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只王爷爬墙来 > 第一卷 谋事篇
第五十六章 攻城
作者:久慕  |  字数:3017  |  更新时间:2021-09-23 08:00:01 全文阅读

南苍驻地。

  纪少渊的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此时望着躺在地上望着天边云霞的北宫寒,目光有些复杂。

  “王爷,太华那边传信过来了。”一名士兵递给纪少渊一封信后便走了。

  纪少渊拆开信封,粗略一扫,眉头微皱。

  “怎么?太华那边说什么了?”北宫寒不知何时坐起了身,望着纪少渊说道。

  “没什么。”纪少渊平静的收起那信封,淡淡的说道。

  不过纪少渊下意识抿紧嘴唇的动作已经分毫不差的落入了北宫寒的目中,“怎么,那小子是觉得打了一场胜仗,想让本君投降吗?”

  “哼!狂妄!”北宫寒冷哼一声进了主账,召来了两名将军商议突袭事宜。

  纪少渊没有阻止北宫寒,站在原地,一言不发。良久他深吸了一口气,唤来一名士兵,备马离开了驻地。

  纪少渊一走,一名士兵就进了主账,向北宫寒汇报了这件事。

  “备马跟上。”北宫寒目光一凝,吩咐道。刚刚所为,不过是为了逢场作戏。纪少渊不肯告诉他,那他就自己查明。

  

  “王爷,信已送到。不过出来的是南苍摄政王,估计这信都没到南苍国君的手中。”一名士兵向时迁施了一礼说道。

  “南苍摄政王?”时迁略微沉思,“无妨,摆桌拿酒,让人藏好。”

  云苍祺没有去过那处宅子,那些消息是从探子的口中得知的。云苍祺和时迁两人一起捏造了一个“北月七的遗物”,欲要设局埋伏北宫寒,但是没有想到来的竟是纪少渊。

  不过也无伤大雅,都是南苍的领军人物,抓谁都一样。

  此时时迁在南苍与烨湖的中间地带为纪少渊设局,静待纪少渊的前来。

  “王爷,北宫寒也暗中跟来了。”一名士兵急急前来汇报。

  “哦?有趣。”时迁轻笑一声,这个摄政王和南苍国君真有意思,“他们带人了吗?”

  “纪少渊带了一只贴身卫队,北宫寒暗中前来,所以只有一名护卫。”那士兵答道。

  时迁淡淡的勾唇。

  不过半刻,纪少渊就骑马来到了信上的约见地点。

  纪少渊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最后将目光落在浅笑盈盈的时迁身上。

  “凌王殿下,别来无恙。”纪少渊的脸色略显阴沉,却是丝毫不惧的坐在了时迁的面前,目光阴鹜的看着时迁。

  时迁浅笑,为纪少渊斟了一杯茶,递至纪少渊的面前,“摄政王?尝尝我太华的茶。”

  “凌王殿下在信上说,你们找到了北月七的遗物?”纪少渊没有看那茶,只是盯着时迁。

  “是啊,本王想要拿这遗物胁迫你们南苍退兵,签订协约,两国安好五十年,修生养息,富国强兵。”时迁勾唇一笑,目光坦诚无畏。

  “这话是骗他的吧?除了他其他将领都不会信,甚至不会理。”纪少渊轻嗤一声。

  “骗他也够了,不是吗?”时迁反问。

  “不知道,凌王殿下找来了什么物什充当遗物?”纪少渊明知这是局,却还是来了。

  “银杏树下......”时迁只说了四个字,却没有再说,只是看着纪少渊轻笑着。

  “的确在银杏树下,不过早就被人挖走了。”纪少渊勾唇惨淡一笑。

  时迁的神色微微一滞,心下有了猜测。

  纪少渊明知是局,却还是前来赴约,要么是胸有成竹,料定自己不会死;要么就是太过于好奇时迁究竟想好了拿什么东西去当那人的遗物。

  而且照纪少渊的言辞来说,北月七确实有东西留在了边城,也确实埋在那银杏树下。但是被人挖走了......

  躲在暗处灌丛中的北宫寒听着,目光暗了暗,抚在腰间佩剑的手紧了紧,嘴唇不自觉的紧抿,下颚逐渐紧绷。

  “看摄政王的样子,莫不是遗物在你手上?”时迁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是此时依旧出口问询,不过是捏准了北宫寒在乎那遗物,静待北宫寒的反应罢了。

  “这些与凌王无关,但是本王给凌王一个忠告,不要拿此事做文章。”纪少渊说这话的时候目中满满都是警告,“暗中埋伏了多少人都没用,本王只需有一人发出信号,在百米之外暗藏的南苍军士就会冲过来,到时候凌王别弄巧成拙。”

  时迁勾唇,不可否知。

  在几百米外的确有南苍的军士,而且还不少,除去纪少渊的亲卫队,还有一部分后援而来的军士。

  “告辞。”纪少渊起身离去。

  刚翻身上了马背,纪少渊就僵在了原地。

  北宫寒在不远处凝望着他,神色平静,目光平淡,不过紧抿的嘴唇绷紧的下颚还是出卖了他。

  “君上......”纪少渊嘴唇轻轻蠕动。

  北宫寒翻身上马,瞥了一眼纪少渊,没有说话,调转马头,策马扬鞭,扬长而去......

