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作者:栗眠眠  |  字数:3063  |  更新时间:2021-08-06 07:11:01 全文阅读

眼前的女模特身材高挑,穿着一件黑色背带收腰连衣裙,用咖啡色衬衫打的底,系着装饰用的小西装领带,气质成熟又不失天真调皮。

  不愧是当红模特,少了闪光灯和美颜的夹持,也是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眼。

  陆枉凝心里很疑惑,自己平时给人留的都是什么印象,竟然会让顾迟觉得,她不认识当红的模特,她有这么土吗?嘴上还是谢过顾迟递来的拖鞋,就往里走去。

  林家不仅外面很大,里面也很大,她觉得如果她一个人来,一定会在这里迷路。

  今天过来的时候已经不算早了,路上还被堵车耽误了挺久,陆枉凝看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五分了。

  陆枉凝拉拉顾迟的衣服,示意他俯耳过来:“迟哥,已经很晚了,什么时候开始上课?等会儿讲得太久了,她休息不好,明天学校的主课就要耽误了。”

  林满芳坐在他们对面,听不见说的什么悄悄话,只觉得他两这亲密的动作挺扎眼的。她小孩子脾气,争宠似的坐过来,挽着顾迟的胳膊,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顾迟推开她:“很晚了,上课去。”

  林满芳假装没听到,换了个话题还和他唠:“我新买了几条小裙子,迟哥帮我看一下?”

  顾迟一下表情变得很严肃,他本来就是不爱笑的性子,现在更是身边一股低气压:“你别闹。”

  林满芳也生气,扭过一边去:“我不去,我说了我不喜欢这个老师,穿得也太廉价了。”

  面对直白又真实的评价陆枉凝有点不知所措,她瞅了瞅自己身上最贵的也就一件百来块的联名上衣,她尴尬的缕了缕头发。

  人家一家人拌嘴,没陆枉凝什么事儿,虽然吧,她好像是那个被攻击的点。

  “人家成绩好呀,你要是努努力,我们至于给你请老师?”顾迟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语气稍微放软了一些,摸摸林满芳的头:“你好好学一段时间,有进步了我们就不补课了,好不好?”

  果然全天下的哥哥姐姐都一个样,对自家小孩儿都只能哄着,陆枉凝也是,她在家里也舍不得凶陆措。林满芳这脾气也就直了点儿,和她家那个小弟弟也没啥差别,这么一想她觉得能接受了,她和陆措斗争这么多年都经验,还收拾不了一个小崽子?

  林满芳撇过头去:“不要。”

  顾迟不看她,自顾自的开始玩手机:“我劝你见好就收。”

  林满芳砸砸嘴:“那……那换个家教。”

  顾迟打开通讯录,点到林妈妈的那页,举起来给她看:“再不去我给你妈打电话了。”

  果然刚刚那个可爱的哥哥是错觉,宠溺那是不可能宠溺的,毕竟慈母多败儿啊~

  她假装听话的招呼陆枉凝随她上楼,背后传来顾迟的声音:“要不要吃点宵夜?”这话给林满芳整懵圈了,感情今天顾迟是来炸她们家厨房的啊,她还记得上次顾迟心血来潮给她们做的糖醋排骨,真就是只有排骨,还裹着一层焦糊,丢出去狗都不吃。

  她连忙拒绝:“你做?不要!等我妈回来弄吧。”

  顾迟哼了一声,赶她们上楼学习去了。

  一个模特也配吃宵夜?顾迟转身进了厨房,打开冰箱一看空空如也。

  怪不得林阿姨不回家啊,这家里保姆请几天假,连吃的都没有了。他翻箱倒柜的找了点干货,银耳莲子之类的,煮个甜品他觉得自己还是可以的。

  楼上这边呢,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林满芳自顾自的坐下了,也不说话,就留陆枉凝一个人站在门口,不知道是进是退。

  等到林满芳把自己的资料课本都收拾好了以后才发现老师没进来,她看着门口那雕像,不得不开口:“进来啊。”真是个土包子,像没见过世面一样,这么拘谨。

  陆枉凝这才着急忙慌的进屋,环视了一圈整个房间就一张凳子,在林满芳屁股底下了,好在桌子是挨着床放的,她没多想就一屁股坐在床上,打算开始给她讲题。

  这屁股刚沾下去林满芳就赶她:“谁让你坐这儿了啊?你裤子脏不脏啊往人床上坐的。”

  她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弹了起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我应该坐哪里?我看也没有多余的椅子了。”

  林满芳没好气:“站着。”这理直气壮的样子就像叫人吃饭一样平常!

  她没办法,只好站着帮她看上次的试卷。以前看到电视剧里的刁蛮公主,还觉得不真实,哪会有人真的有这样的脾气!现在算是长见识了,皇室是没了,这富家养的女儿倒还是流落民间的公主。

  谁让她不会挑个好人家出生呢!

