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死亡三角 3
作者:若水1314  |  字数:3333  |  更新时间:2021-08-15 18:46:03 全文阅读

“大神,您助我们报仇,是否会沾惹因果,有损修行?”女子虽感激,看的出她更担忧它们会拖累了阿雪。

明明知道她会这样做,千山没有阻止,云雀也没有阻止。身为一个有血性的男子,他们想为它们做些什么,因果嘛,来吧!他们不信,两个男人,还护不住一个女子。

阿雪眼睑低垂,没有否定,女子见了全明白了。她鼻子一酸,无比感激的望着这群人,望着面前这个给了他们新生的女子,轻启发白的香唇,念动了一串咒语,十指挥动间掐出的法诀很是玄奥。周围的点点白光汇聚成线,伴随着那串咒语如同蝴蝶一般飞进了阿雪的眉心,瞬间消失不见了,他们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你做什么?”她既愿意管了这闲事,就不惧那劳什子因果。

女子也不欺瞒于她,“我不能让您一个人承担因果!”

“我生来就是死人,命硬的很。”这女人将最后的魂力都过给她,她就真的没有来生了。她很快挣脱了女子的束缚,那女子一个踉跄,跌坐在了空中,身子越发的虚淡、透明了。

看到这里,云雀顿时无语。原来傻,也传染。

“我们的族人,有几个半神之身跑了出去。相信他们若活着,会倾其所有感谢您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她已然将命令下达,转化成了一道精神烙印,这是她唯一能给予他们的感谢。

阿雪叹了口气,朱唇轻启间命书光芒大盛,五彩霞光万道,耀的人睁不开眼睛。

“收!”她强行将女子收入了命书之中,让她陪那些魂魄直接进入了轮回隧道。

“谢谢……”女子的声音飘荡在空气中,说不尽的感激和兴奋。

好累,好累!

脚下轻飘飘的,一阵虚浮,阿雪头有些晕,一个口诀送走了命书,整个人直直摔了下来,千山手疾眼快,一把将人接在怀中,一个迷迷糊糊的,一个满眼心疼,还有一个嫉妒万分,一个伤心不已。

“赶紧把这个吞了!”人刚落地,云雀不由分说就塞了颗丹药进阿雪嘴里,那丹药清香扑鼻,入口即化。丹药顺着喉咙一路向下,化作清清凉凉的汁液滋润着五脏六腑,阿雪只觉得全身的灵脉渐渐充盈起来,困的睁不开眼睛。

看着她脸色恢复了一些,某人嘴硬道:“下次再逞强,就自己受着,本少爷穷的很,没那么多灵药帮你。”

“死鸭子嘴硬!”绿萍送了他一个大白眼儿,召出了酒壶慰劳自己,不忘吐槽一下云雀,“有力气还是想想怎么拆了这里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别过头去不看那疯女人了,“本少爷又不是苦力!”

得,又生气了,几个跟班见怪不怪!

千山将阿雪交给了柳儿和紫风,挑眉望向云雀,“去不去?”

云雀呵呵了,逃不了了是吗?行,拆!谁怕谁?

他们先将这几位送了出去,回来后就不管不顾了,一个抡出了大锤,一锤子锤散了一座宫殿,一个寄出了山玺,天上跟下饺子似的落下无数大山,将这片空间的建筑砸了个粉碎。

拆宫殿他们在行,无论是木材搭建的,还是山石垒成的。

“轰轰轰……”宏伟的宫殿片片倒塌,那些精美的雕刻、石器、铜器、还有无数骸骨,全埋在了废墟之中。

“大爷的,咱俩这是缺了大德了。”云雀没好气儿,气喘吁吁的望着千山,一张脸臭的,无法用语言形容。

“你才知道啊!”千山破罐子破摔,两人随意找了个高点的建筑一躺,静静的观望着那些高山碾压式的滚动,毁灭着这个短暂的文明。

云雀叹了口气,整个人成大字形躺在那里,“著书立传,很多的事情历史上都没提到过,天上那位和宫里那位应该是商量好的,不利于人族传承的历史,全部抹去。”

“虽然心里明白,这样做对人族的发展最好,可我这心里还是不舒服。”尤其是他们还被选为了执行者,看着那些曾经的美好灰飞烟灭在自己手里,简直要命!

云雀坐了起来,突然之间就想明白了,拍了千山大腿一把,“那就变强吧!强到有一日,自己能有所选择,而不是一味的执行。”活儿也干了,一天没喂肚子了,他伸手跟人家要东西吃,“我饿了!”大爷一般,有恃无恐。

“你怎么知道我有?”千山无奈的看着这个土匪。

云雀嘻嘻一笑,不要脸的道:“你可是山神,在人界有凡人供奉的。”不像他,散漫惯了,活该饿死。

千山瞬间无语,果然熟了以后这人就开始杀熟了。他抬手间,手上出现一只烧鸡,还有一盘点心、一盘干果,这云雀召出了两坛酒,随手递了一坛子给千山。这昔日里怎么看怎么觉得对方不顺眼,甚至有段时间互相吃醋的两位边休息边把酒言欢。

“唉,千山,你猜那破林子里还有那石林里会有什么?”

