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作者:栗眠眠  |  字数:3097  |  更新时间:2021-08-14 13:09:15 全文阅读

陆枉凝在外面等了很久也没见到宋宋。

  她自己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了,刚刚在里面聊的很开心,宋宋突然说自己想上厕所,就拉着她出来了。

  女孩子结伴上个厕所多正常啊。

  她看了看四周,本来就认不清环境,现在还是晚上,掏出手机开了手电才勉强能看见前方的路。

  “宋宋?你好了吗?”她试探性的朝着刚刚宋宋过去的方向喊了喊,却没见有人应答。

  该不会是她走丢了吧,陆枉凝心想,这大晚上的,荒郊野岭,她一个人走丢了多危险啊,这不行,她得找到宋语心了再一起回去。

  陆枉凝自己也是个路痴,她先朝着宋宋刚刚的方向走去,一路扒拉着身边的野草,这山真是往哪儿走都长一个样,走了半天她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儿。

  她一手抓着手机照路,一手拉着以及的领口,这冷风呼呼往衣服里钻,实在是吹的让人难受。

  陆枉凝突然看到前面有个隐隐约约的黑影,也看不清楚形状,她眯起眼睛,努力分辨黑影到底是什么,着实看不清楚,也就大约是个人形。

  这怎么会大半夜的还有人!

  她吓了一跳,尖叫一声就往后跑,还没跑出去多远,听到背后的黑影在叫她:“小姑娘?”

  陆枉凝随即停下了脚步,这称呼也只有江之永会这么叫。她捂着心口,松了一口气,语气里略带责备的说:“你怎么大半夜的一个人在这儿,吓死我了。”

  “你不也是一个人在这儿。”

  “我陪宋宋出来的。”

  江之永左右看了一下,两手一摊,意思像是在问她,宋宋人呢?

  她这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宋宋还没找到,急忙开口:“我找不到她了,你帮着找找,大晚上的挺危险的。”

  “你也知道危险。”江之永抬脚往营地方向走去,“宋宋早就回去了,说出来的时候没看着你,以为你先回去了,回去没看着你,觉得你是贪玩,等会儿自己就回来了,就没出来找你。”

  陆枉凝听到她已经回去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连忙跟上江之永的脚步。

  看着前面这个挺拔的背影,她突然有点好奇,赶忙绕到他面前,凑近了问他:“那你怎么出来了?”

  江之永刚想推开她的大脸,就看到陆枉凝因为倒着走路,没注意脚下的枯枝,只好伸手一抓,防止她摔在地上。

  “我闲的无聊,我出来吹风。”

  听到宋宋说她还没回来的时候,江之永不否认自己有一点紧张,但是他想,一定是因为陆枉凝有机会可以和顾迟发展一下,自己哥哥二十八年了第一次对一个女人不一样!

  一定是因为这样,他这么一个模范好弟弟,是必须要守护哥哥在乎的东西的。再说了——如果顾迟和陆枉凝能成,那老头一定不会再催着自己结婚了,江之永心说,我这是为了我的自由而努力啊。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陆枉凝,就披着一件薄薄的外套,出来连羽绒服也没穿,冻得直打哆嗦。

  江之永想了想,脱下自己的大衣盖在她身上。陆枉凝习惯性的耸了耸肩对抗他的动作,被他用更大的力气压下来了。

  他轻飘飘的说:“我热,衣服挂你身上,拿着累。”

  他们走回帐篷那儿的时候顾迟也刚从另一个方向回来,她少数时间觉得顾迟像个哥哥,大多数时候更像现在,觉得顾迟是她老爹……看到她回来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问。

  顾迟说话没有很严厉,只是表情看着特别严肃的说:“你不看手机的吗?”

  她被问的一懵,疑问的说:“怎么了?”她一路上都拿着手机照明,怎么会不看手机?

  “大晚上跑出去了,发短信不回?”

  明明一路上都没有消息进来,她掏出手机想确认一下,才按亮屏幕,叮叮叮进来十几条短信,都是顾迟发来的,还有几条是宋宋和江之永在问她去哪儿了。

  看来是路上信号不好,她一条也没收到,等到回了帐篷这儿,才陆续进来了。

  顾迟看着短信进来的,她又拿着手机一脸尴尬的看着,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叮嘱她早点休息,自己也去睡觉了。

  陆枉凝挥手送别了迟哥,对着旁边杵着不动的江之永开口:“少爷,不去睡觉?”

  “你现在胆子大了,敢管我了?”

  ……

  陆枉凝也不是想管他,主要是她自己没打算睡觉。

  就准备了两个帐篷,计划是三个女孩子一起睡的,但是她和林满芳,是肉眼可见的不合,加上自己有择床的毛病,那还睡什么睡,不如出来看星星。

  江之永不去睡觉,她怎么理直气壮的看星星?

