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山人自有妙计
作者:喵干饭  |  字数:3155  |  更新时间:2021-08-03 23:54:05 全文阅读

姜云微看着陈婉儿在密室内安稳入睡,才和夏宁出了地面。

姜云微这会扮演的是陈婉儿身边的小侍女,穿着简易的布甲,束发带冠,精神抖擞异常。

时越依旧充当护卫的角色,又有陈婉儿安排的黄副将跟着,一行人四处巡查,最后才走到身体不适的医疗处。

里面的军医忙碌着,焦急检查,又找不到病因,正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井水已经检查过,并没有问题,火头房也去看过,问题不出在伙食,军营各军将士都问候过,可疑的人员正在排查。

这会,自然是过来看看身体有异常的士兵,看问题出自哪里。

趁着姜云微在给士兵把脉排查,时越转身出了棚子外,微微蓄力,就跃上营门的最高处的瞭望台。

到现在,依旧找不到那巫术师的足迹,进了营地之后,他就彻底消失了一样。

捣乱的小老鼠还挺会藏,把自己的气息收敛的异常的好,没有上次那个那般张扬,还真不太好找。

不过山人自有妙计,这怕是个喜欢遁地的巫术师,有的是办法处置。

敢给小家伙找麻烦的人,他掘地三尺,也要挖出来。

时越站起,闭眼默念,手在空中画起复杂的阵法指令,半刻钟后,时越睁开眼,“去!”

一道金光冉冉升起,在高空中铺散开来,结成法阵,沿着营地三里,把这营地密密实实的围绕起来。

巫术师年份越长久,能力越近乎妖,可只要他还没成妖,两天内就要冒出地面吃饭喝水,阵法结界就会有反应,不然支撑不住那秘术。

而他的阵法,除非有他的允许,谁也进不来,谁也出不去。

时越落地,姜云微正猛锤那位将士的肚子,他正讶异,那将士口一张,吐出来一坨黄色的虫卵,微微的还能看见虫囊里的幼虫蠕动。

众人恶寒之际,姜云微站起来,看向营帐里那棵快要被摘秃了的果树。

军中禁酒,平常又是操练、切磋为主,这颗果树在枯燥的炎夏里,必然成为将士们娱乐的新宠。

时越秒懂她的猜测,不一会就把高处的果子摘了回来。

姜云微拔出匕首,把果子剁开,里面的果肉完好无缺,姜云微从兜里掏出来一个自制的显微镜,切了片果肉,细致的看了许久,拿出啦一瓶药,倒在果子上,不一会,涌出来许多黑色的细小毛虫。

不仔细看,根本察觉不到的程度。

“我调解药,叫人过来吧,这虫子是蝇虫的一种,那巫术师在当中加了几位毒药喂养,不治疗的话,肚子 会被这种小虫子蛀空。”

黄副将即刻下命令,把吃了果子的士兵都召集过来,数百人挤满了医疗处的小院子。

这种,倒跟凤汝音身上的是一个道理,但是药效明显没有那种那么迅猛强烈,经过那么久的小白鼠实验,她也算有了一定的对策。

第一步,自然是驱虫,让虫子从喉咙里吐出来。

众将士和士兵看着那桶乌黑的药,捏着鼻子,犹疑着喝完,直到接二连三吐出了虫子,一个个才后怕起来。

第二步,自然是灭虫,确保身体里无残留,那果树也不能留。

这会众将士和士兵没有了怀疑,看着那桶颜色稍浅的中药,一个个咕咚咕咚的,灌了个 车队。

果树被砍,破成一堆,直接烧掉。

第三步,已经出现病症的将士留守观察,水源处派人看守 ,伙头军的食物用材、烹饪 ,黄副将全程去 盯着,不再给巫术师任何下手的机会。

军中严谨酒饮和不明食物的食用,有可疑人员,立即上报。

这些都从夏宁扮演的陈婉儿那里下达的命令,又是军医配合着去做的指令,将士们对小将军的信任,又高了一度。

夜深,营帐还亮着灯的,只有陈婉儿和几个将士的所在处,时越靠在椅子上浅眠,夏宁端着陈婉儿的样子演了一天,累得够呛。

姜云微此时看着今天将士吐出来的虫子 ,和凤汝音肚子里出来的蚂蚁,打架。

算它们是三胜两负制,也明显是红蚂蚁更占据上风。

这两个养虫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师傅出来的。

那些虫子都被红蚂蚁生吞活剥了,姜云微才打了个哈欠,准备去睡。

“可是小将军的侍女?”一个将士探头进来,姜云微看他蒙着的脸,隐隐觉得不对劲,那声音阴阳怪气,也诡异的很。

姜云微一把药粉撒出去,“你才侍女,你全家都是侍女!”

时越近乎秒到姜云微的身边,一枚金针就打了出去。

再看那个将士捂着头逃离的方向,只剩下一堆衣服和枯干的人皮。

姜云微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这什么玩意啊!”

