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暗庙遇明妩
作者:黑木头  |  字数:3121  |  更新时间:2021-08-01 22:35:59 全文阅读

暗庙在地下灯光有些昏暗,空气中弥漫着酒水的气味,这里有男有女看不清长相细节,不过都是脸红脖子粗的状态,赢了的疯输了的更疯。

暗庙处于地下没有窗户,在墙角每隔一米就挂了一个琉璃灯笼。琉璃灯的暖光下,照在着冰冷的大理石地板,反映出一个个人的狰狞面庞,乍一看与地狱无异。

刚走出楼梯就由小厮迎上来问:“是骰子还是牌九,或者是来买东西的。”

“买东西?这里不是赌坊吗?”

那小厮神秘的微笑了一下,指了指赌桌的另一侧说道:“那边是买卖东西的地方,地上不能做的事情,我们这里都能做。”

傅舒意这才注意到,再远里赌桌的角落里,有一块地方是卖东西的,在这里卖的东西大多都不能见光,这种地方就好像跳蚤市场,鱼目混珠的全看个人的眼力。

“我前几日来了,看见一个有些瘸腿的小男孩,他今天怎么不在这里?”傅舒意不经心的问道。

那小厮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呆愣,然后眼底浮现厌恶说道:“姑娘是说寒舟吧,那小子在高台那边。”

“高台?”

小厮语气有一丝羡慕说:“高台上面赌的就不只是钱了。是京城里各行各业的大人物在那里赌权赌利。”

傅舒意同身旁的碧云对视了一眼,然后有些兴趣的说道:“我想去高台上看看。”

小厮有些为难的笑了笑说:“姑娘,上高台是要我们老板决定的,得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您……”

傅舒意将斗篷帽子一轻轻拉开说道:“我的身份……我不想说。我只告诉你,我看那个小瘸子不顺眼,你应该与我一样吧?”

小厮眼神不自觉的飘开:“我…没有看谁不顺眼,姑娘说笑了。”

傅舒意眼神带着笑意看着他,墙上的灯火忽然晃了一下,傅舒意的美貌忽然就清晰了起来,小厮一个怔愣下意识放低了声音说道:“若是您非要上去,小人倒是也有一个办法。”

傅舒意眼眸婉转流光:“哦?”

“今…今日有清云馆的姑娘们来访,姑娘从小门悄悄的上去,说自己是清云馆的姑娘就成了。”小厮磕磕巴巴的说完。

“清云馆,那个花街上有名的青楼?”

“若是姑娘介意,那就算……”小厮慌忙的改口

“不介意。”傅舒意笑着说:“别这么说,我还要感谢小哥呢,劳烦了。”

小厮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了声没有,然后让傅舒意跟着他穿过了黑暗的走道,从一个小门中进到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地方。

高台地上铺的是金石砖,两边地上放着仙鹤独立的灯台。随处摆着各样的桌子,桌子上摆着数个酒壶和果盘,倒真像一个宴会一般。

不过这个地中央突兀地摆放着一个大一点的长四角桌,桌面是清透的大理石图样,边角刻画着生动虎豹图案。桌上摆着黑如浸墨的象牙牌。

桌子右边坐着的人脸上长的横刀肉,眼睛被肉挤成一条细缝,透露着不简单的精光,这个人不是傅舒意留意的人。桌子左边坐着一个美貌脱俗的女人,一身象牙白的长裙如同这铜秽之地的一道白光。

傅舒意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明妩,明妩的身旁围了不少女子,一个个面容娇媚实际上都是很辣的角色。

“姑娘,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我没想到今天是我们老大亲自接待。我一定要走了……”那小厮如同躲避洪水猛兽一般连忙跑了。

碧云在小厮逃走后小心的说道:“小姐,咱们不要靠近了吧!那小子应该就在外围侍奉。”

“碧云,你去把那个小子找出来然后告诉我,我好像看见一个故人去打个招呼。”这里女子很多,而且大多穿的五颜六色,不会被人发现。

碧云有些发抖,但是比起靠近赌桌,她还是更愿意在外围找人。

傅舒意一个人缓缓的靠近赌桌中心,所有人都在目不转睛的盯着桌子上牌看,竟然没有人发现多出一个人来。

“哈哈哈,明姑娘你又输了。”那个满脸肥肉的男人大声得意的笑道。

原来明妩两张牌凑在一起是一对‘杂五宝’,是牌九中最小的一对宝,而横刀肉手下亮出一对‘长衫宝’,压了明妩一头。明妩周围的女孩们传来了失望叹气声。

横刀肉说道:“各位姑娘不要生气呀,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说完与那个发派人对了一下眼神。

傅舒意当时就觉出不对劲来了,环顾四周发现明妩身后的有一个金色的高架鸟笼,一只颜色艳丽的鹦鹉端坐在那里,鹦鹉脚边有两个小碟,一个食碟一个水碟。

傅舒意当即就明白了,这个横刀肉仗着主场优势暗着坑明妩,那鹦鹉就是关键。鹦鹉天生受过训练,牌数几个点就啄几下粮,两张牌就两边啄。

牌九庄家洗牌摆牌各有手法,眼看又开了一局。

“哎呦,不好意思,又赢了又赢了。明姑娘要不咱们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吧,我看再来几次都是一样的啊。明姑娘今天运气不好,要不小人让让?”

