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带着男团去开荒 > 正文
第2章:可我是个废物
作者:赵梦极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21-07-16 14:53:38 全文阅读

楼下的罗珊正啃着包子,她看着耿凡下来,冲他笑笑,带着他往西去了。

和罗珊走在一起,耿凡感觉自己收获了比平时更多的路人的目光,他浑身不自在,可也只能低头加快一些速度。

等出了郊区,耿凡才开口问罗珊:“罗珊,你也是阵法师么?”

罗珊想了想才回答:“我算得上是阵法师,但是是不允许参加工会、战队和比赛的那种。”

“抱歉,我没有听懂。”耿凡紧眨了两下眼睛。

“不要紧,之后你会逐渐明白的,你是我搬到这里来认识的第一个伙伴,我们之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慢慢了解。”罗珊笑笑。

耿凡点点头,他又问:“你以前没有伙伴?我是说在岛上的时候?”

罗珊便又笑了:“你有没有听说过,其实三台岛是个流放区?”

耿凡没有说话——他当然听说过,不过,罗珊的意思是她和她的家人是属于被流放的?

没有听到耿凡再问话,罗珊也看了耿凡一眼,耿凡又笑笑:“如果这是你的隐私,我就不问了。”

罗珊很是满意耿凡的礼貌和懂事,她挑挑眉毛道:“我打听到这个月的中旬,会有大家族去倦鸟山狩猎,那里应该会死一些野兽,大家族的子弟们也会因为狩猎损毁一些装备,最重要的是,他们一定会有伤亡,不管是哪一种,我们都能捡到便宜。”

“我知道,当有大家族去山里狩猎的时候,是有很多人会去捡漏,可是我们两个能做什么?昨天你也看到了,我很不中用的。”耿凡苦笑了一声。

罗珊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没一会儿,她扭了头看向了耿凡:“昨天我在你家里坐了一会儿,我发现,不只是你母亲的身体不好,其实你和你妹妹的身体也不好;你母亲的毛病靠药物吊着,或许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但是你和你妹妹的病,恐怕会像你父亲一样,是突如其来、不给你们反应时间的那种。”

耿凡的眉头压了下来。

因为罗珊说对了,他父亲本来是一个很强壮的男人,让所有人意外的是,他干活儿的时候,突然就倒下了,再也没起来。

“你是说,我也会像我父亲那样……”耿凡小声问。

“你已经受了两次重伤了,可能你坚持不到你父亲那个年纪。”罗珊说的认真。

“我倒是不怕死,可是,如果我不在了,我母亲和我妹妹怎么办……”耿凡的脸上并没有多少恐惧的神色,死亡对贫民区的耿凡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可是,他还有牵挂的人。

看着耿凡消沉了下去,罗珊又笑了:“我不是说去捡漏么?我说的捡漏包括捡一个好身体。”

耿凡看向了罗珊,他一脸迷茫,不懂她在说什么。

“我只能说这和我的属性有关系。”罗珊又笑笑。

耿凡一下子提起精神来了,他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昨天的画面,然后他再看向罗珊时,他的眼睛里开始慢慢浮上来惊恐了。

罗珊提起自己的水瓶喝了一口水,她看到耿凡看自己那异样的目光时,她又笑了。

“你在想什么?”

耿凡长长舒出一口气,他稳了稳自己的情绪问:“我可不可以这样理解,昨天是你救了我?如果不是你,可能,我就死在那个广场了。”

“算是吧。”罗珊说的很轻松。

耿凡却是摇起了头:“不对……如果你就是这种属性的阵法师,那你应该很抢手才对,各大联盟和工会会抢着要你吧?为什么你却流落到了贫民区,又非要救我呢?”

“没有战斗能力,却有不错的附加功能,这样的人被联盟吸收了,他们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罗珊很认真地问耿凡。

“奴……奴隶?”耿凡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对呀,我不想被人圈养,哪怕在贫民区,日子过的有些辛苦,至少我是自由的,我想我说到这里,你也明白我救你的原因了,我救你是想让你保护我。”罗珊抿起双唇,对耿凡笑的温和。

耿凡点了点头,随即他又摇了摇头:“可……可我是个废物呀!我都没有办法保护我自己,我怎么保护你?”

“关于这个,交给我就行了,我很认可你的人品,我觉得你是那种我可以不用担心被背叛的人。”罗珊又笑。

耿凡的心跳开始加速了。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遇到罗珊这样的阵法师,他们是阵法师界的禁忌,也是阵法师界的王牌,只要她肯帮自己,那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就都有救了!

