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蟹黄包
作者:东鹤西归  |  字数:3003  |  更新时间:2021-09-13 12:47:15 全文阅读

宋时礼倒吸一口凉气,深深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对他们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非常嗤之以鼻,丢下一句去整理房间就上楼去了。

唐赴宸没注意太多,丝毫不知道宋时礼和沈知卿两人眼里的腥风血雨,他去厨房将面端到微波炉加热,然后端出来给她。

沈知卿的确有点饿了,欢快的吃着面,又咬了口荷包蛋,感叹着唐赴宸厨艺的精进,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宋时礼去了。

他知道了的话,会吃醋的吧。

沈知暗搓搓的开口,“要不给宋时礼煮一碗?”

“不用了,今天买的菜和肉他全吃了。”

记得这么清楚?只是吃这么宋时礼就不怕撑死吗?那可是够十几个人的量,但唐赴宸都没说什么,她也不瞎管,沈知卿嚼着嘴里的食物,点了点头。

嘬完面条喝完汤后,沈知卿满足了,靠在椅子上愉快的扑腾着手脚,唐赴宸轻轻敲了下她的脑壳,“刚吃饱,不许胡闹。”说完,将她碗筷拿了起来,转身进入厨房。

平时这种沈知卿都引以为常了,可今时不同往日,她立刻起身,去抢他手里的碗筷,“我来我来,我来洗。”

唐赴宸看了眼手里消失的碗筷,继而把视线转向背向他的沈知卿。

她正摁着两泵洗洁精开始跟餐具周旋。

唐赴宸有点发怵,今天怎么跟变了个人一样,早上出去买早餐,中午让她回家她还不偷懒了,晚上又主动来厨房帮忙洗菜,而现在吃完夜宵自己刷起了碗。

该不是这屋子里真有什么,而她被附身了。

那也不该啊,昨天两人在一个房间睡着,为什么只有她变了个人,难道是他太帅了,鬼都不好意思触碰他?

唐赴宸觉得极其有可能。

两个人又走向沙发区,沈知卿伸手去拿遥控器,巧的是,唐赴宸也伸了过来,两个人触碰在一起,沈知卿像是被烫到般快速把手缩回去。

怎么躲他跟躲瘟疫似的,唐赴宸皱了皱眉,将遥控器拿起来递给沈知卿。

“要不让宋时礼下楼,让他选节目?”

“不用,他在收拾房间。”

没见他看手机,他为毛这么了解宋时礼在干嘛啊?难道这是夫夫之间的心有灵犀?沈知卿拿起遥控器开始选节目,中途突然插播一条广告,沈知卿移开目光,“你要不要上去帮帮宋时礼?”

“不用,他快收拾完了。”

“哦。”

见沈知卿一副很失望的模样以及一直将话题绕向宋时礼的行为,唐赴宸大脑快速运转。

她喜欢宋时礼?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喜欢上的概率也是极大的。

回想以往,沈知卿非常粘他,但不会像在宋时礼面前展露情绪般向他使小女孩儿的小性子或是说一些不开心的事。

可她会跟宋时礼闹脾气聊她讨厌的人。

以前没发现,可现如今回首过去,这些答案都是有迹可循的。

有一次宋时礼和他一起去孤儿院陪沈知卿,宋时礼开玩笑说要把她的小猫扔掉了,沈知卿不理会他无谓的玩笑,她知道他不会,所以继续写着作业。

日暮低垂,等到沈知卿作业写完了,她去找小猫,小猫却真的不见了,她以为宋时礼来真的,真的把猫卖了。

那一瞬间。

她坐在芦苇地上号啕大哭,大骂宋时礼是王八蛋,眼睛都哭红了,鼻子和脸颊都红红的,直到宋时礼跪着把小猫递给沈知卿,才止住了哭声。

沈知卿冷着脸气的要把宋时礼送去回收站,把他卖了。

唐赴宸带点郁色的看着沈知卿。

以前她从没这么对他,除了她初三之后......可初三之后她对谁都是这样的,怼来怼去,直言不讳。

只能证明,他不是她心中的那个人。

唐赴宸有些落寞,站起身打算离开回房间,沈知卿没注意到他的情绪,看他要走,她立马将电视关了机,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沈知卿回到房间,发现唐赴宸的被子和枕头整整齐齐的叠放在沙发上,正在想怎么委婉的送过去给唐赴宸,并且让他去跟宋时礼睡时,门就被敲响了。

唐赴宸走进来,目不斜视的抱起被子转身就走。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有点敏感,总感觉唐赴宸好像是在生闷气?但刚刚他没有惹他呀,那应该是自己多想了。

沈知卿看着唐赴宸的背影,“你要是怕的话,要不让宋时礼.....”

