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作者:栗眠眠  |  字数:3016  |  更新时间:2021-08-16 01:35:01 全文阅读

陆枉凝已经在医院住了三天了,她呆着都快发霉了。

  看着苏春蓉坐在床边气定神闲的给她削着苹果,她就想吐。这三天吃的除了粥就是苹果,一点新意都没有。

  陆枉凝试探性的说:“妈,你怎么还不回去,这年关家里多忙啊。小措也回家了吧,家里就两个大男人,你也不怕他们饿死?”

  苏春蓉不为所动,挖掉苹果的梗以后递给她,说:“你弟弟才没回来这么早呢。我多照顾你几天,你什么时候好,我什么时候就回去了。”

  陆枉凝听她这么一说,当即下了床,在她妈妈面前蹦跶了几下,还转了几个圈,兴奋的说:“你看,我这不是好了吗。”

  “我看你不是好了,你是烧傻了。”

  苏春蓉拽着她按回床上,她闺女从小到大都呆在她身边,不像那个傻儿子,从来不着家,这出来了那么久了,要不是生病,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得到。

  陆枉凝之前的来信,还说了过年也回不去,这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肯定要多陪陪她才是。

  陆枉凝反抗不过,刚还傻乐的表情一下就垮下来了,语气里都带上了哭腔:“妈,我再不回去上班我就要被开除了,就你说要多注意的我们那个老板,我旷工这么久,你就不怕他给我穿小鞋?”

  “穿小鞋我们就不干了,我们回家去,哪儿不能工作呢,还怕赚不到钱!你那个黑心老板,就知道压榨员工,我们离他远远的,要你爹那么高的利息,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

  苏春蓉越说越生气,要是江之永在她面前,她会直接一巴掌糊上去。

  陆枉凝本来还闭着眼点头,敷衍赞同着自己妈妈说的话,可一睁眼突然看到顾迟站在门口,手里还抱着一束月季,脸上似笑非笑的看得她直发毛。

  “你抓着我干什么呀!你让我说完……”

  “妈!”她飞快打断了苏春蓉说话,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对着顾迟说:“迟哥,你来看我啊。”

  顾迟走过来把花束摆好在床头,不带一丝感情的说:“嗯,我来看看你还有没有可以压榨的价值。”他转头对苏春蓉礼貌性的笑笑,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看来他是什么都听到了,陆枉凝感叹,来的也太是时候了,怪不得以前别人都说,不要背后说别人坏话。

  偷偷夸人的时候正主都会听不到的,只要说了坏话,一定要被抓现行……这个玄幻的世界。

  苏春蓉用手肘撞了撞陆枉凝,小声的说:“这不会是……他比你老板帅多啦!”

  看着她这挤眉弄眼的样子,陆枉凝用膝盖想都知道她妈妈在想什么不着边际的东西,她‘嘘’了一声,示意苏春蓉不要说话,过了一会儿又补道:“这也是我老板……”

  顾迟站在苏春蓉后边,把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的,他也不在意,只是问她:“好点儿了吗。”

  陆枉凝连连点头,她好得很,她想出院!她飞快的回答:“迟哥,我没事儿了,让你们担心了。”

  “你这突如其来的发烧,是让人有点措手不及。”

  她抱歉的笑笑说:“可能是晚上吹了点风,就病倒了。”

  苏春蓉不让她出院,那眼下顾迟就是她最好的机会了,陆枉凝看着顾迟,眨巴着她充满了渴求的大眼睛,说:“迟哥,你看我现在好了,我想出院。哪有人发个烧住院快一周的,我又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你让我回去上班吧要不。”

  顾迟不解的问她:“又没收你钱,你不喜欢带薪休假?”

  “没,我还是觉得上班比较快乐,而且你看这把我妈都喊过来了,她这一走家里指不定忙成什么样子呢,我出院了她就可以回去忙过年的事儿了,是吧,妈?”

  陆枉凝看她妈妈没什么反应,悄悄的掐了下她的手臂,苏春蓉吃痛的喊了一声,正好回应了她说的话。

  顾迟看她挺精神的,确实也是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生个病很正常,不知道江之永怎么就搞成她一副要死了的样子,送进了vip病房,还住了这么多天,就答应了她出院的要求:“行吧。”

  陆枉凝表现的十分开心,就差没跪下来谢谢他了,顾迟看着她忙这忙那儿的收拾东西,想着反正都出院了,要不就等着接她一起走就是了,省的麻烦。

  只是意料之外的,陆枉凝收拾完东西,大包小包的提着走到门口,突然就不动了。

  “?”顾迟不太明白她发生了什么,是突然不想出院了吗?

