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大家都是鬼
作者:鬼鬼子  |  字数:3203  |  更新时间:2021-09-27 09:58:59 全文阅读

肖悦躺在病床上恹恹的看着房顶,她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才三十几岁就要这么走了吗?

她好不甘心,自己父母双亡,世上再无亲人,前夫对自己和女儿又是不闻不问的。

开了家纹绣店,算是圈内小有名气的技师,养女儿还不成问题。

可谁知道,自己身体不争气,才三十一就身患绝症!

女儿还那么小,都是她割舍不下的,可是病弱的身体再也承受不住病痛的折磨。

这日她看眼前的场景医护人员越来越模糊,她努力的睁大眼睛想看清楚,

可最终无力闭上了,一口长长的气从口中重重的呼出~

迷蒙间,她感觉自己飘起来,身体也不痛了,这是前所未有过的轻松与舒畅,

她心中一喜:“我这是好了吗?”

可是一低头才发现身体好轻,此时竟然飘在房顶上,

看下边,女儿在伤心的哭!她想去抱抱女儿,却怎么做不到,

因为此时她的身体,她控制不了就那么飘着。

她看到医生在忙着把一块白布往床上铺,

不对,不是铺!是盖在一个人的身上~

肖悦吓得捂紧嘴巴,因为她清楚的看到那人是自己!

忽然间她就明白过来,自己是死了,真的死了!

她无声的流着泪,胸口揪痛着,看着她所牵挂的女儿伤心欲绝,自己却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候,突然一道白光很突兀的扫射过来,惊得肖悦眼睛都不敢睁开,赶紧挡住眼睛。

就在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她没有什么份量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吸了进去,

白,到处都是白!快速的旋转,快速的下坠,越来越快,终于肖悦两眼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当她醒来时,却发现自己是以一个狗吃屎的姿势趴在地上,后脑勺隐隐的痛。

周遭闹哄哄的围了一堆人在对着她指指点点,

“呦!你看,这女的好生奇怪,”

“怎么穿成这样啊!”

“就是,就是,也不知谁家的小姐这般狼狈,”

“怎么也没个跟随的丫头,怕是落难的小姐吧!”

“也不知是死的,还是活着的,”

各种议论,有的鄙夷,有的同情~

肖悦慢慢抬起头,看眼前这些人都穿着古时候的衣服,她才想起自己已经死了,这里必定是灵魂待的地方吧!

可是这里是地狱还是天堂呢?

在听他们的谈话还把自己当怪物呢,大家都是鬼,有什么好奇怪的!

她站起来,心里想着原来死后真的有灵魂啊,那总该有个地方去报道吧?

传说不都是有个引路的鬼差吗?还有什么忘川河孟婆汤一类的吗?

可自己对这里不熟于是她就问道:“额,各位,我是刚下来的,该去哪里报道啊?”

众人闻言大吃一惊,这不会是疯子吧?

然后都不自觉往后退了退,生怕下一秒这疯子就会扑上来一样。

  而这时,肖悦在大家退开来后她看到了影子!每个人都有!

低头看自己也有!死人怎么还有影子?这是什么鬼!

“我去!”

两眼一翻她再次华丽丽的晕倒了。

 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辆马车上,

她赶紧又闭上眼,这事必须得好好捋一捋,

首先自己死了,然后被那道白光弄到了这不知名的地方,

人有影子那就都是活人,穿着又是古时候的衣服,

那么自己这是穿越了?

那不都是小说里骗人的吗?怎么就成真的,还被自己碰上了,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她准备看一下周围的情况,谁知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男人的脸贴在眼前,

她吓得惊叫一声就跳坐起来,头砰的一声撞在马车顶上。

她懊恼的揉着头,就听一声轻笑:“怎么,看到本王就这么高兴?”

肖悦惊讶的看着眼前的那张刀削斧刻般的男性俊逸脸庞,有些失神,

不对,现在可不是看什么帅哥的时候,

“你是谁呀!”她有些没好气的问道,

男人嘴里叼着一根狗尾巴草,斜斜的看了她一眼道:“小东西,本王好心把你捡回来,你就这么个态度和本王说话?”

肖悦看看马车,心道,看来这个美男子救了自己,

于是低声说道:“那个,谢谢你啊,我就想问一下这是哪里?你又是谁呀?”

“怎么?这是要嫁给睿王,连本王也不认识了,是吗?”

男人眼神危险的眯了起来,浑身一股子寒气陡然迸发出来。

  看来这个人很危险啊!

就不敢再说什么,再问下一秒,估计这人就会掐死自己。

该死的,不都说穿越会有原主的记忆的嘛,在哪在哪?肖悦急得快要吐血了。

走一会马车停了下来,

“下车吧小东西,乖乖的在府里待着,别没事谁都相信,跟着乱跑,人家把你卖了都不知道,下次可没那好运气会遇到本王了,”

男人的语气明明是很关心,可给人听着就是冷嗖嗖的,这是个凉薄的男人,肖悦心里判断。

她撩起马车帘子往外看去,

肖大将军府,在这里这里要她下车,莫非这是她的家?