  时迁看着南苍军队缓缓离去,轻轻的挥了下手。

  埋伏在四周的赤霞卫和太华军便悄悄的跟了上去。

  纪少渊策马去追北宫寒,却被地上的绊马索绊倒在地。

  纪少渊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望着北宫寒远去的身影,咬了咬牙。

  心中暗骂时迁卑鄙。

  很快纪少渊和亲卫队就被包围了。

  “放信号弹!”纪少渊吩咐一声就拔剑开始了厮杀,准备杀出包围。

  “咻——嘭!”信号弹窜上天空,在天空中炸裂开来,留下一片烟雾停留须臾。

  北宫寒急急勒住缰绳,望向纪少渊的方向,皱了下眉。

  

  “将军!将军!南苍大军正快速逼近边城!”

  “将军!南苍大军离边城不足二十里!”

  “将军!奶牛场那个大军离边城不足十五里!”

  一道道紧急的军报传入主账,让云苍祺和云魏眉头紧锁。

  “阿迁这小子,怎么还不回来?”云魏急的在账内踱步。

  “该不会失败了吧?那怎么连个信都没有?”云魏皱着眉,叉着腰,望向外面。

  “集结军队,随时支援边城。”云苍祺提剑走出主账,集结军队。

  黑甲精兵,银甲轻骑,全数集结,旌旗凛冽,马息嗤嗤。

  “将军!南苍弓箭手已经准备就绪!还有攻城车也准备就绪!”

  “将军,我们要现在就去驰援吗?”

  “有凌王殿下的消息吗?”云魏也整理好了仪态,有些不放心的问了句。

  “还没有。”

  云苍祺看了一眼云魏,拍了一下云魏的肩膀,“别担心,阿迁会平安归来的。”

  云苍祺话音刚落,天上便万箭齐发,漫天的箭雨。

  北宫寒一脸的肃冷,看着漫天箭雨下的边城。

  他没去救纪少渊。

  “君上,王爷那边真的不需要支援吗?”一旁的将军开口询问道。

  “摄政王神通广大,帮我们拖住凌王,为的就是让我们得以顺利攻城。”北宫寒一脸的阴沉。

  纪少渊,你胆敢骗朕,胆敢欺瞒本君。你才是南苍的罪人,你才是害惨南苍百姓的人。

  “上猛火油!”北宫寒冷漠的挥手,凉薄的红唇轻启,目中全是狠决。

  时景川,你骗本君,你拿他来骗本君,牵制本君.......整整四年,本君今日乏了,这骗局就早些结束吧!

  一时间漫天的火光,就算此时不是落日黄昏,也被这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边城之内,痛哭哀嚎的声音不断的传出。

  城门之上的太华军勉勉强强躲避着,伺机射箭防卫。

  “攻城!”北宫寒一声令下,厮杀声四起,战鼓声震天。

  同时云魏和云苍祺二人率军而下,突袭战场。霎时间银甲轻骑,黑甲精兵带着凌厉的气势突袭了战场。不过北宫寒已经明确的下了命令,南苍的将士双目通红带着必死的决心,口中发出一声声的嘶吼,手中不断挥舞着利剑,犹如死侍一般,执着的杀向边城。

  最后一次战争,打赢了,他们就可以回归乡里,去见自己日思夜想的亲人。打输了,这依旧是最后一场战争,南苍百姓水深火热的日子就可以结束了,南苍国将再无战事,繁荣发展。

  面对南苍军队如此凶猛的攻势,饶是云苍祺和云魏也不免有些心惊,奇云国的将士竟隐隐生出了退意。

  “将军,我们撤吧,如果不撤,我们只会落得两败俱伤。”不知是哪位将军说了一句,引起了大家的共鸣。

  一群将领齐刷刷的看向云魏。

  如果两败俱伤,又有他国进军奇云,只怕奇云会元气大伤,这对奇云国百害而无一利。

  云苍祺的目光对上云魏的目光,眉头微蹙,目中有些无奈,郑重的点了点头。

  在国家的利益面前,亲情被云苍祺和云魏搁置了。

  “撤!”云魏当即挥手下令,奇云的将士勒马撤出战场,眼睁睁的看着边城陷入火海,在南苍不可阻挡的攻势之下,沦陷了。

  太华的军士在奇云的策应之下顺利逃出边城,在烨湖一带集结。

  “奇云将军,王爷现在何处?为何我等不见王爷的踪影?”刚刚死里逃生的太华将士没有看见时迁,一时不由臆测纷纷,甚至开始有了不满之势。

  

  

  

  

  

  

  

  

  

  

久慕
作者的话

作者开学了,发的全是存稿,定时发布,哈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