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贪财小狐后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靖玥少爷  |  字数:6348  |  更新时间:2021-07-19 15:13:37 全文阅读

“传闻天地之初原为一体,天地之内无光无亮,犹如暗狱,所有的生灵都称其为混沌,这混沌在天地内不知霸占了多少年,终于生出一神来!那神手持巨斧,开天辟地,他凭着一己之力养育万物,泽被众生,世人尊他敬他,称他为盘古大帝!”

“盘古大帝为了苍生的安危,带着自己的爱徒四下奔波,南征北战多年,终于将那作恶多端的混沌恶兽封印在天外天,恶兽一除,三界之内一片祥和。”

“可惜好景不长,在三界刚刚安稳没多久,盘古大帝身患重病,他的坟茔就藏在南海的极光中,众生虽是感恩大帝为三界所做的一切,但也觊觎贪婪着盘古墓中的神器宝藏,在盘古大帝身后,这南海便再无安宁可说,这么多年来,南海车马络绎不绝,人迹不断..................”

“但,从古至今这么多年以来,从未有人在南海寻到过盘古墓的踪迹..........”

精致辉煌的府邸门口站着一个衣衫褴褛却又气质不凡的年轻人,在那个年轻人三言两语的描述中,那段遥远虚假的神话传闻变得略显真实,真实的让人觉得盘古墓不再是传说,而是真实的存在在天地之中。

不少行人饶有兴趣的停下脚步,围在那个年轻人身边,静静的听他说话,就连不远处那两个衣衫华丽,站在豪宅前守门的家丁也竖起了耳朵,满眼皆是入迷。

“盘古大帝开天辟地,造福苍生,他座下弟子众多,最为出名的便是他那年纪最小的两个爱徒,一位是女娲,也就是咱们的母上之神。另一位便是伏羲,天地之间唯一的一位天皇!”

当说到天皇二字时,年轻人微微抬眸,缓步向那朱红的大门走去,这位年轻人虽是相貌平平,衣衫褴褛,但气质脱俗,骨子里透着一丝与生俱来的威严。

正当众人心中暗猜他到底是何方神圣时,突然发现他行走之时与常人有异,当众人把目光转移到他腿上时,才恍然大悟。

这个年轻人竟然是个瘸子!

众人虽是嘴上没个动静,但心里不禁感叹万千,看向那年轻人的目光也变得略显微妙。

年轻人步伐蹒跚的走到了朱红的大门前,在那两个家丁满眼警惕中,接着说道“当年的天皇,手中有一法器,此法器取材玄铁,用寒光打磨成器,长七丈,宽三丈,横能量地,竖能撑天,妖魔鬼怪最怕此器,故此,凡人称它为玄铁寒光镇妖棍!”

话毕那个年轻人已经上了台阶,与那两个家丁不过三步之远,那两个家丁对视一眼,谁也不明白这个年轻人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在街头说书就说书呗!为什么突然走过来,还离他们这么近?

“此棍是天地灵器之一,而天皇也是盘古大帝最为宠爱的徒弟,天皇唯恐世人打盘古墓的主意,便把这贴身法器送去了盘古墓,成了盘古墓的陪葬品!”

“玄铁寒光棍在盘古墓镇守了千年,千年之后四方恶兽为祸苍生,天皇无奈只得重新请出玄铁寒光棍,安定天下!”

“天下太平之后,天皇也精疲力尽,选择与母上之神避世不出,而在那个时候,盘古墓的封印已经开启,贸然打开封印可是大不敬,他没有强行打开盘古墓的封印,他的近身法器当然也没有机会再回到盘古墓中,机缘巧合之下,那法器便流落到了凡间来。”

话毕那年轻人又登上了一个台阶,与两位家丁更是近了,出于保护家宅的本能,其中一个家丁刷的一下拔出了佩剑,剑锋直指那年轻人的要害。

另一家丁倒是没有拔剑。他似乎对眼前这个年轻人入了迷,脱口便问“那玄铁寒光棍现在在哪儿?”

“当然...........在这! ”

那个年轻人从腰间快速掏出一根长满了暗红色铁锈,大约只有一指粗的铁棍来,当他掏出铁棍时,周身那脱俗的气质在那一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那让人避而远之的流里流气。

众人唏嘘一声,不再留念他的精彩演讲,摇头晃脑的纷纷散开,不少眼尖的人认出了这年轻人的真实身份,他便是纵横在市井小巷多年的一名专业混混!

他的主业是坑蒙拐骗,副业是吃喝嫖赌,闲来无事时还卖卖自制的壮阳假药。

“这根玄铁寒光镇妖棍就是盘古墓中的宝贝,小人祖上几十代传下来的,听说伏羲天皇当年可是为了天下安定,亲自去灵山寻取的玄铁,又在极北山中与女娲娘娘合力用寒光打造了整整一年。这可是个好宝贝,若是将它请回宅中不但能驱妖辟邪,招财进宝,还能令子嗣繁荣,衣食无忧。居家必备的宝物现如今只卖十两,十两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一个月内包换,三年之内包修,真的是物美价廉,超值划算呀!”

