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解忧咖啡店 > 正文
第八十七章:生死格斗
作者:殇之影末  |  字数:1596  |  更新时间:2021-09-25 21:28:42 全文阅读

  陈政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任栩升擒拿住,自己根本无法动弹,加上自己胸口正顶在围栏处,就连呼吸都感觉到有些许困难。

  在一旁坐着的任淮,给任栩升使了个眼色,接着任栩升将陈政松开之后,走到任淮旁边站立着。

  陈政扶在围栏处咳了好一会,方才缓过来。

  “怎么样?再给你考虑考虑。”任淮依旧在旁边坐着,悠闲的抽着烟。

  “没想到牙科医师还会武术,刚才是大意了,至于你们,做了那么多坏事,把你们碎尸万段都不足以解恨,还要加入你们?”陈政说话时有些蔑视的盯着任淮。

  “难道你还天真的想着,把我送进牢狱?这个社会讲究的是证据所谓,你有证据吗,你根本证明不了这些事情是我们所为,不是吗?”任淮说着,向高泽怡招了招手。

  “陈政,你女朋友和你家小妹的事真的是纯属意外,我们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坏,我们只是惩罚那些坏人,和拿取那些不正当的财产。我们当时也只是想惩罚那个渣男富二代,只是当时出现了点状况,所以才....”高泽怡走到任淮旁边对陈政说道。

  “够了!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只要可可没事,你们的事情我也不想管。”陈政说完然后向天台的那扇铁门走去。

  “你觉得不加入我们你能安然无恙的又出去?”任淮将烟头一把丢在了地上。

  突然,任栩升又向陈政冲了过去,陈政的早有准备,双手往下一拍,挡住了任栩升的一记侧踢。接着,任栩升又像旋风一样朝陈政展开猛攻。陈政一边接招,一边后退,一直都在防守,完全没有进攻的意思。

  任栩升见陈政一直没有还手,攻击的更加猛烈了,陈政哪里晓得,像任栩升这样一个看似文弱的牙科医师,居然功夫这么了得。

  陈政也不敢怠慢,于是转攻为守,开始反击。两个人基本上势均力敌,任栩升给陈政一脚的同时,陈政也一脚踢在了任栩升的腹部。陈政一拳打在任栩升脸上的同时,任栩升也一拳打在了陈政的胸口。

  两个人激战半个小时之后,都已是伤痕累累。陈政摸了摸嘴角的血痕,然后伸出舌头调了一下占着血渍的手指,而任栩升则舔了下嘴唇,然后一口血痰吐了出去。

  接着又是一阵打斗,没多一会,陈政和任栩升的精力也都消耗的差不多了,两个人都气喘吁吁。

  任淮再次问陈政加不加入自己,得到否定回答之后,在腰间抽出一把匕首,然后丢给任栩升,接着说了一句:“杀了他!”

  任栩升捡起地上的匕首,眼神突然变得犀利起来,看上去不免让人觉得有些惊骇。

  任栩升一个箭步朝陈政冲了过去,陈政连忙躲闪,但手臂还是被划伤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陈政知道自己一直这么闪躲也无济于事,还不如放手一搏。就在任栩升再次手持匕首向自己刺过来的时候,伸出双手,一把握住任栩升的手腕,然后用了一转,匕首掉落在了地上。

  此时,陈政伸出脚,一脚踢在了任栩升的腹部,而与此同时,任栩升也一脚踢在了陈政的肚子上,两人都往后退了几步。

  接着陈政快步向匕首跑去,就在捡起匕首的一瞬间,任栩升也同时握住了匕首。陈政和任栩升在地上扭打在一起,在相互抢夺时,划破了任栩升的衣袖。

  陈政看见任栩升露出的肩膀,上面那一道疤痕,清晰的印入陈政的脑海。就在陈政恍惚的一瞬间,任栩升夺过匕首,然后一刀刺入了陈政的胸口,鲜血染红了刀口处周围。

  “哥哥...”陈政口吐鲜血,然后朝任栩升有气无力的叫了一声。

  听到陈政这么叫自己,任栩升眼角突然间滴落几滴眼泪。任栩升从小到大,也只有一个人叫过自己叫哥哥,那个人就是阿呆。

  此时,任淮从背后走了过去,推开任栩升,一把将插在陈政胸口的匕首拔了出来。然后没经过丝毫犹豫,朝任栩升腹部连捅了两刀。

  在一旁的高泽怡大声喊了一声不要,见任栩升和陈政摊倒在地上,愤怒的她,拾起旁边的椅子冲过去,抡起椅子就直接对着任淮的头来了一下。

  任淮还没来得及应声,就倒在了地上。

  高泽怡抱着任栩升瘫坐在地上,眼中涌出了泪花画过脸颊滴落在任栩升的伤口上。任栩升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慢慢给高泽怡抹去眼角的泪水。

  “对不起,以后不能陪在你身边了,陈政就是我跟你说的我弟弟阿呆,一定要救他...”说完,任栩升的手垂落了下去。

  撕心裂肺的痛苦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扣人心弦。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