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冠礼之期遇初潮,临别在即引情思
作者:何必猜想  |  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21-11-22 11:22:56 全文阅读

故事追溯到云国十四年。

当时的云国正处于开疆拓土,大举吞并邻国的战争时期。云国正西,是富庶的澜国,奈何大国重文轻武,日渐衰弱,内受水患影响,百姓叫苦不迭,外有云国觊觎,虎视眈眈。三年前,澜国皇帝驾崩,年仅十六岁的太子登基,朝局动荡。

传闻远征大将军之子,名唤“韩子征”,善拾逃荒饥馁之人,培养为暗棋,使其潜入澜国,挑起纷乱。

一名唤“顾七”者,乃是暗棋之一。

恰逢韩子征冠礼之期,将军府迎来一位客人。

这客人中等身材,面容窄小,如豆的眼睛透着精光,下巴处留着一小撮灰胡,身穿绛色长袍,正坐在厅中,同主位上的远征大将军韩忠一道品茶寒暄。

韩忠身穿灰蓝大褂,身材壮硕,脸颊处续着淡淡络腮青胡,眉间宽阔,粗眉下,眼眶凹陷,那棕色眸子炯炯有神。

对比之下,竟衬得客人更懦弱猥琐些。

韩忠端详着客人,笑道:“宋廉兄,才三年未见,怎被岁月蹉跎至此啊?”

宋廉搓了搓脸,干笑两声:“澜国内忧外患,诸多事情烦忧啊。怎能跟将军相比!”

届时,一身着白色外衫、手持青玉扇的翩翩公子大步跨入厅中。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五官似经历精雕细琢般,攀在一张白净的脸上,下颌处棱角分明,黑色平眉下是棕色瞳仁的桃花眼,一抹浅唇总挂着盈盈笑意。

宋廉起身相迎,头不过那人胸口,仰头谄笑道:“这是,子征吧?竟长得这般高了!嗯,果真是虎父无犬子,颇有将军当年的风采!”

韩忠哈哈大笑起来,冲韩子征道:“还不快见过宋大人!”

韩子征朝着宋廉恭敬行礼:“见过宋大人。听闻大人莅临,侄儿忙去沐浴更衣,这才晚了些,望大人海涵。”

宋廉大笑两声:“这有什么,不过是...”

未等宋廉说完,韩忠便开口道:“坐吧。”

韩子征径直坐在了宋廉对面,宋廉一脸尴尬,又反身坐回位子上,说:“不过是向韩将军多讨一盏茶的工夫。”

一阵寒暄过后,韩忠言道:“此次唤宋廉兄前来,是犬子的主意。如今征儿已经大了,关于两国交往,他有些拙见,想求你这个叔父指点一二。”

宋廉惯性谄媚道:“忠兄客气了!兄之子,岂有怠慢之礼,如有需要,在下愿助一臂之力。”

话音刚落,韩子征起身抱拳道:“侄儿谢过叔父!侄儿确有一事,万望叔父能够成全!”

宋廉并未回应,看这父子俩上演的戏码,不由得心里发笑。既求到自己头上,岂有不拿捏一把的道理?

宋廉眼珠转了转,坐姿随性起来:“这——”

见宋廉未应,而是端起茶盏,轻吹浮末。韩子征眼底闪过一丝不屑,嘴角挂起假笑:“晚辈愿奉上黄金万两,孝敬叔父。”

韩忠冷眼看着,见宋廉不为所动,沉声笑道:“宋廉兄,上次一别,似乎看你对征儿房中的丫鬟莺歌颇为喜欢,路途上舟车劳顿,此女子善歌舞,不如携她同归,路上,也好有个贴心人照顾。”

韩子征错愕地看向韩忠,终是没有说出什么。

“哈哈这一路颠簸,若得个逗趣的,也不觉烦闷了。那就——”宋廉斜眼看向韩子征:“厚着脸皮要子侄割爱了。”

韩子征面上不悦转瞬即逝,挂起假笑:“哪里,侄儿已备好厢房,叔父且小住几日,赏脸参加侄儿冠礼。”

“好说,好说!”

过两日,便是冠礼。府内暂停了所有的暗卫训练,只有几支府兵在正常操演。

入夜,没有了众多奴仆的奔波忙碌,远处的灯笼,在微风吹拂下轻轻摆动,就连眼前的残荷,也随之晃动,似是在诉说白日的喧闹,又似是在这方寸之地,迎接夜的降临。

顾七望着池塘上飘着的残荷出神。

“小七。”

顾七转头一看,不知何时,韩子征站在自己身后。身着薄衫,靛蓝色抹额束于青丝之上,随风飘起,额间碎发扫过眼眸,那眼底的清澈犹如圆月照在池塘上,透着静谧柔光。

“主人!”

