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有故事的宅院
作者:黑木头  |  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21-08-10 19:44:19 全文阅读

  “臣愿意大义灭亲,将长女傅舒意送入天牢,以证法度!”

  傅舒意挑了挑眉,这就是傅远泽的大招了吗?让自己为了丞相府去顶罪,将墨玉麒麟这顶罪帽扣下亲生女儿的头上。

  皇帝看到傅舒意来到,傅舒意刚要行礼,皇帝摆摆手说道:“免了免了,朕问你,这墨玉麒麟真的被你抵押在暗庙了?”

   傅舒意表情看上去有些呆愣似乎是不可置信,用一种单纯无辜的语气说道:“臣女…臣女不知暗庙为何地。至于墨玉麒麟…臣女也有十几年未曾见到了。”

  傅远泽用一种悲痛的口气说道:“她如今竟还敢欺君!请陛下讲她打入天牢,臣自请罚奉一年,大义灭亲之事臣愿意做。”

  真是不要脸极了,傅舒意在心里鄙夷的想着,但是面上仍然不露,她脑子里飞快的想着破局的办法。

  “尊王殿下到!”

  只听外殿一声高喝,一个穿着蓝银色长袍的人冲了进来,他对皇帝行礼:“儿臣见过父皇。”

   皇帝见到皇甫渡很是惊讶,以为按着他的脾气,自是不爱管这一档子事情的,“尊王,你怎么来了?可是也希望将傅家长女送入天牢吗?”

  皇甫渡看了旁边站立的傅舒意一眼,然后拱手对皇帝说道:“并非如此,昨日臣奉命将暗庙捣毁,在暗庙中我们抓到了一个人,此人正是经手墨玉麒麟之人,听闻父皇在此断案,特意送过来,此时已在门外等着了。”

   皇帝轻轻挑眉,这本事一桩奇异的事情,傅丞相扬言大义灭亲,傅舒意却不肯松口说从未见过墨玉麒麟,如今尊王正好松开证人。

  “宣进来吧。”

  门外的人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此人正是黄老大,黄老大手上带着沉重的铁枷锁,对皇帝行跪拜大礼。

  “将你多知晓的事情一一说来。”皇帝沉稳的说道。

  黄老大从未见过皇帝,此时双腿正是打颤的时候,他磕磕巴巴的说道:“小…小人…是从秦家少爷手里…买走墨玉麒麟的…其余的一概不知…也…也不知道墨玉麒麟现在何处……”

  皇帝皱眉问下:“这…这秦家少爷乃是何人啊?”

  傅远泽没料到尊王居然带了这么个人来,只能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秦氏在他旁边瑟瑟发抖不敢吱声。

  还是皇甫渡在一旁说道:“据儿臣所知,傅丞相的夫人就是姓秦,应该还有一个外甥叫做秦天宝。”

   皇帝语气中已经有了些许的怒气,“傅丞相,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啊?究竟是谁拿墨玉麒麟去暗庙抵押,若是不说实话,这可就是欺君之罪了。”

  傅远泽半晌不敢说话,皇帝隐隐明白了这件事情背后的故事,于是冷哼说道:“看来傅丞相对脑子不大清醒,还是带着你的夫人回家去醒醒脑子吧。”

   傅远泽知道这是皇帝的恩典,连忙请罪道恩的带着秦氏走了。

   傅舒意觉着自己也应该走,刚要默默退开的时候,皇帝忽然开口阻拦:“傅家的那个丫头,你等等。”

   傅舒意一愣停下脚步等着皇帝下一句话,皇帝看着宫殿上站着的两个人,竟然还有些旗鼓相当的意味。

  “这门亲事是先太后订下的,她老人家一生活的精明睿智,这门亲事自然是有她的道理,你们下个月就要完婚,好好珍惜吧。”

   傅舒意觉着这是一个父亲对于即将成婚儿子最平常的祝福,皇甫渡也只是客气的说了声:“谢父皇。”

  门口的护卫将黄老大带走的时候,在宫殿门口他抬头看到了傅舒意脸,黄老大忽然指着傅舒意的脸大喊道:“是你!你…你居然是……”

  身后的护卫一把掐了黄老大的喉咙,然后一下子掐晕了他,也阻止了他说出后半句话。

  傅舒意知道黄老大一定能认出自己,就是不知道皇甫渡是否知道自己去过暗庙的事情。

  两个人一起从宫殿里走出来,傅舒意觉着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于是她说道:“今天多谢尊王殿下了。”

   唐鸢以为他会回答说:我只是将真相告诉父皇罢了。没想到……

  “那就别总想着退婚了。”皇甫渡淡淡的说道。

  傅舒意惊讶的看着他,随后奇怪的眨眨眼说道:“王爷似乎对这个婚约很有执念?”