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势,肖悦有些害怕,还是尽早离这男人远点吧。

“那个,总的来说今天谢谢你了,再见,”说完她就下了马车,该有的礼貌还是得有的。

马车上的男人注视着她,眼里有疑惑,

见她走进将军府大门,便吩咐道:“小柒走吧!”

赶车的男子应了声“是”马车就缓缓的离去了。

而肖悦感觉脚却像灌了铅似的,她一步步往那将军府大门挪过去,

里面是什么情况,她心里可一点底也没有,没有原主的记忆,这里就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啊。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一小厮见到肖悦忙跑进去,

一边跑一边喊:“大小姐回来啦,大小姐回来啦!”

大小姐?看来这还真是她以后的家没错了。

  不一会,肖悦就被一堆人闹哄哄的簇拥着走了进去。

大厅上一对中年夫妇坐在正中间,男人武将装扮,坐在那里很是威武,女人雍容华贵一脸菩萨模样。

“说你昨晚去哪了!”

男人一拍桌子几乎是吼着说的,把肖悦吓得一个激灵,

这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嘛?动不动就吹胡子瞪眼的,干什么呀!

旁边的妇人赶紧拉了拉男人的衣袖,

“哎呀,老爷,有话好好说,别吓到悦儿了,”

又对肖悦和蔼地说:“悦儿别怕,你爹只是担心你,你慢慢的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不记得了,”

肖悦回答道,心想,总不能说自己是死了后穿越来的吧?

“不记得?还学会撒谎了!”所谓的爹又是一声怒吼,

肖悦心想,这个爹可是个火爆的脾气,好汉不吃眼前亏,

于是乖巧的回答道:“是不记得了,醒了就在一辆马车上,然后马车上的人就给我送回来了,”

“马车?什么马车?”夫妻二人异口同声的问她,

“我也不认识,他也没说,”

肖悦老实的回答,问题自己是问了,那人也没告诉自己啊?只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而已,

“不知道?马六,马六!”男人冲着门外喊到,

马六就是门口那个小厮。

他赶紧跑过来作揖道:“老爷,奴才看到了,”

他犹豫了一下又说:“是摄政王的马车。”

摄政王?夫妻二人一惊,互相对望一眼后,妇人意味深长的问肖悦,“你怎么会和摄政王在一起呢?你可是与睿王有着婚约的,”言语中已经有些不一样的味道了,

“女儿是不记得了,醒来就在马车上了,”

见肖悦仍不说,男人又是吹胡子瞪眼的,

那个妇人转脸笑着说道,“悦儿也是累了吧,先去歇着吧,回来就好,”

一小丫鬟马上过来搀起肖悦,“小姐,我们走吧”

  出了大厅的门,小丫鬟就开始叽叽喳喳的埋怨道:“小姐,你这是去了哪里呀?和二小姐一起出去,回来就二小姐一个人了,

二小姐说你俩在集市上走散了,她等不到你就自己先回来了,

你下次想要去哪,带上奴婢可好?奴婢担心死了呜呜,”

小丫鬟说着说着就哭起来。

肖悦楞楞的看着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啊?!小姐你是怎么了嘛? 我是翠儿啊,你怎么会不记得奴婢呢?”

叫翠儿的哭的更凶了。

“好了,好了,翠儿是吧?别哭了,我没事,就是头撞了一下,有些事记不清了,

你快带我回去休息吧,”她被翠儿哭的脑子更加的乱了。

“啊!头受伤了?我得快去请大夫来看看。”

  说话间就来到一处院子。

院子里种满了各色花卉,牡丹,芍药等等不一,煞是好看。

在靠近卧房的窗下一棵造型很别致的栀子花静静地绽放在那里,此时阵阵花香随风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远处有一排梅花树,只是此时不是花期,若在寒冬来时,想必也是一番美景。

而此时的肖悦,就只想痛痛快快的睡一觉,这一大顿的折腾让她濒临崩溃,

这一切都像梦一样的不真实,但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真是匪夷所思。

进的屋里,小丫鬟利索的打来洗澡水,肖悦也不客气,一身的狼狈,是该好好洗洗了。

洗好澡换了一身白色的里衣里裤,整个人舒服多了。

只是这古时候没有吹风机,头发干不了,肖悦就让翠儿给她找了一大块棉质布匹,往头上一裹,充当干发帽。

然后就把翠儿打发出去,她睡觉可不习惯旁边站一个人。不管了先睡一大觉再说,想到这,倒在雕花梨木大床上的肖悦便裹紧被子瞬间酣睡起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