那群姑娘可是暴脾气:“黄老大,你放什么狗屁,信不信姑奶奶撕了你的嘴!”

“就是我们姐姐用你让?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

“再乱说话把你舌头割下来喂狗!”

“若是我们明姐姐能修整一下,还会输给你这种人?!”

黄老大一拍大腿:“好!正巧小人也饿了,先下去吃点东西,就不打扰各位姑奶奶休息了。”

说完带着庄家一溜烟儿的走了。

明妩那为自己抱不平的最后一句话有些耳生,不禁回头看去,就见到傅舒意那张明媚微笑的脸庞……

“你为何在这里?!”明妩一下站了起来,其余人也好奇的看着傅舒意,小声讨论她是何时进来的。

傅舒意将披风脱下说道:“我来半天了,看你输了几局了。”

“我还真是低估了傅姑娘的本事。”明妩唇角冷笑的说道:“不知傅姑娘有何高见啊?”

傅舒意感叹明妩的聪慧,一下子就知道自己的小心思,于是开门见山的说道:“那老瘪三出老千,我可以帮你赢回来,但是希望你能帮我个忙。”

“什么忙?”明妩谨慎的问。

“等我赢了再告诉你。”傅舒意安抚的说道:“你放心不会是什么打家劫舍刺杀皇帝的事情。”

明妩眼神流露出一丝不屑,傅舒意一愣,身旁的姑娘们就笑开了说道:“傅姑娘,便是打家劫舍、刺杀皇帝我们也是不怕的。”

傅舒意头上流了两滴冷汗,原来竟是自己没见过世面了。

过了一会儿,黄老大回来了:“哎呦,各位姑奶奶可歇息好了?咱们是直接按手印,还是再来两把啊?”

明妩重新带着那八面玲珑的微笑说道:“我想了想觉着黄老大刚才说的是,我今天的运气是不太好。我们这边换个人,咱们一局定输赢怎么样?”

黄老大听完乐开了花说道:“我们都是老相识了,别客气啊明姑娘。既然明姑娘发话了,那咱们就再来一局。不过咱们可说好了,这可是最后一局了。”

明妩淡定自若的道:“那是自然。”

“黄老大,我们抓到一个女人想要闯进账房!”忽然两个人压着一个女子走了进来。

黄老大的眼神透露着凶戾说道:“哪里进来的?”

“她不肯说,是寒舟发现然后抓起来的。”

“那就把她四肢砍了,拿去喂狗!”黄老大不耐烦的呵斥道。

傅舒意看到后瞳孔一缩:“且慢,那是我的人。”地上被压着的正是碧云,那两人身后跟了一个一瘸一拐的身影可不就是寒舟。

没想到寒舟竟然对碧云下手,傅舒意的善心骤然冷了下去。

黄老大这才正眼看了看傅舒意,黄老大见到傅舒意的容貌后,色心大起口水都收不住:“这位姑娘真是标致啊。”

明妩无视他那恶心的样子的说道:“即是我们的人,黄老大就行个方便吧。”

“这可不行明姑娘。”黄老大居然拒绝了明妩,“账房乃是暗庙的禁地,外人进去都要死,明姑娘也不能坏了规矩啊。”

明妩面色有些阴沉,她看向傅舒意那已经结冰的眼神。

“那就压在赌桌上吧。”傅舒意的声音淡淡响起。

“什么?”

“我说那就压在这张赌桌上吧。这里是暗庙,什么都可以赌的不是吗?我们一局定胜负。”傅舒意的声音结出冰渣。

黄老大见到冰美人更加动心,于是心思歪了起来说:“好,既然是姑娘说了我就给你个面子。我出了筹码,姑娘那什么来与我对赌呢?”

傅舒意眼角讽刺的上挑,语气轻笑的问:“黄老大似乎有了主意?”

黄老大阴险一笑说道:“不如姑娘把自己也压在赌桌上如何?以人赌人,公平的很哦。”

明妩皱眉,这个风险太大了。

“好。”傅舒意应下了。

碧云眼眶微红的望着她,傅舒意露出了一丝安心的眼神。

“哈哈哈。”黄老大得意的笑了:“这位姑娘还真是爽快!来人发牌吧,我已经迫不及待和姑娘赌上一局了。”

在黑暗的角落里,寒舟的眼神中出现一丝震惊,这是他以往从未有过的,他的嘴角微微抿起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