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仙梦云歌 > 正文
第一章:上昆仑(上)
作者:北冥府  |  字数:3022  |  更新时间:2021-08-04 22:41:40 全文阅读

如坐针毡,如芒刺背,如鲠在喉!

这是姜月清此时最贴切的感受。

为何?

且看她眼前此时春光无限,身旁围坐着好几个身材丰满、花枝招展的妙龄女子。

一个个手上端着美酒往她的嘴边凑,胸前的柔软在她那如柴的胳膊上不断磨蹭。

媚眼如丝,似睁未睁,欲闭不闭,眼波流转,给人一种迷蒙与迷离的感觉。

说不出的娇媚,似要勾走人的魂魄一般,让姜月清浑身膈应,好不自在。

而她此时那尴尬的样子正被旁边的唐显师兄看在眼里,只见他折扇一开,笑呵呵道:

“姜师弟未免也太拘谨了些,莫不是嫌这些女子不够妖娆?要不师兄再给你叫一些过来?”

姜月清闻言,差点原地爆炸,眼前的这个唐显师兄,看起来好歹算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俊俏公子。

但如今的一姿一态,一言一语却是尽显风流之色。

那骨节分明、皙白如玉的掌指在身旁女子的身上不断游走,神情中满是享受之色。

“不不不,师兄挑选的佳人自然是极好的,师弟我很满意……”

姜月清连连摆手,飞快回应道,同时脸上强挤出笑容,生怕被这唐显师兄会看出什么端倪。

唐显张嘴接过身旁女子递到嘴边的樱桃,含糊其辞的瞅了姜月清一眼。

“姜师弟真是太客气了,你才刚拜入师门,这是师兄我应尽的地主之谊,你就放开了玩,美人美酒任你享用。”

说完还不忘冲姜月清眨了眨眼睛,一幅“我看好你”的表情。

“天呐…我为什么要跟这变态来这种地方?”

姜月清心中叫苦,一边挪动身子躲避身旁那些女子的“热情攻击”一边咧着嘴赔笑道:“那师弟我就先在此谢过师兄了……”

“师弟啊,咱们昆仑山贵为仙道圣地,挑选门徒弟子更是出了名的严格苛刻,你看你连试炼都没有就直接成为入门弟子。

我若是今天不拉着你一起下山,恐怕今年那些新生的弟子,非得把你抓起来,好好‘伺候’一顿不可,你可得好好感谢师兄我呀。”

“那还真得谢谢师兄的一番好心了呢……”姜月清抱拳表示感谢,内心却是狠狠地咒骂了一句:我感谢你全家!

“这种肮脏污秽之地,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喜欢整日泡在这里吗?真是笑话!”

一道没有任何感情且带着浓浓嫌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紧接着,一道身影踹门而入,来人身着一袭银白长袍,两边的袖口被紧紧箍住,一副随时准备要跟人干架的架势。

他前脚刚踏进房间半步,整间屋子登时如死一般宁静,头顶上有一只只乌鸦掠过,所有女人皆像是被定住了一般,一动不动。

下一刻,刺耳的尖叫声响起,屋内的所有女人像见了鬼似的,一个个神色大变,惊的四下逃窜,如避蛇蝎。

“真是救星啊,来的也太及时了!”姜月清心中感叹,而后一脸感激的望向那道站在门旁的身影。

那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颜值与唐显不分伯仲,五官精致,剑眉横卧,双眸乌黑发亮,看起来炯炯有神。

唐显慵懒的靠在椅背上,一手轻摇折扇,一手扶撑着太阳穴,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场面再次陷入了平静到诡异的气氛之中。

姜月清坐不住了,率先开口打破平静,道:“不知这位兄台……”

青年男子自顾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很自然的架起二郎腿,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道:“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真墨迹。”

“额……我想说的是,刚才那些人怎么看见你就像是见了鬼一样?你不会是有什么传染病吧?”

此言一出,空气瞬间凝固了几十秒,前一秒还淡定自若的唐显在下一秒突然睁大眼睛,而后捧腹捶桌,笑的差点背过气去。

“哈哈哈……”

唐显手中折扇一合,遥遥指着青年男子,冲姜月清不紧不慢的介绍道:“小师弟,你眼前这位,可是掌门的座下首徒——[陈靖羽],也就是咱们的大师兄。

不过嘛……咱们这位大师兄可是出了名的清高孤僻,向来不近女色,就比如说前段时间,有一个可爱的小师妹主动投怀送抱,结果你猜怎么着?