那两个家丁几乎同时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其中一个家丁撇嘴道“我说咱们落仙镇哪里来了一个说书先生,原来是你个小混混,这一身衣服换的,我们差点没认出来呀!”

另一个举剑的家丁也收回了自己的佩剑,对他不耐烦的说道“拿根废铁还真当自己是世外高人了?趁本大爷没法火赶紧滚!”

“您二位识不识货!这哪里是废铁,这可是天皇的近身法器!”

姜小豆越是一本正经,那两个家丁越是觉得好笑。

“还法器?要真是天皇的法器怎么会落在你这个小混混手里!”

姜小豆一拍胸脯,无比自豪的说道“因为小的祖上曾是天皇手下的得力干将,先祖解甲归田后,在凡间一眼认出了天皇的法器,先祖为了把天皇的法器请回来,不惜倾家荡产,费劲了一生的心血才将这法器请回家!”

“你家先祖一生的心血就被你卖了十两银子!啧啧啧.........真是孝子!”

姜小豆愣了楞,迅速反应过来,只见他抱着那镇妖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满脸痛心的跟那两个家丁说道:

“若非遇到大难,谁会卖自儿的传家宝呀!两位大爷有所不知,小人家中老姨重病,媳妇又刚刚分娩,只因她身子弱,孩子一下地就断了奶,巴掌大的孩子天天在炕上哭,小的只能拿这传家的宝贝换些银两,不为别的,就为老姨的药钱和孩子的一口吃食,若非如此,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将祖宗的东西拿出来啊!”

姜小豆似乎对怀里的镇妖棍十分的在意,尽管自己又是抹泪,又是甩鼻涕,可半点也没污着怀里的镇妖棍,那浓稠的鼻涕几乎都甩在了两个家丁身上。

“哎呀!”

两个家丁躲了又躲,始终没有躲掉姜小豆的“暗器”,其中一个高个实在是无法忍受姜小豆的鼻涕攻击,拔了佩剑就要砍他。

“老子砍了你!”

另一个家丁拦住了他,将他强拽到了一边,劝了许久才让他消气。

倒也不是这两个家丁怕一个混混,而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再者,整个落仙镇谁不知道这个姜小豆是整个镇子里最难缠的混混,若是伤了他,不定会迎来怎样的报复。

劝好了自己的同伴,那个家丁转眸看向姜小豆,对他笑道“你就是在这呆上一整天也没人买你的宝贝,在这赖着,不如去茶馆说书去!也不用你跑远路,就顺着这条街走,走到头右转,那里就有个现成的茶馆,你去那里说,说的好的话还能挣点钱呢!”

姜小豆也不哭也不闹了,他搓了搓手,嘴里嘟囔着“去那能挣几个钱?”

两个家丁自是没了耐性,他们同时向后一退,进了宅门,然后 “啪!”的一声把门关的是严严实实,莫说大活人了,就是只苍蝇也甭想从门缝里钻进来。

“哎!开门呐!你能出多少钱,咱都好商量!”

其中一个心肠较软的家丁看了看门外衣衫褴褛,落魄非常的姜小豆,心中大有不忍,他将门开了一个小缝,扔了几枚铜钱过去。

姜小豆见了铜钱,犹如狗见了骨头一样,两眼放光的大步跑了过去,快速将铜钱捡起来。他小心翼翼的捧着铜钱,吹一下放在耳畔听一听,吹一下放在耳畔听一听,那认真劲不像是捡了铜钱,倒像是捡了几锭黄澄澄的金子一样。

“拿了钱就走吧!别再门口赖着了!”

“好好好!”

铜板落了袋,姜小豆哼着小曲,一瘸一拐的离开了那金碧辉煌的高墙宅院,在大门外十几米处的老槐树下坐着,那根价值十两银子的镇魂棍被姜小豆随手放在一旁,倒是包裹棍子的那块旧麻布倒是被他扯了下来,整整齐齐的叠好,小心翼翼的放在怀中。

似乎那块旧麻布才是他的传家真宝。

看门的小厮见他走远了,才将门重新打开,他们虽然奇怪这小混混为什么不离开,但谁也不敢开口去问,生怕没事问出事来,反正这混混不再来烦他们,不管是在大门外坐着,还是躺着,与他们都没有关系。

尽管姜小豆走远了,他们的眼睛还会时不时的觑他一眼,只要姜小豆有一点要走过来的预兆,他们便会立刻关门。

姜小豆看出他们在提防自己,懒洋洋的靠着老槐树,抱着胳膊翘着腿,远远的吆喝一声“两位爷莫怕,我姜小豆在这落仙镇上混了十几年,从不干强买强卖的生意,你们要是没兴趣,可以介绍给府上的老爷,保不齐老爷得了镇妖棍一高兴赏你们一人一两银子喝酒呢!”