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唐赴宸转身直勾勾的看着沈知卿的眼睛,“你喜欢宋时礼?”

“我去,你疯球了?你怎么得出来的结论啊,我喜欢宋时礼?我要是喜欢宋时礼我直接蹦极不戴器材利索的跳下去,怎么可能的事儿。”

沈知卿仿佛听到了冷笑话,冷到她笑不出来。

楼上累死累活才忙完的宋时礼打了个喷嚏。

唐赴宸一直冷着的脸这才舒展开,抓着被子的手放松了点,“那你一直提到宋时礼怎么解释?”

怎么解释解释?说起来不太好吧。

沈知卿支支吾吾的不肯开口,脑子全是宋时礼在唐赴宸身下的马赛克图片,实在是太刺激了啊。

唐赴宸等不到答案,反正已经将那个最令人痛恨的答案排除,他也不是非要沈知卿说出个所以然来。

他转身将杯子又放回沙发,“我去洗个澡,等会再来。”

别啊别啊,他睡她这要是被宋时礼知道,那岂不是直接给宋时礼带了顶绿帽子?她跟他还是从小玩到大的情意呢,这不太好不太好,“要不你去跟宋时礼睡?”

“不要,宋时礼睡觉打呼噜,还会梦游,有时候还会一脚把我踹到床底,我拒绝。”

那你直接把他吻醒不就好了。

从沈知卿脑子里脱颖而出的这句,她很想说出口,但怕唐赴宸不好意思,就憋在心里,等以后两人恋情公之于众的时候,她就当真是个办法教给唐赴宸。

唐赴宸刚刚就像是个被扼住喉咙的困兽,情绪无处发泄,只好鲁莽的到处乱撞,最后得个头破血流的下场,可现在矛盾解开,就如暮春时时节和爱人去山边追日出般闲暇肆意,快乐无边。

如此巨大的反差之下,唐赴宸狠狠地舒缓着气息。

第二天一早。

唐赴宸早早的就醒了过来,他轻轻起身在不惊扰到沈知卿的情况下,开门离开了。

洗漱好,唐赴宸看了眼时间,正好掐在六点半,下楼换好鞋,开始晨跑。

随着秋天一步步的接近,早晚的温度都变得有了一点偏差,唐赴宸绕着小道跑了两三圈,然后按着沈知卿给的路线,去她昨天买的那家早餐店。

他远远的看着排着长队的店铺,有点儿奇怪,前几天他来还不是这样的,包子铺里灯光很暗,门上贴着生意兴隆,却只有寥寥无几的客人懒散的站在门口。

唐赴宸走近了几步,看到还是那个阿姨,冥冥中感觉什么都没变,但好像什么都变了。

他按着沈知卿昨天买的,今天又买了一遍,他提前拿起竹签扎了个蟹黄包尝尝,味儿是跟昨天一样,但今天尝起来怎么还有点难吃呢。

唐赴宸吸了口豆浆,感觉勉强过的去吧。

他提着那带包子,拐着弯儿去他常去的早餐店买煎饼果子,而上一家买的他特地放在右手准备留给宋时礼吃。

到家后,家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一个人都没醒,他回房间冲了个澡换好西装,又下了楼。

拿起带回来的报纸,一边看一边给自己磨咖啡。

坐到餐桌上,轻抿了口咖啡,浓郁的香味在口齿间漫开,这是他最喜欢的咖啡之一,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昨天沈知卿在会议上给他榨的那杯葡萄汁。

懒人的某一些特征在特定的时间内果然是一样的,沈知卿和宋时礼能做到同时下楼,然后在拐角处打个招呼。

之后再齐齐的低着头哈欠连天,看着这两人唐赴宸太阳穴突突突的疼。

两位懒人也不知道在进行些什么神秘仪式,呆坐了半天终于上手拿起早餐开始吃了。

等到吃完,沈知卿可算是清醒了不少,“好好吃啊,这个是昨天那家买的吗?”

“不是。”

“哥,为毛我的这个有点难吃啊,好像跟少了样儿调味料一样。”

吃完了你说难吃?

但唐赴宸绝对不会说他就是拿着难吃的那份给他的。

“不喜欢明天自己去买。”

宋时礼:“......”

“那我们明天去吃陈记那家吧,他们家好可怜的,包包子的那个爷爷得了阿尔茨海默症还能把料调的这么好,将蟹黄包做的这么好吃,真的是很不容易。”

那是你没吃过老人家忘了放盐的包子。

唐赴宸心里想着但没有出口反驳沈知卿,小姑娘热爱世界愿意帮助那些身有疾病但任然善待生活的人并且给予他们这一份爱心,他不会去打击。

宋时礼作为蹭饭的那个,一点意见都没有,宗旨就是他们去哪儿,他就去哪儿吃,他们吃什么,他就吃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