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豆浆机
作者:东鹤西归  |  字数:3020  |  更新时间:2021-09-27 11:09:53 全文阅读

沈知卿沉浸于唐赴宸刚才为了维护她说她是他女人的那句话里,暗自在心中默念了几遍,心里止不住的甜。

暗恋一个人很奇怪,奇怪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怒哀乐,总会被他说的话做的事或是不经意间的对视而煽动情绪。

上一秒还被那胖女人气的想跳脚,下一秒开心的恨不得现场表演芭蕾舞。

她想她这是病了。

病因是唐赴宸。

——

“呆瓜,走了。”唐赴宸在她额头上弹了个脑瓜崩,动作很轻,只是轻轻扫过。

沈知卿回过神,才不管痛不痛,双手马上捂住额头,“你打我,我也要打回去。”

“你又打不到。”身高一米六五的豆芽根儿还想对他动手动脚,简直痴人说梦。

“你不会弯腰给我打一下啊?”

她说的理直气壮,唐赴宸彻底被气笑了,哪有人让人弯腰讨打的,这傻子,有本事自己长高点,他伸手又在沈知卿脑壳上弹了个脑瓜崩。

沈知卿不能弹回去气急了,囧着小脸对着他的腰给他来了两拳,“趁你晚上睡觉,我梦游起来打死你。”还根本不用担心身高问题,她能把他全身打个遍。

小猫爪子锋利得很,把他挠的心里发痒。

“这么厉害?”

小姑娘不服气心里想着怎么揍他呢,为了防止今晚被凑成猪头,唐赴宸捏了捏她小巧的耳垂,站到她面前。

他的手指温热,很有技巧的在她耳边摩挲,沈知卿忍不住身体有些发软,还没来得及害羞,看着眼前弯腰和她平视的男人,抬起她的手,“你这么厉害,我可打不过你,现在让你打回来,嗯?”

他真的弯腰让她打回去。

沈知卿咬着唇,看着唐赴宸带点笑意深邃的眼眸,感受着他有力的大手攥着她的手腕。

快入秋的天气总是不一样的,晚间的风不似夏季那么燥热,让渴睡人的眼朦胧的挣扎着,而是带点凉意,吹得人的思绪更加清醒。

“ 唐赴宸,你有没有喜欢过我呢?”

“我喜欢你,沈知卿。”

如果心里不能藏事那该多好,每个人都会把真实的感想说出来,以后的生活里就没有欺骗隐瞒和谎言,那么,你就可以早点知道我喜欢你。

沈知卿入了神,唐赴宸将她的手放下,“我长得太帅,看入迷了?”

确实是看入迷了,但这个她怎么能承认呢,沈知卿别过脸,不看这个厚脸皮的男人, “屁..你怎么这么自恋,谁说你帅的,我把他拍在墙上扣都扣不下来。”

“那你脸红什么?”

口是心非也不过如此。

唐赴宸心情尚好,试探的牵着沈知卿的手,“这里有个大型零食仓库,带你去逛逛。”

以往他抓的都是她的手腕。

沈知卿感受着唐赴宸源源传来的热度,回握住他的手,握的紧紧的,趁他不注意她低了点头看了两人严丝合缝贴在一起的手掌,不禁挽起嘴角。

小动作很明显,唐赴宸看着她的头顶,在她抬头之际,他收回目光继续目视前方向前走着。

“房间里洗手液没有了,要买。”

“洗衣液快用完了,也要买。”

“我们在屯点,对了!我看家里没有豆浆机,我们买一个豆浆机,以后你就不要经常喝咖啡。”

唐赴宸推着车和沈知卿并肩走着,她像一个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好妻子,跟丈夫出来购物,细数家里缺稀的物品,并准备将它们补全。

他享受着这一刻的美好,却也在遗憾过去的一分一秒,他希望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他和沈知卿就会一直一直的走下去。

“豆浆机怎么找不到啊,你方向感比较强,刚刚走过的地方你有看见不?”

在后边的倒数第二排右边的货架上。

唐赴宸记得很清楚,但他没有说出来,“我们往前走再找找?”既然留不住时间,那就在短暂的时间里和沈知卿做有意义的事。

“行。”

眼不见心不烦,经过零食区,沈知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不回头看一眼,直直扯着唐赴宸衣袖快速经过,看一眼都是忍痛割爱,心都会滴血的啊。

唐赴宸看她这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他知道是他经常管着她不让她吃这些,所以才会有这种小表情,可今天他实在没想到她会主动放弃这些,以往哪一次不是跟他对着来,他不让她买她每次总会当场答应,第二天呢,那些零食就会以各种理由出现在家里,不让她吃,第二天总会有各种人请她吃。

