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天降黑锅扣
作者:咸鱼有什么  |  字数:318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57:10 全文阅读

沐阳山庄内,此刻月高中天,溶溶月光散落,昆尧飞跃来到白沉的屋前,屋内暗暗摇曳的灯火,尽显静谧。

  是睡着了吗?

  听完那个男人的话,心中莫名些许不安,竟然就不知不觉,一瞬之间来到了他的门前。

  一脚一步踏上台阶,走近房门,抬手刚要敲门,门内先传出了声音,“是谁在外面”

  “是我”昆尧轻轻开口,听到他的声音后她安心了许多。

  “原来是贾兄啊,”说着话的同时,脚步向门靠近,一手准备要开门。

  却被昆尧打断,“不必开门,不进去,说几句话就走,”

  白沉停住了动作,十为好奇,“贾兄想说什么”

  沉沉安静片刻,昆尧微微开口:“要不,离开这吧”

  刚说完,她就后悔了,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她怀着的到底是什么心情,是怕他死在这里不能种出心花,还是由心的担忧。

  “我了解那个疯丫头,她虽然任性,但也不至于分不清世事,她绝对来到过这里,也一定还在这个庄里,何况蒲团和吴脑子下落不明,我不能走,必须得见到那个什么仙翁,这个仙翁和这个山庄一定有问题”

  听此,昆尧暗下吁了一口气,也是,她知道结果会是这样,但心底莫名有些小小的失落,

  见她久久不回应,白沉道“我知道贾兄担忧什么,我也不想拖累贾兄,这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事,如果可以,贾兄自行先离开最好不过,于我来说也不至于多一份负罪感”

  没等昆尧说话,白沉又道:“我很幸运交了贾兄你这个朋友,虽然一直都不知道,贾兄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历,有什么目的,但那又怎么样呢,朋友间真心诚贵,而且和你在一起,总有一种莫名的安心……”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她带有目的接近他,却从不去质问探寻她的身份。

  朋友?这就是朋友吗,真心诚贵,她从来没有朋友,她时常见到,白沉和风溪菱吴玄子打闹斗嘴,欢声笑语,活泼跳脱,她总嫌弃的说他们太吵,但也曾暗暗想着,他们怎么能这么开心。

从前的从前,她也曾真心相对,换回的却只有背叛。

  不知不觉,她才反应过来,她的手已经抚向了门纱纸膜,白沉在烛火中映衬于门上的黑色模糊影子,

而她不知这月光明亮之下,从里面也能看到她手的影子,

  赶紧收回了手,里面的人貌似也愣了一下,静谧无声。

  片刻昆尧开口,语气冷漠“这种煽情的遗言还是等到你百年归西时再说吧”

  说完转身走向了院中,院中有一棵古树,根须露面,又狠狠深扎于地。

白沉一愣,不明她这阴阳怪气的性格,前一秒明明尽是关心担忧,下一秒就能冷漠相对。

  她静静站在树下,眸眼低沉,看不清神色,

  这长夜里,白沉未打开门,她也未进去,月色渐浓而后又渐弱,翩翩叶落砸于肩头后又落于地,纤手拾起,明静下她在他的屋外站了一夜。

  如果他真有什么不测,那便先过了她这关。

 昆尧是被一阵吵闹声唤醒,一个稍不留神身体不受控制往下坠落,竟然忘了自己是在树上,赶紧一个翻转,双脚平稳落地,

后面,一双愣圆惊目静静地看着,这个从树上翻滚而下动作于他来说是那么的熟悉,那么深刻,那是初见她时的模样,红色占据了他的双眼,占据了他的整颗心。

  刚调整好,抖了抖身子,转身一张脸扣在眼前,

她本能地退了一步,这才看清是白沉。

白沉依旧愣神望着她。

“你看什么?”

白沉被这一声拉回现实,“嗯?”

“看美人”

就在一瞬间,白沉忽然眉毛轻挑,唇角勾起,带着痞意。

“是吗,那你倒说说看,本公子有多美”昆尧未怒反倒顺势一问,

“惊鸿绝色,天仙也不及”

“哈哈哈哈,好小子,未见云上仙,竟以仙子来比我这男子”

对此,白沉无所谓一笑,

“好了,你这小子嘴倒是甜,对得上本公子的胃口,不与你浑说了”昆尧收了玩意,撑开折扇,自在扇动。

白沉眼底悦色明动,不知其意。

过了一会,忽然道:“呵呵呵,对了贾兄,你怎么在这,不会是在这里呆了一夜吧”

  “一派胡言,本公子不过是见这树生得奇俊,今日醒得早,一时兴起才来此观摩观摩而已”

  “是吗?”白沉撅着嘴,不太相信,又略含些失落,

  “不然还能是什么,在你的门前守一夜吗,想什么呢”昆尧眼含讽意不屑道,

  白沉一手摸着下巴思考,点了点头,“也是,怎么会有人不睡觉没事在别人门前呆一夜呢”

