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你们背着我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
作者:东鹤西归  |  字数:3601  |  更新时间:2021-09-12 09:39:57 全文阅读

“小脆丸多拿几包呀。”

“好。”

“那你等会去调料区,拿一罐芝麻酱哈,我先去蔬菜区买点菜。”

“好。”

两个人算是弥补昨天没吃的火锅,也算是宋时礼今天入住他们家,给他准备点好吃的。

到家后,推门进去,看着地上满满当当都是宋时礼的箱子,而宋时礼正在哼哧哼哧的抱着两箱两箱往三楼搬。

下楼又继续拿东西时。

眼见两人回来,宋时礼坐在箱子上面喘着粗气,“你们快来帮帮我。”

沈知卿看着累成狗的宋时礼,有点好笑的调侃他,“你家都搬空了吧,这么多东西。”

“是啊是啊,就差床没搬,别的都搬来了。”

沈知卿:“......”

唐赴宸一脚踢开了挡他路的黑白行李箱,“电梯这么大一个你看不见?”

???

宋时礼看着他指的方向,悠悠的开口,“那...那不是门吗?”得来的是唐赴宸看傻子一样的表情。

what?

他不信邪的上前查看。

的确是货真价实的电梯。

宋时礼人都要倒下了,痛苦的捶了捶胸口,早知道他就不先回来了,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从一到这里就开始搬,搬上搬下,搬到现在,而且他还以为会有佣人帮他的,可惜没有,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啊。

他硬生生打碎牙往肚子里咽,为了能在吃饭前搬完,苦着脸继续行动着,把东西全部挪到电梯上,这么两三趟下来,与之前相比确实是挺轻松。

宋时礼不平衡的心灵总算是受到了点儿安慰。

终于解决完,他拆开箱子找出衣物,洗澡去了。

楼下。

唐赴宸正在教沈知卿扒小白菜,对于沈知卿这样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的人来说,能帮忙他处理菜实属难得,耐心教完她,唐赴宸也没闲着,从柜子下方拿出火锅炉,开始清洗。

沈知卿把小白菜一片片摘好,然后放到水池里洗。

之后两个人一个切菜,一个洗菜,配合的还挺默契,将食物全部端上桌,火锅炉里的大骨汤也开始翻滚冒泡了。

唐赴宸掀开盖子,浓郁的香味迎面扑来,将沈知卿喜欢吃的全放了下去,又去厨房准备调料,转身之前还叮嘱这沈知卿不可以嘴馋,要等他出来才可以吃,要不然没熟。

沈知卿咬着生黄瓜,咔呲咔呲的,含糊不清的说好。

唐赴宸这才放心的去了厨房。

等他拿着调料出来后,宋时礼也非常准时的出现在楼梯口。

他快速飞奔过去,落座,拿起筷子夹了个虾滑,“哥,你手艺也太好了吧。”要是他是个女人,他都愿意直接举行婚礼了。

“觉得好吃就行,记得付伙食费。”

宋时礼:“......”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中途宋时礼想到了什么,立马跑上楼,然后拿了瓶酒来。

“汉帝茅台,不错吧?我从宁慕寒那儿顺来的。”

岂止是不错。

是酒中贵族了好吗?

宁慕寒把这酒给宋时礼,真是便宜这小子了。

沈知卿听到那个名字,呆愣了一下,宁慕寒是宁以羡的哥哥,要是他们回国了,终有一天势必会见到宁以羡......

当初她的那些话像无声的警告充斥着沈知卿耳边。

每一句都让沈知卿无法平静下来。

味如嚼蜡的吃完饭,沈知卿魂不守舍的往楼上走,唐赴宸看她眼神泛着空,一点都不在状态,有点担忧的摸了摸她的额头,“生病了?”

沈知卿侧身躲开了他的手,唐赴宸有些不解,怎么了吗?

沈知卿脑子里全是宁以羡那趾高气扬的态度和让她认清自己,远离唐家的那些话,所以在接收到唐赴宸的触碰时,她自然而然的就躲开了,现在看起来她的举动让唐赴宸有点尴尬,沈知卿勉强的笑了笑,将自己的手背抵在额头,对唐赴宸笑着说,“我没事,只是有点累了。”

“好。”唐赴宸有点不太放心,“你没吃多少,等会我煮碗面给你,要是饿了,记得下来。”

“那卿卿你上去休息会儿,看你嘴唇白的。”

“知道了,我先上楼啦。”

沈知卿一走,唐赴宸的心也被带走了,宋时礼跟他说一句话,他能往二楼时不时地看个好几遍,他算是彻底服了。

唐叔叔的优秀基因能遗传给唐赴宸没错,怎么妻奴这种品质还能刻在唐赴宸骨子里。

他实在想不通这父子平时没什么默契,但做到爱媳妇儿这件事能这么一致,都这么让人望尘莫及。

看看他家。

他家那军队出身的父亲,在中东地区,贩毒金三角等危险区域立过无数功,有一袭地位的男人,在部队里叱咤风云,训练手段让人闻风丧胆,被一众铁汉称呼为变态的男人,现在在家求着他妈下个月多给他点零花钱,有时候还跟丈母娘告状诉苦......

