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作者:东鹤西归  |  字数:3238  |  更新时间:2021-09-29 11:42:57 全文阅读

“穿好。”唐赴宸将浴袍盖在沈知卿身上,温柔的抓住她的左手塞进袖子里。

沈知卿甩手,浴袍跟着抖动片刻就掉落在地上,她知道但没管,也不理会他,抬头挺胸高傲的像只白天鹅目不斜视的迈着步子,刚刚可是这个狗男人先不搭理自己两次,她也要还回去的!

唐赴宸弯腰把浴袍捡了起来,将在地上蹭了灰的那一块翻了面。

冒然亲她的后果这么严重?

难道是自己吻技不好?

唐赴宸犹豫了半天,三步并做两步,还是去追沈知卿,用干净的那面围住她,遮的严严实实后拉紧了腰间的系带,他打量了几秒除了一截白皙的小腿裸露在外其他地方他还是挺满意的,唐赴宸接过她手里的小篮子把人生生扛了起来。

“唐赴宸!!”

怎么能这样呢!

沈知卿被吓了一大跳,整个人突然腾空跟坐挖掘机的铲斗一样,颠来倒去,但好在险中带稳,唐赴宸底盘还挺稳的嘛!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她这个人体“铲斗”有温度,但她不想坐这个人体挖掘机啊!!

她要下去的!!!

“听话点!不要乱动。”唐赴宸厉声警告但效果不明显,沈知卿依旧跟条蜈蚣似的在他身上扭来扭去。

“啪。”

巴掌拍在肉肉上的声音!

屁屁传来一阵刺痛!

怎么还拍她的屁屁呢!

这是第...第好几回了!

太羞耻了!

沈知卿红着脸回过头想捂住自己的屁屁,可这个姿势难度太高!她做不到啊!沈知卿郁闷的估量着手臂的长度,怎么都不觉得是自己的手短!既然不是自己的问题,那错都在唐赴宸身上!沈知卿又转过头想跟他说话,却看着周围人探究的眼神。

“妈妈,妈妈,这个姐姐怎么不自己走路啊?”

“可能是哥哥不想累着姐姐。”

“那哥哥为什么要拍姐姐屁屁?”

小朋友懵懂的世界对很多事情都带有好奇性,既然会有好奇其中的原因就是应为他们对这件事的了解较为浅显,问出的问题自然无所顾忌。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大家探究的目光逐渐变为看好戏和暧昧。

但都没有恶意。

???

QAQ。

她们在说什么?!

才不是这个原因!

可就是这个别人误以为的原因沈知卿羞得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她马上低下头与世界隔绝般捂住了自己的薄的只有脸皮的脸。

罪加一等!唐赴宸在她心里迟早会被打死!

她能看的地方仅限于唐赴宸后背,没有了方向感,沈知卿无法判断他走到哪儿了,怕别人看笑话,沈知卿头都不敢抬,两条胳膊悬在他的后背方,她握紧拳头跟随他步伐的调调往他后背砸,“我要自己走,要不然我就叫吊死鬼今天晚上来找你!”

“吊死鬼?你说你自己?”

好吧,可能按别人的视角来看自己就像自己口中说的吊死鬼,但沈知卿才不会乖乖巧巧的接下唐赴宸给她挖的坑。

跳进去,不就真的承认自己是个吊死鬼吗?

别人说和自己说可是两回事, 沈知卿眼珠子咕噜一转,“我叫黑白无常找你!”

“黑白无常认识你吗?他会理你吗?会听你的话吗?”

“不会。”

沈知卿:“......”

“小心我梦游揍死你,医生说我很容易不安,我不安我就打你。”

那个说你很容易不安的医生是他,唐赴宸嘴角带着笑,没有说话。

事情的起因是某天的早上四点沈知卿眼泪哗哗的突然坐在床上,闹着说梦见自己梦游,把他举起来从二十五六楼扔下去了,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留着最后一口气,口吐不清的说着一定要带他去医院检查,唐赴宸临睡前圈着她的腰滑落在他腿上,这一过程完完全全是被吓醒的,看她哭成那副肝肠寸断的模样,唐赴宸真的要以为自己生了某种大病,最后一口气就要消失殆尽。

“呜呜呜...快走,要带你去医院。”沈知卿扯着他的手半跪在床上,眼睛哭的通红,吊带式睡裙歪歪斜斜的起了点皱褶,有些地方遮遮掩掩他视线往下就能看的真切这宛若琵琶半遮面的感觉让人更加欲罢不能,有时候沈知卿动作幅度过大他看的一清二楚,关于沈知卿梦里的事他不想再了解,只想把人搂在怀里狠狠的蹂躏。

唐赴宸想也没想,将人扯到怀里然后齐齐躺下。

沈知卿不依,又要爬起来。

一会儿扯他衣服,拽他裤子。

梦魇的姑娘这副模样可把他害惨了。

唐赴宸想好好欺负她的想法破灭。

拍着她的背,低声轻哄。

“乖乖,做噩梦了。”

