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她在循环死亡中 > 嫉妒
第三十章 蛆虫与诱惑
作者:横野  |  字数:3185  |  更新时间:2021-10-13 06:00:01 全文阅读

“地下墓穴。”

  微弱的光打在男人脸上。一半阴啊,一般光明,看起来很渗人。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 说话。

  毛骨悚然的猜测,让大家脊背发凉。

  禾子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嗓子已经干的发痛了,连唾液从嗓子中滑下去都异常艰难。

  一只蛆顺着鞋尖慢慢蠕动到她的小腿上,她却浑然不觉。

  “先出去……我们先出去吧……”

  贝娜失神的往后退了几步,踩死了一片蛆虫。

  刚刚因为用来凿墙而导致变形的耳环,被她稍稍擦拭后重新戴上。随着动作的幅度叮叮当当的响着。

  白色和红色混合在一起,其中还有几只将死未死的在疯狂扭动挣扎。

  她毫不在意,或者说是没有时间在意,踮起脚就要打开上面的门。

  “等一下!”

  禾子猛的抬手拦住了她。

  “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

  她反手拉住贝娜的手,把人往身后带,眼神盯住于铮,向后撤了几步。

  “你们在说什么啊?我靠,我为什么要骗你们?”

  于铮显然很意外,他愣了几秒,然后有些着急的往他们后退的方向走了几步。

  双手在空中划了几个圆弧。迫切的想向他们解释。

  阿鲤一个侧身,挡住了于铮的步伐,然后冷冷地看着他。

  “你似乎忘记我们都是干什么的了。”

  他一只手伸直挡在男人胸口,做出防御姿态。

  面前,男人愣了一瞬间,然后情绪变得更加激动,他狂躁地抓着头发。脖子上的青筋凸起,脸有些发红,向大家解释着。

  “不是……我就是我呀,你们怎么会觉得我是那种东西呢?你们这脑子是什么?……你到底想什么?我靠,我就服了呀。”

  他似乎很烦躁,也很懊恼,一瞬间颠覆了之前苦心维护的谦谦公子的形象。

  其余三人都默不作声,静静地看着他的宣泄。

  空气凝固在这一刻。

  “现在怎么办?”

  贝娜勾了勾禾子的小指,微微侧头看着她。

  她问的声音并不小,前面的阿鲤也听到了,后退几步依旧挡在两个女生之前,只是这次转头看他们幅度能小很多。

  “我不知道……你们让我想想吧。”

  禾子缓缓蹲下身子,有些难过的抱住了头。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脑袋从于铮进来开始就痛的不行。

  好像有人在拿一根极细的绣花针,一点一点从从天灵盖慢慢的往下敲,就要把她的脑子切成两半。

  这会是某种预兆吗?她不知道。

  指甲深深扣进头皮里,鲜血从缝中挤出。

  余光突然嫖到旁边的女尸,大片的蛆虫依旧在上面蠕动。

  盯着,盯着,她突然咽了一下口水。

  手指一下放松下来,头皮泛起微微的酸痒感。

  那一片红白相间的生物,居然莫名的让她食欲大动。

  仿佛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在向她招手。

  她的口中仿佛已经有了虫体在口中爆裂的炸裂感 。

  是这个地下室的幻觉吗?又或者是她真的饿的不行了。

  胃饿到好像要自我消化。

  一条只要一条就好了。

  她又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

  蛆虫诱惑让他双腿发软,他的指尖颤抖着,慢慢向着女尸挪动着。

  就差一点点了,就差一点点。

  ……

  够了!

  残存的理智逼迫她移开了目光。

  “先离开这里,我们先离开这里。”

  意识到这个房间的不对劲,她狠狠地掐了自己大腿根一把。

  疼痛让理智又回来几分,终于得到了苟延残喘的几秒。

  阿鲤有些犹豫的看着禾子。

  “但是现在外面很危险,相比起去外面。不如在这个房间的一直待着来的安全,导演组很快就会派人来救我们了。”

  很难得的,他提出了反对意见。

  贝娜也有些犹豫的回头看着禾子。

  “无论面前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的于铮,但他所透露出来的一点信息,绝对是正确的。这个地方建在地下。”

  头还是很痛,连带着手指关节也隐隐作痛,拧着眉头,她还是选择向大家解释。

  “导演组怎么找到我们?他们要花多少时间找到我们,找到我们的时候,我们是否还活着。”

  再看了一眼四周的环境,女尸依旧痛苦的匍匐在地上。

  满身的蛆虫显得她如此性感妖艳。

  禾子又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

  “说难听一点,我们都没有办法判断。周围的人到底是不是……”

  “想要活着,就只能自救。”

  她起身推开阿鲤的肩膀,然后猛地掀开了头顶的天花板。

  ……

  一抬头,她猛的对上了一双眼睛。

  如同一汪死水,静静的凝视着她。

  “……”

  “……”

  “娇娇?”

