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作者:栗眠眠  |  字数:3368  |  更新时间:2021-09-12 15:27:38 全文阅读

陆枉凝随手点进工作群里发来的链接,首先引入眼帘的就是‘抵制沈微作品’。

  “他的事情不是前两天就没什么热度了吗?”她熟练的用鼠标滚轮往下翻了几页,“江总才通知过让我联系那边,让他准备回来开工了。”

  “是吧,前几天我也觉得没什么了,这突然冒出个这个。”蓝桥指着其中一条消息,飞快的说,“你看这个,你说沈微人不行就人不行,长篇大论半天得出个结论:别看他的新剧,别给他热度。”

  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事情,怎么联系起来的?

  陆枉凝凑过去一看,怎么蓝桥的界面显示得和她不一样?她上上下下的滑了几页,看起来是时间的关系。

  扯上她们整个项目的言论,都是最近开始发出来的。

  江之永看着手机上的热点消息,嗤了一下,这些人终于还是坐不住了。

  只是这个策划,过于浅显了,只是简单的扔了个钩子,连过程都没有,第二步就直接暴露了自己的最终目标。

  动物世界里,大型猫科动物为了捕猎,是能在草丛里潜伏很久的,要抓到最致命的弱点,才会扑上去,了结对方的生命。

  没有耐心的猎手,是会被饿死的,为了保命,谁也不会是蠢蛋。

  他喜欢待着的这个地方,是一个由玻璃包围起来的透明建筑,在里面就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外面的一举一动。

  比如现在,他就看到陆枉凝急匆匆的越过前面这片草地走过来。

  “少爷。”她跑得太急气喘吁吁的,还尽量维持着自己的仪容仪表,“那个——”

  “我知道了。”江之永打断她,他又不是住在山里的和尚,消息又不灵通到那个地步么?

  沈微这件事情都和她说了,自己会解决,现在还这么急匆匆的。

  陆枉凝一惊:“你知道了?你知道了还这么淡定?”

  江之永略带嫌弃的打量她一眼,也太没见过世面,慌成这个样子。

  “迟哥你就打算把他丢在医院里??”

  江之永:……

  顾迟进医院了!?

  他没收到消息,按照顾迟给的行程表,确实是应该今天落地康城。

  “怎么回事?”江之永站起来,伸手捞过挂在旁边架子上的外套,“边走边说。”

  陆枉凝:“我也不知道,只是刚刚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是出车祸了。”

  他顿了一下,自己哥哥出车祸,医院为什么给陆枉凝打电话?反倒是自家人一个没通知。

  

  顾迟这个人向来没什么富家子弟的做派,之前去的时候,就是自己开车到机场,当然现在回来了,也就没安排人来接。

  国际长途飞行,下了飞机他倒是胆子大,疲劳驾驶?

  “人民医院,现在应该刚推进手术室。”

  陆枉凝扣上安全带,嘴里给江之永报着坐标。

  江之永心烦意乱,一路也没有说话,倒是踩着油门的脚不自觉的使劲,导致整个车像是在贴地飞行,吓得陆枉凝死死的抓着车扶。  

  也许是出门的时机不对,每次行进到红绿灯前面,就会刚好一闪变成‘红灯停’。

  顾迟那边刚推进手术室抢救,他倒好被拦在大马路上。

  江之永烦躁的打开车载收音,趁着等绿灯的时机随意跳了几个频道。

  “二十分钟前,康城XX国际机场前辅路发生连环追尾车祸事故,事故造成车内所有人都不同程度受伤……”

  江之永手指僵了一下,这应该就是顾迟的那场车祸。

  “目前,所有伤员都被送往医院……”

  不知怎么的,收音似乎不太好,新闻听得断断续续的,基本上都是刺啦刺啦的雪花音。等转了绿灯,他脚下一用力整个车子便蹿了出去。

  再转一个弯就到人民医院了。

  他们好不容易赶到的时候,顾迟已经被包得像个新鲜木乃伊一样从手术室里推出来了。

  “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但是要留在ICU观察几天。”护士长一边扎针一边忙里偷闲的给他们嘱咐着,“家属吗?等会儿跟我过来签字。”

  江之永随手翻了一下挂在床头的病例,艰难的分辨着医生潦草的字迹,大致能捕捉出类似骨裂这样的字眼。

  “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只是脑部被撞击了一下,所以现在还没醒。”跟着顾迟出来的医生连忙宽慰病人家属的情绪。

  江之永:“辛苦了,还要住几天?”

  “这个不好说,现在ICU观察三天,等醒了以后看没什么问题就可以转普通病房了。不过身上其他的伤也要养个几个月。”

  机场的来往车辆向来是显然有序,控制时速,怎么会突然追尾事件?

