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作者:栗眠眠  |  字数:3028  |  更新时间:2021-08-01 12:23:33 全文阅读

陆枉凝正式入了职。

  顾迟的店面不大,进门直走到头以后左转厨房右转休息室。

  “我这里人流量不大,平时工作不会累。”顾迟领着她在后厨转了两圈:“人多的时候你去外面收钱,没事做了就来这帮忙。”

  “想问的可以问。”顾迟思索了半天,觉得没什么可以交代的了。

  “老板,工资怎么算?”

  “这里写了。”

  顾迟带她去了休息室,从柜子里抽出一份文件扔在办公桌上,朝着合同扬了扬下巴。

  她站在门边磨磨唧唧好久才挪过来,毕竟刚经历了一次职场骚扰,现在看着成年男性就有种莫名的害怕,就算这个男性长得帅的惨绝人寰那也不行。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陆枉凝,着实没掩盖住心里的嫌弃,这个女孩该不会以为自己也是老流氓吧?他思索了一下自己的外在条件,别的女孩巴不得被他顾迟非礼,这个乡下妹怎么躲这么远?好像有被冒犯到。

  这么单纯的妹妹骗来当个黑奴好像也不错,感觉可以用一份工资骗她干三份工,她应该不会发现吧?

  “还有问题?”

  “没有了。”

  “签字。”顾迟递给她一只笔:“早八晚八,迟到扣钱。”

  早上八点上班,这意味这她每天早上六点要起床,七点要出门,晚上下班回到家最早也要九点多了,洗洗弄弄十一点才能上床睡觉,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的比驴多,吃的比鸡少。

  陆枉凝觉得这就是她新生活的写照。

  “嗡嗡……”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老板,我出去接个电话。”

  顾迟点了点头。

  “小姑娘,我这儿有个事儿想和你商量一下呀,”来电话的是陆枉凝的房东,她觉得阿姨人很好,看她没钱押金都只收了她一个月,说是心疼她这样一个人在外面拼生活都小女孩,尽量帮帮她。

  “你也知道我有个儿子在国外,这不,他过几个月就要回来了,还带着女朋友。我租给你的那个小套间,我想重新翻修一下,给我儿子做婚房,这里里外外都要重新装修一下,你看……”

  “那我这……”陆枉凝这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阿姨也不想为难你,但是装修是需要钱的呀!这样,每个月你多给我三百吧,装修一下你住的也更舒服是不是?”

  三百?陆枉凝心想,我哪有三百,我一个月多三十我都掏不出来。

  “我们当初说好了价钱的,你怎么可以临时涨价?”

  “你这叫什么话,说得我像坐地起价一样!”房东阿姨突然提高了音量:“爱住不住,不给钱你最好三天之内搬出去,不然你东西我都扔了!”

  陆枉凝揉揉耳朵,这阿姨嗓门也太大了,快给她喊聋了。

  她挂了电话,转头看见顾迟一脸都欲言又止。

  “……你是不是都听到了?”

  顾迟点点头。

  说实话,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倒霉的人,就从他见到陆枉凝开始,就像看到了扫把星下凡——陆枉凝过的比小说都精彩。

  顾迟觉得陆枉凝怪可怜的,这下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

  “你住店里吧。”他在心里呸了自己一下,怎么这么爱管闲事,有点不像自己的风格了。

  虽然在店里也装修了休息间,不过顾迟每天还是要回家睡觉,方便早起去公司上班。他很少时间可以来店里,这个餐馆说白了就是他逃避工作的地方,他也不在乎赚不赚钱。

  陆枉凝在店里定下来以后,日子过的倒也清闲。顾迟说是招服务生,她也不知道这么一个一周客流量两只手带着两只脚就都能数的清清楚楚的餐馆子需要招什么服务生,服务空气还是怎样的?不过她也乐得清闲,老板觉得没倒闭就没倒闭,反正没人的时候自己还能看看书,薪水也不减,吃喝不愁倒也过的自在。这种带薪休假的日子难道不比坐办公室的精英白领舒服多了。

  顾迟在休息室里打了一面墙,做了内嵌的书柜,林列的书籍跨度广泛,古今中外的名著有,当下流行的网络文学也不少。

  陆枉凝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十分中意这个屋子,以前家里穷,买不起书,偏偏她又喜欢看书。小说、名著,之乎者也,她全都喜欢,因此她对顾迟的卧室可谓是一见钟情。

  一见钟情的是卧室,一见嫌弃的是顾迟本人。

  仔细看看这个书柜,里面很多书都是新的,甚至包装都没拆开。这就是有钱人家少爷的做派吗,我买了书,但是我不看,我坐在这堆书上就等于我看了?再仔细一看拆开的书都是什么《老板爱上我》《夫人她真的爱你》《霸道王妃俏王爷》……陆枉凝人都不好了,一般男孩子不是都喜欢看玄幻修仙类型都吗,这顾迟怎么豪门总裁风的都买了一柜子?