两个家丁对天翻了一个大白眼,就姜小豆拿来的那种废料,铁匠铺子里每天不知扔了多少,骗人也是一项结合智力与技术的硬活,姜小豆懒惰成性,也不说寻摸一根像样的棍子,垃圾堆里随手一捡就成了上古神器,就是忽悠傻子也不见得能成功。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祖传的玄铁寒光镇妖棍,天下仅此一个,想买的抓紧,错过了就没了!”

姜小豆坐在树根下,大摇大摆的吆喝着,起初守门的家丁谁也不搭理他,但时间一久两人都觉得脑瓜子嗡嗡直响,被他吵得实在是心烦。

其中一个矮胖的家丁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眉头一横,刷的一下拔出了腰间的佩剑,对他怒吼道“给老子安静下来,就你那根破棍烂铁,谁瞎了眼才会买,赶紧滚,被逼老子动手!”

姜小豆眯着眼睛笑道“这位爷别发火呀!小的要是不吆喝,那些想买的不就生生错过了吗!小的只要卖出去了,绝对不会赖在您面前让您烦心!”

那矮胖家丁怒叱道“就你这根锈铁还会有人要?要是有人会买,老子就将这对石狮子给吃了,你赶紧..............”

不等他说完只听身后传来一阵尖叫,乌央乌央的人群如巨浪一般向门口涌来,两个家丁不知是何原因,见众人都向外跑,他们也撒腿就向外跑。

人都是这样,尽管不知道原由,但见众人都在奔跑,下意识的选择随众。

婆子,丫鬟,小厮屁滚尿流的逃出大门,唯有姜小豆稳稳当当的坐在老槐树下,卖力的吆喝着自己的祖传镇妖棍。

挤在人群中的矮胖家丁见姜小豆还坐在那没有要跑的意思,怒叱道“现在都乱成什么样了你小子还不滚,真是掉钱眼里的熊瞎子,谁会傻了吧唧的买你的镇妖棍.................”

“镇妖棍老夫买了!”

家丁抬眸看去,只见一个华衣老者从宅子里跑了出来。

“镇妖棍老夫买了!老夫买了!”

老者一连串的喊了好几遍,待他连滚带爬的跑出府门,众人才见他衣衫残破,狼狈之际。

尽管如此,在这慌乱之中,人家还不忘抱着两个价值不菲的瓷瓶一块跑。

他踉踉跄跄跑到姜小豆面前,也不鉴定那镇妖棍是真是假,直接就掏出鼓囊囊的荷包就要付钱。

怒斥姜小豆的矮胖家丁呆愣一瞬,忙上前捂住老者的荷包“三叔,这小子是咱这片可是有名的混混,专卖假货忽悠人,您可不能上当啊!”

那华衣老者瞪了他一眼道“你小子懂个屁!这可是位高人,今天一早就提醒我,说我今日印堂发黑,乌云盖顶,恐与妖族犯冲,当时我还没在意,谁知这午时刚过不到一刻,咱府中就突然闯进一条凶残的蛇妖。早知道会如此我便早早的将高人请进府除妖了,哪里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华衣老者一扭脸立刻转换成一脸诚恳的模样,将荷包递到姜小豆面前“是我说怠慢了高人,还望您大人大量,别与我一般计较。”

姜小豆并不伸手接荷包反而抱着胳膊笑嘻嘻的说“原是王大老爷您呀!好说好说,我家先祖可是天皇的得力大将,别说是一条小蛇妖了,就是妖王来了,我也能将它拿下!”

那矮胖家丁冲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上次他还看见姜小豆捧着一本破书跟人吹嘘,说自己先祖是圣上身边的文臣!

“吼!”

突然,高墙宅院内传来巨蟒的嘶吼声,逃出府的丫鬟婆子小厮们抱头尖叫,脚下像是生了风一样,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留在府宅外的只有姜小豆,王老爷,还有两个不知是忠心还是吓的腿脚麻没法跑的家丁。

听着院中那惊心动魄的声响,王老爷带着一丝哭腔对姜小豆道“高人,您就出出手救救我们一家老小吧!再让那蛇妖折腾下去,我这宅子算是费了..............里面还有两个价值连城的石脆山玉瓶..........................”

站在一旁腿肚子直哆嗦的矮胖家丁突然开口问道“三叔,我三姨呢?刚刚怎么没看见她出来?”

王老爷愣了愣,一拍大腿嚎哭道“光顾的拿银票了........高人,您可得赶紧将那蛇妖给除了,我那玉瓶....啊呸!我那媳妇还在里面没出来呢!”

