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生米煮成熟饭
作者:东鹤西归  |  字数:2745  |  更新时间:2021-08-08 21:40:21 全文阅读

挂断了电话,姜若珺有些生硬的把事情复述了一遍,为了顾及一下自家儿子,她尽量把一些比较暧昧的词省略。唐赴宸听到沈知卿喝醉了酒,现在在一个男人家里之后,脸瞬间就黑了下来,拿了车钥匙用力推开门,走了。

  突然出了这样的事,他们也不奇怪唐赴宸会气成这样。

  其实唐昭年和姜若珺对自己儿子的心思了解得很,唐赴宸对知卿的喜欢,估计比他们夫妻二人的还要多。

  小时候唐赴宸隔三差五的就会把知卿带出去玩,让她多跟别的小朋友接触以免以后上了学还是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躲起来玩积木。

  碰巧那天小区里的小霸王也在那,他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花架子,平时他不敢欺负唐赴宸,但趁着唐赴宸给知卿买糖的功夫,就把火线转移到卿卿头上,去欺负卿卿,卿卿以前那性子软的很,根本不像现在这样,一点亏都不能让自己吃,即使自己做错了还能赖到别人身上。

  那时候被推到在地上也一声不吭,自己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在旁边等唐赴宸,那臭小子护短得很,谁错了知卿都没有错,谁对知卿说了句重话他能上去跟别人犟个半天。

  所以他二话不说上去掐着对方衣领把人揍了一顿,都见血了也不肯停手,旁边几位大人也都忌惮唐家,忌惮这位唐氏太子爷,只能柔声细语的说两句别打了,最后沈知卿哭着说怕,这才护着知卿离开,以前那小霸王不敢明着来,老是背地使阴招,唐赴宸都不回应他,现在他欺负到知卿身上那就真是踢着铁板了。

  他们夫妻二人听了此事毫无歉意,毕竟是对方动手在先,他们自然帮着自己儿子儿媳,不出三天,弄得小霸王全家直接搬出了小区。

  这样的事很多大大小小的都有。

  小事小到一只没有牵绳的小狗追着知卿跑把知卿吓坏了,唐赴宸都要亲自逮它把它送到捕狗大队。

  要是那只狗狗咬了知卿一口,自家那儿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抓只藏獒来咬回去。

  所以卿卿从小也很依赖唐赴宸,有时候半夜睡醒了从不麻烦她和唐昭年,只会爬到那臭小子床上,要唐赴宸哄着,还以为他们能顺理成章的走在一起,但现在好像,不像那一回事啊。

  高速公路上一辆超跑飞快疾驰着,唐赴宸车速直接飚到了一百八。

  是他太小看她了,这么能招蜂引蝶下辈子让她当朵花去吧,沈知卿沈知卿!他都要被她逼疯了,该死的,他就是,她离开他一寸都受不了,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看见她。当初她提出要跟他保持距离的时候他就不该好心的放任她,让她自己在外闯荡,他后悔了,他就应该把人圈养在自己身边。

  他对她都如此放纵了,她为什么偏偏就是要离他越来越远,他想把那该死的理由找出来,可现实又是让他无法向前也没办法后退......

  收到姜旭传送过来的对方的详细资料,唐赴宸强忍着怒意点了进去,上面是一张照片,这张照片似乎是张剧照,里面的男人品着茶,目光有些失神,旁边的景物稍微有点迷糊,但这人的身上那绝世无双,清冷贵公子的模样将周围衬托得格外美好,沈追遇?超一线男星?

  很好,沈知卿,以前他一直不舍得动她,因为两人关系本就很僵,但现在他就不怕再僵一点,把人打包回家锁起来也有趣的很。

  听到门铃响了,沈追遇很快的去开了门,其实他早就守在客厅想看看沈知卿的男朋友,她真的有男朋友了吗?

