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作者:栗眠眠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21-09-13 19:33:31 全文阅读

距离陆枉凝打电话通知人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几个小时,顾迟的助理才姗姗来迟的到了医院。

  顾迟身上插满了管子,躺在病房里一动也不动的,要不是因为痛楚的关系表情看上去还有点波澜,他都要觉得人没了。

  早知道就应该让迟哥在机场等一会儿,他把手上的工作交接一下就能来接人,没想到一念之差就出了这档子事儿。

  “来了啊。”

  助理吓一跳,转过身去看到江之永撑着个腿大大咧咧的坐在他背后,目光冷冷的从他身上扫过去,像是要剥掉他一层皮一样。

  江之永盯着他看了许久,直到助理背后冒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他才又开了口,“你没有事情要和我说么?”

  他不相信连助理都不知道顾迟的行程表,不知道老板今天会落地。

  这件事情发生的太过巧合了,正好顾迟回国,正好助理没来,正好出租车失控。

  这么多个正好加在一起,就并不是那么好了。

  这么多年来,伪装成事故的谋杀实在是太多了,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全家下半辈子生活的钱的人,也实在是太多了。

  助理:“对不起江总,顾总这个事情是我安排疏忽了。”

  “没有安排别的人过来接一下他吗?”江之永往椅背上一靠,顾迟这个助理他多少有点了解,不是那种|马马虎虎的人。

  是知道会发生什么了,故意不来的么?

  “有问过的,顾总前几天就说过今天会到机场,飞机提前了一会儿,我手上没有交接完,所以有和李秘书说过,能不能再安排个人过来接。”

  在江之永的眼神审讯下,他拿着公文包的手不自觉紧握起来,死死的抓住带子。

  “只是顾总落地了之后李秘书安排的人都没有到,他就说他自己先回去了,让接他的人不用来了。”看到江之永扬起的下巴,他才继续说下去,“这谁知道就出了这种事……”

  江之永皱了皱眉,李秘书也知道?消失好几天的人,知道了这事儿也没和自己说一嘴。

  “还有其他人知道顾总的行程么?”

  助理摇摇头:“没有了,顾总向来都是独来独往的,平时也只听江董的安排,所以其他董事并不会对他的行程有任何的了解。”

  那么,现在知道顾迟回国的,就只有自己、助理、和李秘书了。

  此时,医院走廊的电视里又滚动播放起了新闻,还正好是这场交通事故。

  江之永撑着自己的膝盖站起来,想走到那边去看的清楚一些。

  画面定格在事故发生后,几辆追尾的车乱七八糟的撞在一边,而肇事出租车一头卡在护栏上,活像个被捕兽夹子咬住了的动物。

  按照路面上的滑行轨迹看来,出租车是从出口的正对面直接冲撞过来的……

  “本次交通事故因出租车刹车失灵滑行出去导致的连环追尾……”

  电视上传来主持人冰冷的播报音,陆枉凝提着几个饭盒回来的时候,正看见江之永站在电视剧前愣神。

  她腾不出手来,只好站在他背后小声叫他:“江总,吃的买回来了,你看看你要吃什么?”

  不知道江之永的口味,她就什么都买了一点,眼下举起袋子等着老板自己选。

  “这边是馄饨、饺子、干捞河粉,你不喜欢的话我还买了一些普通的盒饭。”

  “都一样,按照你的消费水平——”江之永随手接了一袋打开,“也就是干垃圾和湿垃圾的区别。”

  陆枉凝:……

  助理:……

  陆枉凝看着自己买回来的饭突然有点吃不下去了,虽然这个和之前江之永请客的那些比起来,确实和垃圾没什么区别。

  但是她好心给老板买个饭,不得报销的那种,还要被这么侮辱,内心还是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滋味。

  当然了,江总也觉得自己被侮辱了。

  他提溜着这一袋包装简陋的外带食品,看了看走廊里的连排座椅,这是个能吃饭的地方吗!?一定要穿着高定西装在这里活出农民工的感觉吗?

  江总给自己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感觉找不到合适的姿势在这种地方吃饭。

  眼看着他选的那碗馄饨都要沱起来了,他觉得,还是饿着吧。

  不过浪费粮食并不是什么好的行为,江总准确的捕捉到了,依然站在一边直得像一根电线杆子一样的小助理。

  他看了看手里的饭盒,再看了看小助理,天作之合!人家跑过来站半天了也很累的!

