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作者:栗眠眠  |  字数:3024  |  更新时间:2021-09-14 20:36:09 全文阅读

随着门锁扭动的声音,锅巴兴冲冲的跑来门口迎接他们。

  它每天一个人待在家里十分无聊,早上目送他们出门了以后,就自己玩会儿,玩累了躺下就睡。

  睡到门口有了响动,它耳朵就会立起来,敏感的转一圈儿,确认是不是铲屎官回来了。

  随着熟悉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锅巴就一跃而上跑到鞋柜上面,这样他们推开门进来的时候就会看到它歪着个脑袋恭迎他两回家。

  陆枉凝把东西挪到右手上,空出来的左手朝锅巴脑袋上没轻没重的这么一摸,“等好久啦?”

  锅巴在她手心里蹭了一蹭,就跳下去跟着江之永走了。

  果然动物也是能搞清楚地位的,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这个屋子里谁说的话比较管用。

  以前在乡下的时候那些野猫也是,见到苏春蓉就摆出一副任人玩弄的样子,只为了一条小鱼。看到她和陆措,就趾高气扬的走过去。

  “小没良心的。”陆枉凝叹叹气,拿着东西认命般的跟着锅巴离开的背影也进去了。

  想当初它受伤的时候还是自己顶着心理障碍接手的呢,养了小半个月,生生养出感情了,也不怕它了。

  就是不知道跟她一起救了小生命的顾迟还得在医院躺几天。

  陆枉凝熟练的拖着自己没好透的脚走进厨房,蹭吃蹭喝小半个月,她也摸清楚了阿姨的上下班时间。

  比如现在这种晚归的点,是肯定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热饭吃的。

  她刚把一次性饭盒里冷掉的菜倒出来,打算热一下,结果从她背后突然伸出了一只手连菜带盘揣走了。

  江之永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动作十分自然的把碗里的饭往垃圾桶里一扣,“少吃点这种东西。”

  他还眼睛很尖的看到了桌上没开的那半袋,也一并拿过来随着那半盘菜一起魂归垃圾桶了。

  陆枉凝:……

  江总,浪费是可耻的!这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看着真让人来气啊!

  陆枉凝愣在原地,她就路上扒拉了两口,现在还饿着呢!只好转过去翻翻冰箱,希望能有些速食。

  “别找了,我从来不吃那种东西,我家里不会有。”

  拉开冰箱只有一叠码得整整齐齐的矿泉水,侧面塞着几瓶啤酒,眼前的景象加上江之永的话,像一颗巨石一样重重的砸在她心上。

  他不是会做菜吗!怎么连新鲜的蔬菜也不买啊!

  江之永:“平时我很忙,并不会有时间闲着做饭玩儿。”

  陆枉凝:……

  我刚刚难道把话说出口了吗?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江总亲手扼杀了她的所有后路,那就饿着吧……

  陆枉凝哦了一声,垂头丧气的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没想到最后人生赢家竟然是锅巴,它一天天的不干活就光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她站在床边往后一倒,整个人就直接埋进了软垫里。

  欸,还是躺平舒服啊!她还没能感叹完人生,便感觉到一个重物猛的一下踏在她肚子上,疼得她直接蜷了起来。

  那个‘肇事者’锅巴,此时已经路过完成,走的时候还用毛茸茸的尾巴在她脸上抽了一下。

  陆枉凝抱着自己的肚子在床上滚了两圈,锅巴真是被养胖了,刚带回家的时候瘦瘦小小的一只,整个就是皮包骨头,这才几天啊,肚子大的像是中年发福了的男人的啤酒肚一样。

  她好像痛出幻觉了,为什么味道一缕缕,饭菜的香味??

  陆枉凝顺着味道爬起来,一推开门,和江之永撞了个照面。

  他举着个手,刚想敲门,就从里面推开了。江之永有些尴尬,他缩了缩手指,“我买了点吃的。”

  陆枉凝顺着香味走过去,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菜。

  包装纸还扔在一边,嗯,是熟悉的那个包装了,上次江之永请剧组人吃饭的时候,也吃的是这家,附赠的餐具依旧精致得不像是一次性用品。

  陆枉凝数了一下,四菜一汤,两荤两素,他怎么吃得下这么多?

  “少爷,你一个人吃啊?”她好奇道。

  其实在扔她盒饭之前,江之永就把吃的已经点好了,趁着陆枉凝不注意的时候在手机软件上挑了半天。

  原本他没点这么多的,买了两个小菜都是自己爱吃的,想了想又怕陆枉凝吃不习惯,那天在剧组她就没吃多少,这才又加了几个。

  “我可以一个人吃。”江之永点点头,顺手拉开了两把椅子,“但是我好像不小心买多了一些,不知道这位小姐能否赏个脸一起共进晚餐?”