  如果是顾迟肇事,那还能理解,毕竟长途下来精神头不怎么样,可他偏偏是被边上一辆等客的出租车一脚油门撞出去好几米,在连环碰了下别的车。

  一时之间发生这么多事儿,都有点不像巧合了。

  “联系一下顾迟的秘书,这几天来送送饭。”

  江总习惯性的吩咐了一下任务,发现小李半天没有动静,一转头发现跟着自己的是那个新来我司上班的遭遇屁事不断的小倒霉蛋。

  陆枉凝:“少爷,我不认识迟哥的秘书,也没联系方式。”

  江之永:……

  小李没事儿的时候跟着他跑前跑后的,最近怎么不出现了!

  江之永瞳孔一缩,这什么情况,前面有个陈然天天摸鱼人影都没有,后面又抓出一个自己的秘书搞翘班?他两什么问题?

  他认真的想了想,应该是从陆枉凝跑来蹭住以后,就让小李不用接送他上下班了,从那以后,就没怎么出现过人影。

  更奇怪的是,自己连秘书都不在,竟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平时那些破事儿都是谁在做?

  他随手给陆枉凝投送了一份联系表格,“联系去。”

  既然身边只有一个人,那就凑合着用用吧。他事情这么多都要自己来忙,那不是忙傻了。

  顾迟回来之前,只交代了他要看着陈然。

  这几天陈然也没有动作,收到人事部的信息以后就躺在家里过上了人人羡慕的咸鱼生活。

  这突如其来的车祸,真的只是意外吗,还是顾迟查到了什么不能开口的东西。

  现在他躺在那儿,是真的没法开口了。

  陆枉凝:“少爷,别担心。”

  江之永不常露出这种表情,对于他来说,感情的外露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随意在面对一切人一切事的时候,他最常见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

  包括在每次他妈摔门而去的时候。

  当然了,也没人会在意他的想法,他虽然双亲健在,但是都觉得他是个累赘,要不是这些年有点出息了,指不定被当成皮球抛来抛去。

  “我担心什么,医生都说没事了。”他不自觉的挺直了脊背,双手撑在膝上,“倒是你看着比我担心的样子,你是不是——”

  “不是。”陆枉凝头皮一炸,连忙打断他,每当江之永这么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的时候,嘴里向来没好话。

  江之永:“我还没说是什么呢?”

  他尾音一扬,语气里满满都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陆枉凝不提这个,他都没想起来。顾迟推进手术室,医院给陆枉凝打的电话。

  理由不是很浅显吗?——顾迟把陆枉凝的号码,设置成了紧急联系人。

  他哥哥的感情,实在是太含蓄了,怪不得年近三十了还是一个人,就这种表达方式,是表达吗,简直是玩命啊。

  江之永透过玻璃看着躺在里面的木乃伊,没法不注意旁边那个局促的倒影。

  如果他们是……

  那他现在的做法,会不会太过于不道德了?

  江之永不得不承认,他和陆枉凝相处的那些日子的感觉,和其他人不一样,也从没有过这种感觉。

  他想把这种感觉留住,所以简单粗暴的选择了先把人留在身边。但是如果真的问他是什么想法,现在的他也说不上一个所以然。

  他张了张嘴,突然很想问问她,顾迟回来了,她要不要回去住?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陆枉凝说,“但是不是那样,顾迟就像我亲哥哥一样。”

  亲哥哥,你懂吗!不是能让你拿来满嘴跑火车说屁话的!

  她已经尽量说的很委婉了,希望这个大少爷能听懂,不要让她直接又直白的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因为目前她还没做好失业的准备。

  江之永重复道:“亲哥哥?”

  “他对所有人都很好,我相信这样的人没有人会讨厌他。”陆枉凝又说,“少爷,你自己没有发现,可是我看的清清楚楚。”

  “在任何事情面前,你向来都是成熟、稳重的。你有自信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就沈微的那件事,你也是自信的和我说‘交给我’。”

  “可是从听到消息,到来医院的路上,你的每个表情都在告诉我,你很紧张,你明明也很担心迟哥。”

  ——而我只是很担心这样的你。

  陆枉凝走到他身边坐下,最后还是没说出口那半句话。

  她也不是傻子,她知道顾迟对她一直都不错,可是更知道自己的想法。

  医院的墙,果然比教堂聆听了更多的真心话。

  他抛出那个问题的时候,其实是有些害怕的,他想知道一个答案,又害怕这个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

  医护人员来来回回的推着一个个病人飞驰在这条不宽的过道里,难得江总在嘴皮子上面被人严肃的堵了一下,他现在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江之永咳了几声,用挡在嘴前的拳头尽量掩盖着自己上扬的嘴角:“那个,我饿了,你去买点吃的吧……”

  陆枉凝:……

  感情自己半天说了些屁话,还是得当丫头使唤啊。

  “迟哥的助理联系了么?怎么还没到。”

  “联系了,这个点应该是路上有些堵车,暂时还没给我发消息说别的——”陆枉凝摆出一个礼仪小姐的标准笑容,朝他弯着四十五度的身子,“江总,还有其他吩咐吗?”

  见他不置可否,陆枉凝也懒得给自己拦活儿,当下屁股一抬就去给两个少爷准备吃的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