  徐娇娇蹲在出口,一动不动的盯着刚上来的禾子。

  听见禾子的声音,下面的人都僵住了身子。

  刚刚怨紫怨红的于铮也一下子变得安静下来。

  “师姐。”

  听见禾子的声音,徐娇娇似乎很开心,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好像仅仅只是表皮牵扯了一下,这个笑容显得格外诡异。

  如同一只被操控的提线娃娃。

  禾子轻轻嗯了一下,一个借力,双手撑着身体跳出了房间。

  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企图减少腹中的饥饿感。

  侧眼看了满脸违和的徐娇娇。

  依旧乖巧的待在原地。

  禾子沉默,然后伸手邦邦给了她两拳。

  “师姐!”

  徐娇娇跌倒在地,双手撑着土地,惊慌失措的尖叫了一声,声音带着些许的埋怨和无措。

  只是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

  “你挡到他们出来了。”

  禾子挪开眼,理直气壮的解释。

  “好的师姐。”

  徐娇娇在心底骂了句脏。

  要不是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动作,否则她指定竖个中指。

  想到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徐娇娇再次开始担忧起来。

  到时候师姐不会一掌把自己劈死吧。

  应该不会吧……

  ……

  会的啊,肯定会的啊混蛋!

  这个老娘们现在就想干掉自己了啊喂。

  看着禾子眼里的杀意,徐娇娇默默替自己点了根香。

  虽然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情况,但是她还是感觉自己出了一身冷汗。

  两个人默默对视着。

  突然,一个脑袋挡住了她们俩的视线。

  一头亮的能反光的荧光粉,不是贝娜还能是谁?

  “额,咋了?”

  察觉到气氛的僵硬,贝娜默默的缩了缩脖子

  “没什么。”

  徐娇娇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开口,声音没有起伏。

  “啊……这样啊……”

  她看了眼僵硬的徐娇娇,然后默默地加快了向上爬的动作,“噔噔噔”的跑到了禾子的身后。

  徐娇娇的脑袋跟随着贝娜跑步的路线慢慢平移着,很奇怪,像是一个生锈的机器人。。

  “禾子……”

  她悄悄拽了拽禾子的衣摆,然后“低声”说:

  “她是不是有点怪怪的。”

  贝娜有些心虚地对上了徐娇娇的目光。

  “还有他鼻血都已经滴到地上了,真的不用擦一擦吗?”

  禾子默默撇了一眼血流如注的鼻孔,然后转过头非常淡定的说道:

  “没有关系。”

  徐娇娇:……

  贝娜:……

  刚爬上来,被流了一脸鼻血的阿鲤:……

  还在下面瑟瑟发抖的于铮:……

  她才是鬼吧,肯定是鬼吧!

  ……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们已经在这里转了好几个圈子。

  终于,在第四次看见地上的一摊鼻血之后,贝娜自暴自弃的坐了下来。

  “禾子,找不到了,这就是一个死牢,我们找不到出去的门的。”

  禾子没有责怪她,眼睛向四周望着,也出现了一丝迷茫。

  这个地方看起来很大,但是实际走过几圈就会发现只是弯弯绕绕的小路很多。

  可是无论他们怎么仔细寻找,从墙壁摸到地板,然后摸到天花板,都找不到暗门。

  难道真的要一直被困在这里吗?

  “别犯蠢了贝娜,实在找不到我们就再挖一个门。”

  阿鲤双手环在胸前,冷冷的看着面前灰头土脸的女人。

  话音未落,于铮就急急忙忙的开口反驳。

  “我靠,你说的容易,你知道这里有多深?我们要挖多久?怎么上去挖?”

  “那总比一直呆在这好。”

  “呆在这他妈的也是你们的决定,我死了都不会放过你们。”

  男人之间的战斗总是来的猝不及防,禾子还没有反应过来,阿鲤就拽着于铮的领子把他摔在了墙上。

  于铮也不甘示弱的反手一拳。

  两个身形纠缠在一起。

  贝娜靠在墙上,无助的捂着耳朵。

  “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禾子揉着太阳穴,向一直没开口说话过的徐娇娇发问。

  “我知道啊。”

  轻快的语气,最后一个音还俏皮的上扬。

  徐娇娇机械的转过头,再次扬起一个官方微笑。

  打斗的两人瞬间停了下来齐齐回头,贝娜也倏地抬头看向徐娇娇。

  “生完孩子就能离开这了啊。”

  徐娇娇一板一眼的说着,干涸成血痂的鼻血碎成渣渣掉落下来。

  “靠!”

  一句话打破了三个人的希望,于铮忍无可忍的捡起一块石头丢向徐娇娇。

  徐娇娇没有躲避,石头不偏不倚的砸在了她的嘴唇上。

  嘴唇瞬间肿了起来,被蹭破的皮流出新鲜的血液,顺着之前的血痂慢慢下流。

  “没有门吗?”

  禾子向前一步,先是粗暴的擦掉了原先的血痂,然后再次发问。

  “有门啊。”

  一句话又点燃了三人的希望。

  “你知道怎么走吗?”

  好像刚刚动手的不是他一般,于铮的声音再次充满了干劲。

  “知道。”

  徐娇娇嘴角的弧度加深,轻轻点了点头。

  众人开始欢呼起来,没有人注意到她眼睛划过的一丝意味不明。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