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亲亲
作者:东鹤西归  |  字数:3067  |  更新时间:2021-09-28 11:12:06 全文阅读

现在任职于司文厅正部长,这几天听政界的人说他又要升官了,或许再过几年他的地位都要和宋时礼他爷爷平起平坐了。

他和顾易辞年龄并不相仿,顾易辞比他年长几岁,前些年宋时礼被宋政国送去当兵,这一送直接将人送到顾易辞手底下,在军队里磨炼了两年,回来后宋时礼组了局,所以才和他有点交情。

今天他帮了自己的忙,算是他欠他一个人情。

“唐赴宸,你当初怎么没有去当兵?”

“那时候我已经开始接管唐氏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沈知卿。

要是他去当兵了,五年之内他不会退伍,如果沈知卿在期间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不能保证能第一时间知道...

“不是想去泡温泉?快点去收拾东西。”

唐赴宸岔开话题,沈知卿也没太多疑惑,顺着他的话就回房间拿东西去了。

烟雾缭绕,散发汩汩热气,沈知卿抱着一个鲨鱼圈在水里扑腾扑腾的玩着。

她都成年了成年了 唐赴宸非得向工作人员拿一个这个给她,她又不是小孩子,再说了唐赴宸还跟她在一起,刚开始两人争辩不下,沈知卿跟唐赴宸说不需要用到游泳圈说的面红耳赤,对方举一反三把她的话一一反驳。

沈知卿气的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吨吨吨喝了半瓶水。

唐赴宸没招了,最后也没有跟工作人员说不需要,拿了两个小鲨鱼带着稍微开心点儿的沈知卿走了。

“唐赴宸,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把我当成小孩儿啊?”沈知卿抱着龇牙咧嘴的鲨鱼和它深情对视着,它瞪着凶狠的眼睛,眼珠子好像有点斜视?面对面看的竟然不是她,她将鲨鱼微微扭了个位置,再一次看清楚它长得似乎有点可爱又有点丑。

捏捏它的脑袋,凹了一小块下去又弹了起来,像个皮球。

唐赴宸的从头到尾看的一直是沈知卿,就没移开过眼睛,深怕她出了点什么事。

小姑娘皮肤白皙细腻又软嫩犹如刚出生的婴孩,身材比例也很好,不是夸张的前凸后翘,但该有的地方都有,纤长的脖颈后边系着一根长长的黑色带子,他变态的想把它扯下来。

初中时期很多大男孩儿对异性慢慢的有了认知,大多数的谈话从游戏数学题变成女孩儿和恋爱,今天说谁的身材好,明儿说谁谁谁腰细,有的甚至还跟着同桌说想扯女孩儿的肩带。

他那时候从不和那些人同流合污,也不加入他们的谈话,只觉得他们真像个变态。

现如今,他觉得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变态。

唐赴宸默默移开视线,往不远处的绿植看去,“等你三十岁了再来跟我说你不是一个小孩儿。”小时候心智不成熟就算了,长大了比小时候更加幼稚,还能不是个小孩儿?

“三十岁?我都老了。”说不定她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不是说自己永远十八?”

对哦。

她可是青春美少女。

沈知卿往唐赴宸的方向移动,肩膀靠在他的手臂上,“唐赴宸,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功成名就之后要干嘛?”

沈知卿身上特有的香气一股一股往他鼻子里窜,有点桃子味汽水的味道,水的热度本就充斥着全身,她一靠过来,源源传来的热气似乎更烫人了。

他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点,“或许是环球旅行。”

沈知卿肩膀没了触感,继续往唐赴宸身上靠,“你一个人去吗?那你妻子孩子怎么办?”

怎么办?

要是我能把你娶回家,我会带你和孩子去你们想去的任何地方,要是我没把你娶回家,我就一个人浪迹天涯。

唐赴宸在心里想着,并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只说了个很敷衍的答案。

沈知卿嗯了一声,又往唐赴宸身边靠了靠,“你怎么一直往旁边跑啊,我又不是什么会把你吃了的豺狼虎豹。”

是怕自己把你叼回窝里吃了。

这丫头没意识到危险,唐赴宸僵着身体将沈知卿推开些,“离我远一点。”

为毛?

刚刚还好好的,这人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啊。

沈知卿非常郁闷,丢下鲨鱼抱着唐赴宸的手臂蹭来蹭去,“我不,唐赴宸,你怎么了?”