顾七刚要起身,韩子征上前一步轻摁住肩膀。随后踏上碎石,一起坐在了池塘边的巨石上。

“有心事?”韩子征随手抄起旁边小石子,投进了池塘,惊散了一簇幼鱼。

顾七看着韩子征的侧脸,抿了抿嘴:“没有。”

“哦。”他垂眼思索,缓缓说道:“明日,便是我的冠礼。”

“嗯。”

“想不到,你已经跟了我四年。”

顾七垂下头,轻声道:“多谢主人搭救之恩,我...奴都记得。”

“明日,你会去么?”

“我?”顾七诧异,抬头迎上他清澈明亮的眼睛。

“主人需要,奴自当形影不离。”

“好。”他长舒一口气,笑了起来。“不过,你只能扮作常随小厮,可懂?”

听到这话,顾七的脸红了起来。

自进了将军府,便一直是女扮男装,仅有韩家父子和韩子征的通房大丫鬟青绾知晓实情。顾七虽不懂为何如此安排,却也从未提出过疑问。

风吹开了衣领,凉风灌入脖颈,顾七打了个冷颤。

韩子征抬起手,纤长的手指向上拽了拽她的衣领:“我自有我的道理,你照做便是。”

顾七点了点头。

韩子征捏了捏她的胳膊,说了句:“还是太瘦。”

语毕,他起身离开,周围又静了下来,风更凉了几分。

终于,迎来了韩子征的冠礼。

“韩忠之子韩子征,年渐长成,于庚子年癸未月丙辰日加冠于其首,谨以正君臣、亲父子、和长幼,君臣正、父子亲、长幼和...”

韩子征站在中央,听着祝祷,余光向顾七的方向瞥去,皱了皱眉。

顾七跟着一众小厮跪坐在侧,看着服侍丫鬟为其换衫纳履,忽觉小腹一阵绞痛...

终于等到礼毕,跪送宾客悉数离去。才要起身,便感到一阵眩晕,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倒!

迷糊中嗅到一股淡淡的沉水香,再睁眼时,见韩子征坐于床尾,束起碎发,五官变得更加立体清晰,多了几分硬朗和飒爽。

“主人!”顾七猛然起身,顿时感觉下身异样,皱了皱眉。

“怪我,近几年只顾着你练功习武,忘记了身为女子...咳,还是有些要注意的地方。”

韩子征的话让她心慌,难道是练功太用力,走火入了魔?

“我我喊青绾来同你说。”

见韩子征满脸通红,跌跌撞撞走了出去,顾七更是忐忑不安。

待他离开,大丫鬟青绾端着一壶烧开的水,徐徐走进。

“能在主子的床榻上睡三四个时辰的,你是第一个。”

顾七一惊,未经传唤,私闯主人内室已是大不敬,更何况是躺在了床榻上!

再不顾身体微恙,一个翻身摔了下来,胳膊肘磕在床沿,瞬间传来酥麻感,动弹不得。

青绾正在倒水,听到“哐当”一声,赶忙跑过来:“你这是做什么?”

在青绾的搀扶下勉强起身,却发现床上一抹血红。

顾七顿时傻了眼,指着床道:“这,这是...”

青绾“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没想到,小顾七长大了。”

“青绾姐姐,我是不是活不长了。”顾七说完,泪珠顺着脸颊滚落到地上。

青绾愣了愣,拿起手绢咯咯笑个不停:“你想哪去了,今日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女子初潮,意味着...”

“什么?”

“意味着,小顾七,可以生儿育女了!”

腹部传来阵阵痛感,顾七咬了咬下唇,哭得更凶了。

“哎呦,姐姐错了,你可别再哭了。”青绾忙上前揽住顾七,拿手帕给她擦泪。随后拉着顾七到床边坐下,将女儿之事悉数讲给她听。

回到自己的房中,一阵收拾,天已经黑了。

怀揣着复杂的心情,不知不觉走到了韩子征的房前。

“少...”唉,算了。

正转身准备离开,迎面撞上了青绾。

“哎呦,你这是要去哪?”青绾险些被撞到,打了个趔趄,手中的灯笼剧烈晃动起来。

顾七上前扶住青绾:“没,没事,绾姐姐这是...”

“刚经过浣衣坊,把少爷白日的衣服送了过去。你可好些了?”

顾七的脸又红了起来:“好多了,多谢姐姐了。”

青绾笑了笑,轻推了顾七一把:“进去吧。”

深吸一口气,犹豫着敲了两下。

“进来。”

顾七低着头磨磨蹭蹭进了屋。

“主...主人。”

“怎么,还是没适应,自己人生新阶段?”

顾七抬起头,瞬间失了神。从没想过,一个行伍出身,见过战场厮杀的男子,居然始终保持着温和的书生相,嘴角勾起的弧度,恰似和煦温风,吹得心头发痒。

“我亦是如此,”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韩子征自顾转身,从桌上抄起一封信道:“如今我们不再是孩童,也该,独自承担起各自前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