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恶少遇上小甜妻 > 正文
第7章 牛刀小试
作者:清和故水  |  字数:3567  |  更新时间:2021-08-02 23:52:28 全文阅读

不知过去了多久,林阆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身前,想翻身起来结果一不小心跌在了地上。她扶着桌子艰难地出声:“我想喝水……”

一个杯子递了过来,林阆起身接过来:“谢谢。”她一下子倒进嘴里,又猛地吐出来:“这是酒!”

林阆头还有些痛,但意识清醒了很多。她揉了揉眼睛,然后看到了面前裸露上身的男人。

男人的健硕胸膛映入眼帘,完美线条如若雕刻。林阆只当他是酒吧里的“特殊服务者”,抬头注意到他五官俊朗,只是英俊的眉目间透露森森寒意,甚至全身都散发出冷冽气息。

林阆揉了揉发晕的头,问道:“三七和木头呢?”

眼前人默不作声,用寒森的眼睛盯着她。

林阆不寒而栗。她起身向门口走去,胳膊被人拉住:“给我倒酒。”

什么?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林经理?林阆不解地扭过头来,却见那人手一摊,随意靠在沙发上。

“你已经睡了一个小时。”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

林阆想起自己和木头喝酒,然后出去找水,好像看到了三七,接着……毫无记忆。她走到男人面前:“你是?”

男人面无表情,自己倒了一杯酒,却不喝而是随意摇晃着:“戚洺闻。”

“哦。”林阆知道了他的名字,不自觉应了一声。岂料下一秒便被他拽着胳膊跌坐在了地上。

林阆一头雾水,胳膊生疼,她生气地正要起身,却被他使劲摁住下巴,一杯酒灌进了嘴里。

林阆拼命地挣扎,杯子“咣当”掉在地上,戚洺闻的脖子上多了一道抓痕。他顿时怒不可遏,手臂青筋暴起,一把将林阆拎起扔在了沙发上。

林阆的衣袖被那把猛力撕扯破碎,露出大半边肩膀。而施暴者不罢休,一手按住她的双臂,一手举起酒瓶向她脸上倒酒。林阆快要喘不过气,混乱中她伸手狠狠地将指甲嵌进压掴身体的胳膊,他的手臂松开,她趁机用尽全力推开他,仓促起身间从沙发跌落在地。

酒瓶摔落破碎,戚洺闻猛地举起了手掌。林阆浑身颤栗,向身后挪身,茶几挡住了去路。泪水已经抢先一步,夺眶而出。

门外两个手下听到声响,开门进来,被戚洺闻凛冽的目光吓退。不远处着急等候的三七和木头抓住机会迅速冲进来,看到了地上衣衫不整的林阆。

三七进去将林阆扶起来,顺手拿起了地上的外套为她披裹于身。木头赶忙一脸赔笑:“闻少,好久不见啊!我们把林经理带走,给她醒醒酒。”

手下适时将早已送来的衣服拿进来,戚洺闻直直地地看着林阆,有条不紊地穿上衣服系好扣子,然后面无表情地大步离去。

木头像躲过炸弹般拍着胸口,露出大难不死的表情。然后对靠在三七肩膀上发抖的林阆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他已经走了。”

回到办公室的林阆,接过三七递来的热水,彻底酒醒。木头去小包厢拿回了林阆的手机。

林阆捧着水杯,脑海里仍然是那个男人冰冷发怒的神情,她怔怔地看向地板。

木头摇头轻叹,看来她吓得不轻。他提醒道:“小林姐你一定要记住,以后见到闻少,能躲多远就躲多远。那家伙嚣张的很,除了他老子没人管得了他!话说回来,他爹是西市首富,还是虹姐的大哥,这种人我们惹不起。”

林阆听话地点点头,小心地喝下水,抬起头道:“我想回去了。”

“好,我去开车。”木头说罢走了出去。

林阆要下楼时,一个戴着金框眼镜的男人出现在门口,对她温和一笑:“衣服好好穿,是我的。”

林阆注意到自己身上宽松的男士外套,三七在旁边解释:“我向嘉树借的。”

“谢谢。”林阆满面感激。

她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手机显示已经十一点四十分。酒吧一楼依旧声嚣不休,林阆走出大门,漆黑夜空不见星星。她回过头来,酒吧外墙上红色字母亮丽夺目,霓虹灯光辉映周围。林阆裹紧衣服,默默地坐上车。

第二天上午,林阆拉开窗帘感受舒适的阳光,她扎起头发走出了房间。大厅里,六婆为她端上醒酒汤和白米粥,龙叔的关怀话语弥补了梁楼的空旷。

唯独虹姐,仿佛忘记了她。

造型师管宁成为梁楼的常客,总在下午适时登门,为林阆挑选衣服、涂好妆容。

她将一件靛蓝哑光抹胸裙递给了林阆,林阆摇摇头:“我今天不想穿裙子。”她自己翻起衣柜,“这件怎么样?”