“估计不会比这里安静就是!”

“到时你罩着我!”

“别逗了云少,你罩着我吧!”

说到这里,两位一阵哈哈哈大笑。相处久了,谁不知道谁啊,一个人狠话不多,一个惯会扮猪吃老虎。能让他们吃亏的,也就那几只老狐狸。

这两位刚刚落地,那片沼泽就咕噜咕噜的冒起了泡。“这么快就回来了?”蛇没见过他们拆迁,见他们回来的如此之迅速,大惊小怪的,那几位见过的就镇定多了。

绿萍打出了一道结界,瞧着它又薄又小,云雀又补了一道。就在绿萍送他一个大白眼儿,怪罪他多管闲事时,一声爆炸声响彻云霄,沼泽中的水、碎石溅的到处都是,还好结界挡着,人都平安无事。地面都跟着抖了几抖,他们你扶着我,我扶着你,这才没有闹出大的笑话。

“小心……”

“都没事就好……”

一枚山玺从沼泽中飞出,光亮如新,蒙蒙绿光照耀在这么一个好地方,更衬得这地方诡异多姿起来。

“你们……把下方炸了?”绿萍觉得不可思议。可事实摆在这里呢,这二位一个淡定的微微颔首,承认了;一个扯着嘴角一幅臭屁的模样告诉他们,“放心,什么都没剩下!”

什么都没剩下……

果然够狠!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抬首间千山才恍然,原来已经一日一夜过去了。瞧见阿雪在不远处打坐,人似乎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他不敢去打扰,只静静的坐在了能看见她的地方,然后放心的闭上了眼睛。

那男人的举动瞧在紫风眼里刺眼极了,可他没有立场阻止他们来往,他只是一个护卫,心里莫名烦躁起来。

这时,柳儿递给了他一个果子,“天快亮了,我要进入少主手镯中休息了。”言罢,眼中难掩失落,化作一缕碧光飞入了阿雪的手镯中。

“小蛇啊小蛇,你可是错过了一个真心喜欢你的女孩子!”年纪大了,最看不得小姑娘黯然神伤的模样。绿萍摇头,这声小蛇叫的紫风脸色铁青,他立刻就不干了,那云雀他惹不起,怎么这位姑奶奶也跟他较劲?“公主殿下,紫风论年纪都可以做您老祖宗了!”

得,好心劝告没听进去,听进去的竟然是这劳什子辈分问题,瞧着那云雀乐得直拍大腿的损样,绿萍笑笑,狠狠剜了一眼那个没同情心的。然后,她怼了那小蛇一句,“行,只要你把我那个破爹说服了,我天天给你磕头都干!”

果然是酒疯子!

众人忍俊不禁,这位姑奶奶那是真敢说,可那蛇却是怂了。黄帝!那是人界共主,他就是有个心,也没那个胆呐!

气氛前所未有的和谐,惊吓了一天一夜,本以为可以休息休息喘口气了。就在澈儿揉着眼睛去小解时,又出事了。“树活了……救命啊……”一嗓子划破长空,千山和云雀一左一右、一前一后的持剑飞跃了过去,老远就望见一棵树的枝条像包粽子似的将澈儿给包住了,两道剑气一左一右的斩断了枝条,拎着人就飞了回来。

绿萍和鹤影立刻给他松绑,他是真吓住了,瞌睡虫都跑光了。

“不怕……我们都在呢!”

“我去撒尿,那个树突然就绑我!”尿完了,他自己已经被绑住了。他解释的速度,还不如这些树木的动作快,转眼间这些树仿佛活人一般包围了他们,前后左右翠绿一片。

云雀直接就骂娘了,“大白天的,真是见鬼了!”

一道剑光划过,那些树木猛的缩回了原来的地方。就在阿雪走近他们时,一批身负魔气,足有成人腰围粗细的树木快速的向他们包围而来。

千山依旧暴力,手中的山石压碎了两棵,继续抡着山石砸,逮到一棵碎一棵。云雀将身旁的澈儿踹给了鹤影,召出一把通体用白水晶打造的斧头,见树就劈,本以为那水晶斧头不禁劈,结果玩完的是大树。

两个女人手中利器在手,长剑、长刀挥舞间斩断了两棵,剩下的那棵被紫风给碎了。

暂时安全后,他们蹲下身仔细瞧了番树木残渣,一个个的越瞧脸色越黑。这哪里是树,里面出来的分明是人的脏腑和鲜血,除了血是绿色的,其它几乎和人没什么区别。

澈儿直接看吐了,鹤影胃中一阵翻腾,给他拍着拍着,自己也呕了起来。倒是那几位,镇定的他都怀疑他们是不是主子了?

再次感觉到有树木的移动,这蛇直接放了把火,奇怪的是它们开始时还有所顾忌,不敢前行一步。在感觉到这火的热度不够后,就直接不管它了,瞬间又把他们给围住了。

“树爷爷、树奶奶们,你们拿我们当个屁放了成不成?”云雀的嚎叫声穿破云霄,那些树仿佛有感知一般,全身抽动。

“他们能听懂我们的话!”澈儿眼睛瞪的溜圆,这也太神奇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