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恶少遇上小甜妻 > 正文
第6章 先吐为敬
作者:清和故水  |  字数:3188  |  更新时间:2021-08-01 22:35:54 全文阅读

“美女,喝一杯吗?”

林阆的面前出现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年轻男人,眼神暧昧地对她上下打量。林阆刚想拒绝,三七站在了她身前,冷冷道:“滚。”

三七今天穿了一件黑色暗纹衬衣,敞开的衣襟处露出胸前纹身。他的耳钉在灯光下闪闪发亮。搭讪的男人不再言语,摆出不服气的表情离开了。

不远处正在和热辣女孩调情的木头,见状赶紧大步过来:“没事吧?”三七不理会他,继续坐在旁边喝酒。

林阆心中啧啧叹声:三七好酷!她对木头说:“没事。”木头目光看向舞池,一脸兴奋地提议:“小林姐,要不去玩玩?”

林阆立马摇头:“我不要。”谁知被木头一把拽住,奔向了绚丽之中。她在人影间手足无措,木头一边晃动身体,一边在她耳边大声鼓励:“小林姐!放开自己!尽情舞起来!”

周围是疯狂扭动的男男女女,头上是迷离眩晕的灯光气球。林阆深呼一口气,加入其中,笨拙地扭动身体。木头“扑哧”笑出了声,又赶忙忍住,指导着林阆的动作。

三七端起酒杯,似笑非笑地看向舞池中那抹独特。他喝下杯中酒,嘴角扬起。转眸时,注意到了倚在楼梯扶手边的秦冬,正用意味不明的眼神注视着林阆。

林阆彻底放飞了自己,和木头一起跟随鼓点晃动身体。原来快乐可以如此简单,束缚与忧虑不翼而飞。

音乐突然转换,轰然尖叫中,硕大红气球在头顶上空爆炸开来,漫天的彩丝亮片纷纷扬扬,飘落在兴奋欢呼的身体上。林阆无限沉沦,木头明朗的笑容在眼前晃来晃去,身旁的疯狂喧嚣穿透了她的心。

木头拉着尽兴的林阆回到吧台,递给林阆一杯酒。

“谢谢!”林阆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木头轻笑:“姐姐,酒不是这么喝的。你这样很容易让人灌醉。”

林阆满面笑意,自信道:“区区几杯,我以前一连喝下二十罐啤酒也照样清醒。”啤酒是她从小喝到大的,林阆想起了大学时期聚会时,她总是最能喝的一个,同学们都甘拜下风。

“吹牛吧你!”木头不信,林阆继续道:“要不咱俩比赛?三七当见证,谁先倒下今晚谁请客!”

三七在一旁摊摊手:“没问题。”反正不是自己请客。

木头骑虎难下,又一脸不信,索性接招:“来就来!”

二楼小包厢里,屏幕放映出不知名歌曲影像,服务生将几架啤酒放在了茶几旁,端上瓜果点心,三两下在桌面摆好了满酒的玻璃杯。

三七坐在中间,手指转动骰子。木头坏笑道:“只喝酒没意思!不如我们玩个游戏,你问我答。互相问问题,只能回答是或者不是,回答不是,喝下一杯酒。不回答,就喝下两杯。”

“可以。”林阆胸有成竹。

三七晃动骰子,林阆猜中了大小,高兴地先出招:“三七是你的梦中情人吗?”

木头讶异,没想到林阆开口如刀。他看了看冷酷的三七,咽了下口水,端起一杯酒:“不是。”

“哈哈哈……”林阆计谋得逞,大笑起来,又注意到旁边无言的三七,急忙克制住笑声。

木头挑眉,一脸狡诈的笑:“三七是你的梦中情人吗?”

三七的脸更黑了。

林阆顿住,抗议道:“不能提相同的问题!”木头耸肩:“没有这个规则。”林阆看了看三七,回答:“不是。”她咕咚喝下了一杯酒。

三七表情捉摸不定,心中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参与这无聊的游戏。

“你是未成年吗?”林阆问。她真的想知道,因为木头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

木头叹气,拿起酒杯:“不是。”

他擦了下嘴角,眼睛狡黠:“小林姐你是处女吗?”

气氛出现尴尬,三七咳了一声。林阆愣住,脸红了几分。她拿过两杯酒,“我选择不回答。同时警告对方注意问题尺度。”

木头没有得到回答一脸失望。三七因为林阆的严肃笑出一声,引得林阆不解又尴尬地看向他。

林阆放飞自我,和木头陷入问答。桌上酒杯被服务生加了又加,桌旁洒落着空瓶子。

“不行了,肚子涨得厉害。”木头先求饶,跌跌撞撞地冲了出去。

林阆脸颊通红,醉笑道:“我就说,你比不过我。我是谁,大名鼎鼎的啤酒霸!”