  她帮林满芳大致看了一下,不是没救。基础确实不够扎实,不过看得出来上课也是听过的,外加有些粗心,才会成绩一直都不理想。

  “数学题目都是有套路的,我大致给你讲一下每种类型,回头你多找些题目练练就好。”

  林满芳不搭理她,举着手在台灯下欣赏自己的美甲。

  她有些尴尬,只好硬着头皮再拿出一张试卷,给她讲解一下她写错了的题。

  “大概的解题思路就是这样,我再给你找点同类型的练练手。”陆枉凝伸手就去抓她桌上的辅导书。

  没想到小公主拒绝的很快,她连题目都还没找到呢,林满芳就语气果断的回答她:“不会。”

  陆枉凝忍住掀桌的冲动:“……要不咱先看看题目?”

  顾迟端着盘子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画面:陆枉凝站着在桌边奋笔疾书,林满芳坐着玩手机。

  他竟一时之间不知道谁在被补习。

  他把银耳莲子羹往桌子上一放还没来得及说话,林满芳就来了兴致:“迟哥!你还会做这个呢!”说这就拿起勺子想尝尝,被顾迟一巴掌拍下。

  “数学不及格的人好意思吃?”

  她瞪着眼睛:“不是给我的啊?”

  “给老师的。”顾迟把碗拉离林满芳这个张牙舞爪的女人:“你大晚上吃甜的下次走秀塞不进礼服又要和我哭。”

  很明显了,这碗甜品是给陆枉凝的。

  她知道顾迟是好心,看她今晚没吃饭就急吼吼的跟着他来做家教。但是看着这碗银耳莲子羹,她觉得这不是甜品,是催命符。

  这碗上桌以后,她见识到了林满芳的脸就像是立夏以后的康城,说下雨就下雨。上一秒还是晴天,下一秒直接晴转多云附送雷雨。

  莎士比亚说过:吃,还是不吃,这是一个问题。

  为了活下去,她觉得还是婉拒的好:“我不饿,她吃吧。”

  话音刚落,两人齐齐看了过来。

  林满芳:“我不要,又不是给我的,不稀罕了。”

  顾迟:“嫌弃我?”

  古人说的对,言多必失,这种时候她还是装死比较好,真想建议顾迟去看看书,学习一下端水的艺术。

  林满芳本来就不配合她的工作,现在好了,怕不是要觉得自己哥哥被人抢了,更不配合她了!陆枉凝感觉自己已经幻听了,她能听到她饭碗掉在地上的声音,还很大!

  顾迟看了看腕表,说:“挺晚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林阿姨今天不在家,让我过来陪陪你的,我就不回去了,省的你害怕。”他招呼陆枉凝和他一起下楼:“今晚你也住这儿,我带你去客房。”

  他不走了,自然不放心陆枉凝自己再回店里,反正林家怪大的,洗漱用品也都常被着新的,干脆留她一起下来住一晚上,第二天睡醒了在捎她回去,方便。

  陆枉凝目瞪口呆的看着顾迟这套操作,她很好奇,直男是不是真的看不出来女孩子生气了,顾迟真的看不出来他妹妹快气炸了吗?她好害怕,还是顾迟觉得自己妹妹炸了就炸了,反正炸不到自己身上,她陆枉凝要是被炸死了就直接埋了拉倒?

  “噢对,江之永说要来的,不过这个点还没到,估计是明天才来吧。”顾迟贴心的帮林满芳把门合上,还叫她早点睡觉。

  他一定是故意的,顾迟肯定感觉到了,再不说点什么安抚一下妹妹,她就真的要爆发了,说不定会把陆枉凝打包丢出去。

  不过顾迟这行为,不亚于叫瞎子睁开眼睛看清楚点儿,在林满芳面前提江之永,这叫人怎么睡觉。

  人类的喜欢真的来的太奇怪了,青梅竹马的陪伴会产生喜欢,那也是日久生情,感情在每一件小事,每一个细节里发酵起来的,就像是林满芳对江之永,这多好理解啊。可是顾迟,他的喜欢来的太突然了,这种感情在他二十八年的生活里是第一次出现,他自己都不明白,怎么突然就想对一个人好了。

  陆枉凝没有什么优点,长得中规中矩,身材没有优势,还很倒霉,每次遇到她,顾迟都是正好出现,救她于水生火热里。这样的女孩子,哪里值得人喜欢呀!可是他就是喜欢了。

  也许是那个午后,她捧着书本的样子,照进了顾迟心里。

  陆枉凝就像是一块石头,被冷不丁的丢进了平静的湖面,溅起一圈圈的涟漪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