他爸年轻时候的盛况不在啊。

早知道他爸这么怕他妈,当初在他非要送他去军队的时候就该把他妈搬出来。

诶,以前果真是太年轻了。

沈知卿洗完澡,蜷缩在阳台的秋千上,玩着手机,登入“绝境”网址。

许久没来,竟然看到了一件让人惊叹的事,逐鹤的排名超过她了。

这就意味着他这几天发布了新的画作,她有点惊喜,然后点开逐鹤的个人页面。

上面显示最新的一幅画。

入眼的是一名男子手持长枪,枪柄后方挂着玉玦,身骑骏马,目眦尽裂的踩着敌方无数尸骨,带着仇恨,带着好友被人杀死的痛心,更带着对方在他家乡肆意掠夺的愤懑,直奔敌人阵营厮杀的场面。

沈知卿被震撼到了,这幅画似乎会动般在她脑海里,浮现出敌人被他杀个精光的样子。

当反应过来时,手机已经黑屏了,沈知卿不得不佩服逐鹤所描述的灵动。

她点了个赞,然后认真的评论了一段。

不过刚发出来,她就收到了逐鹤的私信。

逐鹤:[这是特别送给C国的一幅画,按你的角度看,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吗?]

我是大美女:[完全没有不合适的地方,尤其是那块玉佩,在这幅画上寓意深远,都快让我觉得你是个货真价实的C国人了。]

逐鹤:[我或许是半个C国人。]

我是大美女:[你是混血儿?]

逐鹤:[对,我的妈妈是E国人,爸爸是C国人。]

我是大美女:[原来如此。]

逐鹤:[你的作品什么时候发布呢?我期待了很久。]

本来还有点担心那副画跟她以往的风格有点不太一样,但上次逐鹤将她的担心一语道破后,她现在还在考虑中。

我是大美女:[或许再过几天吧。]

逐鹤:[OK,等你。]

聊天结束后,沈知卿总算开心了点,放下手机,吹着温柔的晚风。

楼下呼噜娃两兄弟,一个喝的半醉,一个微醺,正靠在沙发上看着鬼片。

半醉的那个缩在微醺的怀里,时不时害怕的问着鬼出来了没。

得到的答案永远是被人推得远远儿的。

然后他又跟牛皮糖儿一样黏了上去。

如此反复,两个人也不嫌无聊。

沈知卿下楼正好看到宋时礼在唐赴宸怀里滚来滚去的,她惊讶的张开嘴,眼睛瞪得像铜铃,吓得她小心翼翼的往厨房走。

打开冰箱,拿出零食放在已经收拾好的餐桌上,观察着那对夫夫。

这两个人果然有一腿啊,要不是她今天下来否则还察觉不到了,藏的未免也太深了,这么些年她从来都没发现过。

不过这两人从小一起长大,能产生感情也不奇怪。

想当初宋时礼中二时期的性子阴晴不定无法无天,只有唐赴宸能治得了他,其实当初她要是不喜欢唐赴宸,从这里就能看的出来.......

打住打住。

但宋时礼为人仗义经常见义勇为,可就是这见义勇为做的再好也要见义智为,今儿手刃歹毒招来一身腥,明儿刺杀通缉犯街头搏杀使得人质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明明可以上好人好事的头版头条,老是和通缉犯在一张照片里。

宋爸爸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为了打磨自己独苗的脾性和耐力,在大一的时候把宋时礼送到军队,宋时礼那叫一个宁死不屈,被宋叔叔抽的皮开肉绽都不肯松口妥协,说是唐赴宸要去的话他一定去,可那时候唐昭年已经退了位置,唐赴宸已经开始着手在公司上班了,最后宋时礼还被强制送走了,两年后从部队回来对于这件事宋时礼对自己父亲一直颇有微词,但好在唐赴宸从中调节。

也就是说两个人大学阶段已经在一起了,往后推应该是高中确认关系,初中互生情愫,小学差不多就是能无人能比得上的兄弟情吧。

沈知卿将两人相爱这么些年来重要的日子敲定,她觉得大概不会有什么错。

她从背后给两个人拍照,将这些证据拍下来,打算在图片上P些小爱心。

只是这照片怎么这么诡异呢,沈知卿细细的放大图片,看到某一角,电视机上赫然显示这一个女鬼......

沈知卿瞳孔微缩吓得把手机扔出两米远,惊魂未定的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窜,宋时礼和唐赴宸连连回头。

唐赴宸马上走下沙发,抓住她的手,“怎么了?做噩梦了?”

沈知卿反手将唐赴宸抱的紧紧的,听到他的话然后在他怀里摇摇头,她宁愿做噩梦,也不愿意看见女鬼啊。

那女鬼那么恐怖啊啊啊。

唐赴宸不知道所以然拍了拍她的后背,“别怕别怕。”

宋时礼走过去捡起沈知卿的手机,正巧看到她相册里的那些图片,他看到满满都是爱心,心里一阵恶寒,这是什么癖好,他和唐赴宸?开什么玩笑。

他把手机递给沈知卿,“沈知卿,你想死是吧。”却遭来唐赴宸凌厉的眼神。

你知道你家媳妇儿做了什么夸张的事儿吗?就在这里瞪他。

不过寄人篱下,宋时礼还是很快的改口,:“那个啥,你好好活着哈。”

沈知卿接过手机闭着眼睛将照片删了个彻底,以后都不会再出现的那种,但好可惜啊,他们两个这么和谐相处的留念没有了。

不对啊,宋时礼要在这里久住一段世界,以后机会会更多~

沈知卿马上调整好了心态,然后马上推开唐赴宸。

不能抱他不能抱他,宋时礼会吃味的。

宋时礼对她脑子里那些花花肠子知道的一清二楚,背着唐赴宸嫌弃的瞪了眼她,然后开口,“很晚了,我送你回去?”

“回去干啥?我已经住这里好几天了啊。”

宋时礼:“?????”

戒指。

同居。

这两个狼狈为奸背着他做了多少不能见人的的事啊,该不会不久后就要见到沈知卿微隆的小腹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