别以为办公室里他不知道她藏起来的小零食,得空看她不是蹲在椅子下面对着小型储存盒输密码从里面拿冰淇淋就是从两颗仙人球后边掏出饮料,这样的戏码每天都要上演一遍,有时候怕被他发现,贼眉鼠眼的从门缝里瞄他,像个小偷,在公司里做的最光明正大的事估计就是跑厕所,进他办公室里的休息室偷懒。

他也不是特别不愿意沈知卿吃这些,只是她很容易扁桃体发炎,小时候喝杯冰水就发烧的人,体质能好到哪去,所以啊对她只能严加看管。

“去小朋友专区看看,那儿的零食没有防腐剂添加剂,比较安全,也不容易上火。”

那也就是说她还是可以买零食的!沈知卿开心的挽着唐赴宸的胳膊马上前进。

“先生太太你们好,我们这里有刚出生的小宝宝的奶粉哦,原装进口,你们要不要了解一下呢。”

咋每次和唐赴宸出来都能和售货人员聊到小孩儿啊,他们又没有小孩儿,再说了刚出生的小宝宝不是喝母乳的嘛?

“唐赴宸,奶粉不是五六月大的小宝宝才喝吗?现在怎么刚出生就喝啊。”

在别人看来聪明绝顶什么都会的唐赴宸在这个问题他也不是很懂,一个没养过小孩儿的人他并不知道这些。

旁边的售货人员看向沈知卿平坦的小腹,猜测月份不大,或是刚怀上,孩子他爹妈都这么好看,这孩子长大会惊艳多少女孩男孩儿啊,她收起目光,温柔的说:“太太你好,要有些新手妈妈母乳是不足的所以刚出生的小宝宝会用到奶粉哦。”

“哦,原来是这样子哇。”

“是的,太太,这次的产品采用新西兰最新科技,采用了......”沈知卿听的云里雾里,她总结一下简单来说就是非常牛逼。

唐赴宸给沈知卿挑选了几样小饼干,看她还傻傻的坐在那儿听讲,忍不住拿出手机给她拍了几张照。

女孩儿拿着奶粉看着配料表,皱着眉头努力跟着售货员的思路试图搞懂最新配方所含因子的营养,很认真很认真。

唐赴宸悄悄的走过去,正好听到,“我睡着的话小宝宝在我肚子里睡了还是没睡呢?”

“要是我半夜醒了小宝宝还睡着,我吃东西的话他会受什么影响吗?”

“我白天把窗帘拉上,小宝宝在肚子里分得清白天黑夜吗?”

唐赴宸:“......”

这位还不是孕妇总有一天会成为孕妇在问关于孕妇问题,问的问题怎么看都有点毛病。

唐赴宸看到售货员生无可恋的解释着生物学,将沈知卿拉起来,“回家我教你好不好,我们现在不是还得买豆浆机吗?”

“好。”

眼见着终于放过自己远去的顾客,售货员冷冷的打了个寒颤,干完今天这一天她决定辞职回学校继续研究生物学了,反正也是放假出来干兼职,人比较轻松,现在她已经激起了对学习的欲望,那些奇葩问题她要一个个解决。

还比如。

“母体梦游的时候,小宝宝呈睡眠状态中途要是醒了过来会不会知道自己在动。”

“今天母体吃了鱼汤又喝了鸡汤,小宝宝觉得鸡汤不好喝,它会咋样。”

足够变态,她已经激起了斗志,想好了论文辩述题材,准备让自己停滞不前的成绩发展得更上一层楼!

——

买好东西后,两人回了山庄,早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定好了房间,中途发生了点不愉快,可这些不影响在这里快乐的玩上一天。

沈知卿在总统套房里左蹦蹦右跳跳,精力充沛,突然想起什么。

“后来发生了什么呀?那两人去哪儿了?”

“被司文厅正部长顾易辞带走了。”

顾易辞的父亲是宋时礼他爷爷带出来的兵,顾桐柏铁骨铮铮一身正气,他是匹翱翔于天空的鹰,在草原里呼啸而过的狼王,野性难驯,又有足够的资本嚣张,初入部队就没有一天不惹事生非,被宋爷爷的铁手腕治了两天从此只跟随于宋爷爷,不再聚众打架,一改常态,自顾自的只管训练,对自己十分舍得下狠手,不轻易接触人的宋爷爷是带着笑这么评价他的“有他在就没有惨败的战场,就没有敢投降的勇人。”

有这么一位父亲在身边,顾易辞从小耳濡目染,混的比他父亲更野,小时候,大院里就没有小孩儿打得过他,长大点,只身一个前往贩毒地狱手刃了当时警方缉拿了十几年都没啃下的硬骨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