这货竟然一点怜香惜玉都不讲,直接就是一脚给踹飞了出去,唉…那小师妹此时估计还躺在床上养伤呢。

此事一出,江湖上便有了传言,说咱大师兄有‘厌女症’,女子若近其身,必定是非死即伤,你现在知道刚才那些女的为什么要惊慌逃跑了吧?”

说罢,唐显突然察觉到有一道似要杀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顿时干咳几声,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呵,就那些胭脂俗粉,怎配入我法眼?”陈靖羽冷哼,脸上带着嫌弃之色,说着又闭上双眸,像是在遐想着什么,道:

“我喜欢的女子,她自九天而来,无意掀翻烛火,却点燃了我双眸盛满的暮色,从此,我见众生皆草木,唯独见她是青山……”

“啧,想不到这大师兄竟还是一个痴情种呢。”姜月清心中嘟囔,再看那风流成性的唐显师兄,同为昆仑弟子,怎么区别就那么大呢?

“对了姜师弟,那真元石遗失了有六百年之久,你是从何处寻到的?”唐显突然问道。

“真元石…你是说那块铁疙瘩吗?哦,那是我在街边乞讨时,一个糟老头子送给我的。”

姜月清将当天在山神庙前的经过大致叙说了一遍,但并没有解释太多。

“真元石丢失六百年,门中宿老寻遍九州大地也未能寻到,也不知你上辈子是积了什么大功大德,竟让你捡了个大便宜。”

陈靖羽半眯着眼睛,冷幽幽的说道。

姜月清听着莫名有些来气,鼓着嘴巴心中腹诽,道:“不就是一块破铁疙瘩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早知道就直接扔掉,不还给你们了!”

“待会儿回去之后,再给你单独安排个地方住下,你毕竟没有试炼考验,就尽量别跟那些新生接触了,免得有人因心生不服而引起事端。”

唐显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模样,突然带上的师兄关怀,一时竟让姜月清有些不太习惯。

“不必麻烦了,直接到鹤鸣峰和我一起住。”陈靖羽大师兄在这时突然开口。

末了还不忘冲着姜月清声明强调道:“你别多想,要不是师尊发话,老子才懒得理会你这些琐事。”

……这家伙,长的倒是俊俏非凡,怎么说起话来就那么欠揍呢。

姜月清暗自磨牙,心中腹诽,但还是在脸上挤出讨好的笑容,屁颠屁颠的凑到陈靖羽身旁,竖起了大拇指。

“大师兄快言快语,真乃性情中人也,师弟我对你的敬佩之意,真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宛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呀。”

姜月清突然的近距离接触,让陈靖羽的神色一僵,眸光中竟有异样的光芒闪现而过,但很快又恢复正常。

“走吧,师尊和那几个老家伙都说要见你。”

撂下这么句话之后,一脸晦气的起身就走。

…………

昆仑山,琼华殿中。

那端坐在首座上的道胤掌门看着手中的竹简一言不语。

只见他双鬓染雪,看起来约莫有四五十岁的样子,双眸之中灵光内敛,宛若一片混沌,空洞且深邃。

头戴冲天伏魔冠,身披一件紫灰色道袍,远远望去,却也颇有一番仙家之风范。

除此之外,大殿的另一侧还端坐着理事殿的众位宿老,此时皆神色各异的盯着姜月清上下打量。

约莫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三道身影自殿外走了进来,身上的虹芒敛去,但却仍有一层朦胧的仙气在连绕,无法看不清具体面貌。

“来了?”道胤掌门微微抬了一下眼眸,而后大手一挥,三张太师椅凭空出现在大殿右侧。

那三道身影依次落座,或静如幽兰,或凌厉如剑芒,或沉稳如磐石,都有着各自特别的气质,让人生畏。

他们是这昆仑山上资历最老的几位太玄长老,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比道胤掌门还要有话语权的存在。

分别是[云守峰的点星道人],[金钱峰的伏光隐士]以及[卜天峰的神算子]。

刚一落座,那道号[伏光]的太上长老便率先开口,气势沉凝,话语铿锵有力,哈哈大笑道:“这就是那个带回真元石的年轻后生?我们找遍九州大地都没寻到的东西,没想到竟然被你找到了,不错不错,后生可畏啊。”

“言重了言重了……”姜月清赶忙俯身见了一礼,生怕给这些大人物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我说算卦的,这事你怎么看?能行吗?”点星道人扯了扯旁边神算子的袖袍,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神算子一脸晦气的拽回衣袖,以神念回应道:“操那闲心干嘛?咱们也就走个流程,过来看一眼就走了,剩下的事情掌门还有理事殿的那些家伙自会处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