  她看了下自己的贫穷样子,脑海中闪过一丝怀疑,当初顾迟招她进来不会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变态的总裁非要追穷姑娘的需求了吧。这种触电的感觉真让人窒息,陆枉凝极速晃了下自己的脑袋都感觉听到了大海的声音:隔这做梦,不如去把地扫干净……

  “你还看书啊?”

  顾迟再来探班的时候正好看到陆枉凝抱着他的藏书不撒手,蹲在角落里看,活像一尊雕像。

  他有点发笑,这样一个乡下来的打工妹,居然也喜欢看书?精神的追求难道不应该排在温饱之后吗?

  “抱歉,顾总。”陆枉凝吓一哆嗦,赶忙将书合上拍了拍就归回原位。

  “你看吧。”顾迟拿出她刚刚看着的书,是太宰治的《人间失格》,书在手里压的太久,刚刚的折页还有印记。他边翻书边念叨,“如今的我,谈不上幸福,也算不上不幸——陆枉凝,那你呢?是幸福还是不幸福?”

  顾迟看着眼前这个女孩,突然有点好奇了。

  他觉得这个喜欢看书的姑娘跟他很像。她看着很聪明,但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早早的离开了校园,做着一份谁能可以做的工作。

  他突然很想和陆枉凝说说话,就算是谈星星谈月亮也好,聊窈窕淑女聊杨柳依依都好,他甚至愿意和她谈谈他的童年,同时也想知道,这样一个成熟却不世故的年轻人是如何成长的。

  或许她和他一样有一个过得十分难堪的童年。

  顾迟没体会过什么家庭的温暖,他六岁都时候父母出去旅游,在回来的路上遭遇了连环追尾,十三辆车,几十个人出事故,只有他的父母当场殒命。

  那么小的概率他就是确确实实的发生了。

  顾家夫妇的葬礼是朋友操办的,没开追悼会,也就三两好友在墓园送别了两人。

  也是在那个雨天,顾迟被江家接走了,汉广集团的那个江家。

  江老爷子对他视如己出,可终归不是自己家,过日子有一种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感觉。何况江老爷子也有一个亲生的儿子,他觉得自己的身份不是江氏的大少爷,他只是给江之永陪读的小书童。

  “没听懂。”陆枉凝眨了眨眼睛:“老板,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出去了,外面的客人还得我来招呼着。”

  她这表情,看着就不像不明白,这一脸就写着:老娘懂,老娘不仅懂,还懂的很!

  顾迟腹诽,她真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好手,不像看上去那么傻里傻气的嘛。陆枉凝就是一个上了锁的名贵木盒,不到打开的那一天,谁也不知道这是里面装着金玉珠器的收纳物,还是潘多拉的宝盒。

  陆枉凝在店里忙里忙外,从中午太阳高照一直忙到夕阳西下。

  她也不是乐得忙碌,就是觉得老板今天奇奇怪怪的,说不上来,要不是怕被直接开了,她才不会把那句你是不是有大病给憋回去。

  眼下早就过了立秋了,可康城的天气还停留在夏天。顾迟怕被热打上火,去后厨拿了一叠花生米,提了一打啤酒就坐门口吹风去了。

  “想不到,老板也是一个有故事的男同学?”老板,你这个嗜酒的样子,好像是失恋哎。

  当然她不敢说出后半句。

  陆枉凝收拾好店里的时候才发现顾迟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个人,西装革履的陪他一起坐在马路牙子上喝酒。

  “老板,没人了,能打烊了不。”这郊区,八点路灯都关一半,店里早就没人了,可顾迟居然坐门口喝酒能喝到十点。

  “哥,你这里怎么有女人!”西装男人听到声音特别惊讶的转过身来。

  时间实在是太晚了,还背着光,陆枉凝根本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不过她看到了男人胸口上别着一个胸针,像是个小提琴的模样。

  男人愣了一下,毫不犹豫的朝她走过来了。

  她心里一凉:不会这么巧吧?

  这个小提琴胸针应该是批发的吧,康城人都喜欢这玩意吗,一定不会是那位少爷吧!我是个扫把星转世吧!!

  “是你啊,小姑娘。”江之永说话带出的酒气尽数喷在她脸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