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金手指女主生存指南 > 公主小妹
第十五章:小麦被袭?皇甫雄发火
作者:惊天一刀  |  字数:3859  |  更新时间:2021-08-03 12:39:59 全文阅读

“森川,你说这都是谁教她的,她应该说不出这些话来,好啊,那我就不管了,我倒要看看你能走到哪一步。”

“emp,这是好事不是吗?森川觉得是孙少爷教的珊珊小姐,可惜,孙少爷志不在此,不然emp您的接班人选轮不到瑾少爷,恕森川多嘴,以珊珊小姐的文化,想在未来的接班人选脱颖而出,真的很困难,套用孙少爷说的话,人生不是打游戏,注定的事改不了。”

‘爸妈,你们一定在天上看着我对吧,你们能不能告诉我要怎么办,外面那两个智能人只有你们的容貌记忆,却不是你们,你们和我哥为什么不早点把我找回来,没想到皇甫帝国及家里,情况比我想象中还严重,我哥说的对我太不懂事了,我要振作起来,你们在天之灵一定要帮帮我。’

皇甫雄和森川的话小麦没听见,就算听见也没闲工夫理会,小麦此时正坐在亲生父母床前,这个陌生又熟悉的房间,每走过一次小麦摸一次相关物品,尤其是那张婴儿床,实在想不通剧情中把皇甫家说得有多穷,一张婴儿床还是外面大小商铺都有贩售的劣质货。

小麦背后的婴儿床不说床边镶金,确实不是普通材料打造,就凭那木纹都不是普通人买得起,没有几个亿买不了,别说婴儿床下面的钛金轮,一只轮子随便破九位数,可想皇甫家多有钱,剧情中皇甫雄才给小麦五百万零花钱,不知道还以为他皇甫雄是小气的人呢。

小麦来到婴儿床边坐下来,婴儿床的面积容纳不下小麦个头,小麦靠在婴儿床扶手上,小麦看着里面的布局,纸尿裤到小毛巾,每一个都是小时候用的东西,在这个房间里,是除了麦家第二个很温馨的地方,突然小麦哎哟一声清醒过来。

小麦尴尬的看着周围,好在屁股够硬没被巴黎铁塔刺穿,小麦捂着屁股揉一会,小巴黎铁塔、儿童用具、拨浪鼓,旁边是小学到大学全部资料,看来爸妈和爷爷没少费心思,站在他们的离场上,她比皇甫雄更恨麦家夫妇吧,小麦开口。

“爸妈还活着时候很恩爱吧,躺在同一张床上真的好幸福,等一等,怎么会有血渍,哥说过爸妈生前出了车祸,事后虽醒了过来,却坐上了轮椅,这些血难道是腿的血,家里不是有下人吗,下人都不打扫吗?难道是爸妈不准下人进来,为什么爸妈不让下人进来。”

“今天这一趟不是没有收获,好可惜哦,养父母要走,我又少对父母,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面,爸妈的车祸不是意外,可凭我几句话谁信,捉贼拿賍,没找到证据前爸妈就是意外,哥不敢透露剧情,我只能慢慢调查,还是出去走走吧。”

“我的姐姐,能不能放过我,你都练了多久的歌了,你练歌不算还把我拉上,我还有我的事情要做,总不能让我放下手里事天天陪你吧。”

“你有事天天在家里玩,你有事怎么不去集团,我可是问过娘,娘说这个家就你最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工作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席恩娜一代出来以后,你什么时候有新作品,倒是长生不老生机,这三种药换代最快。”

“我好歹是你老婆,用国内说的话,你娘子,让你帮我做点事就这么困难,人家男人听自己娘子叫他,二话不说忙前忙后,你呢?我要喊你不说,你还不太愿意,我只让你和我录歌,不是让你进圈,这些只是毛胚,正式专辑轮不到你,一句话录不录,不录今晚别想碰我。”