  皇甫渡目视前方说道:“我小时候是在太后身边长大的,自然不会违逆她的旨意。而且…我相信对于傅小姐来说,尊王府会是一个满意的落脚点。”

   提起落脚点,傅舒意忽然想起来她派人去寻找大房子的事情,的确是该寻找一个新的落脚点了。

  “劳烦王爷费心了,往后就怕您看见我就烦。”傅舒意话里有话的回答道。

  皇甫渡只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直到了宫门口分别的时候,皇甫渡才说:“不会。”

  傅舒意听到时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他是在说什么。直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将这一问一答联系在一起。

  不仅有些不解和疑惑,和恼人的深夜一起留在了晚上。

  第二日,寒舟传来消息,说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宅院。

  傅舒意在要出门的时候才知道,昨日已经有人来把秦天宝和秦福,秦氏都带走了。傅远泽觉着面上无光终日里闭门不出。

  傅舒意这一次是走的正门,经过花园的时候看见了方姨娘,两个人遥遥对视没有说话,一切深意都在眼中。

  傅舒意今天要去看房子,心情自然是无比的激动。

  寒舟和老酒鬼带着她去了云隐巷里,这里很是僻静,左邻右舍都是书香世家很是安心,傅舒意走进在院里,一阵松柏的清香扑面而来。

  傅舒意抬头一看,老酒鬼给她介绍说道,这里栽种的金钱松和冷杉树,都是冬天不落叶子的树。

  傅舒意点点头穿过这片小树林,看到了宅院的待客正厅。

  这里是一个三间的小会客厅,抬头看着正厅上有一牌匾,写的是四个大字心神不愧四个字。傅舒意还未曾见过在会客厅里写种话的。

  老酒鬼在一旁低沉的嗓音说道:“这是十几年前被朝廷罚没的罪臣宅院,这四个字大概是写给自己看的吧。”

  “罪臣写的?”傅舒意笑了笑说道:“那这一定是一个冤假错案吧,这四个字写的可真的是心神不愧啊。”

  在傅舒意没看到的地方,老酒鬼沉默的放下了酒葫芦,看着那四个大字有些复杂,默默的说道:“也许吧。”

  穿过小小的会客厅,后面是一个小花园,花园里种着许多种花,但是因为季节没到还未开花。

  花园里许久没人修剪显得有些杂乱,不过基础结构还是很完善的。小花园里面连接着五个小院子。

  小花园设计的极为方便美观,五个小院子之间离的不远不近刚刚好,傅舒意和寒舟老酒鬼走出来之后,她问寒舟说:“你觉着这个宅子怎么样?”

  寒舟像是没料到她这么突然一问,只是想了想说道:“很大,很好看。”

  傅舒意点点头说道:“英雄所见略同啊。那就这个了,我很喜欢。”

  傅舒意和老酒鬼问了价格,果然好东西也是不便宜的,这个院子要五千五百两银子。不过幸好现在的傅舒意是不缺钱的人。

  上次和京记布庄老板合作,她也有赚到了三千两银子。

  傅舒意决定吸取黄老大的教训,她让寒舟拿着钱去和那人交易,自己等着搬家就行。殊不知她这一小小举动,温暖了寒舟极度不安的心。

  老酒鬼看到寒舟拿着银票的表情,虽然乍一看与平日里没有不同,可是老酒鬼还是看出了端倪,“看来这丫头很是信任你啊,这么多银子就让你这么拿着了。要不咱俩把银子分了跑路吧。”

  只见寒舟黝黑的眼睛里散发着冰冷的寒意,“不可能,我不想这么对她。”

 虽然寒舟这些年都是独立生活的,但是偶尔碰到老酒鬼也会被强硬的塞两块糕点,老酒鬼也算是看着他长大的。

  “恭喜你,终于学会相信别人了。”老酒鬼乐呵呵的说道。

  寒舟嘴角居然露出了一丝的微笑。

  买房子过程很简单,交钱画押,根官府做生意没那么多的弯弯绕。

  寒舟拿着房契有些不知所措,还是老酒鬼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们叫几个人把那个院收拾收拾,花园修剪修剪让她住的也安心啊。”

  寒舟眨了眨眼睛说道:“要不要去问问她,允不允许别人进去?”

  老酒鬼大手一挥说道:“不用不用,我们就当帮她忙了。”

  老酒鬼将在都城中的乞丐兄弟们都叫过去,说是帮一个院子打扫打扫,这些人也都很听老酒鬼的话。

  老酒鬼站在那个宅院的门口,轻声说道:“这宅子终于要重见天日了,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

  傅舒意说晚上带着碧云去瞧瞧那个宅子去,碧云也很高兴,虽然不能明面上离开丞相府,可是有一个踏实的落脚点就是安稳了许多,这可能就是人的本能。

  还没到晚上,傅舒意没想到秦氏居然被放回来了。秦福和秦天宝将罪名完全顶了下来,据说是要发配充军。

  秦氏回来,傅远泽也没有再去国春雅苑,一直歇在方姨娘的院子里头,这风向吹得已经很明显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