?

柳儿瞬间无语,半晌才将那些衣裳从头上弄下来,整个人蔫头耷脑起来。“怎么办?少主对桃林有防备之心,她若不回桃林,我如何才能拿到桃林的一半灵脉回去?”

这群不速之客前脚刚走,后脚这座山头就下起了雨来。雨不大不小,仿佛是怕砸坏了花花草草一般。前方一片艳阳,后方雷电轰鸣,细雨飘飘洒洒。瞧的澈儿一脸懵,“怎么后面下雨,前方晴天?好奇怪!”

绿萍扶额,尴尬的一夹马腹先行而去,她最清楚为什么?那头龙啊有洁癖,这是在用雨水洗院子、洗竹林、洗空气,就差没把房子拆了,将茅屋的木头和檩条也一起洗一洗了。

“走,澈儿,我们追公主去,看看谁先追到!”鹤影如今很识趣,知道论头脑他是垫底的,所以自发的做起了老妈子——看孩子。

一听说比赛,这澈儿来了精神,眼珠子都亮了,打马就跑,还撒赖嚷嚷着,“好啊……”

连小屁孩儿都把他给骗了?

鹤影嘴角直抽抽,到底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还是澈儿也被带坏了?来不及细想,他打马就追了上去。“小祖宗……你等等我……”他若是跑丢了,他这条小命都不够赔的。

唉,鹤生无望!

从小到大,云雀少爷都没受过这种待遇。 “呵,它倒是嫌弃起我们了!”呵,人还没走出多远呢,就洗这儿、洗那儿了?合着,他不受欢迎呗!越想越气,他打马就要回去找那老龙评理。

完了,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千山一把将他的马缰绳拽了过去,放他回去跟那条龙闹?那他们就都别走了。

阿雪噗嗤一声乐出了声,“你多大了,还和老人家计较?!”

洗屋子、洗山、洗林子,怎么这么像小孩子搞出来的事情。怪不得人们总是说“老小孩儿”。这应龙前辈今日所为,可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老小孩儿干的事情。

本来真想回去打一架讲讲理的某位少爷一听这话气消了一半,奈何脸臭、嘴硬,就是不落好。

“你到底哪儿边的?”云雀白了阿雪一眼,语气不怎么好,阿雪还没说什么,紫风白皙的手指就摁住了剑鞘,怼了一句,“我家少主爱哪边儿哪边儿,你管的着嘛你?”

那条老龙年纪大不和它计较,你紫风算什么?一个保镖而已,拿什么立场跟他叫板?云雀直接就不干了,眼睛绿光一闪,紫风仿佛陷进了这诡异的绿光之中,登时就变得木头一般,受人家控制了。

“云雀!”阿雪气也不是,打也不是。瞧着她为难的样子,千山无奈劝了一句,“别闹了,我们还有正事要做,解了紫风的控魂术!”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不省心,那条蛇的确欠教训,估计经过此事以后能消停些,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

这叛逆少年还就不听这一套,你们说解就解,他岂不是很没面子,至少得玩玩儿那条小蛇吧!唇角溢出一抹坏笑,瞧见这笑,阿雪知道紫风要倒霉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