感受着手臂温热的触感和女孩儿身体的弧度,唐赴宸舔了下干涩的嘴唇,指甲掐着食指的第二关节,一阵阵的刺痛感通过神经直达脑干,唐赴宸深吸了口气,咽了口口水,再次将沈知卿推开了点。

“沈知卿,你离我远一点。”

沈知卿拧着眉有些生气,这人怎么这样呢,不说清楚情况就开始远离她。

她也不理他了。

沈知卿气哄哄的扭了头就走,不再理会他。

唐赴宸伸出手想要抓住她,他又将手收了回去,看了眼身下的情况,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要怎么挽回沈知卿?这要怎么解释?被沈知卿知道了他图谋不轨该怎么解释?

他转过身找浴袍想要离开水池。

站到站台上,用看到池水里只剩下冒着热气方寸之地,一个人影儿都没找着,唐赴宸心都慌了,沈知卿人不见了!

“沈知卿。”

“沈知卿。”

唐赴宸没来得及扯下浴袍,着急忙慌的直接跳下水里。

这种感觉很久没有了。

沈知卿初三那年,两人关系糟的如同陌生人。

她面临中考的那两三个月里,沈知卿不再来唐宅,不再主动联系他和姜若珺,不再找他问学业问题,几乎隔绝了所有的联系,刚开始姜若珺和唐昭年都只以为她学业比较忙,也没勉强她,唐赴宸刚开始也是这么觉得的。

直到她中考前的一次家长动员她跟老师请了假,后来老师觉得还是有必要告诉家长,姜若珺知道后有些困惑,问沈知卿后她也支支吾吾的没说出原因,后来中考沈知卿依旧没有打扰他们任何一个人,从头到尾都是一个人去的,成绩出来后填志愿也是一个人,开学时她也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拎着行李箱前往隔壁城市。

学业太忙不是借口,如此坚决的断绝关系,唐赴宸忍着快要失去她的愤懑和不甘,去找过她,可她说什么,她说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

他不知道之间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沈知卿突然疏离他的原因,但他清楚的认识到沈知卿长大了,以前粘着他的小女孩儿真的会不要他了。

气过,悔过,恨过,唐赴宸都不曾放弃,最终都抵不上他喜欢她。

沈知卿憋着气在水里如老僧入定般坐在小角落,想着唐赴宸从小到大惹她不开心的事儿,非常生气的控诉着这狗男人以往不给她买零食,拍她屁屁,跟她生气,还说她恬不知耻,现如今更加过分,都不让她触碰他了,真坏!

不过看他这么着急找她的份上,她就不给他徒增烦恼了。

她冒出个头,往唐赴宸那儿的方向游啊游啊。

“我在这里。”

听到熟悉的声音,唐赴宸悬着的心总算是冷静下来,他一把扯着沈知卿的手往自己的怀里带,“唐...”

要说出的话全被他的嘴唇堵住。

他竟然竟然亲她!

沈知卿忽略不了唇上的温度,想要挣扎,但唐赴宸的手禁锢着她的腰,手还被他攥着,身体紧紧和他贴在一起,根本动弹不得。

唐赴宸侵略性极强,舌头正撬开她的牙关,沈知卿一心都在怎么推开唐赴宸,反应过来她挣扎力度加大,水流顺着她的鼻腔进入气管,被呛了好几口水。

“呜呜,我难受。”

废了好大的劲儿才说出这句话,唐赴宸也意识到不对劲儿,刚想懊恼自己的粗鲁,转眼又丝毫没觉得自己吻了她有什么错,只能怪这丫头实在是太能作,将人带到站台上,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顺气,“让你躲水里吓唬我。”

沈知卿咳了好几声,眼睛鼻头都红红的,此时眼神湿漉漉的看着唐赴宸,“谁...谁让你亲我。”

妈的,真想犯罪。

无辜的眼神说着暧昧的话。

这丫头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多好看,多勾人。

唐赴宸觉得身上有股火到处乱窜,最终全部汇入身下。

唐赴宸压着浴火,再次移开目光,拿起浴袍放在她腿上,“穿好。”

沈知卿不理会他,咬着唇扭头,小心翼翼的站起身,这儿有一小片水渍,要是滑倒轻则摔得屁股疼重则脑袋着地进入ICU,拿好木架上自己带来的装瓶瓶罐罐的小篮子,临走前,看了眼唐赴宸,沈知卿结合前后唐赴宸的做法越想越生气,气不过,踹了一脚他的后背。

唐赴宸眼神从头到尾都不在沈知卿身上,看着被风吹动的树叶隐隐煽动着,内心平静了不少,正眼不给沈知卿,余光还是要留给她的,瞟到这死丫头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他也起身。

没想到。

这丫头一脚把他踹到水里了。

瞬间水花四溅,唐赴宸浮起后抹了把脸看到一米开外偷笑的沈知卿,恨不得...恨不得把人摁在墙上亲。

他站起身,气冲冲的看着婀娜多姿款款远去的背影,马上拿起浴袍往沈知卿方向跑去。

这死丫头,穿成这样被人看到简直简直太勾引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