  还是说,她今晚和江少爷一起看星星,等明天大家起床了,林满芳就把她骨灰都直接扬在这山上?

  陆枉凝讪讪的说:“没有,就是关心你。”

  “我发现你很喜欢关心我。”他看她一眼,陆枉凝这个说法他觉得自己听了好多遍,她怎么每次都这么说。

  江之永心想,她总说她关心我,她为什么关心我?她为什么不关心别人!她不会是喜欢我吧?可是她不喜欢我,她为什么要关心我!她就是喜欢我!

  这是顾迟喜欢的女生,那他一定要断了她的念头。

  江之永摆出一副不同于往常一样的严肃表情,清了清嗓子,用很认真的语气和她说:“我知道我很优秀,但是你不要喜欢我,我对你没兴趣。”

  陆枉凝:“?”

  他自言自语的说完那段话,就进帐篷休息了。留下陆枉凝一个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好好地,又发什么疯?

  她扯下自己身上江之永给的大衣,看着这件衣服她都憋屈,江之永都没给她解释的机会就走了,鬼才会喜欢他啊!自恋狂!

  陆枉凝把衣服叠得方方正正的摆在地上,然后一屁股坐上去了,反正也不能回去睡觉了,这看着就晦气的大衣还是拿来垫屁股吧……这漫漫长夜,她也不知道做什么好,只好抬着头数着天上的星星,可她也就认识一个北斗七星,其他的都不甚了解,数着数着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山里的早上太冷了,陆枉凝感觉自己像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一晚上还在外面休息的,腰也不舒服。

  她揉了揉自己的腰,真是睡不好以后整个人都不舒服,她现在看东西都是晕晕乎乎的,还想着下午到家了要好好休息一下。

  宋宋是第一个看出来她不对劲的人。

  她拿着自己的东西要和他们一起换地方的时候,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宋宋一把扶住她,关切的问:“你没事吧?”

  陆枉凝借着宋宋扶她的手,支撑了一下,笑着说:“我没事,就是有点晕,估计昨晚没休息好。”

  这话音刚落她就腿一软往地上摔。

  宋宋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放在自己额头上,表情突然焦急起来,连忙让陆枉凝坐在地上歇会儿,自己转身去找顾迟,飞快的说到:“她发烧了,好像还烧的很厉害。”

  顾迟伸手测了测她额头的温度,皱了皱眉:“这也太烫了,要赶紧送医院。”

  他们在雾山上,这医院十万八千里呢,眼前陆枉凝烧成这样,她要怎么下山都不知道,让她自己下去,这一个腿软不得直接滚下去了!

  江之永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过来了,他转身背对着陆枉凝,半蹲下身子,声音冷冷的说到:“再拖下去她都烧傻了,我背她下去,都搭把手。”

  宋宋和林满芳面面相觑,而顾迟反应极快的将陆枉凝扶到他背上,江之永站起来还颠了下背上的人,心道,昨晚吃东西这么能吃,竟然这么轻。

  “你们别走了,我让人上来拿东西,迟哥你在这儿照顾好她们。”他轻飘飘的撂下这句话就背着陆枉凝下山了。

  林满芳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小声的嘟囔到:“不是说没去健身爬山不行嘛,现在背个人都行?”

  现在太阳出来不久,地面还非常潮湿,江之永走得小心翼翼的,在他背上的陆枉凝被颠簸的路程抖得十分想吐,虚弱的说:“少爷,要不你放我下来自己走,你抖得我想吐。”

  江之永‘哼’了一声,对她这没有数的发言十分不屑:“自己走?你能直接走回老家。”

  “啊?”

  “滚下去了今晚我就到殡仪馆看你。”江之永放慢了脚步,尽量让她觉得没那么难受,好歹是个病人,要照顾着点的。

  她正烧得难受,也没力气跟他斗嘴,有人带自己下山就不错了,她还唧唧歪歪的,陆枉凝觉得自己应该深刻的反省自己了,一点都不知恩图报。

  陆枉凝努力的举起自己的手,伸出三个手指,做发誓状:“少爷这救命之恩,我以后一定涌泉相报!”

  这文绉绉的语气,跟演古装剧似的,江之永一听就笑起来:“你欠我的太多了,钱也没还,又欠了恩情,你要不卖身给我算了,我家还能多养个扫地的。”

  背上的人半天没有反应,他手肘用力往上颠了颠,也不见她说话,他半开玩笑的说:“小姑娘?你别死了啊?”  

  要不是江之永还能听到耳边传来的呼吸声,他都想就地给她埋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