  陆枉凝回头看着顾迟,尴尬的说:“迟哥,我不会办出院手续,你能带路不……”

  顾迟说:“那我去办吧。”

  与其让她跟着自己跑来跑去的麻烦,还不如他一个人办事会快一些。

  苏春蓉看了看自己闺女,眼中充满不舍:“既然你都要回去工作了,那妈妈也回去了。”

  “你放心回去吧,票买好了吗?”她拽着苏春蓉都手臂晃来晃去,还像小孩似的撒娇。

  苏春蓉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说道:“你们老板让我来都时候都帮我买好啦,只是回程的票是后面几天的,我等会儿去改签一下就好。”

  她们母女之间也没太多的话可以聊,呆坐了一会儿,苏春蓉忍不住开口:“那妈妈就先回去了吧,等会儿刚刚那个男孩会来送你回去吧?”

  “嗯,你放心。”陆枉凝看看时间,眼下已经到了交通高峰的时候了,想来挤公交车会比较难,又说道:“我要不还是送你到车站吧。”

  陆枉凝挽着她妈妈走出病房的时候刚好遇到办完手续回来的顾迟,他打量了她们一眼,陆枉凝连忙解释道:“迟哥,等会儿我自己回去吧,就不麻烦你带我了,我要先送我妈妈去车站。”

  顾迟轻轻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陆枉凝站在电梯门口的时候,恨不得把江之永抓出来骂个千百遍,虽然她很感谢江少爷救她一命,但是为什么这个病房他要给她整一个最高楼层的病房。

  看着显示屏上楼层数字的缓慢跳动,陆枉凝都要焦虑了,要不是自己的东西不算少,她这回一定走着楼梯下去。

  不对,她东西不多,现下她们拿着的东西,大部分都是江之永送来的水果,真真够人吃十天半月的,还捧着顾迟送来的那束花。

  她等电梯等得都魂都要飘走了,苏春蓉突然叫她:“小凝,发什么呆呢,这边。”

  陆枉凝站在医院门口,走出大门被寒风撞了个满怀。

  她拉着苏春蓉后退回来,放下手里的东西,把缠在自己的脖子上的围巾解下来,小心的给苏春蓉系上,又整了整自己的领口,拉紧大衣,缩好自己的脖子,才带着苏春蓉走出去。

  这时一个穿着西装的人走过来,稍微附身鞠躬,问她:“您就是陆小姐吧?”看到她不否认的表情,他又说道:“我是顾先生的司机,是他让我来接你们的,车停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往这边走。”

  他很自然的接过了她们的行李,领路般的往前走去。

  陆枉凝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带着母亲跟着他一起走去,看着手上网约车界面填到一半的地址,她在心里感叹顾迟真是个大好人,果然哥哥和弟弟是不一样的。

  陆枉凝坐在司机后面的位置,车开出去许久了,她才想起来要去车站,轻轻敲了敲司机的椅背,小声的问道:“刚刚忘记说了,可以送我们去车站吗?”

  司机语气依然毕恭毕敬:“您放心,顾先生已经吩咐过了。”

  陆枉凝‘噢’了一声,就靠回去坐好了,她心说,迟哥果然是个靠谱男人,想事情都周到一些。

  她将苏春蓉送到车站,改了最近到一班车回去。

  苏春蓉站在安检前,依依不舍到拉着她,叮嘱到:“小凝,你一个人在外面一定要注意安全,也不要太勤奋了,注意休息,不论发生什么,都要告诉家里,不管怎么样,妈妈永远会站在你这边。你要是在外面累了,就回家来,家里这些事情,我们一起想办法,千万不要一个人撑着。”

  陆枉凝点点头,鼻子一酸,差点就落下泪来。

  一个人在外面说不苦是不可能的,但是为了家里,她怎么样都可以,如果可以给家里人带来不一样都生活,那她吃多少苦,她都是心甘情愿的。

  人是很奇怪的,可以吃苦,可以受委屈,可以难受,经历的一切都可以不说出来,一个人默默躲着舔舐伤口,可是她受不了别人的关心。

  亲近的人的关心与心疼,总是能轻易的打碎每个人给自己的那一层防护罩,忍不住将心底那些最脆弱的地方,像陈列商品一样,一件一件的都摆出来。

  明明是可以不哭的,但是有人问起来了,那就忍不住了,甚至还要哭的更大声一点,像是要宣告全世界,我就是受了委屈,过的很艰难,能不能都来关心我一下?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