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医妃无双倾天下 > 正文
001你是本王的解药
作者:山河君犹在  |  字数:1898  |  更新时间:2022-03-15 12:50:40 全文阅读
越国长宁宫中——

  乌云翻卷,星月无光,寂寥的灯光,更添了几分压抑。

  九公主云清宁正在床榻上,竟是在昏睡。

  “啪!”一记巴掌狠狠打在了她的脸上。

  云清宁撑起眼皮,惊愕地看着榻前身长玉立的男人,“殿下……”

  头好痛……

到底发生了什么?

  “服毒自尽,以为死,就能让你解脱?”男人竟是将云清宁从床榻上提了起来。

  云清宁完全不知所措。

  面前这位,乃是越宫新主,秦国离王赫连城。

  云清宁至今记得,离王带兵击退了围困越国的敌军,攻进越宫时,所有人战战兢兢,在等着一场杀戮的降临。

  然而杀戮并没有发生。

  赫连城站在众人面前,只冷冷地问了一句,“长公主何在?”

  敌军溃逃那晚,长公主不见了,谁也不知去了哪儿。

不能将越国第一美人云雪瑶献上,越帝便把九公主送给了离王。

月华宫里某个旖旎的晚上,赫连城在酒醉之后幸了云清宁,答应带她回秦国,不会亏待。

可此刻赫连城眼中的怒不可遏,到底是何意?

正在云清宁迷茫之时,一只大掌竟掐住了她脖子, “你设计雪瑶,害她惨遭凌辱,为何这般毒如是蛇蝎,她是你的姐姐!”

  云清宁被这震怒砸晕,大脑一片空白。

  “我没有……”胸腔内空气稀薄,云清宁逐渐透不过气来。

赫连城……是来兴师问罪的?

  云清宁想要辩解,她并没有设计云雪瑶,可此时已然就不出话了。

  “早已算计好了是吗,想要取代雪瑶?”

  赫连城怒吼,“你不配!”

  云清宁不停地喘了起来,泪水夺眶而出。

  一天之前,云清宁还心存幻想,以为这个男人会是日后依靠,甚至心中期待着,离开越宫的那日,便要告诉他所有真相。

  却原来,是南柯一梦。

云清宁仰起头,模糊的双眼让她再也看不清面前的人,只有无助地摇头。

  早知所托非人,当日她何需倾心相许。

  赫连城加大了手下的力道,“敢做不敢认,还是想以死谢罪?本王今日成全你!”

  “没有,我什么都没做!”云清宁几近窒息。

  “贱人!”赫连城大怒,提着云清宁,朝榻上摔去。

  “殿下,有紧急军务!”外头有人禀报。

  窗外的乌云里透出了一丝惨白月光,映出云清宁没有血色的脸颊。

  她如破布娃娃般一动不动的躺着,额头的血已然凝固。

  一个女子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九公主以为逃过一劫了吗,怎么可能,且记住吧,今日是你死期!”

  这话中带着阴毒,竟是从云清宁当作姐妹一样看待的人嘴里说出来的。

  而此刻,云清宁甚至连做出表现的力气都没有了。

 “九公主不是心许离王吗,竟是得了这下场,笑死人了。”

  那人嘲弄,“如今越宫的人都知道,你勾结外敌,令长公主失了清白,还遭人劫掠。后头竟又爬上离王的床,只怕还盘算着当离王妃吧!可惜啊,你那诡计今日被我戳穿,你这好日子到头了!”

  “为什么这么做?”云清宁许久才吐出一句。

竟是她贴身宫女芍药背叛了她。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奴婢实在看不下去。公主一向善良,想来是不会怪罪奴婢的,对了,方才你喝那一沾醉,还是从你药箱里拿的,会不会死,我可不知”,芍药笑盈盈说着,“差点忘了告诉你,后头还有你受的呢!”

  她拍了拍手,两个侍卫便冲进来,一左一右地将人钳制住。

  云清宁浑身胀痛,脑袋眩晕,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就被人粗鲁地拖了出去。

  ……

  月华宫。

  云清宁被结实地绑着,扔在地上。

  抬眸看去,赫连城正阴气沉沉地坐在太师椅上。

  所以,赫连城准备要杀她了?

  赫连城有杀人如麻之称,而她已然被扣上了万劫不复的罪名。

  “九公主,您明明知道离王殿下最讨厌这些把戏,又是何苦呢?”芍药一声假惺惺地叹息,打断了云清宁的思路。

  她如今已知芍药心性,自是要置她于死地。

  赫连城的眼底漫出了冷意,“云清宁,你可真让本王恶心!”

  他飞快地收回了视线,仿佛多看一眼,便脏了眼睛。

  “九公主,离王殿下喜欢长公主,您心里不痛快,也有情可原。只是感情之事情没办法勉强。您还是说出长公主的下落吧,没准离王殿下一高兴,就不计较今晚的事情了呢。”芍药继续煽风点火。

  赫连城眼底迸出雷霆之怒,“不用跟她废话,打到她说为止!”

  眼看着沾了水的鞭子要落下来,云清宁咬牙:“慢着!”

  “九公主,您想起来长公主的下落了?”芍药凑上来。

  “离王殿下,我可以自证清白……”云清宁必须说出真相。

  “九公主,您就别再解释了。长公主受宠,而您却是不见水花的庶公主,心下能不嫉恨。越宫当初被敌军所占,您可是替他们瞧过伤的,背后不知打什么主意……”

  云清宁瞧向正自得意的芍药,心里涌出难言的悲愤。

  两年前,芍药如牲口般被奴隶主打骂,她见她可怜,便买下带进了宫。

  得知芍药是落难的大家小姐,她便让她做了贴身宫女,待她如香昙,情同姐妹,从不舍得委屈她。

  可是如今芍药却无中生有,一心踩着她,对赫连城摇尾乞怜。

  “离王殿下,她还不肯认……”芍药朝着赫连城瞟了过去。

赫连城没有理睬她,径直走到云清宁跟前,居高临下地捏住她的下巴,“本王听说之前越宫被围时,你为了活命,将本王的雪瑶献给了魏国那个汇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