姜小豆“.................................”

众人“...................................”

姜小豆干咳一声道“咳!镇妖棍一千两,拒绝还价,拒绝分期付款,银票银锭都行,一次性付清后免费送一次伏妖大礼包。”

“一千两!你刚刚不还十两银子吗!”

姜小豆抱着胳膊,摇头晃脑的说道“此一时彼一时,这买卖向来是看时机的!”

王老爷虽是心疼一千两银子,但是也知道若是任由蛇妖放肆,自己损失的怕就不只是一千两银子了“行,这是一千两,高人,您快去将那蛇妖除了去!”

姜小豆笑嘻嘻的将一张盖着官印的千两银票揣在怀中,伸了伸懒腰,一瘸一拐的走向那朱红的大门。

只见他仔细逡巡四周,将镇妖棍郑重的插在西门角的地缝里,两手合掌对镇妖棍恭恭敬敬的拜上一拜,气沉丹田,大喝一声“妖孽休得放肆!”

小豆一声怒斥,院中的嘶吼声戛然而止,静的如此突然,如此利落。

躲在老槐树后面的两个家丁互相看了一眼,眸中充满了惊诧,这貌不起眼的混混姜小豆不会真是个伏妖高手?

看到姜小豆的神通后眉开眼笑的王老爷长舒一口气,这下好了,遇上了高人,自己积攒了这么久的钱财总算是保住了。

姜小豆对院中的反应很是满意,他点点头转眸看向王老爷,和蔼可亲的宽慰道“王老爷不必担心,我这就去找那蛇妖,将它抓来抽皮..............”

不等他说完只见一大片黑影将他从头到脚笼个结实,事发突然他来不及回头,自是不知身后发生了何事。

而远处的王老爷和两个家丁却看的清楚,在他们一脸惊悚的目光中,一条猩红的蛇信子以雷霆之速将那一脸和蔼可亲的姜小豆从头到脚卷的结结实实,在众目睽睽之下巨蟒仰头“咕噜”一声直接吞了。

那蛇妖似乎并不满意姜小豆那干瘪的二两肉,透过大门阴测测的瞅了门外一眼,惊魂未定的王老爷被它那银盆似的眼珠子猛地一瞅,“嗷”的一声惨叫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失去意识的王老爷恍惚间感觉自己整个人轻飘飘的似腾空而起,“呼呼”风声在耳畔大作,他定睛一瞧只见两侧树影“哗哗”向身后窜去,而身上又似乎被什么东西颤的结结实实,半点也动不了,被蛇妖吓破胆的他如临大敌,拼尽身上每一分力气奋力挣扎,不甘心的放声呼救。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救..........额?”

“老爷,别动!”

“三叔,别动!”

原本以为死定了的王老爷突然听见身下传来两个熟悉的声音,原是那两个守门的家丁一人抓着他的胳膊一人抬着他的腿,正扛着他飞快逃离那座被蛇妖霸占的豪宅。

见自己还好生生的活着,王老爷暗舒一口气,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祖传了几辈的老宅子,无意间撇见了槐树下的两个白影,突间然大叫起来“快停下来!”

两个家丁被他一吼周身一颤,险些将他扔了出去。

王老爷颤着手,指着身后的老宅子痛彻心扉的嚷道“我的白玉牡丹对瓶,那可是前朝的贡品,价值不菲,哪个缺心眼的二货给落在树下了,快回去,这可是我今早刚盘回来的! ”

“三叔,算了吧!保命要紧,那...........”

王老爷带着哭腔嚷道“那个屁!好几千两银子呢!若是它们没了,我情愿命丢了!”

无奈,三人只得回头,那两个家丁一左一右的架着他,三人如夜间偷食的耗子一样,探着脑袋小心翼翼的走向那危机四伏的豪宅。

在那金碧辉煌却又凌乱不堪的宅院中,一个瘦小挺直的身影正在院中行走,微风吹鼓着他抹布似的衣衫,他虽是步伐蹒跚,但每一步都走的稳当而又坚定。

他缓缓穿过精致的楼阁庭院,驻足在小桥上,桥下“哗哗”流动的碧绿的水流,这是从府外引进来的水流,是活水。

他低眸看了水池一眼,只见那青青碧水突然变得躁动起来,沸腾的水花如爆发的火山一般,豆大的水泡从水中喷涌出来,水泡越聚越大,越聚越大................

“吱吱吱!”

一只透明半大的水猴子从水泡中跳了出来,当水猴子跳出来的那一瞬间,沸腾的池水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半大的水猴子跳上了小桥,在桥上“吱吱吱”的欢跳起来,而他锁眉挥袖,一脸凝重道“时间急迫,赶紧为我引路,办正事要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