  想来是自己的错觉,昨夜他竟然觉得有一个人一直在门外院中,而那个人他大体猜测就是贾鸣。

  昆尧:“……”

  正这时,隔壁院落中传来的吵闹声,两人相视一眼后朝着声源处而去,

  声音出处是昆尧所住的地方,此刻里面几个男人正惊声谈论猜测,地上赫然躺着赵志鹏的尸体。

  此刻身体僵硬,面目扭曲狰狞,黑韵扣压邪性至极,眼睛睁大,眼珠上血丝遍布,似乎要鼓跳出来,

  昆尧一踏入,其中一个男人就指着昆尧道:“就是她,肯定是她杀了老赵,肯定是她,昨夜就她和老赵起了争执,还要杀了老赵,今天一早老赵就死在了屋里”

  ???,昆尧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一百个问号萦绕在脑海,怎么又就指上了她,她干了什么,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此刻,幽兰白着脸定睛看向昆尧,

  “对,是他,她是想杀了所有人好独占求愿,”另一个人跟着说到,

  听此,所有人惊恐害怕的看向昆尧,“他会妖术,在河里时,他就能让船自己动起来,她还会飞”

  白沉听此,拧着眉头,怒意上来想教训他一顿,嘴角一动想说些什么,却不知为何又停住了动作,转而静观一切。

  昆尧走近,几个人害怕的退了一步挨在一起,不敢再言语,

  扫了眼赵志鹏,在他身前蹲下,纤指间一阵红晕在他额头处轻扫,收了手后站起,若无其事转向幽兰,与之对视,冷意相对,互不退让。

  赵志鹏的死一定跟眼前的面瘫女人脱不了干系,

  面对她的质视,幽兰没有半点退缩,眼中静潭无波,面目没有任何动容,轻起薄唇,冷言道,“贾公子为何要杀了他,他是哪里对不住公子,要下此狠手”

  呵,可笑,这是恶人先告状吗,这么快就定义是她杀的,“谁杀的,幽兰姑娘不是比谁都更清楚吗,”昆尧临视不弱,

  “幽兰姑娘将他赶出去,不然他也会杀了我们的,”后面四个男人缩在一团。

  昆尧转身凌视几人,几人顿时怂了一惊,节节后退,见她如见了恶鬼猛禽一般。

  “你身手不凡,有些能力,这里没人能奈何得了你,沐阳山庄不留心怀不轨的歹毒之人,请你离开,若是我家主人回来,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幽兰凌言道,

  “对,让他走,让他走,”

  “怎么,还想狡辩一下吗”幽兰忽然抬帘,嘴里轻佻再次说到,

  “我想起来了,昨夜我看到他出了房门,鬼鬼祟祟的跳上了房子,然后消失不见,我略有怀疑,就几番睡得不好,注意着他的房间,他该是一夜都不在屋中,不是他还能是谁”

  话一出,白沉一震,看向昆尧,脑海中竟然一闪而过,他昨夜是真在他房前院中?

  昆尧假装没看着他的反应,心平如水,气定神闲的看着眼前这些人还能怎么编排。

  那个男人话一出,现在她确实是百口莫辩,说得越多也越是在告诉所有自己在狡辩,在掩饰。

  久不发言的白沉突然阴沉开口,“昨晚你去哪了”

  昆尧“……”

  “真的是你杀了赵志鹏?”停顿后又接着道:“如果是你杀的,就请你滚出这里”白沉走到她的面前,一手指着门外,眼中带着严肃尖锐。

  昆尧瞬间有些木讷,抬眼木然望向白沉的严肃,不敢相信这话是由他口中说出,所有人都可以不相信她,但唯独他不能。

  “你说什么,”声音低沉,还带着些迷茫未知。

  “我说,你竟然为了你的私心为了自己的贪婪去杀人,你怎么能这么歹毒,是我看错你了,你给我走,我不想看到你”

  昆尧由迷惑转变为怒,“你再说一次,”

  对待眼前的那些人,她都可以不屑一顾,因为他们完全入不了她的眼,还不配惊动她的起伏,惹急了她,大不了挨个抽个遍,也就都能安静闭上嘴。

  “白少侠,难得你深明大义,这种人绝不能留,快,快收了他”其中一个男人嘶哑喊到。

  “听不见吗,还要我说多少次,是我看错你了,”

“你个浑小子”

  还没等昆尧反应过来,白沉已经狠狠粗鲁地抓住她的手臂,扯着她朝着门外方向拖动。

  昆尧一把甩开他,将他震倒在地,低眸俯视他,眼含冰霜蔓延,久久后低沉道“是我看错了你才对”

  而后又扫了眼前面的几人,各个带着对她的惊恐畏惧,这些人真的毫无情感,与那禽兽何异。

  久之,转身,广袖一抛,飞身离开。

  在所有人看不到之处,幽兰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唇角勾起。

  看着离去的身影,瘫坐在地上的白沉眉眼下低,垂头鼻尖轻呼了一口气。

  天空一抹碎日悬挂于苍穹,暗淡无光。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