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她在循环死亡中 > 嫉妒
第二十九章 地下坟墓
作者:横野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21-09-19 15:59:50 全文阅读

  “我们现在去救谁?”

  三个人快速的在走廊中奔跑。

  脚步声,喘息声夹杂在一起。

  “去徐娇娇刚刚待过的房间。”

  禾子皱眉,几根碎发随着她身体的摆动扎进了眼睛里,生疼,她抬手将碎发拨到了一边。

  “去……啊?我们为什么还要再回去?不是说去救人吗。”

  贝娜尽可能的放轻自己的脚步,跟在禾子身后。

  “她的衣服太完整了,连外套都没有脱掉。”

  禾子开口解释。

  闻言,阿鲤的耳朵动了动。

  他抬头,前面少女的马尾有节奏地一甩一甩。

  “嗯?这有什么问题?”

  贝娜不明所以的发问,默默加快了脚下的节奏。

  “如果说那群人把我们绑架到这里是为了给我们播种让我们传宗接代的话,那么每一个房间中都应该有一男一女。”

  对待贝娜,禾子总是格外的耐心,她没有回头,轻轻解释着。

  “我记得我刚开始醒来的时候,衣服已经脱了大半。你醒来的时候,房间住那个男人也在脱你的衣服。”

  “但是徐娇娇没有,她连外套都没有被脱掉。”

  经过禾子的提醒,贝娜终于发现了徐娇娇的不对之处。

  “她的衣服太完整了……为什么?”

  “不清楚,回去看看就知道了。”

  ……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非自然存在的生物吗?

  三个人沉默地盯着面前的一堆枯骨。

  谁都没有说话。

  小小的一个开口,透进微弱的光线,照在面前的尸骸上。

  汗水打湿了后背,仿佛有人在他们耳边低声呢喃着。

  不知墙上哪里有个小洞,刮进来一阵细小又微弱的风。

  尘土扬起,星星点点的落在了骨头上。

  屋子里充满着腐烂的味道。

  “禾子……”

  贝娜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

  阿鲤于心不忍的侧过了头。

  尸骨上还粘连着一点皮肉,双腿被分的很开,仔细分辨,就能看出一个头骨正卡在骨架的下体。

  女人呈跪趴姿势,她的一只手向上伸着,好像渴望离开这个牢笼。

  “难产死的。”

  骨架下方,是一大片干涸的血迹。

  已经呈现出乌黑的颜色。

  密密麻麻的虫子停留在上面。

  白色与黑色交杂在一起,意外的不违和。

  回答禾子的只有贝娜深深的一声叹息。

  禾子淡漠的凝视着眼前宛如恐怖小说一般的画面,皱着眉憋住了气。

  “这里需要光,太暗了看不清四周。”

  她拍了拍口袋,示意自己的符纸都被收走了。

  “我……”

  阿鲤还是拧着头,刚要开口说些什么。

  突然,一阵急促脚步声靠近。

  一只手搭着阿鲤的肩膀,禾子眼疾手快把头顶的门关了上去。

  登时,屋子里陷入了一片黑暗。

  大家没再说话。

  脚步声渐行渐远。

  还是贝娜最先有了动作。

  她小心翼翼的蹲了下来,向后摸索着,确认身后没有其他的东西之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什么啊……”

  她一只手揪着头发,一只手捂着嘴巴。

  身体在颤抖,她的情绪有些崩溃。

  阿鲤坐在她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我们梳理下现在没有解决的问题。”

  禾子停顿了两三秒,黑暗中,她看不见任何人的表情,甚至无法第一时间保护自己。

  她只是看着贝娜在陷入黑暗前的方向。

  她的右边传来了窸窸窣窣的挪动声。

  但是,之前她的右边分明是没人的。

  “……”

  既来之则安之,她也慢慢坐了下来。

  “噗叽……”

  屁股下传来什么东西爆裂的声音。

  可能是蛆虫,也可能是被血水吸引的虫子。

  她也并不是很在意,她所在意的只有右边动静的来源。

  “首先是第一次离开这座到时我们的问题,他们为什么不敢下海?”

  禾子的声音平缓而又有力。不等另外两个人的回答,他接着往下说着。

  “在西方的历史当中,对于蛇有这么一段描写。蛇是智慧的化身。他们聪慧且狡黠。所向披靡无所不难,唯一能够克服他们的,只有生活在大海中的海怪。”

  如同朗读课文一般她面无表情的陈述了这个故事。

  空气中还是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他。

  “禾子……”

  好像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仔细听又好像没有。

  她的眼皮越来越重,下意识的伸手想要捏一个清醒诀,但是身体却比手先一步陷入了沉睡。

  “贝娜……”

  她下意识的往贝娜方向伸出了手,想要保护她。

  右边窸窸窣窣的响动停顿了几秒。

  然后她彻底陷入了昏睡。

  整个过程只有短暂的几秒钟。

  “真聪明啊。”

  轻佻又妖娆的语气从右边传来。

  这是禾子晕倒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

  “娇娇?”