“我没有做梦,就是真实的。”本该缩在他胸膛上的头此时冒出来,手指戳了戳他的鼻子,圆溜溜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我真的没有做梦。”

是是是,真的没有做梦。

唐赴宸将她的头又重新摁下去,不过几秒,腰上收缩的手臂让他浑身一震,随后他也将她抱得更紧。

“乖乖。”

不一会儿,吵着要去医院的人儿没了动静,唐赴宸将被子掀开了点儿。

沈知卿的小脸被热气笼罩得红扑扑的,鼻子一呼一吸有规律的煽动着,小嘴有小孩儿吃糖的那种小动作,两片唇瓣一张一合,有趣得紧。

看着她进入梦乡会周公去了,唐赴宸也闭上眼睛睡个回笼觉。

七点整,沈知卿清醒后又开始扯唐赴宸,他再一次被拉醒,已经没了之前的惊吓,他从容的坐起来,等待沈知卿向他发问。

“我们去医院检查了吗?”

这小傻子怎么梦里和现实都分不清了。

不过。

这才好骗。

唐赴宸将她乱糟糟的头发捋顺。

“没去,叫了私人医生,他说你晚上身边没有人陪的话比较容易感到不安,要有个人陪你睡。”

“哦,我现在不是有你么,梦游会不会快点好啊。”

“会。”

事情的结果就是沈知卿信以为真,唐赴宸将她耍的团团转。

到达房间,唐赴宸把人放在鞋柜上,双手圈着她,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地方逃离。

“我亲了你所以你不高兴?”

哪有人这么直白!

沈知卿咬着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主要是她也不是应为这个生气。

唐赴宸在回来的路上思考着他和沈知卿每次发生小矛盾的全过程,起因七零八碎形形色色什么理由都有他也不计较这个,经过似乎跳了很大一段直接进入冷战阶段,结果自然是谁先把谁惹生气了,谁就去道歉哄人。

哄好后不生气了,又开始打打闹闹。

他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

他们太过于了解对方,似乎都没问过对方真正生气的理由是什么,都在以自以为中的自以为为主导内容,发现了这个以往经常忽视但现在十分重要的东西,唐赴宸也不再推脱,不准备和沈知卿一直耗着。

“不说?”

“那我再亲你一次?”

沈知卿还是没说话,只是用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意思是不能亲她!

唐赴宸看着有点好笑,不过他还是板着脸,但透露出的眼神并不冷厉。

他想让沈知卿把心里想说的全部说出来,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一次解释出来,以后的矛盾会减少很多。

他将沈知卿的手温柔的扯下,强的不行就来软的,就不信她软硬不吃,“我们谈谈?说清你不开心的原因。”

沈知卿的确吃这一套,她马上软了性子,看着唐赴宸义愤填膺的说:“谁让你先不理我的!两次两次!我不跟你谈。”这狗男人真坏真莫名其妙!想到这个她又生气起来,继续玩弄着手指。

也就是说沈知卿不是应为他亲她生气,也就是说她并不排斥自己的亲吻,有了这点认知唐赴宸喜形于色,眉眼带点笑意。

但她把皮球又踢到他身上,让他先说明不理她的原因,这次轮到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推开他两次并非本意。

唐赴宸动了动嘴,又把话全部咽了回去。

“哼哼哼,你解释不出来!你给我滚,不跟你聊天。”

沈知卿一把推开他,从鞋柜上跳了下去。

既然这是自己决定要挑开话题的唐赴宸忖度之间不想退缩,抓住她的领子,让她转了身和自己面对面。

“我不是故意推开你的,那是应为...应为我很热。”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说出来跟个变态似的,他主动忽略,反正他的确很热,这也的确是实话。

“你为什么要说两个应为?是不是找借口?”沈知卿不放过他脸上表情的一分一毫,抓他话里的瑕疵,死死盯着他的变化,虽然没找出太多破绽,但她总觉得他是在骗她!

“男人身上温度较高,待在保持着一定温度的水里感觉自然比你要敏感得多,你靠近我当然要远离你一点。”

好像是这个理,有时候半夜睡醒发现自己趴在唐赴宸身上,那个温度的确很高,而且还开着空调没盖空调被。

沈知卿点点头,对这点表示赞同。

唐赴宸觉得事情总算解决完。

准备将沈知卿的东西摆回原位的时候。

沈知卿突然发问。

“那你为什么当时不解释,非要等我非常生气了才解释?”

这狗男人肯定又在坑蒙拐骗试图蒙混过关。

沈知卿噘着嘴想了一大堆问题,准备一个个的问,为了让她看起来很严肃她甚至将查户口的架势都拎了出来。

“那时候我或许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怎么每个点都能答在她愿意放过他的点上啊,沈知卿不信邪也得信了,勉勉强强算唐赴宸过关,放过他了。

“那你现在意识到了不?”

“意识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