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作者:栗眠眠  |  字数:3111  |  更新时间:2021-08-08 09:01:19 全文阅读

林满芳想不通,那个乡下妹有什么好的?为什么迟哥那么照顾她,就连江之永都待她亲近。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了,但是她心里都梗过不去啊。一想到江之永还给她送了新的手机,她就生气,平时躲她跟老鼠躲猫一样,意思就是世界上哪个女的都能顺手撩一下,看到她林满芳就不得劲啊?还有顾迟也是,陆枉凝不是他都妞吗,他带来的,他怎么管都不管,别的男人给自己的妞送东西,他也受得住?真不是个男人。

  “宋宋,你说我哥他怎么就不争气啊?”林满芳咬着吸管,像是在咬仇人:“那个女的我也没看出她哪里好啊,怎么我这两个哥哥像中了邪一样。”

  被叫做宋宋的女孩倒是很淡定的开口:“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除了长得像个女人,你从头到尾哪里像个女的了?”

  她很不服气,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材,骄傲的挺胸:“我哪里都很女人!”

  宋宋啧了一声,伸手抢过她的奶茶:“你和他两从小一起长大,穿开裆裤的时候他们都见过吧,早免疫了。别喝了,注意点形象,你也就这点身材优势了,回头喝奶茶喝到身材走形,就事业爱情双双惨败。”

  “我觉得我的爱情还没能上场。”

  这位宋宋,全名宋语心,是她从小到大的好闺蜜,也从小学开始就是校园女神。如果说林满芳的漂亮是带有野性的漂亮,让人不敢亲近,说出去都没人相信,林满芳从小打大都没被人追过,每个人都觉得这么漂亮的不可能没主,导致她真的没主。而宋语心不一样,她对所有人都很好,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有机会。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所以今天她才会找宋语心来说这个事儿,从无败绩的宋语心,应该能够帮助她旗开得胜吧。

  宋宋摇摇头:“天真,姐姐这就帮你让她下场。我一看你这样,人家第一次来的时候你就没给她好脸色吧?你不会还为难别人了吧?你不会还做出栽赃嫁祸这种事情了吧?就比如摔了个杯子,然后说是别人摔的?这个藏不住事儿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啊,什么都写在脸上了,别说你没有,我看得出来。”

  林满芳很镇定的否认了,不得不说,宋宋真的很了解她,好脸色是不可能给好脸色的,不过栽赃嫁祸这种事儿她也做不出来。

  不喜欢的人她向来都是写在脸上的,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装是装不出好声好气的相处的,还不如说清楚,大家各自回避,井水不犯河水,但是要惹到她林满芳了,她就要发大水,把人淹死了才行。

  宋语心看她还一副不明白的样子,叹了口气:“你呀,就是不要把什么都写在脸上,我看人家妹妹就比你懂得多,乖的不行。就你这样的在哪个哥哥眼里都是个假小子,出点想法活不过两天都得被哥哥亲手掐灭。”

  哪个男人不喜欢有点茶味儿的啊,太真性情了就只能当兄弟了,性格温温和和的,再时不时示弱的妹子,别说男人看了心动,女人看了也心动啊。

  “那你说我这么办嘛!”林满芳越听越不懂了,她不排斥的明显一点,陆枉凝真挤进她们家的门了,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现在江之永都对她有好感,他就算不喜欢林满芳,随便挑个身世差不多都娇娇女都好啊,挑这个,她真的是气死了!

  “你真的好不开窍,我不想帮你了,我感觉我教不会。”宋语心新贴了甲片,长长的指甲敲着桌子:“我现在什么感觉,我感觉我是那诸葛亮。”

  “什么意思?”

  “你烂泥扶不上墙。”

  林满芳刚想反驳她,就突然想起一个事儿来,不自觉的扬起嘴角,从鼻子里轻哼了一下:“不扶我?你确定?我俩好了这么多年了,你确定没点把柄在我手里?”

  宋语心看她的表情一脸坦荡,姑且听听看她能说出什么花来。

  “我记得某人小学就给我哥写情书。”

  “打住,我帮你。”宋语心着急忙慌的站起来捂住她的嘴巴,这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怎么还翻出来鞭尸的,她们当初就说好了‘情书事件’是个禁词了,谁也不许提的,没想到今天被一个乡下妹妹逼得她用这事儿威胁人。

  顾迟看着年轻,实际上比这些个妹妹们已经大出了许多,小学三年级的宋语心递出那封情书的时候,顾迟已经大一了。啊呀,年纪小的时候,是不会想那么多的嘛,一听说顾迟要去外地念书了,一去就是四年,她又不知道期间会放假,还以为四年都见不到顾迟了,那时候宋语心哭了好久好久,哭的两个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