  从他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按理说就像他问别人‘吃了么’一样平常。

  陆枉凝深知自己老板这个浪荡的德行,但还是不能自控的害羞了那么一下下,虽然脸上毫无波澜,可两个耳朵都已经红透了,像在昭示着这具身体对于特定人的特定话语会有特殊的化学反应。

  当然了,江之永本身也只是一只大尾巴狼,平时面对女孩子一串串的情话像是突然失了灵一样,两个人坐在这张餐桌上好像哑巴的聚会。

  “吃不惯?”江之永看她半天不下筷子,以为自己中奖了,点几个菜都是不吃的,或者有忌口。

  陆枉凝被他的声音叫回神来,只好老实回答:“没有,只是刚刚被锅巴踹了一脚,踢在胃上,有点缓不过来。”

  “顾迟回来了,明天就把锅巴给他送过去。”江之永把筷子轻轻往鱼肉上一戳,那块肉就从骨头上分离下来,“他比较闲,让他自己养着吧。”

  陆枉凝想了一下今天在医院看到的顾迟,就算到了明天,也应该还是包得和木乃伊一样躺在床上。

  如果说会有变化,那最多也是从ICU被抬出来换进普通病房,人醒没醒都还两说。加上锅巴现在这个暴力拆迁队的性格,怕是会把顾迟一脚踹回ICU。

  “算了吧。”陆枉凝快速而短暂的摇了摇头,她拒绝这种令人惊恐的画面发生,毕竟如果出了什么事儿,那肯定还是她收拾烂摊子……

  江之永这个人是典型的指挥形人才,他能把任何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当然了,他只出现在安排这个环节上,对于实际的操作,他应该属于指望不上的那类人。

  陆枉凝问道:“少爷,你说最近怎么就这么多事儿呢?”

  是啊,他也想知道为什么最近这么多事儿。一环扣一环的,就像是算好的一样。江之永头也不抬:“倒霉呗——其实最近这么烦,你可以想点别的。”

  陆枉凝十分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她被工作上的事情折腾的每天倒头就想睡觉,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事情可以想。

  江之永随口回她:“比如,想想什么时候升职加薪。”

  说完就看到对面那人忽然来了精神,眼神烁烁的盯着他看,他忙不迭的补上了后半句话,“这样就能早点还清欠我的钱了。”

  果然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陆枉凝一下子像漏了气的皮球,假装听不见一样无视了这个话茬,专心扒拉面前的好菜去了。

  他们两个人之间,总是长时间的浸入这种诡异的安静氛围里,好在并不是那么尴尬,两个人还能相处的比较自然。

  过了好一会儿,江之永又说:“像这样事情很多的日子,应该也还没有过去,我们还有得忙一段时间。”

  虽然他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等顾迟醒过来,应该会交代他一些在国外查到的信息。

  “为什么?”陆枉凝头也不抬的反问道。

  “一件事中出现太多的巧合,说明这些都不是巧合。从沈微的事情开始,都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甚至我觉得就连迟哥的车祸也不是巧合。”

  就像那些年的豪门恩怨一样,谁家没点事儿呢。

  陆枉凝听他这么一说,表情都拧巴起来,现在这个法治社会,还有这种事情?是她见识少了吗!?

  不过后来她再怎么问, 江之永也不肯开口了,甚至还隐约有一些后悔的意思,觉得自己跟她说得实在有点多了。

  这顿饭就草草结束在了江总的避而不谈里面。

  当然了,好奇归好奇,她不会忘记手上的活儿,白吃了一顿饭得帮着收拾桌子的。

  她找到角落里刚刚被江之永丢的乱七八糟的包装纸,专心的试图按着折痕恢复成送来的样子,江之永这个少爷想来也是从来没干过这样的活儿,很自然的坐在旁边看着她忙碌。

  “你早点休息吧,明天还有得忙呢。”

  陆枉凝躺回自己那张床上的时候,耳朵里突然回响起了江总今天跟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她本来很嗤之以鼻,这人倒霉还能一直倒霉不成?

  直到她又一次点开了那个该死的平台,她发现挂在上面的已然不是沈微了,而是蓝桥。

  陆枉凝一下坐了起来,江总!你是不是属乌鸦的!你下回能不能说点好话听听!?

  这人倒霉,还真的会一直倒霉啊!陆枉凝撑着个眼睛,觉得今晚又是睡不着的一个晚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