时越走过去用刀翻了翻,上面还有些动物的毛发,“是那个巫术师的傀儡术,杀了个士兵,让黄鼠狼顶着人皮过来刺探。”

“那个士兵,不会是被吃了吧?”姜云微全身发麻,到了这个世界之后 ,诡异至极的事情 一件接着一件,她心理素质快要跟不上了。

“心肝脾脏会被吃掉。”时越将那副人皮收好,叠放,“满七七四十九人,便可成妖,求的永生。”

姜云微双手捏紧,“这玩意怕什么 ?他这样子不就是在跟我示威吗!”

“我已经定住了那黄鼠狼的眉骨,巫术师本身也会受伤,他受伤了自然在地里更埋不久,明日寻头顶有伤的士兵集合,他就无法藏匿。”

时越掐指一算的样子,还挺不像那么一回事的,姜云微看着噗嗤地笑出声,“你有时候一点都不像道人,你学术也不怎么精通的样子 ,都不知道你师傅为什么要收你为徒。”

时越脸上神情淡定,心里开始回忆那小道人种种,“我是有天赋之人,不必在意那些形式。”

“你一不画符,二不算卦,三不看风水,拿起武器就能砍,你不像个道人,你像个杀神。”

时越愣住,他确实是个杀神,道人那些,他只是闲暇时间拿来打发无聊的趣味,不像也是正常的。

姜云微看着那堆人皮还是毛骨悚然,时越微微侧头,恶作剧心起,“你身后,跟着这将士的冤魂。”

时越嫌少开玩笑,又是那么认真的口吻,这个世界,是真的什么都有,姜云微腿发颤的扑向时越,“妈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春分照耀大地,大哥我给你烧多点纸钱,安顿好你家人!时越你超度他吧!”

时越听不懂姜云微的碎碎念,轻轻拍她的后背,小丫头是真的有些怕,时越有些后悔,看一眼风中微动的人皮,这士兵的魂魄已经被摄食,绝无转生的可能了,“没事,他已经走了。”

姜云微红着眼睛看着后方那坨蠕动,止住哭腔,“他同时能控制几只黄鼠狼?”

时越没回答,松出一只手,看都没看,往后就是一排飞针,飞针呈剑形,直接把那只偷摸爬过来的黄鼠狼钉在树上。

“这是,斗法吗?”姜云微抱紧时越 ,时越点头提剑,对着那头嗷嗷惨叫,异常狰狞的黄鼠狼就是一剑,“破!”

那黄鼠狼昏厥过去,姜云微这才睁开眼,那黄鼠狼喉咙里,居然插着一根手指。

“巫术师一身体的一部分换取巫术的成功,是想派黄鼠狼来偷袭吗?”姜云微看着那根断指,睡意全无,这样的对手对于她来说,根本不是可以对抗的一个领域。

“是想试探我们的实力,斗得过,就会花样百出,斗不过,就会逃,被抓住了,就要小心他鱼死网破。”时越闭上眼,感受一会,“他忍耐不住了。”

“他想要逃?”

姜云微看着时越,时越已经单手捏了个指法,“起 !”

数道金光冲天而起,姜云微看着那阵法极其熟悉,不就是皇甫姗初到时,时越旧伤复发,为了保住她画的法阵。

“我们去捉地鼠。”时越抱着姜云微起跳,阿团才慢慢转醒,看着外边金光闪烁才跟了出去。

巫术师在试图突破地面表层的阵法,他在土里供着 ,就是出不来。

时越和姜云微蹲在营帐顶上,看着那巫术师像地鼠一样四处挖地道 ,这里供一下,那里试图突破,最终无果,只能继续乱窜。

法阵的范围在不断收缩,姜云微提起剑就要下场扎人,阿团已经兴致勃勃的追着那巫术师的踪迹在跑,高兴的像两米高的 大胖子,若不是有结界,这训武场,都要被阿团的大动作跳烂。

阿团追了半个时辰,那巫术师越跑越慢,姜云微看着地面突然凸起比 正常人还要大的地包,阿团还浑然不觉,“回来,阿团,他要自爆!”

阿团嗖的一下缩小就往屋顶的方向跑 ,时越手中黄纸翻飞,像模像样的驱妖模式看得阿团都呆了,谁敢信魔尊为了骗取主人的信任能做到这份上!

黄符如数贴在鼓包处,那股包就沉了下去,时越跳下去,用剑划开,里面赫然躺着一个昏迷过去的老头。

夏宁这会才 跟了过来,黄副将也率领着巡逻的士兵到场 ,时越像模像样的在下老头身上画了符咒,实则 ,刚刚贴黄符的时候,已经把魂魄直接拍散。

这会的巫术师,只剩下肉体的躯壳。

“将这妖人挂在行刑台,三天后雷雨,天雷必罚之。”时越装模作样的收了剑,对上姜云微的星星眼,他头一疼,小姑娘的下一句果然是,“教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