  江之永顺手把那碗馄饨往小助理怀里一塞,吓得助理脚上一个踉跄,惊恐的看着江总。

  江之永:“你今晚在这儿看着顾迟吧,我明早再过来。”

  助理低头一看怀里那碗温度渐失,沱成一团的馄饨,这是馄饨吗?这明明是老板的照顾!

  加班餐都接受了,那就安安心心的在这里守自己老板一晚上。小助理谢过他以后,就拿着吃的去一边坐下了。

  嗯……这个地方吃东西……果然不适合自己。

  江之永的目光跟着助理转了一圈以后,庆幸自己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

  陆枉凝没看懂江之永这个操作,虽然她很饿,饿得眼冒金星了,但是老板没开口吃饭,她敢吃吗?

  她不敢,所以她也像个电线杆子一样戳在旁边。她看着江之永,忍不住很想问他一句,你真的不饿吗?

  再看看他两条空荡荡的裤腿,穿着不算宽松的裤子,仍旧看不住腿型来。

  陆枉凝叹了口气,果然好身材是饿出来的,想到自己上班以后日渐粗壮的腰围,她更悲伤了。

  被顾迟这事儿耽误了大半天,江总这会儿想起自己身上还有另一个担子来着。

  他招招手,示意陆枉凝跟他换个地方说话,在医院大声交谈工作事宜,也不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跟江之永干活久了,她也完全了解少爷不说话的时候每个眼神代表了什么意思,接受到了信号她拎着手上的‘垃圾’,连忙跟了上去。

  迟哥这边有助理盯着了,他们终于可以回家了。

  陆枉凝忽然觉得,开机那天拜的那个祈福的玩意儿,别拜的是个衰神吧。

  毕竟从工作第一天到现在,好像真的没有一件顺心的事情,她这个倒霉鬼带着衰神拜了另一个更大的衰神,现在出报应了是不……

  “剧组那边怎么样?”江之永开着车,没头没尾的问了她一句。

  还能怎么样?工作能正常进行了,就是被拉热度的那事儿好像愈演愈烈,蓝桥还给她发了消息,不过下午太忙,还没来得及看。

  陆枉凝还没开口说话,她忍无可忍的肚子先叫了一声。

  叫得十分大声,大声到聋子都能听见的那种大声。

  在这个情况下,江之永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追问她工作上的事儿,顺手开了车载收音,缓解一下现场的氛围。

  把员工饿到肚子叫这种事儿,弄得他觉得自己好像周扒皮。

  江之永:“你在吃上吃吧。”

  陆枉凝一惊,下意识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只见江总目不斜视的开着车,仿佛只是随口一说。

  她要是在这辆迈巴赫上面滴了几滴辣油,会不会赔不起洗车的钱?

  陆枉凝在心里斗争了许久,算了,少爷让吃的,弄脏了总不会真让我赔钱吧。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陆枉凝飞快的扒拉了几口饭,垫了垫肚子,没那么难受以后便把饭盒收起来了。

  在车上吃饭总归是没什么形象可言……保证自己肚子不叫了就行了……

  她收拾好东西,擦了擦嘴,并且回答了江总的上一个问题。

  陆枉凝:“少爷,那现在好多都在说抵制我们这个剧,你打算怎么办呀?”

  她也看了几眼今天的评论,反正她的小心脏是不太看的下那些东西。

  “你看不得就别看,随他们说去。”江之永笑笑,正好遇上红灯,他踩了刹车就转过来跟她说话,“网上说什么都没用,也就是喊的大声。”

  “我倒是希望他们能喊得更大声一点,这样不管是好的消息还是坏的消息,这部还没出生的电视剧,至少会一直在人们的视线里保持着热度。”

  “免费的宣传,不好吗?”

  陆枉凝一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虽然不是什么好的言论,但也是自发的一种宣传。

  怪不得她赚不了大钱,她这眼光浅显到只能看清面前的好坏。可于此同时,面对江之永这胸有成竹的样子,她开始好奇起来。

  他是一直都这么自信吗?能把所有的事情掌握在自己手里?在他漫长的年少时光里,会不会也有惊慌失措的时候?

  江之永这个人,总让人觉得很不真实。

  人活在世界上,就会有弱点,会有害怕的事情,会焦虑,可是他好像什么都不会。他像是一尊泥塑的佛像,永远那么平和的接受着将要来临的一切。

  他永远都是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去面对所有的事情,再自信满满的告诉她,‘别担心,交给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