  于铮蹲在地上,一只手拿着石块,用力捶打着墙面。

  徐娇娇蹲在他身后,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察觉到身后女人的目光,于铮不明所以的回头。

  “铮哥,会有人用土搭房子吗?”

  徐娇娇的目光透过于铮,直直地盯着他身后的墙壁。

  “会有啊,在一些偏远地区,那里的人不知道怎么利用现代化的工具,那就会用最原始的方法来搭建小房子。”

  一只手依旧卖力的捅着墙壁。几滴汗水顺着他的脸颊滴到了土地上,然后很快的融入了进去,消失不见。

  “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就好像我们忽略了什么一样。”

  徐娇娇脱掉外套,慢慢挪到于铮身边,也开始凿墙。

  “铮哥,你是怎么出来的啊?”

  她百无聊赖的发问。

  “我就是打晕了……娇娇,你头发上是什么?”

  于铮刚开口回答,突然他的目光瞟到了徐娇娇的头发,然后惊呼出声。

  “啊,什么啊?什么东西啊?你不要吓我铮哥,什么东西啊!”

  看着于铮,眼里浮现出惊恐的神色,徐娇娇突然感受到了一阵恐惧,然后站起来疯狂拍打着头发。

  头皮被拍的啪啪作响。

  “没事儿,娇娇,没事儿,是只虫子,真没事儿,真没事儿!”

  于铮放下手中的石头,然后按住了徐娇娇的手。

  勉强藏住的眼里的恐惧。

  不是一只虫子,是一大片,一大片白白的蛆虫。他们藏在徐娇娇的头发底下,缓慢的蠕动着。

  如同长了一片白发。

  他的后背疯狂的在冒汗,现在的情景让他想起了以前拍的恐怖片剧情。

  “虫子,是不是虫子啊?你快帮我拿下去啊铮哥!”

  听见是虫子,徐娇娇明显好受了很多,她淡定了下来,然后请求于铮把他头上的虫子拿下来。

  于铮看着眼前蠕动的一大片白色,吞了吞口水。

  “没了……嗯……刚刚被你拍到地上了,掉下来了,我们继续凿墙吧。”

  他低下头,加快手上的动作,努力让自己淡定下来。

  徐娇娇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眼瞅着于铮不回答他任何问题,只是默默凿墙,也就乖乖的闭了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墙上的洞越来越大,可是怎么也看不到外面的情景。

  甚至连一点点光亮都看不到。

  “铮哥,我们会不会已经死了。”

  徐娇娇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她的声音嘶哑,带着一些疯狂。

  一瞬间,于铮的寒毛耸立。

  “别……别闹了,娇娇,这个时候不能说这些话的。”

  他有些机械的扭过头,惊悚的看着旁边的女人。

  徐娇娇面无表情,眼神幽怨的看着他。

  “噗,哈哈哈哈,铮哥你胆子怎么那么小啊,我和你开玩笑的。”

  看着于铮的脸觉得越来越恐惧,徐娇娇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但是于铮脸上的恐惧却越来越深。

  似乎是察觉到自己玩的太过火了,徐娇娇尴尬的咳嗽了一下,然后开始解释。

  “我跟你开玩笑的呀,铮哥干嘛啊?好好不闹了,下次不会了。”

  徐娇娇想抬手拍一下于铮的肩膀,但是于铮却飞快的躲了开来。

  “铮哥,你不会是真的相信了吧?你看啊,你看我掐自己都……”

  徐娇娇声音戛然而止。

  她的手还停留在脸上,瞳孔放大。不可置信的又掐了几下。

  没有感觉,甚至连一点点痒都没感觉到。

  再掐。掐的皮肤有些泛红了,仿佛要跌出血来,徐娇娇还是没有一点感觉。

  “铮哥……”

  这次徐娇娇是实打实的害怕了,他浑身遏制不住的发着抖,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于铮。

  于铮没在说话,他扶着墙慢慢的站了起来,开始往后退。

  “不……不,峥哥,我还活着,我能感觉到痛的,你别走。”

  看着于铮的动作,徐娇娇明显的急了,她也快速站起身,想要拉住男人的衣袖。

  指尖还没触碰到袖口,于铮就快速转身,扭头就跑。

  他的指甲缝里还残留着一大片湿润的泥土。

  按照道理来说,越往外挖,外面的泥土就会越加干燥。

但是……他用力搓了搓指尖上的泥土。

  徐娇娇,刚刚的感觉没错,他们有可能真的不是在地上,而是被埋进了地下。

  如此庞大的地下室,极有可能不是用来住人的,反而像是个……

  地下坟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