  “你好,我来接卿卿回家。”

  对方态度很冷,看上去甚至还有些发怒的征兆,在言语之间有些道不尽的亲昵,沈追遇看着眼前的人莫名觉得很熟悉,感觉在那里见过面。

  “知卿睡着了,她现在在二楼。”

  唐赴宸对上沈追遇打量的目光,他以一种俯瞰蝼蚁搬的眼神回敬,然后旁若无人上了楼,看到沈知卿在这心安理得睡觉的模样就气不打一处来,但还是很温柔的把人抱了起来。

  “今晚多有打扰。”他看了眼姜旭示意接下来的动作,姜旭立刻会意,拿出一张支票摆在沈追遇面前。

  “沈先生,非常感谢您今晚对我们未来夫人的照顾,这是唐总代老板娘对你的感谢,一点心意不成敬意,若您嫌弃可以随时跟我联系,我会吩咐财务跟您面谈。”

  沈追遇看着面前支票上印着唐氏集团的印章,他马上认出这是唐氏新一代掌门人——唐赴宸。

  因眼光毒辣,做事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而出名,据行能的人透露他投资范围很广,且每一个投资项目都能赚的盆满钵满,光是去年在矿产行业就赚了数十亿美金,而且手段十分狡猾,总能在不经意间抽身卖股,第二天别人赔的老婆都不剩,他却在那儿笑哈哈的数钱。

  沈追遇在话中听出了一丝羞辱人的味道,他皱了皱眉开口也变得恶寒起来。“我和知卿是朋友,钱财之物无需多言。”拒绝的意味很明显。

  “好,若是沈先生反悔了可亲自来唐氏集团找我。”

  等人离开,沈追遇内心的波澜翻滚起来久久无法平静,那人身边的助理是个厉害的角儿,字句清晰明了,有理有据,明面上挺尊敬人但事实是他一开口马上就会拐着弯羞辱人一番。

  按电话里说知卿和唐赴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一时之间沈追遇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唐赴宸带着沈知卿离开,想着那人清风霁月,不屈不折,知进退,明得失的气度,他就更生气了。

  这死丫头要喝酒不会来酒窖吗?不会打电话让别人陪着一起吗?非得做出一些让他气愤的事来,要是还有下一次他就让人帮她拍张照放到报纸上,看看谁还敢在他下达命令后把酒卖给她。

  唐赴宸本想把人带到书香名邸,但唐昭年和姜若珺都还等在家里,所以他先回了老宅。

  姜若珺在家坐立不安的心里那是一个急,这从小养到大的儿媳妇说没就没不就跟到手的熟鸭子说飞就飞一样吗,自己儿子要是强硬点,早些生米煮成熟饭,或许现在她都当上外婆了,哪还要像现在这样担心受怕的。

  真是干啥啥不行,现在去接个人人还没回来,搞不好自己还把自己丢没了。

  唐赴宸把车倒进了车库,解开安全带,看着旁边呼呼大睡,别人都要担心死她的的人,狠狠地捏了捏她的脸颊,这死丫头怎么一点心都没有,就是个养了十几年的白眼狼儿。

  玄关处传来声响,眼见着唐赴宸把人带回来了,他们二人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些,见他脸色没有很好,姜若珺没有多问,去厨房拿醒酒汤照顾知卿去了。

  她坐在床边本还想从知卿嘴里套些话,但眼见着汤都见底了,人都没有醒过来,她只好悻悻的回房去了。

  唐赴宸坐在书房看着两人从小到大的照片,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儿时被他抱在怀里的小女孩,慢慢的变成搂着他的脖子站在矮梯上,后来挽着他的手臂,非常亲昵,两人眼里也只有对方,最后一张是大合照,沈知卿不再挨着他站,而是跟三叔家最小的孩子拿着烟花笑着看着镜头。

  他吐了个烟圈,任烟雾缭绕四周又随风飘散而去。

  他把资料转向沈追遇,男,28岁,目前娱乐圈中的流量之王,出道十几年来毫无绯闻,这个年纪就能在这个大染缸里做到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还能混出一片自己的天地着实难得。

  但他也让他一夜之间全盘皆输,丑闻漫天......

  他掐了手中的烟,起身进了沈知卿房间,屋子里光线很暗,紧闭的窗帘让光毫无缝隙可寻,一点都照射不进来,但勉强还能让人分得清房间布置。

  他把人从床上捞起来,带向自己的房间,随后搂进自己的怀里相拥而眠。

  许是箍得太紧,呼不上气来,还有些热,沈知卿转了个方向背对着唐赴宸,还踢开了他给她盖好的被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