  她这么含蓄的性格,都想把这份年少的暗恋放在心里等它慢慢熄灭,可惜,宋宋有个奔放的闺蜜。耐不住林满芳每天撺掇她表达自己,尤其是听到她说,大学里有好多好漂亮的女孩子,迟哥哥一上大学就会把你忘啦这样的话,她就写下了那封情书,为自己的黑历史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你问后来?这封情书她给出去的了,亲手交到顾迟的手上,她美滋滋的回了家,晚上就得到了父母的混合双打。

  顾迟这个老直男,把情书递给了宋语心她爹。

  以前觉得,还好自己家里和江家是世交,才可以对顾迟近水楼台先得月,现在,月没得到,近水楼台先挨打!

  她也想不到这个从小带她玩儿的好哥哥会干出这种事儿啊!宋语心人生中唯一一封情书,被全家传阅了,其他的世交的叔叔伯伯阿姨们,也大多在饭桌上听过她的辉煌历史。

  宋语心现在都成年了,也是个身材高挑五官端正的美女,加上她清冷的气质,往那儿一站也是个八分妹妹啊,多少人喜欢呢。就这样,还会在饭桌上次次被江老爷子开玩笑,问她还喜不喜欢他们家小迟了,要不要以后嫁到他们家做媳妇儿。

  喜欢啊!怎么会不喜欢!顾迟就按着她审美长的!而且从小到大没见他亲近过女孩,以后结婚了肯定不担心出轨……别说她想的太远了,那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连他们第一个孩子叫什么她都想好了。

  不过心里想的归心里想的,做人还是得要点脸的,再怎么乐意面上都还是摆摆手要说:都是小时候的玩笑话,叔叔不要当真。

  林满芳挪着椅子坐到宋语心身边,抱着她的手臂撒娇:“好姐姐,你帮帮我,你帮我也是帮你自己呀!别怪我没提醒你,迟哥对她也不一样,你好歹有点危机感。”

  “她跟你才是一个段位的。”宋语心瞥她一眼:“跟我抢人,怕是不够格。”

  算了算时间,过完这个年她们艺术生就要去集训了,不过眼下这个情况,林满芳铁定是不乐意去的,这一去半年,怕是回来的时候江之永就是别人老公了。而且对她们这种人来说,考不考得上其实没有那么重要,考得上吧,家里人有面子,考不上吧,也无所谓,多养个人还能养不起吗,这么大的家业,躺在上面吃都能吃几辈子的。

  她看着窗外,街道旁种的树上早就没有叶子了,光秃秃的树干上被人挂上了一个个大红色的中国结,还怪喜庆的,新年的氛围拉满。再几天就是元旦了,寒假前的最后一个假期,这个小长假,不失为一个好机会,不知道三天够不够让陆枉凝知难而退呢。

  宋宋勾了勾手指,示意林满芳附耳过来,希望她不会辜负自己的信任,这么好一个计划。

  “该怎么做都教给你了,别丢人啊,这样的你要是搞不定还要我亲自出手的话,我笑话你一辈子。”宋语心拉着她站起来:“走了,我们回去了,你别追个男人把自己追得高考失利。”

  宋宋也有自己的私心,鉴于那件事情,她和顾迟见面就少了,明明住得不远,生生处成了网友。倒也不是怕尴尬,就是顾迟有点儿躲着她,每次她来了,不是刚好出差,就是偶尔加班,借口拙劣的不行。

  这次趁着林满芳这个事情,她想顺便修复一下她和顾迟的关系,好歹能回到当初可以肆无忌惮拉着他的手臂喊他哥哥的时候嘛。

  “你要不,先给顾迟发个短信吧。”走在回去的路上宋宋冷不丁开了这个口。

  “为什么,我直接回去和他说不就好了,反正他总来我们家蹭饭吃。”林满芳被风吹的直发抖,她才不想把这时候掏出手机,还要再码一条短信,按下发送键,给她娇弱的手指吹出冻疮了那多划不来。

  “你直接和他说,肯定会被拒绝的,不信的话我们打个赌吧,如果你输了那就陪我去听音乐会。”宋宋顿了顿:“还得叫上顾迟。”

  “那你输了就陪我去练剑道。”

  音乐会就音乐会,林满芳就知道她陪不陪不是重点,重点是得把顾迟骗出来,宋宋身为她多年闺蜜,怎么会不知道她这五音不全的人对什么音乐都没兴趣,但是既然打赌,那就得赌宋宋讨厌的事情了,这次谁能笑到最后,还得看顾迟的一念之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