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公主殿下有点凶 > 正文
第一章 老天爷你不按套路出牌
作者:狸玖  |  字数:2124  |  更新时间:2021-11-15 18:22:06 全文阅读

我是高冷女杀手?我不是!我是天才小医生?我不是!我是妖孽科学家?我不是!绝色大影后?我不是!

  我就一普普通通的中学老师啊喂,什么时候穿越爸爸能看上我这样的普通人了?

  躺在泥巴地里的宋安宁第N次问老天:为什么要把我这种什么都不会的废物送来扭转别人的人生?

  我要是能有这本事,我不早就扭转自己的人生了?我要是有这种本事,我至于工作了那么多年,还只是一个没有职称的小老师吗?

  “你这个小贱种,还不起来干活?”宋安宁绝望的眼睛一闭:完了完了,果然是这种套路,老天爸爸呀,她啥也不会,她打不过这些人,难道费了这么大劲把她弄来,就是送她下来一日游的?

  宋安宁彻底放弃了挣扎,可能老天爷就是勾错人了吧,她是不是只要在这里躺平被打死了?就可以回去了?

  想了想,宋安宁就伸平了手脚,把自己的刚刚捂着头露出来了,心想:这位大婶,可千万要一下就打准呀!你要是一下把我打不死,可多痛呀!

  “哎呀,好痛。”只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宋安宁就感觉自己的胳膊被地上的小石子划开了,她一时也反应不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被这样小的石头划烂皮肉?

  “还不动?你个小贱种,不要装死,快点起来!”来不及多想,就听到刚刚那人又开始骂骂咧咧,宋安宁懵了一瞬,这人瞎了?

  自己刚刚都伸展胳膊了,她看不到吗?非要站起来?她可不想站起来,她还等着被打死回家呢,抱着必死的决心,她连眼睛都懒得睁。

  “好啊,你这是存心跟老娘作对,是不是?老娘今天就打死你,白吃白喝的小贱种,还偷懒!”一声声棍打在肉上的声音听得宋安宁莫名其妙,不是打她?她咋不疼?

  “小公主,小公主你在哪?”急切的男声伴随着呼啸而来的强大威压,宋安宁感觉周围所有人都安静了,就连刚刚时不时哼唧两下的狗都不敢叫了。

  “临二,你看那个地上的娃娃衣服像不像小公主的。”另一个男声诧异开口。

  “怎么可能?小公主最爱干净了,绝对不会躺在……小公主!谁把小公主按在泥巴里了?该死,王上知道了一定会弄死他的。”

  宋安宁感觉自己被拖了起来,那人的力道温柔的不像话,语气却格外急切:“小公主,这是怎么啦?怎么连眼睛都睁不开?手臂上怎么还有这么多的伤?”

  小公主?这是在说她吗?宋安宁纳闷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个漂亮的男人心疼的看着她的手臂,那里有一道划痕,本来只是极小的伤痕,却在细嫩光滑如玉的手臂上拉出了一道血口子,如今正在嘀嗒着流血。

  “嘀嗒”格外安静的氛围下这一声细小的血液滴落的声音显得格外清脆,抱着宋安宁的男人吓了一跳:“快点,离开这,找灵医,小公主流血了。”

  临二眼神冰冷的看着面前的人:“你们胆敢伤我小公主,该死!”

  “大人饶命呀,我们没有见过这个小丫头,哦,不对,小公主,我们真的没有伤害她呀!”宋安宁扭头看着跪了一地的人,眼里的恐惧不像是作假。

  她能感觉到这个伤口是他刚刚伸展胳膊的时候划烂,作为一个长在红旗下的孩子,之后还是老师,宋安宁见不得别人动手杀人,她拉了拉临一。

  “小公主……”临一看出她的意思,却并不想放过伤了她的人,但看着她眼里满满的澄澈,临一瞬间软了语调:“小公主,咱们回去。”

  “要不是今天小公主心软,你们这些人必须都得死,以后擦干眼睛,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睁大眼睛看清楚。”

  临一抱紧了宋安宁,将她被泥巴沾满的外袍扔掉,用自己的衣服裹住了她,宋安宁被温暖包裹着,感觉自己身上有些发疼,渐渐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失去了戒心,昏睡了过去。

  没有人发现,刚刚她滴落下来的那滴血液掉在了一个奄奄一息的男童嘴边的泥水里,男童无意识的吞咽了一下混着泥巴的水,手里捏着的坠子微微亮起,又暗淡下去,化作不起眼的小石头。

  刚刚对少年咒骂责打的女人等人都走远了才敢爬起来,看了看临一随手扔下的衣服,眼里亮了亮:“这可是上好的料子呀,算了,看在你小子今天捡回来这么一个有钱的小丫头的份上,就不打你了,快滚蛋吧!”

  女人怂到不敢说自己救了宋安宁来向临一两人索要好处,此刻却恶狠狠的又冲着男童骂了几句,仿佛自己多么的宽宏大量。

  男童眼里闪过几丝怨毒和不甘,最后化为平静,挣扎着爬起来,往自己的住所挪去,说是住所,却不过是个临时搭建起来的小草堆,连这家的猪都住的比他好。

  他是罪奴之子,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人仿佛都比他生来高贵,他们可以驱使他做任何的事情,甚至要他的命。

  他一开始也是不懂的,是一母同胞的姐姐用生命告诉了他这个现实,他们的命卑微如草芥,即使一个普通人虐杀了他们,也不会得到任何的惩罚。

  他没有名字,没有见过那样漂亮的东西,所以在见到这个小姑娘的时候,他想要把她留下来,仿佛透过他能看到这个世界上的美好。

  可他能留住什么呢?他甚至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他跟她云泥之别,那些来救她的人,连这个村里最强的人都不敢冒犯,只敢恭恭敬敬的跪拜着叫大人。

  可他们却还要对那个女孩恭恭敬敬的叫小公主,他怎么配留下这样的人,他的世界,从来就没有光。

  宋安宁再醒来时脑子里多了许多混沌的记忆,她揉了揉发胀的眉心,心想看来老天爷没有送错人,连记忆都给她传输过来了。

  一边理记忆,一边暗自嘟囔怎么感觉跟自己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呢,自己难道不是那个被挫折磨难伤害了然后奋发图强的女主吗?怎么感觉靠山还挺强大的?

  难道是捧杀,哎,也不像啊……

  一遍吐槽一遍继续梳理,终于理完了记忆,宋安宁闭了闭眼睛:“老天爷,你玩我呀,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