录音棚里,从背后看两名靓影在争吵,不是没人真会被第二位靓影吓坏,啊,竟然是男人,怎么看都不像,不会是想不开做了那种手术吧,现在的人口味真重,第二位靓影和第一位靓影吵起来,第一位靓影没办法只好使出杀手锏,第二位靓影无奈放弃,非原则性问题和女人吵吃亏的永远是你。

见第二位靓影妥协,第一位靓影满意的点头,第一位靓影把耳机递给第二位靓影,两人在录音棚唱了起来。

小麦一个人漫无目的在花园里走着,剧情中南风瑾一句话坏事,南风瑾说小麦应该缺钱,这次小麦一点都不缺钱,兜里有数不完的钱,换成除卡普国以外的货币,能打响新的经济战,让世界陷入危机,这样还缺钱真没几个有钱人了。

小麦没走几步一个人挂在她眼前,小麦啊的尖叫起来,只见那人扔掉蜘蛛侠的面具对她打招呼,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璘,璘还是像剧情中那样在地下训练场,和南风瑾练球技同时谈起心来,璘问南风瑾能不能追小麦,南风瑾不知道自己爱上小麦,让璘尽管去追。

璘问南风瑾他该怎么追求小麦,小麦缺些什么,南风瑾说小麦最缺的是心情吧,小麦脸上的笑容比以前少了许多,剧情中璘跑上去抱住小麦,说他有很多钱,小麦一个劲的挣扎,小麦好不容易按响警报器,保镖的到来把小麦救了出来。

小麦和南风四爵来到皇甫雄面前,小麦躲在皇甫雄背后,皇甫雄大发雷霆,璘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小麦一个劲说不想待在这么危险的地方,皇甫雄质问南风四爵,还是南风瑾再三保证皇甫雄才暂时放过璘。

“好看吧?是不是很帅,你究竟怎么了,我好久没看到你笑了,能不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哦~!你该不会是想我了吧,没关系,我这不是来了嘛,那我来咯。”

啪~!回答璘的只有一下,小麦推开璘,璘见这招无效,跑上去抱住小麦,南风瑾说的话他都记在心里,身为男人要主动一点,不主动点要怎么追女孩子,女孩子本来就是被动生物,你还被动的话,你要怎么找女朋友,将来怎么结婚。

璘追一次,小麦躲避一次,小麦不要命的往屋子里跑,璘叫小麦站住,不知道多久,璘把小麦逼到角落,小麦不小心碰到警报器,保镖跑上来看着璘,没一会璘被保镖带到皇甫雄面前,皇甫雄像剧情中那样,不同的是这次还多一个人,皇甫雄还没开口,巧巧开口。

“说吧,选腿还是选脚,或是手脚都选,欺负珊珊的后果你们该知道,我说过没人能欺负她,老规矩主犯从严,从犯免去死罪,不选的话一个都跑不掉,就从你南风彩开始。”

“不讲话是吧,既然你们喜欢看风景,我记得84年时候,轩辕集团给宋国捐赠一套卫生系统,我会为你们选好位置,你们放心吧,吃喝管饱不说天天看风景,还有专人送到你们的口中,珊珊把一切都告诉我了,你们这样对她,那我只好送一点小礼物表示对你们的感谢,来人,把南风四少请去最佳观景点,让我们的南风四少看个够。”

见南风四爵窃窃私语,巧巧气不打一处来,这时候了你们还不主动认错,不主动认错我全部罚,你们不是有人喜欢看风景,我就请你们看个够,有个地方位置角度不错,而且每天还有免费的大餐和专人伺候,到时候你们嘴巴一张大餐就来了,没等保镖动手,皇甫雄阻止巧巧。

皇甫雄看着南风四爵,南风璘到现在还在求助瑾,是瑾让他主动点,他主动点难道错了,南风瑾捂着脑袋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我是有让你主动点,不是让你主动跑上去抱人家,你和人家什么关系,聊几句都没话题的人,你还想一次到位不成,皇甫雄安慰一下小麦开口。