三七无奈扶额,眼前的林阆形象大变,几日前的文静腼腆不见分毫,像是被酒解放了天性,此刻四仰八叉地瘫倒在地。三七想要搀起她,被林阆一把推开:“干嘛?不服再喝!”一杯酒被她挥舞的手弄翻,酒全部洒在了胸前,成为一片薄透。

三七慌忙回过头来,冷静了一下,起身去三楼为她拿外套。

林阆感到胃里翻滚难受,眼前迷迷糊糊,三七和木头都不在身边。她扶着沙发起身,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疼!”她艰难地爬起来,衣服上沾了些酒渍,瓜子皮黏在裙子上。

林阆强撑住身体,向门外走去。她的喉咙燥得难受,摸着墙面向前面走,抓住一个路过的服务生:“三七呢?木头呢!我想喝水。”

服务生小心地扶好酒盘,盘中酒价格昂贵自己可赔不起。他看着醉意浓浓的林阆,赶忙说到:“我不知道。林经理稍等我一下,我给您端水。”

“不用了。”林阆想到了办公室的饮水机:“我自己去喝水。”她摸着墙面继续向前,楼梯就在不远处。

这时,一个黑色身影出现在眼前。黑衬衣?林阆本能性地想到了三七,像抓住救命稻草般:“三七,我胃好难受。我想喝水,我……”

说话不及间,黑色衬衣上布满了林阆吐出的不明物。林阆手紧紧抓住衬衣,眼前朦胧,一股难闻味道扑鼻,她再次“呕”了一声吐出来。

当三七拿着衣服走下楼梯,便看到了那惊心动魄的场景。那个黑衣男人背对而立,表情不明。而他身后的两个手下正将林阆架起。他飞快过去一把推开两个男人,扶起林阆为她披上了外套,然后看到了身上布满呕吐物的男人——戚洺闻。

几个包厢门打开,好奇者望出来。只见面无表情的男人缓缓解开扣子,脱下衬衫扔在了地上。他将手指在离他最近的服务生衣服上擦了擦,对手下道:“把这个女人带过来。”说完向二楼最里面的包厢走去。

两个手下照做,要从三七怀里拽过林阆。林阆昏昏沉沉,感觉自己被四方拉扯,手臂撕碎般的疼。

“等一下。”秦冬从包厢里走出来。另一边的天亿拿起手机打电话,无人接听,他又打起另一个电话。

“闻少,她不是故意的。”秦冬为林阆辩解。三七趁机将林阆护在怀里。

戚洺闻不发一言,眼神凌厉,猛地挥拳打伤了秦冬的脸。无人再敢阻拦,他不耐烦地对身后道:“快点!”

两个手下再次抓起了林阆,天亿走到不放手的三七面前:“别把事情闹大,我已经告诉安哥了。”三七默默松开,将衣服为林阆重新披好。

神志不清的林阆在大庭广众下被拖进了包厢。

一个衣着雍容的的女人赶紧来到秦冬面前,心疼地说道:“没事吧!那什么人啊,把你打成这样。”

秦冬伸手擦去嘴角的血,望向那桀骜背影:“戚家二少,戚洺闻。”

包厢外,两个男人守在门口。

包厢内,一个男人吞云吐雾。

戚洺闻注视着沙发上昏睡过去的女人,看着她凌乱的头发和脏乱的裙子陷入沉思。

听说虹姐让一个不知底细的年轻女人当红气球经理,他奉父亲的命令,在自己的好奇驱使下来到了酒吧。刚上二楼,便听见一声“林经理”,他寻声看见了一个酒醉的女人,黑头发披散在泛红脸庞。他莫名地脚步迈向前,看着她踉跄两步,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将头埋在自己的胸前,吐了个干净。

戚洺闻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俯下身掀起女人的头发,手指划过她的额头、眉毛和下巴,目光流转在素白脖颈。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戚洺闻看了下屏幕,接通电话:“虹姨,我只是来转转。嗯,你放心,我不会乱来。”

等木头扶着墙从洗手间走出来,便看到了一脸严肃的众人。三七低头倚靠在墙上,何迎在旁走来走去,时不时地望向走廊尽头。

走廊尽头?木头清醒过来。他揉揉眼睛,来到何迎面前,好奇道:“难道,他来了?”说着做出杀头的动作。

何迎一脸无奈地冲他点点头,恨铁不成钢地道:“你去哪了?你知道林阆在哪里吗?”

木头摸了摸脑袋,小林姐不是在……他看了看三七,又看了看何迎,手哆嗦地指向走廊:“该不会,该不会是在那里吧。”

何迎一脸“恭喜你答对了”的表情。木头赶紧拉住三七的手臂:“完了完了,小林姐完了,我们也完了。”三七一个冷眼杀来,木头捂住了嘴巴。

何迎在一旁道:“应该没大事。毕竟他再猖狂,也要顾及虹姐的面子。”何迎叹气。服务生匆匆忙忙地跑进地下室,说出了他见到的一幕。她赶到时,门已经关上了。

“你们说小林姐不好好在屋里呆着,怎么会碰到他。”木头一脸悲惋。

何迎开口:“不仅碰到了,还吐了他一身。”

木头瞠目结舌,只能在心中为林阆默默祈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