一件牛仔飘蓝的连体衣摆在了管宁面前。“可以,随你。”

管宁比自己大三岁,像一个亲和的姐姐,此刻笑容浅浅。林阆高兴地去换上衣服。连体衣,无论是逃跑还是防御都很方便。

“妆容是女人的面具,衣服是作战的铠甲。你在酒吧工作免不了和各色人打交道,总要看起来是合群的人。”

管宁一边为林阆上妆,一边为她解释装扮的重要。

“可是卸妆好麻烦啊!”林阆不由感叹,惹得管宁一笑:“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林阆的头发被管宁烫成了微卷,她看向镜中重现容光焕发的自己,昨夜的泪痕已经消失不见。

管宁拿起美甲工具,准备为林阆涂抹指甲。

“管宁姐,不要把指甲剪短,谢谢。”林阆请求道。

时间总是转瞬即逝,当黄昏接近时,三七和木头便会如约而至,开着飞快的车接她去上班。

林阆手里拎着袋子,里面装着自己昨晚洗好的外套。她走进化妆间时,没有一个人。木头在后面道:“昨天是虹姐下令一个个才准时到。平常都是野性子,啥时候来完全看他们心情,之前顺子都拿他们没办法。”

木头说到顺子,赶紧闭上了嘴。林阆将袋子挂在了衣架上,默默回到了办公室。

“要是有人迟到,怎么办?”

已是晚上八点多,电脑上打卡状态一目了然。特别是有几个人,红色标记太过夺目。林阆职责是每日核对考勤,确保员工到岗。她本来还因为工作简单薪酬高昂而感到不安,可是当她翻看考勤记录,注意到那几个迟到成常态的名字,不免发愁。

木头一边打手游,一边道:“扣工资呗!反正迟到的人钱多的是。”

林阆无奈,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她推门出去,便看到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拿着钱包对服务生吼道:

“我说了!我只要老严!把他给我叫来,今晚看不到他,我就把你们酒吧砸了!”

女人一副不好惹的样子,林阆深呼吸一口气,正要出去被三七一把拉住:“有人处理。”

果然,楼梯口一双高跟鞋出现。何迎踩着恨天高,一身皮裙格外飒爽。她走到女人面前,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兰姐!我们先回房间,我已经给严谨打电话教训他了,您大人有大量。来,我介绍几个新弟弟给您认识。”

她身后几个年轻男人上前,笑着拉着把女人带进了包厢里。门外的何迎面庞瞬间恢复冰冷,一脸怒气扭头离去。

“不行,我要履行自己的职责。”林阆重新坐到电脑旁,她找到了员工通讯录,开始拨打号码。

木头摇头,劝道:“没戏的!严谨是出了名的傲娇。完全看他的心情,客人再有钱也行不通。”

林阆不放弃,再次拨打这个无人接听的电话。电话终于通了,林阆欣喜刚要讲话,对方两句脏骂飞来。林阆赶紧拿开电话,冷静两秒再接听时,对方已经挂断了。

木头一脸同情。林阆不放弃,开始编辑短信:

“严谨你好!我是林经理。你已经迟到一个多小时了,有客人在等你。希望你能准时上班,谢谢!”

林阆发完短信,问到木头:“我们有工作群吗?”

木头像听到了一个笑话:“我们又不是上市企业。”他放下手机说到:“不过,我倒是有很多有趣的小群。小林姐……”木头还没有说完,便被三七一个靠枕砸到头上。

林阆若有所思,前去找到了何迎。然后,在何迎惊诧的目光和积极的配合下,“红气球工作群”正式诞生。

“那些兼职的还有底下小员工,我没有他们微信。其他人我都拉进来了。”何迎将手机里的联系人拉进群里,然后拿起了另一个手机。

林阆查看群内,充满信心:“谢谢迎姐。”她又确认到:“经常迟到的,他们也在群里了吧?”

何迎点头:“都在了,祝你好运。”

“谢谢!我会做好负责的工作!”林阆请求:“迎姐,还要麻烦你一件事情,帮我给他们改下群备注。我都不认识……”

何迎笑笑,比了“OK”手势。

林阆开心地跑回办公室,在三七和木头的注视下,一条群公告发布:

“各位员工好!我是林阆,今后负责大家的考勤工作。希望大家积极配合,我们一起将红气球越办越好!”

几个表情包出现在屏幕上。服务生A、安保B、收银C……陆续出现打招呼。

然后是何迎的一条信息:“都好好工作!别只顾玩手机!”下一条信息出现:“林经理辛苦了。”

林阆难掩兴奋地发出了六朵玫瑰花,木头和三七在一旁无言。木头忍不住说道:“姐姐你这样不管用的,该迟到的还是迟到。”

“虹姐不管他们吗?”林阆注意到有些人毫无动静,发给严谨的短信也没有回信。

“虹姐对那些少爷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林阆支着下巴,灵机一动。

然后,微信群被她拉进了一个人,林阆的字出现在聊天框:

“欢迎虹姐进群!”

群里突然一片安静。木头看着屏幕道出一个字:“靠!”林阆在他身旁查看电脑,艾特出那些迟到人的名字,还有一句亲切问候:“大家要准时上班按时打卡,谢谢大家的配合!”

“小林姐,你这样会被骂死。”木头满面同情。

林阆不以为然:“既然我成为了经理,就不怕招骂。再说,有你们保护我的人身安全呀!”她眨了下眼,笑着说道。

木头满脸怀疑:“小林姐,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清纯害羞的小林姐吗?你是谁?”

林阆笑出声来,她虽然慢热胆小,但是会努力熟悉环境规则,从小到大便是这样过来的。

一声微信提示音,虹姐头像出现:“林经理加油!”

木头睁大眼睛:“第一次,见虹姐这么和蔼可亲。”

被艾特点名的男人终于陆续在群里冒泡。秦冬话语出现:“睡醒了,马上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