“珊珊,爷爷为你做主,胆敢欺负我的宝贝孙女,这件事不可能算了,南风瑾,你知道是谁吧,保镖也在这里,你记不得我让保镖说,想清楚再回答,没见我孙子快没耐心了,说。”

“对不起,emp,是我做的,我不知道事情会这么严重,我听我哥说小公主缺少时间和笑容,我想变着法子逗她开心,想到男孩子该主动点,我不知道会这样,请emp责罚。”

南风瑾还没开口,璘站出来说是他做的,见保镖点头,皇甫雄拿起拐棍往璘身上打,皇甫雄放下拐棍,这样做有失他皇甫雄的身份,皇甫雄对森川使眼色,森川是一声开口。

“璘少爷,各位少爷,珊珊小姐不光是emp的孙女,叫皇甫珊怎么简单,根据国际公约,我们没权利对卡普国国民做任何出格的行为,璘少爷的举动可能会为两国带来战争,具体还要看珊珊小姐这当事人,以及大使馆和联合国的态度,即便是孙少爷也无权干涉。”

听见不排除闹到联合国,南风四爵傻眼,璘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璘艰难的用门顶着他的后背,一旦闹到联合国真完了,那个国家会绕过联合国对宋国开战,宋国十二万万人将陷入战火,就算不会,到时候来个经济上的制裁,宋国真会一朝回到解放前。

吃穿住连厕所都是卡普国这个盟友捐赠或投资的,还有什么是你宋国拿得出手的,不是卡普国你宋国能崛起这么快,南风瑾冷静下来开口。

“emp,不说闹上联合国,就算闹到大使馆都过了,这件事能不能交给我处理,念在璘是初犯的份上,能不能给他一个机会,大少,珊珊小姐,恳请你们给璘一个机会,他会用他行动将功赎罪,只要你们肯给璘机会,让南风瑾做什么,南风瑾会毫不犹豫去完成。”

说着南风瑾跪在地上,这辈子他都没求过人,为了璘和父亲却跪了下来,就在南风瑾快挨着地板时候,小麦擦掉眼泪,站起来扶起南风瑾,想到南风瑾以前的态度恶劣,小麦想到什么开口。

“我不是不可以给他一个机会,你不用下跪,你答应我这几个要求,我就放过他,先别急着谢我,听我说完,第一,他以后见到我,距离我五丈,不~!十丈远,十丈是多远自己去测,这是第一,第二,你以后不准像以前那样对我,第三,怎么,你好像不满意我条件太多,那好啊,我给大使馆打电话,让大使馆的人来处理。”

“没有最好,第三,我要他,每年为十个贫困县捐赠超过十位数的物质,第四,放心,第四个要求很简单,我不要求他登报给我道歉,家丑不可外泄,我可不想被大家知道,我要让他写三万字悔过书,我的要求就这些,接受的话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接受就找大使馆。”

南风瑾听小麦的话松口气,虽然有四条好在每一条能办得到,不算太过离谱,南风瑾让璘对小麦道歉,道完歉回去准备奋战,很久没动过笔,三万字应该要一个星期才能写完,璘真是有得受,谁叫他招惹皇甫珊,皇甫珊没问题了,还不知道大少和皇甫雄什么态度。

“珊珊都这么说了,那你们就你们下去吧,我们还有事要说,好了,悦儿,两人连肌肤之亲都没有,你刚才没听珊珊说嘛,这公道也讨了,你还有什么不满,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赶紧下去写悔过书,是不是要我帮你们写。”

听皇甫雄让他们下去,南风四爵松了口气,刚才是泡在水里话,这会有了一个游泳圈,得救的滋味真好,离开皇甫雄书房,南风四爵不要命的往外跑,生怕皇甫雄会反悔似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