“罗……罗珊……”耿凡的话呛在了嗓子里,他激动的手都抖了起来。

“怎么了?”罗珊眨眨眼看向了耿凡。

“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是说,只要你信任我,我是不会背叛你的,哪怕有一天我被人打死。”耿凡一幅发毒誓的样子。

罗珊摆了摆手:“不要把气氛搞的这么肃穆,我怎么会让你被别人打死?走吧!我们要在中午之前赶到倦鸟山。”

“好。”耿凡重重地点头,他感觉自己全身充满了力量,他也感觉自己的生活一下子充满了希望。

倦鸟山。

一片乌云笼罩了过来,随时都可能下急雨的样子。

耿凡看了看前面,他停下了脚步。

山脚下就已经有很多人了,那里有准备进山的队伍,也有刚从山里出来的,更有一些闲散的人员。

“我以为我们来不晚……”耿凡小声吐出一句。

“不用管他们,我们从侧面进去。”罗珊提醒着。

耿凡绕过了一块大石头,高过膝盖又茂密的草丛刚好成了为了他和罗珊不错的掩饰,两个人就这样悄悄往林子里去了。

林子里时不时传来叫喊声,不知道是哪支队伍的队长在发号施令,远处更是传来了一声爆炸声,耿凡压了压眉峰,他扭头看看罗珊,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

罗珊看穿了耿凡的心思,她又安慰着他:“放心,咱们会躲着那种场面,而且我们也不会与别人起冲突。”

“嗯……”耿凡咽了口唾沫,都到了这里了,他只能硬着头皮和罗珊一起往前走了。

侧面呼叫着跑过去了几个人,耿凡忙在草丛里蹲下了身子,罗珊则是靠在一颗树后面没有动。

等喊叫声远了,罗珊才从树后探出了脑袋。

那边像是几支队伍的成员在争夺什么,你追我赶,一幅非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模样,好几种颜色的光阵映得林子里通亮,等那些人跑远之后,这一小片林子才又恢复了安静。

“那些人看起来好凶残的样子,也许他们不是一个家族或工会的,可也不必穷追猛打至此吧?”耿凡抬眼看了看罗珊。

罗珊从树后出来了,她看了看四周,这才又拨开草往前面去,耿凡听到她说:“这算什么,有时候为了争夺一个符文,亲兄弟、亲父子互相残杀的也不是没有。”

耿凡紧紧跟在了罗珊的身后,他看着罗珊那样子,似是她见过许多大场面一样,他有试探她的意思,于是他问:“罗珊,你就没有兄弟姐妹么?”

“没有,我一直一个人生活在三台岛上,我跟着渔民们出海,有时候也跟着他们去别的岛上做生意,是台风侵袭大家都才往内陆搬。”罗珊的语气里依然满是平静。

“那你的父母呢?”耿凡又问。

“不知道,听照顾我的一个老渔夫说,我是岛上的人打渔时捡回来的,自然,我也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罗珊又道。

“那你的启蒙老师呢?我是说你明白自己的属性,而且可以运用自己的属性,这个总要有人教你吧?”耿凡紧走两步,和罗珊并肩走着。

罗珊则是又摇头了:“三台岛上也有阵法师,不过他们开阵都是用来帮助自己打渔的,我看久了也就学会了,再加上也跟着别人出过几次海,见识多了,看的书多了,自然就懂得多了。”

耿凡不可思议地看着罗珊,他小声道:“还……还能这样儿啊?那,那你是个天才呀!”

罗珊就笑了:“我知道你想问我什么,你是不是想问,为什么我年纪看起来比你小,却比你都沉稳?”

“嗯……”耿凡点头。

“三台岛附近的几个岛都很穷,有的人为了躲避海盗,会绕远路去最北边的大岛上做生意,我在船上见过一些惨事,也在大岛上见过一些阴谋,那句老话怎么说来着?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说的就是我了吧?”罗珊又笑。

“是这样啊……”耿凡伸手挠自己的后脑勺去了。

罗珊说的话耿凡不是很明白,但是他能明白的是,罗珊是个经历过大是大非的姑娘,她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姑娘,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和罗珊在一起,绝对是他走大运了。

可这时,罗珊停下了脚步。

耿凡忙扭头看她,他看着罗珊盯着一个方向出了神。

“有危险?”耿凡忙瞪大了眼睛问。

“有死人,断气儿不久的。”罗珊说。

“那我们绕开吧,万一被人看到,说是我们干的,可就麻烦了!”耿凡忙压低了声音,在这种环境里,还是自保为上。

罗珊却是看着耿凡笑了:“放心吧,就算有人看到了他们也不会误会我们的。”

“哦……为什么?”耿凡眨眨眼睛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